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素雲秘境之卷 - 五十五、再尋失散友人

夏血瞑≪重生魔尊立志當普通人≫  - 发布于2020-06-28 2:49:50pm

耽美·百合


渾渾噩噩的清醒過來,腦仁疼得不行的千槿一邊扶著額頭緩緩坐起身,先是環顧四周發現這個原本好端端的石室已面目全非,映入眼簾的只有無數的劍氣所留下的痕跡。

他發怵了好一會兒,隨即想起江語軒那會兒被滅日魔劍所控,於是立刻爬起來找尋他的蹤跡卻怎麼都找不到人。正當他以為江語軒有可能遭到碎石活埋,想著跑去那堆碎石試著把人找出來之際,腳步聲響起。

下意識回眸一看,千槿不自覺地取出未央劍作為防範於未然。

不少片刻,腳步聲越來越近,他也神經緊繃起來,一雙眼凝視著腳步聲逐漸傳來的方向。

然後,他正在找尋的人出現在他眼前。

「語軒……」

千槿不由鬆了口氣,整個人都癱軟坐在地面上,也不理地面全都是碎石,很容易就會刮傷。

至於江語軒,他此刻已從滅日的控制恢復神智。他甫一清醒,發現自己伸出一堆碎石之中,整個人都愣了很久才從碎石裡爬出來再整理儀容。接著使用鐲子為自己引路,這才找到他所珍視的愛人。

二話不說就衝過去將人抱進懷裡,江語軒渾身都在發抖。

那時候,他並不是完全失去理智的。

「不要……不要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對不起……但是,那時候我也實在沒有其他辦法了,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把其他人都給殺了吧?」

「我……」

「噓,別說了。只要滅日控制了你的心神,我都會盡全力地把你叫醒,叫不醒就打醒你!」

千槿氣鼓鼓地說道,一雙眼是如此的炯炯有神。殊不知,他這副模樣看在江語軒眼裡是一種誘惑。

見江語軒忽然如此安靜,臉上的表情毫無變化,千槿繼續瞪著他,直到他突然將他整個人拉進懷裡,不等他反應過來就硬是扶著他的後腦勺,用嘴果斷堵住那微啟、剛吐出一個音節的唇瓣。

突如其來的深吻使到千槿雙目睜大,他使勁掙扎,想要表示現在沒那個心情跟他親熱,但他的氣力與江語軒實在天差地遠,任他再怎麼掙扎都於事無補。

舌頭已輕鬆撬開貝齒深入其中攪拌,如此的深吻,千槿尚不習慣,整個人有些發軟地必須放棄掙扎反過來雙手撐著他的胸膛避免自己軟倒在地。注意到他渾身發軟,江語軒更加深入地親吻,不放過一絲唾沫,大手不客氣地摟住那纖細的腰肢,讓兩個人更加緊密不可分。

「唔……!」

被吻到腦袋發昏的千槿幾乎失去了思考力。

江語軒離開他的唇後,立刻抱起渾身乏力的他,將他放倒在地面上。當然,他事先使用劍氣將地面上的碎石給清掃開來,畢竟他可捨不得弄傷心愛的人。

「槿兒……給我……好嗎?」

「嗯?」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千槿聽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直到江語軒欺身壓下,他感覺到大腿間似乎被什麼頂到,立刻回神,滿臉通紅。

「槿兒,給我,好嗎?」

「你……我……在這種地方?」

千槿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不是不想做,而且那個吻太有感覺讓他也不禁想要索取更多,但偏偏這種地點實在不合適,他臉皮薄,實在沒法在這種場合繼續做應該在閨房裡做的事。

知道他不是不想做,只是地點不適合,江語軒輕聲一歎。他不想勉強他,只好強忍下腹的灼熱,更試圖使用他修習的寒冰真氣澆滅那濃烈的熱度。

豈知千槿忽然伸出雙手勾著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往下一拉,主動獻吻。

「隨你喜歡吧……強忍的話對身體不好。」

幾乎是滿臉通紅的千槿一吻結束後,稍稍別開臉。

說出這種害臊的話,他已經是耗盡渾身的力氣了。

既然得到了許可,江語軒停下運行寒冰真氣,雙眼倏地發亮。

他終於可以真正享用他了!

事後,兩個人清理一番,換上乾淨衣物。

原本還浮躁的江語軒此時發覺在跟千槿真正結合之後竟然消失得一乾二淨,整個人腦袋清醒且不再隨時隨地會失去理智被滅日所控。估計他這是壓抑過久,導致失去平常該有的抑制之力。

悄悄將視線放在正梳理凌亂的一頭長髮的千槿,看著那骨骼纖細的背脊,江語軒微微勾唇。

他的慾望本就不高,不過愛人就在身邊,還背對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略顯單薄,即便是他也會再次被挑起慾望。但他是江語軒,所以他即使有那種慾望,也很開的就消散。

他是真捨不得千槿累。

「先去把其他人都給找回來吧。」

用勾著流光圖騰的髮帶簡單地束起頭髮,幾縷較短的髮絲束不住而俏皮地垂在臉頰,千槿回眸看著他,臉上潮紅已稍稍褪去並說出這句話。

江語軒想了想,確實應該將四散的其他同伴給找回來。

「不過,有霄塵上神在,想必他們應該都在一起?」

「我怕秘境的規則使到霄大哥的陣法會出差錯。不是說不相信霄大哥的實力,但秘境終究與一般的地方不同。」

千槿豎起一根手指,極其認真地說出自己的見解。

見他如此堅決,江語軒也啞口無言。

反正道侶說什麼都是對的,他不需要反駁。

於是江語軒伸出手再攤開手掌心。千槿先是一愣,然後露出燦爛的笑靨,坦然伸出自己的手搭在那對他而言從來都是溫暖的手掌心上,任由他牽住不放。

接著二人離開這個破碎不堪的石室,找到一個沒有僅有一些大塊的碎石頂住的通道,江語軒劍指一揮便清理了那礙事的碎石,接著二人踏入通道之中。

「前面有岔路。」

視線較好的江語軒還沒走幾步路就已發現潛伏的路出現分岔。

聞言,千槿便驅動手腕上的鐲子,對應了自己目前甚至的位置後,旋即輕咦一聲。

「位置偏離了?」

「怎麼了?」

江語軒注意到千槿的神色不佳,略略思索片刻,隨即也驅動自己的鐲子檢查目前的方位。

然後二人陷入沉默之中。

「看來你的滅日威力強大,以主石室為中心點進行了大範圍的毀滅。」

「……抱歉。」

「不是你的錯,別道歉。走吧,隨便選一條路。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千槿無奈地將鐲子上的力量去掉,牽緊了那難得露出愧疚神色的君意劍魔,繼續朝前方的路前進。

不一會兒,他們確實來到了這分岔路口。

左邊還是右邊?

此刻,擺在他們倆眼前的是一道很簡單卻又很複雜的選擇題。

「選哪邊?」

「嗯……左邊吧。碰碰運氣,看看會遇到什麼。」

「好。」

結束了簡單的對話之後,千槿和江語軒一起邁開腳步朝左邊的通道前進。待他們的身影完全消散之後,一道由純粹的白光所構成的虛影乍現,並深深地凝視他們消失的路口,旋即朝右邊的通道走去。

虛影是誰,而他是敵是友,或許到了後邊方會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