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雨 - 雨的心意

一枝荔子≪天气基因≫  - 发布于2020-08-01 6:56:01pm

其他·同人


透明的窗前,飘落的雨滴缓缓滑下镜中少年清冷的侧脸,少年坐在位子上静静地书写数学老师刚刚布置的习题,与少年的一语不发不同,其他同学则是怨声载道,教室里顿时充满了黑暗的怨气。

“啊啊,这天最近一直在下雨,我们都不能出去玩了!”

“啊啊,毕竟雨季到了。”

“就因为下雨的关系,我们的功课就变多了!”

“太阳什么时候出来啊!”

少年手中的笔一顿,看了眼说话的同学,眼神有些意味不明,然后继续写作业。

他心里一直都很明白,没有多少人喜欢下雨,比起雨天,更多的人喜欢晴天。

最初,他也是不喜欢下雨的一员,直到他觉醒了超能力——控制雨量的大小。

下雨,是他的能力所使;雨季,自然而然便成为了他的职责。

他有了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但也打心底地讨厌自己的超能力。

然后,他遇到了和他一样有超能力的孩子。

男孩的晴之能力是驱散乌云放晴,召唤太阳给大地万物带来光芒,和他的雨之能力完全相反。

女孩的云之能力是聚集水蒸气并凝结形成不同分类的云,遮住太阳,和他的雨之能力息息相关。

八岁那年,他刚随着父亲搬到了男孩和女孩所在的小区,和两人读同一个班。他并不爱说话,也不想交朋友,很快便成为了班上的欺负对象。

而最先发现他的秘密并向他伸出手的,是那个名为秦光阳的男孩。

秦光阳是他不可能会去主动结交的朋友类型,他性格孤僻,冷淡,而秦光阳就如同他的超能力一样,性格特别阳光乐观,潇洒勇敢,虽然有些大大咧咧,鲁莽冲动,而且不是班长,但在班里却是个领导者般的存在,能够很好地带领大家赢得胜利,比如……班级整洁比赛和运动会。

秦光阳发现他有超能力时,他正站在学校的天台上祈雨,想报复把他的书包塞满垃圾,撕掉他的作业本、甚至还把弟弟亲手做并送给他的徽章给弄丢不见了的那些同学,想在放学时把他们变成落汤鸡。

秦光阳手拿着弟弟送他的徽章,一身脏污地闯进了天台,也就这样闯进了他的生活。

夕阳西下,秦光阳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秦光阳帮他教训了那些欺负他的同学,对他说:“除了我和敏子,还有人跟我们一样是有超能力的,真好!同伴又增加了!”

秦光阳口中的敏子,是那个拥有云之能力的女孩——吴敏恩。

这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更神奇的是,他的家挨着女孩的家,而女孩的家挨着秦光阳的家,他成为了秦光阳和吴敏恩的新邻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他、秦光阳和吴敏恩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要好,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做功课,分组时也会被安排成一组一起行动。他有时还会因为意见不合和秦光阳吵架,甚至是动手打架,有时吴敏恩还会从中劝解,但这一切并不会影响到三人的友谊。

除此之外,他还遇到了几个一样拥有超能力的孩子,虽然他们都有超能力,都有属于自己的职责,但他们仍然会过着普通孩子的生活,会像普通孩子一样学习玩乐,他们因为有了共同秘密的缘故而成为了朋友。

他们的日常像普通孩子一样普通却又看似不平凡。

直到吴敏恩和秦光阳的妹妹秦佳出事。

那天有人生日,吴敏恩和班上的女孩子们一起去参加生日派对,和生日主人很要好的秦佳也去了那个生日派对。

他和秦光阳没有想到,那场生日派对,是有人将计就计,为的就是要引出他们这些拥有超能力的孩子。

当他和秦光阳收赶到派对会场时,秦佳的雷之能力已经暴走了,现场一片被雷电蹂躏过的狼藉还有肉眼可见的电流,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焦味,而吴敏恩伤痕累累,仍然紧紧抱着秦佳,宛如一个保护者。她们的对面,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

秦光阳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什么都不管,直径冲向了那个男人。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脸上会露出如此愤怒得想杀人的秦光阳,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秦光阳的晴之能力有多可怕,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所谓的超能力若是使用不当,将会是可以带来巨大灾难的力量和恐怖的杀人武器。

