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章 重逢 - 我回来了

小公举≪宇宙爱人≫  - 发布于2020-06-26 6:21:48pm

都市·爱情


我跪在门柜旁慌慌张张地绑着荧黄色的鞋带,手脚笨拙地东拉西扯,脸颊鼓鼓的,还有半个牛油面包还塞在嘴里,额头上沁满了汗珠,平时亮眼的荧光色鞋带直刺我的瞳孔,慌忙慌乱中我只能眼花缭乱扯一通。

是的,这样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早上,一切看起来就是那么美好。

——如果没有简女士那战斗力十足破坏力十足毁灭性指数爆表的高分贝嗓音的话。

“简悦悦!七点出门你七点才起的床!懒成这样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呃,很好,左邻右舍现在都知道您家有位懒孩子。

“哎呦!为什么你的袜子一黑一白!不会绑鞋带,买什么帆布鞋……”

我就知道。简女士不满我那双流行的帆布鞋已久,因为我向她炫耀了足足一个月。对于简女士这种吃不到葡萄的酸心理,我们只能称之为嫉妒。

“你哄,丢三落四,马马虎虎!这性子再不改,怎样找到男朋友啦!”

左邻右舍现在知道您家这位不会绑鞋带的懒孩子找不到男朋友了

“简历带了没有?资料带齐了没有?头发记得梳一下,第一印象很重要的,衣服拉一拉,看起来才不会那么皱……”

“老妈!”我从地板上跳起来,顺手拉了拉皱皱的衣角,撩了撩头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利落地我都想称赞自己了。果然速度是练习出来的。

“都带齐了!都带齐了!您就别操心了啊,乖。我走啦!”报复似的揉了揉简女士的卷短发,不出意外地得到一个瞪视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好得我都想吟诗作词来抒发我的腹满文青,如果我不是在狂奔的话。

我深深觉得我这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喘成狗的举动实在破坏了今天的好天气。于是我扯了一个在镜子前面练习了很久的45度媲美蒙娜丽莎般的微笑继续狂奔,即妩媚又不失柔情,还带点淡淡的哀伤。

五分钟后我成功赶上巴士,间中还吓哭了一个正舔着棒棒糖的屁孩。

基于为什么在这么美好的早晨,我却得在路边狂奔赶巴士而不是继续赖床,一切都源于那封信件。

【简小姐您好,悦升保险集团财务岗位招聘面试通知函……】

并且,在收到此信件之前,我还翘着二郎腿啃着瓜子,大声嚷着人生无趣的同时还顺手瓜分了简女士手上的薯片并美滋滋地得到她的一个大白眼。

“无趣你个大头鬼!我说你呀,投的简历是不是都投进大海里了?回来这么久了,连份工都找不到!还有脸在这里跟我抢薯片!”

我对她这种硬把薯片和工作联系起来的行为表示鄙视,薯片是无辜的。我盯着无辜的薯片,挥了挥手嘿嘿一笑。

“莫急莫急,人家那是在准备八抬大桥迎接我入职呢!总得给大家点时间准备准备,毕竟像我这么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已经不多见了……”

看,我就是这么地大义凛然深明大义。

“就你那不咋样的成绩,还八抬大桥呢?小心人家抬着抬着就把你给抬进大海里了!”

今天的大海的点击率特别高。

懂我者何须多言。对于简女士恶意的人生攻击,我只想着该用怎样的语调和语速回个‘哼’来表示我浓烈的不满,善良如我。

我酝酿已久的“哼”字还没出口,“咔嚓——”门锁开了。

“老爸!你回来啦!”敏捷如我,像匹脱了缰的野马,双手纵横打开,飞扑向老简同志。

“悦悦!”老简同志乐呵呵:“悦悦,老爸刚在邮箱找着了你的信呢!”

身后的简女士对于反应没我快而被我捷足先登扑向老简同志嗤之以鼻,只能用鼻音发出个“哼”来展示她的酸葡萄心理。这举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我俩的母女基因。

五分钟后——

简女士的大嗓门中夹杂着兴奋:“简悦悦!是悦升!你走狗屎运啦!”

……

你才走狗屎运!你全家都走狗屎运!啊呸呸呸!

我对简女士的过度兴奋是理解的。不排除我本来就是个深明大义的人,这点我前面说过了。这当然也是因为悦升保险集团是我国数一数二的保险公司,其业务遍及所有金融领域,范围包括寿险和健康险、财产险和责任险、人身保险、资产管理等。总而言之,一切你想得到的险和想不到的险都能在悦升保险集团得到最全面最妥善最安全的服务。这么个牛逼的保险集团,连我都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了,这都要归功于几个月前那个灰心丧意万念俱灰意志消沉的我在走投无路一气之下,把简投遍了大大、小小、知名的、不知名的、各种各样的、零零总总的公司。对于我这种举动,简女士一度称之为狗逼急了也会跳墙。我对她拿狗来比喻我这种高等生物的行为表示不齿。

下了公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很高很大的建筑物,呃,用稍微有文采的话形容,是一栋高耸入云,规模宏大的米黄色建筑物。

