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12 暗生诡计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8-01 9:49:53am

灵异·鬼怪


12 暗生诡计

蒋修莳时限中的第一天,她没有再纠结那些什劳子感情,她甚至没跟段栩琛有过多交谈,段栩琛只觉得她是想要加快完成两个作品的速度,就没有深究,倒是也非常专注地做着雕工。

夜间,段栩琛睡着后,她尝试穿墙,没想到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她有些泄气,坐在地上生闷气。

她想着今天是第一夜,她还剩下九天就要离开人间,即便不是为了不想离开段栩琛,她其实非常想看见风旋玖被打垮的狼狈。

蒋修莳越想越气,她霍的从地上站起,卯足了冲力直奔门板,希望这次能够成功穿过,却在临近之际,看见段栩琛突然整个人挡在门板前,她刹车不及撞了上去,闷哼声从他嘴里溢出,蒋修莳顿时不敢动弹。

我的妈呀~她在心里哀嚎。

段栩琛将蒋修莳抱满怀,眉头却皱成毛毛虫。他低眸看着把脸藏起来的某鬼,忍不住低声挪揄 “有胆瞒着我想穿门出去,倒是没胆面对我了,嗯?”

蒋修莳听了立即抬头与他对视,见他明显睡眼惺忪,她安耐不住心里的柔软 “你怎么还不睡啊?” 她抬手推了推,却愣是推不开。“诶,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她说着就继续推。

段栩琛没有松手,将搂着她的双手收紧。蒋修莳狐疑地抬眸,近在咫尺的疲累俊脸,令她顿时心跳加速...

呃...她最好还有心跳啦 !

段栩琛低哑地勾唇 “你要穿门出去,我怎么睡得着?”

蒋修莳凝眉反驳 “我又不是人,不会被坏人抓去,你不用担心啊 ! ”

段栩琛摇摇头,坚持自己的说法 “你出去,我就不睡。”

“什么啊?” 蒋修莳不高兴了,她用力地想要推开段栩琛,然而某人却将她搂得很紧 “诶,你放开我啦 ”

“我为什么要放?” 段栩琛低沉暗哑地再反驳,疲累的眸中参杂着蒋修莳似懂非懂的光芒。

为什么?

蒋修莳停下推他的动作抬眸,明显不明白段栩琛的做法。

段栩琛睨着她好半响,才再次开口 “说吧,为什么三更半夜要出去?你要去做什么?”

蒋修莳有被看穿的困窘感,她错开眼,语气明显心虚 “没、没有啊,就想看看能不能穿过去,我好久不能穿墙,觉得这样做鬼魂很不自由。”

段栩琛故意将俊脸贴近,近距离看进她心虚的眼问 “我怎么觉得你非常不适合说谎?”

“我、我哪有?” 蒋修莳急忙想辩解,然而结巴的行为显示着她真实的想法。

段栩琛眯眼,锐利的眸光像是要把她剖开一样 “确定不老实交代?”

蒋修莳别开的眼神瞄了他一记摇头,还以为段栩琛会就此松开手,没想到他下一个动作竟是掰正她的脸,二话不说吻住她。

Oh no !

人怎么可以吻鬼?!

蒋修莳用力地想将他推开,谁知她越推,他吻得越深,最终她被融化在他霸道的攻势下。

一人一鬼拥吻良久,在双方都不舍得的情况下结束,段栩琛温柔地想要撬开她的嘴 “现在能说了吧?”

蒋修莳不明白段栩琛吻她的原因,但他一定是想知道她出门的目的,她抬眸,看进段栩琛明显带情的眼。

他...对她...?

蒋修莳忽而垂眸,没想到轻轻一推就把段栩琛推开,她来到沙发上落座,双手环抱着双膝,随即轻轻开口 “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思。”

她确实喜欢上段栩琛。

段栩琛没有说话,他坐到她身边,静静地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蒋修莳没有沉默很久,虽然不愿意,却还是将所有的事通通说给段栩琛听。

段栩琛听着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他握着蒋修莳的手,语调淡然却坚定 “冥婚,或许可以帮助你留在人间。”

蒋修莳瞠目抽出手反对 “不行 !”

段栩琛却再次霸道地握着她的手 “我说行就行 !”

“我不要跟你冥婚 !” 蒋修莳忽而发怒,她没有感受到段栩琛对她有意,虽然他眼中明显带情,但那可以是同情 !

