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十六章 - 夏妃入宫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20-06-29 4:31:36pm

都市·爱情


容音闭上眼睛,依然不愿意苏醒。

前世的灵魂并没有放弃,她仍苦口婆心地劝导容音。

容音有气无力地站了起来。

“我已经感觉到了,体内的余毒已经快把我侵蚀,醒来也没用了。”

梦境老头已经受不了这顽固的容音了,索性直接现身。

“臭丫头,你的任务没完成就会死在这里!”

容音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了出来。

“这些到底关我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是我来完成呢?”

是呀,为什么一定要她来完成呢?

前世擦了擦容音的眼泪,温柔地拥抱容音。

“因为你原本才是这个世界的许容音。”

容音听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梦境老头叹了一声气。

“既然如此,老夫就把你拖回去!”

梦境老头的扇子一挥,不知从哪来的巨浪将容音卷走。

水咕噜咕噜地跑入容音的呼吸道,她快窒息了。

容音不停往上游,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游着游着,她感觉到自己快被噎死了。

她没力气了。

忽然,她听到一些声音。

是前世的声音。

“容音,只要拿回金钗,你就可以回去了。”

然后,一道光从上方照了进来。

那道光慢慢把容音吸了上去。

她感觉到喉咙里进了极苦的液体,试图把它咳出来。

不久后,容音成功将其咳出。

她辛苦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

身边是敏儿,她一手拿着汤药,一手握着一块布。

敏儿焦急又欣喜地看着容音。

“嫂嫂,你醒了!”

容音又看了看周围,有两个小孩坐在床边看着容音。

一个是六岁的尹福,另一个是两岁的李夕。

容音想要坐起身来,但她发现自己的腿无法动弹了。

她昏迷了很两年,肌肉缺少运动,所以难以行走了。

敏儿很快就把殷太医叫了过来。

殷太医检查后,建议宫女多为容音按摩。

这样可促进血液循环,让容音的身体更快复原。

殷太医走后,敏儿带着两个孩子走到容音旁边。

“嫂嫂,这个男孩是福儿,已经五岁了;这个女孩是夕儿,已经两岁了。”

容音看着两个孩子,两行泪流了下来。

她用双手抚摸俩孩子的脸颊,什么也没说。

很快的,锦王赶来了。

他抓着容音的手,眼泪也没少流。

“容音,你终于醒了...”

但是,容音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把头转到另一边。

她不想看见锦王。

...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音的身体慢慢痊愈了。

这个时候,尹福和李夕都已经能在院子里活蹦乱跳了。

自从锦国收复狄国,锦王就和塔斯腊国有着密切的联系。

塔斯腊国的国王是——布朗·犹。

锦王和布朗以经济为主,共同发展这两片土地。

只是,塔国与锦国的文化差异过大,边境经常因为一件小事而引起纷争。

但凡正月初一,锦国百姓齐放烟花,共庆盛典。

而塔国人民信奉天神,绝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天神。

就因为这一个文化差异,一年内不知能够引起多少纷争...

所幸正三品臣——丘贤的帮助,次次纷争和平解决。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有些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塔国边境的老百姓举着长剑,突破边军的防守。

“冲啊!把这该死的锦国夷为平地!”

“锦国就是个卑鄙的国家,绝对不能让他们占领塔斯腊国的神圣土地!”

“兄弟伙们,只要看见锦国人,进去就一通乱砍!”

“千万别白费我们这半年以来的心血,杀!”

就这样,成千上万的塔斯腊人民冲进锦国领土,一顿乱杀。

等到锦王得到消息,已是隔天早晨。

锦王命许大将军去边境,在那里的军部领五十万大军,护城。

许大将军快马加鞭,花了两天才抵达军部。

直到抵达军部,才发现大半的士兵已阵亡...

锦王从没想到,塔斯腊人那么善战...

经过他深思熟虑,还是决定护城,不进攻。

直至三天后,布朗来到边境。

他骑在象上,远远地走了过来。

所有塔国人民停止了动作。

布朗这是...打算开战了?

只见布朗高高举起一把金剑,闭眼抬头。

“奉天神之命,凡参与此事者自行了断。”

说完,刚才所有奋力攻破城门的塔斯腊人,都倒下了。

见到这一幕,城墙上的许大将军直感毛骨悚然。

他们天神的一句话,就这么有影响力?

而且这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编出来的...

回过神后,许大将军才发现布朗正在呼唤自己。

许大将军看向远方的布朗,举了个躬。

布朗右手握拳,放在左胸上。

他闭上眼睛,轻轻地低下头。

然后,他看着许大将军。

“他日,本王定会诚心致歉,并保证此事不会发生第二次。”

许大将军把右手放在左胸上,给布朗鞠躬。

之后,布朗就骑着大象调头离开了。

...

几天后,一辆辆马车驶进锦宫。

就是布朗所谓的‘致歉’。

里头多数是塔国的道地名产——瓷器。

还有...一位美人。

她是布朗的亲妹妹——夏·犹。

刚进锦宫,她就被安排进淑瑞宫。

就在那晚,锦王就宠幸了她。

...

今儿是个大晴天,后宫却传来了一件悲事。

尹秋柔在冷宫内病逝了...

容音身为王后,在尹秋柔病重时就留守在身边。

不仅如此,她也带了尹福一同前来。

在尹秋柔奄奄一息时,她将一封信交给容音。

容音想不通,她不是应该把信交给尹福吗?

为什么是给了自己?

就在容音想询问时,尹秋柔就逝去了...

这时的尹福已经七岁,也大概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拉着尹秋柔的手,将一块花生饼塞进她掌中。

“尹福很喜欢吃这个,给您吧。”

说完,他躲在容音怀里流泪。

...

办完丧事后,容音终于空闲下来。

她抽出袖子里的信件,将其拆开。

但是她无法解读信件中的字...

隔天,容音把信件交给太后看看。

不幸的是,太后也看不懂信件中的字体。

没办法,容音只好暂时收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