抬头,猛烈的太阳直刺双眸,我微眯着眼。“悦升保险集团”这六个气势雄壮的烫金色大楷体字逆着阳光向我挥手,一股自豪感发自肺腑地油然而生。

哦呵呵呵呵!在忍俊不住想仰天长笑之际,我赶紧用双手捂住了嘴。我这人一向谦虚低调。

“小妹!你是干嘛的。”幽幽的嗓音打破了我的鸿业远图。

回头,一个皮肤比黑米还要黑的保安穿着一身比白米还要白的制服直挺挺地站在我身后。黑白相衬,反差太大,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同座的那个黑乎乎的黑小子每每朝我笑时露出的大白牙,怎么看怎么不和谐。当时我们也没有同座太久,仅一个月吧,原因是我在处女座性子的驱使下,于某天趁着黑小子睡着后,用马克笔把他的大白牙都涂成了黑色,结局以黑小子的妈妈带着哭的稀里哗啦的黑小子来学校要求换位告终,理由是造成黑小子童年心理阴影。当然我也挨了简女士的一顿揍。

“我来面试的!我收到通知,让我来面试!”我翻过我那印有米奇老鼠的水蓝色背包,努力地掏啊掏啊掏,就是找不到那封伟大的面试通知信。

小黑保安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好像我不是来面试的,是来偷高层机密的。

“面试时间还没到,你待会儿再来吧!”小黑保安挥一挥手,打发我。于是乎,我站在很高很大的建筑物前面和小黑保安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天,内容不外乎“断人面试犹如断人钱财”、“乐于助人是种美德等”。我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可惜小黑保安举一反三的功力更上一层楼,他的话题由“尽忠职守是保安的职责”最后延生到“保家卫国除暴安良是保安的责任”。

我的耐心在小黑保安的恪尽职守面前败得一塌糊涂。

十五分钟后——

我蹲在很高很大的建筑物和一位白白胖胖的女孩子一起吃油条。

她叫郑晓星,据说她在早我半小时前就已经蹲在路旁吃油条,和我一样,也是忘带面试通知信了,被小黑保安吩咐‘待会儿再来’。我们同病相怜、兮兮相惜。

郑晓星在得知我的名字时,还一度很兴奋道:“真是有缘分!我是星,你是月!以后我们就一起吃香的喝辣的!”虽然我一再强调我的名字是悦不是月,可她还是坚持我们有缘一起共患难,并大气地把手里的油条分一半给我。我想了想反正没吃亏,就拍拍屁股和她一起坐在路旁。我们没有香的辣的,我们只有油条。

“告诉你一个秘密。”郑晓星凑近我的耳朵,我感觉到耳边热呼呼的,也不管我想不想听。

“我爸是悦升集团的员工!”悦升集团员工的女儿和我一起在路边吃油条。

“如果我们都被录取呀,生活可就不愁了,那个工薪呀,嗤嗤嗤……”工薪多少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左脸颊都是她的唾液。

我用左手抹了抹脸颊,然后继续吃油条。

“简悦悦!简悦悦!”郑晓星突然像被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拼命摇晃我的左手。“我有办法了!”

“有何高见?”我淡定从容地把手抽出来。

“我们可以请悦升集团的员工帮忙啊!”郑晓星激动地嚷。“我们就守在集团的门口,那里是员工出入的必经之地,到时候就可随手拦下人帮忙我们啦!”

于是,据郑晓星称之为‘守株待兔’的高见,我们换了个地方,继续吃油条。间中还得到小黑保安每隔两分钟回头一次的瞪视。哦,不。是回眸。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吃着第四根油条时,我们终于守来了第一只兔。

‘兔’大步流星,走得很快,我们跟在他身后气喘吁吁。我坚决不肯承认是他180公分以上的身高优势。肯定是我刚刚蹲久了,腿麻了,肯定是。

最后,郑晓星成功追上了‘兔’,而我在他们身后继续喘吁吁。

“先生!”郑晓星的大嗓门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她脸颊突然变得通红,眼睛也好像布满了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我……我们是来面试的,可是,可是……我们忘了带……带信,你……可不可以帮我们……啊?”郑晓星爹声爹气的声音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尾声还刻意轻轻地‘啊’了一声,把撒娇女人的形象发挥得淋漓尽致,我只觉得胃一阵搅合,直犯恶心。

“你……们?”熟悉的低沉嗓音让我打了个哆嗦。

我整个人就犹如被轰炸似的,杵在原地,瞪大了瞳孔傻愣愣地看着他的后脑袋。

他转过身子,清冷的眸光直直地望着我,眉目微蹙。我直愣愣地看着他,忘了反应。

郑晓星指了指我好像在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声音悠远得好像另一个时空传来的。风停止了流动,周围的颜色逐渐黯淡,越来越模糊,只有他漆黑的双眸越来越清晰。

内心深处有一股捉摸不透的悸动再不断扩大,蔓延。

我们就这样对立着,时光飞梭,好像看到了曾经的我们。

……

那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