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56 都是我不好 - 他是不是放弃了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25 11:54:30am

都市·爱情


到了张星宇郊外的小洋房,李瞳迫不及待就按了大门的密码进到里面去。

一进门,她就注意到鞋架上摆的两双室内拖鞋。两双拖鞋都在架子上,是否表示张星宇不在家?

事不宜迟,无论如何还是先进去看看!

就在拿起那双女装拖鞋换上的当儿,她霍地发觉那双拖鞋和以前不同。

她脚上的拖鞋和架子上男装的那双款式相同,同是灰色,只是剪裁比较秀气。她记得以前张星宇帮她准备的是粉蓝色的,曾几何时张星宇已经把那双粉蓝色的换掉了?聪明的他难道是猜到了李瞳心里介意着刘丹盈曾经穿过那一双拖鞋,于是换了这一双全新的给她?

李瞳无声叹气:一定是。

其实,不只是这双拖鞋呢。张星宇为李瞳做过的事情,还有很多。他总是暗暗为她张罗这个、准备那个,不让她知道。

比如,办公室茶水间里那台咖啡机。

有次聊天时,李瞳偶然从陈燕妮那里听说那机器是张星宇吩咐陈燕妮找人装的。他还千万交代一定要一台有煮巧克力摩卡功能的咖啡机才行。最初李瞳以为那是因为张星宇喜欢喝摩卡咖啡,后来相处久了才发现他永远只喝卡布奇诺。再后来李瞳才明白,原来那台有摩卡功能的咖啡机是张星宇为她特地准备的,因为李瞳只喝摩卡咖啡。

此外,还有办公室里的办公桌椅。

李瞳发现自己的那套办公桌椅和其他人的有所不同。比较了一下,她才发觉自己的办公桌椅完全就是依照自己的高度设计,后来才弄清楚是张星宇特地找人为她安排的人体工程学办公桌。

还有,就是他家小洋房大门的密码。陈燕妮说以前的密码是另一组号码,但是后来在李瞳成为张星宇的特助之后就换掉了。这肯定是他怕李瞳这个迷糊蛋记不得旧密码,才特地换成了她的生日当密码,好方便她记。

他一直都默默地爱护着她,连这么细微的小事都如此用心周到,她却什么都不曾为他做过,现在还莫名其妙地把所有怨气都发泄在他身上!他的心肯定很痛、很委屈吧?

一想到这里,李瞳的一颗心揪得紧紧的,惭愧的眼泪倏地盈了满眶,一眨眼就簌簌顺着脸颊滴下。

她好气自己:你这个爱哭包,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只会哭!现在连张星宇都不要你了,你就干脆哭死算了!

挂念着张星宇的她立刻快步走进客厅寻找张星宇的身影。可是找来找去,不但客厅里没有,厨房没有,连楼上的换衣间、睡房和浴室里也没有!

李瞳垂头丧气地走进张星宇的房间里,颓然坐在他的大床上。

张星宇到底会在哪里呢?

忆起那天早上她一张开眼就看到他的那份甜蜜,李瞳忍不住在张星宇的枕头上躺了下来,想再一次感受属于他的气味。那股会让她感到幸福的他的独有气味。

李瞳把脸埋进枕头里,又后悔又心疼,在心里呼唤:张星宇,你躲到哪儿去了呢?该不会是一个人偷偷藏起来哭了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只是一时被情绪冲昏了头,才会对你那么坏,你原谅我好吗?

也许是身体还未完全康复的缘故,又也许是因为枕在张星宇床上被他的味道围绕着所以让她安心了的关系,李瞳就这样躺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待李瞳再度张开双眼的时候,赫然发觉周围已经陷入了一片昏昏暮色之中。

糟糕,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又没带着手机出门,万一张星宇找她怎么办?

都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她肯定他一定已经打来许多未接来电!

这么想着的李瞳急急忙忙跳了起来,奔出小洋房,恨不得马上回家去。

回到家后,李瞳立马冲进房里查看正在充电的手机。过了这么久,手机早就已经充电充得饱饱的。但是,手机显示却连一通未接来电都没有。她不放弃,立马拨了张星宇的手机号,紧张地等待着回应。

结果,她听到的只是一段“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服务留言。

她失望地跌坐在地上,一时之间失去了主张,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用什么方法寻找张星宇。

都一整天了,他竟然一次都没有打来找她,不但连简讯都没一则,甚至还关了手机!他是不是难过得再也不想见她了?还是他因为她的无理取闹,受到了伤害,所以不再理她了?对于他们的爱情,他是不是已经放弃了?

李瞳闭起双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别再胡思乱想了,千万不可以重复那晚的错误,也千万别再钻牛角尖了!李瞳,你一定要相信张星宇!你一定要像一贯那样相信张星宇,相信那个犹如磐石般坚定、坚毅、坚强的张星宇。不只这样,你更要相信你们之间的爱情!你们虽然刚刚开始,但是你知道的,你知道他有多爱你,因此你一定要相信他!他一定只是真的正在忙着处理向董事会请辞的事,又或者是其他的重要事情。他忙好了一定会恢复联络的!一定一定一定会!

李瞳告诉自己:除了等着,也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可以为他打气和加油!一定要让他知道她的心意依然没变。

拼命想破头的李瞳这时灵光一现,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浮木,重新燃起了希望。

她立刻再度拿起手机拨了一组号码。

接着,只听到她对着手机另一端接电话的人说:“学长,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道:“明天的婚礼,带我参加,好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