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章 - I 兼职小妹

免虫≪日盼夜空见星光≫  - 发布于2020-06-20 8:41:08pm

都市·爱情


“铃铃铃”,随着清脆的响声,闹钟开始做早操。

“哎呀,吵死了!” 随着闹钟的声响,晚宁被逼起床,略大的睡房里懵懂的晚宁,她上前去把闹钟关了,然后转身要回到床上继续睡的时候,突然发现闹钟上显示的时间。

“什么,现在9点半了,惨了啊!” 她连忙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洗手间洗漱,而后更衣。

“怎么那么吵啊!” 忆歆和晓雯连续的从自己房门伸出半身探索究竟,边打哈欠边看着手忙脚乱的晚宁,慌张整理自己的服装匆忙的出门。

“宁,这大清早的你去哪啊?今天不是周六么?”晓雯一脸没睡醒的说。

晚宁边穿鞋子边对忆歆晓雯说,

“没什么,不好意思把你们吵醒了,你们回去睡回来再说,我出门了哦。” 忆歆听到之后点点头,睡回下去了。晓雯也跟晚宁说声路上小心也回房睡回去了。“嗙”一声,晚宁把门关上后,她就驾着心爱的车子去墨渲摄影工作室。

这时忆歆突然从床上下来,到她自己的书桌那帮我占卜了一下今天的运程。

“惨啦,今天晚宁的运程怎么会那样啊,简直来个大反转啊!” 忆歆拿出手机传了信息给晚宁。

-晚宁,你今天可要小心啊!注意小心身边一切人与事物。-

忆歆心里想着:怎么会那样,这占卜的结果怎么会……她即将会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晚宁却没收到忆歆所发过来的信息。

晚宁把车停在墨渲摄影工作室的专用停车位后,在车里迅速化个淡妆才下车。把车门打开,她穿着白色休闲鞋,七分牛仔宽裤,橙黄色条横的及腰衣,背着一个斜腰包。晚宁看着眼前的工作室:我夏晚宁来了。晚宁急忙跑到墨渲摄影工作室门口,整理了自己,用手抓了抓自己的短发,深呼吸,伸出手向门铃按下。

“滴” 正想要按多一次门铃的时候,有人帮她把门打开了。

一位男生走了出来,站在晚宁面前。

“你是夏晚宁?”

“是的,你好。” 晚宁向面前这位男生大声招呼。

“你好,我是昨晚打电话给你的江凯,来,进来吧。” 晚宁很拘谨地向他说好,然后走进工作室。

“来,我向你说下这里的规矩,这里的东西,尽量不要乱碰,这里是让客户能舒服的交谈的地方,这里是放画画器材,这里是会谈室,这是我们休息的地方和茶水间,这里的咖啡机和微波炉都可以用,来,我带你去二楼。” 江凯带着晚宁上二楼,晚宁还一脸兴奋地点点头。从晚宁进到工作室,江凯一直向她介绍每个区域。晚宁一脸惊叹地张望,每个区域都有不同颜色,淡淡的颜色搭配上耀眼的家私,看得出这设计师很细心,每个角落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拥有清新,慵懒,活力,舒适的感觉。

晚宁:这设计师太强了,真心的佩服这位设计师,眼光太好了。

靠近楼梯的一旁是一面从头到脚都是大片的落地玻璃窗用来代替平平无奇的墙面。阳光照射下来,感觉很温暖,旁边还有窗帘,应该是阳光太猛烈照射之时,把它拉上。

上到楼上,晚宁目瞪口呆:这太美了,全是用作摄影工作室,各式各样的摄影器材,每个布景都拥有自己的特色。

“这太美了!”

“谢谢赞赏哦!” 突然晚宁身体一怔,有一把声音在晚宁身后响起。晚宁立马转身,结果一不小心扑向前。

“小心!” 幸好前面这位男生扶着晚宁的手,稳着她的身体。晚宁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虽然言轩很帅气,你也不需要露出惊讶,难不成言轩的样子很恐怖?哈哈。” 江凯拍拍晚宁的肩膀,让晚宁回过神来。

晚宁立刻站直,向墨言轩鞠躬:“谢谢你啊,刚才不好意思,不是你的样子恐怖,是……是……”

“没事儿,这孩子就会瞎说,你是临时来当助理的吧,是我谢谢你来帮我才对。” 言轩赠予晚宁礼貌的笑容。

晚宁心想:这忆歆啊,果然没看错,样子是跟子珩的一样,只是嘴角下有颗痣,还架着一副眼镜,气质就不一样了,子珩的是气质是阳光,活泼,清新的气息;而言轩是沉稳,成熟,与世无争的气息。

“墨老师,你……”

“停,别叫我墨老师,我也就大你几年,别叫老了,跟江凯一样唤我言轩就好,你今天协助我拍摄个人写真,你到黑色布景那里准备准备。” 墨言轩交代晚宁一些需要准备的东西之后就上了三楼了。晚宁也一边说好一边点头。突然江凯拍了她脑壳一下:“别再点了,再点你就疯了。”

晚宁尴尬地揉着自己的后脑勺,而后跟江凯示意要去做准备了。江凯一直提醒晚宁,千万别碰言轩的东西。晚宁也让江凯放心,绝不会碰的。

晚宁站在黑色布景那儿,看着躺在收纳箱的三脚架和一些拍摄需要用到的反光板,反光灯等等器材。晚宁一脸超级兴奋地,因为她喜欢摄影带来的各种感觉。晚宁立马拿起三脚架设置好在固定的位置,再从防潮柜里拿出相机的机身搭配50mm的镜头,而后把它搭在三脚架上。接着把灯光搭上,两个主光,侧光和背光。设置完毕之后,她慢慢走到放置电脑的桌边,正想拿起数据线连接电脑与相机的时候却看见桌上有个怀表,很老旧的怀表。

由于晚宁从小就喜欢复古的事物,于是拿起手上来瞧瞧。放在手心里看了看,似乎这怀表有些年纪了,它的外表经过岁月的冲刷,已经变得哑色,无光泽,上面的玻璃有些裂痕,里面的秒针,分针,时针都停了,这怀表显然是坏了。我心想:是谁把这么有价值的东西放在桌上,它背面全是复古花纹,是不要了的吗,很美哦,可惜坏了,现在很少人会修理这种这么老旧的怀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