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54 生病了 - 这样下去会不会死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23 1:48:55pm

都市·爱情


到家后,李瞳衣服都没换,就立刻钻进被窝里,蒙头大睡。

或许是折腾了一晚上,心力交瘁,她竟然一上床就累得马上睡着了。

但是,她睡得一点都不安稳,不断做噩梦。

她梦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独自站在一处哭泣,哭了好久好久。跟着,有个男孩向她奔了过来,二话不说拉起她的手就跑!

梦里的她朝着那男孩大喊:星哥哥,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我好怕!

男孩没有回答,她看到他不停用另一只手揉眼睛,像是哭了。就这样,他紧紧牵着她,带着她拼命向前跑……

她惊醒。

是因为听了张老太太陈述的往事以致启动了她潜意识中的回忆?还是单纯只是受了视频里的画面所影响因此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关系?

她实在搞不清楚那梦境究竟是不是自己真实的幼时回忆。

她感觉双颊冰凉凉,摸了一下才赫然发现满脸是泪,连枕头套都湿了一片。

原来她不只是在梦里哭,而是真的哭了呢。

“星哥哥”?

梦中的男孩就是张星宇吗?她小时候是这样叫他的吗?

那之后,她一整晚就像是陷入一段无法抽身的恶性循环之中,睡着了又做梦,做了梦又醒来,醒来不是哭就是发呆,然后又睡着,又做梦,又醒来,又哭泣,又睡,又梦,又醒,又哭……根本摆脱不了梦魇的纠缠。

翌日,她感觉到从白色窗帘穿透的晨光打在自己脸上,于是睁开了双眼。

天亮了呢。

是因为被阳光晒着的关系吗?她感觉脸庞热热的。

她下意识举起手摸摸额头,滚烫的呢。那喉咙也好像有颗火苗隐隐在燃烧,让她觉得好痛,好想喝水。

她坐起身子,想爬起来找水,岂料一离开枕头,头颅就感到好重也好疼。

不行了,一定要赶快喝水,自己像是要烧起来了!

她连忙一脚踩下床站起来,没想到即刻感觉眼冒金星,晕眩得根本站不稳,直不起身子。她吓得赶快又躺回床上,闭上了眼睛。

自己是生病了吧?口干舌燥的,好辛苦,好难受。

怎么办?完全就起不来呢。

怎么办… … 怎么办… …这样下去会不会死?

李瞳病得不清不楚地,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接着,她昏昏沉沉地又睡死了去。

也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一只温柔的手触摸自己的额头和脸颊。

尽管很想张眼看看是谁,那两片眼皮却笨重得无论如何都撑不开。

那手的温度,好熟悉。

那手的气味,让她好舒坦。

她下意识捉住了那只温暖的手,把它紧紧夹在枕头和自己的脸颊之间。

好舒服,好安全。

这么想着的同时,她感觉自己的两边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心满意足地又安心睡了。

李瞳再次苏醒,是被耳边模模糊糊传来的厨房器具碰撞的声响吵醒。

她睁开一对眼皮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哭太久的关系,双眼不但干涩又疼痛,视线也模糊了好一阵,才能够慢慢对焦看清楚。

这时,有个人影出现在房间门口。

她惊异地看着那人问:“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那人正是陈燕妮。

她见李瞳醒了,微笑走进房里, 伸出手摸了摸李瞳的额头:“太好了,烧似乎退了。我给你煮了燕麦粥,一会儿盛给你吃。”

陈燕妮的手停留在额上的触感,让李瞳忆起了她在睡梦中感觉到的那只手,忍不住问:“我睡了很久吗?你一直陪着我吗?”

虽然嘴上是这么问,李瞳心里其实隐约知道那不是陈燕妮的手。

果然,陈燕妮摇摇头:“我也是刚刚到不久,一来就给你煮粥。”

“那你怎么会来呢?又是怎么进到我家里来的?”

“是昨晚张先生打电话叫我今天早上来的。我来的时候,是他给我开门。看他一脸倦容,应该是一直在这里陪着你吧。听他说,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他还嘱咐我,如果你的烧一直不退,或是一直没醒,务必马上联络他。”

张星宇?

他一直陪着她?

就是说,那只被她紧紧夹着的,是他的手吧?

可是,他又是怎么进到自己家里来的?

李瞳心里满是问号,低头不语。

陈燕妮看见李瞳沉默的样子,安慰道:“别想太多,先恢复健康才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张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憔悴。”

这时,门铃正好响了起来。

李瞳认定是张星宇折返,还没做好面对他的心理准备,慌忙道:“如果是星宇,你就告诉他我已经没事了,正在休息,让他回去吧。我真的不想见他!”

陈燕妮无奈:张星宇一定是算准了李瞳不愿见他,所以就唤来了自己照顾李瞳。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怎么了?

她没将心里的疑问说出口,只是答了一声“嗯”,就点点头出去应门。

片刻,李瞳见陈燕妮回来,正想开口问她是不是把张星宇打发走了,却愕然看到她背后跟着的林志伟。

让她更吃惊的是林志伟的脸上挂了彩,嘴角有瘀伤和一个小伤口。

林志伟见到病榻上的李瞳虽然一脸苍白,但却看似无大碍,心中一块大石才放下了。

“因为要来这里照顾你,我晚一点才能到公司报到,所以我只好向林总裁报告和交代了你的情况。”陈燕妮解释。

林志伟转身吩咐陈燕妮:“你先到楼下等等,我有些事情要和李瞳谈谈,不会很久,说完了我们一起回公司。”

陈燕妮会意地点点头,就出去了。

林志伟走到李瞳床边坐下:“还在生我的气?”

那晚从张宅出来的时候,李瞳确实是真的十分生林志伟的气。但是今天再度见到他的时候,她心中的气好像已经消了不少。

毕竟,她从高中时代开始就认识林志伟,他一直都对自己很好。她是不应该对他质疑的。她肯定这个暖男学长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按照老太太的吩咐办事罢了。

“你的嘴角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李瞳没有直接回答林志伟的问题,只是指了指他脸上的伤问道。

见她关心自己的伤势,林志伟猜到她的气一定是消减了不少,这才宽了心,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还会是什么事?当然是被张星宇给海扁了一顿。”

李瞳瞪大了眼睛:“星宇打你?”

“没错。可见这一次他有多生气!上一次丹盈的事,他也只是骂得我狗血淋头罢了。这次为了你,他二话不说就狠狠一拳向我挥了过来。”林志伟答道。“不过,他打得对,是我罪有应得,害你伤心难过了,因此我也没还手。”

一听到张星宇为了替自己出气竟然打人,李瞳心里忽地一阵感动,可是嘴上却还是嘟哝:“无论如何,他也不该打人。”接着她又忍不住担心问道:“你既然没还手,他没有受伤吧?”

“你放心,他没事。我也没怪他,而且只是轻伤,没什么。我本来听燕妮说起你生病的事,想下班后才来看你。但是今天一早,我一开电邮就收到到一封重要的启事,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这件事,于是就立刻来了。”

李瞳一头雾水,她满心疑惑:那会是什么大事?而且和自己有关?

林志伟望着李瞳,轻轻叹了口气:“星宇向董事会请辞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