那一天,蔚蓝的天空被那巨大的火球给完全占据,没有云,没有风,整个大地都被炙热无比的阳光给烤熟了,热气沸腾,令人无处躲闪。整个世界同一时间进入干旱的季节,但人们却可怕地发现水源正在迅速地消失,若是以这样的速度蒸发,全世界会陷入严重缺水的状态。

干燥的空气让一切草木低垂着头,雷电击中了地面,点燃了附近森林里的灌木、枯枝、落叶,火势迅速蔓延,从而引起了森林大火。大火如同饥饿而面露扭曲的野兽一样不停地吞噬着森林,连附近的房屋也不放过,一时间,滚滚黑烟升上空,堪堪遮住了太阳,大地顿时陷入了被黑烟笼罩的黑暗,没有一丝阳光。

不止是秦佳的超能力暴走,秦光阳的超能力也失控了。

而在这危急时刻,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吴敏恩一边抱着昏过去的秦佳,一边大声呼唤着秦光阳的名字,看着秦光阳,他的挚友变成了……毁灭世界的怪物。

他动不了身,迈不开脚,到最后……什么都没做。

这场由他们这些超能力孩子引发的世界性灾难最终以超自然气象管理局的介入才得以收场。

在秦光阳被带走时,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至今都没有消息。

“在想什么呢?”

他从久远的记忆中回到现在,发现自己很早就停下了笔,再看向站在旁边看着他一脸疑惑的短发少女,回答道:“在想以前的事情。”

说罢,在心仪的女孩面前,他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有些害羞,于是转头看向窗口处,外面还在下着细雨,像极了那场灾难过后他所祈求的雨。

“真是一场令人感到清凉舒适的雨呢。”

当时那个拥有云之能力的女孩,如今站在旁边的短发少女,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忽然重叠了在一起。

吴敏恩。

她是第一个把雨说成舒适、觉得下雨不错的女孩,从她那双看着雨时微微泛光的眼眸就知道,她是真心不讨厌下雨的。

“你不讨厌下雨吗?”当时,他问伤口用绷带包扎好的女孩。

女孩对他给予一笑,语气充满了真挚回答道:“不讨厌啊,有了雨水,感觉大地上有什么肮脏的东西都会洗干净啊。”

女孩又往窗外一指:“你看,本来无精打采的花花草草因为雨水活过来了哦。”

他往女孩所指的方向一看,本来低垂着头的花花草草被细丝般的雨水浇灌后,像是得到了某种力量,微微挺直起来。

也许,在那一瞬间,他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铃铃铃------

“放学了,光阳说他再练会儿球,让我们先回去。”少女向他问道:“一起回家?”

他点了点头,正当两人各自拿出雨伞要走出学校时,一名左顾右盼的女生看到吴敏恩快步走了过来。

“敏恩,我家里有急事,但我忘了带伞,你能不能借我一把伞吗?”

吴敏恩看了眼少年,便递出自己的伞。

“那你怎么办?”

“我没关系的,我和他一道的,我们一起回去。”吴敏恩很是磊落地指了指少年,她和女生都没发现少年的脸上浮现了一会儿很明显的红晕。

女生走后,少年把伞撑开来,吴敏恩便问:“河宇,可以让我借你个地撑伞回家吗?”

少年顶着少女满含期待的眼神,良久才点了点头,动作有点僵硬。

少女似乎松了口气,拍拍胸脯还说:“幸亏有你,不然的话,我可是要准备淋雨回家的,你也是知道光阳这个人粗心大意的,去跟他借伞的话我估计他会说没带吧。”

“再说,我不想等他啊,我想早点回家,肚子饿了……”

少女边说边走到伞下,穿过雨幕,在小小的天地下,两个人一人撑伞一人说话,少年悄悄配合少女的脚步,聆听少女说话,而少女则一脸愉悦地说着话,旁人看去觉得两人很是自然甚至有些温馨。

少女并没有看到少年的耳朵在和她一起撑伞回家的路上其红晕就没有消下去,也没发现这一路上的绵绵细雨是少年对少女隐秘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