蒋修莳的激动没有让段栩琛退缩,段栩琛一把将她拉近,眼中的认真让她勉强压下心里的焦急,他顺着她的话回道 “我偏偏要跟你冥婚。”

段栩琛如此坚持,蒋修莳瞬间气急败坏 “到底为什么啊?你大可以娶一个活生生的老婆,我...我什么都不可以给你...” 除了陪伴,她不知道她一个鬼魂还能为他做什么。

“可能你多想了,我想跟你冥婚,纯粹是想帮你加长留在这里的时间。” 段栩琛再次顺着她的话回道,这一句话像是一剂强心针,在蒋修莳的心里加注着。如果段栩琛只是为了让她留下来进行报仇的事,她可以答应,但是,冥婚会影响他下一个婚姻的机会,有谁会愿意嫁给一个曾经冥婚的人?

段栩琛的声音却打断她的思绪 “减掉今天,你还剩下9天,你希望在大仇未报之下离开吗?”

蒋修莳听着他的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那你有没有想过,跟我冥婚,接下来要找到愿意接纳你的人,几率非常低?”

段栩琛却耸肩摊手 “随缘。”

“随你的大头鬼 !” 蒋修莳气得从沙发上站起怒喝 “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冥婚的。” 她说完就踮脚一跳,直面冲向门板。

咦?

竟然穿过去了 !

段栩琛看着空空如也的客厅,心里一阵空。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蒋修莳。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一个鬼魂,可事实上他确实喜欢了,那,喜欢就喜欢,还纠结个什么?

偏偏蒋修莳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竟然拒绝他的提议 !

彼时,蒋修莳从段栩琛的公寓飘出去,她毫无悬念地飘到工作室的冰雕库,实行她想要做的事。

无论如何,她先完成这些个作品,至于那个10天的时限,走一步看一步吧。

风旋玖从日本回来了。意气风发的他,看着更加吸引人。身边站着同样吸引人的季乔安,两人看着比起骆鸢然还登对,这让前来接机的骆鸢然妒火中烧,但为了风旋玖的体面,她选择微笑以对。

季乔安在风旋玖眼神示意下,将身边的位置让给骆鸢然,顿时从原来的 ‘女伴’ 变成实至名归的助理。

正牌女朋友骆鸢然这才露出傲然的神态面对媒体。

几人在媒体热烈的闪光灯下离开机场坐上车子,风旋玖立即黑下脸色,骆鸢然知道自己犯了风旋玖的禁忌,完全不敢吱声,坐于前座的季乔安,则是从望后镜看见骆鸢然的酸涩嘴脸,心里得意极了。

风旋玖在日本说了,会了结跟骆鸢然的关系,他的身边只会有她季乔安,她等着呢。

回到工作室,风旋玖坐在办公室里,回想着在日本参加的研讨会。

不错啊,日本的大师都非常有实力,完全不输于他们中华的大师,若有机会,一定要跟日本甚至其他国家的大师切磋切磋。

风旋玖坐直身子打开电脑屏幕,他敲开新闻页面,没看见有什么最新的头条,就将新闻页面撤走,转而敲开邮件箱,他发现收到一则来自日本的邀请函,说是想邀请他参加在瑞典的冰雕大赛。

风旋玖兴奋地往下阅读邮件内容,发现段栩琛的名字竟然在受邀之列 !

啪 !

风旋玖大力拍着滑鼠,邮件却纹风不动地秀出段栩琛的名字。他气得想将邮件删除,随即一个念头由心而生...

他这般回复着邮件发件人。

“你好,感谢邀请。本大师听闻段栩琛最近忙着两个大案子,怕是无暇参与瑞典的比赛,是不是将他从受邀名单中剔除为好?”

邮件发送成功,风旋玖眯眼瞬间,骆鸢然端着热咖啡走进来。风旋玖将邮件收起,骆鸢然自然看见他的怪异。

她像花蝴蝶般把咖啡摆上,转身绕过书桌来到他身边,一面给他按压肩膀一面柔声问道 “在日本,一切还okay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跟进?”

顺着骆鸢然给他按摩,风旋玖闭上眼,想说好好放松,没想到骆鸢然进来就追问,这让风旋玖极度反感。他低沉应答 “乔安可以胜任。”

骆鸢然按摩的动作停顿一秒接着按,她的语调听着没什么变化,神情却倒映在电脑屏幕,只是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将一切都遮掩开来 “嗯,我也觉得乔安的办事能力不错,你可以慢慢重用,这样我就轻松多了。”

风旋玖闻言睁眼,带着狐疑的语气接话 “你不介意?”

骆鸢然蓦然停下按摩的动作,将双手搂住他的颈脖撒娇道 “我干嘛要介意?有人可以跟我分担工作,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是不是?” 她对着他魅惑地眨眨眼。

风旋玖立即露出笑容点头 “还是你懂事。” 他说着就在她唇上轻啄一口。

骆鸢然正想逮住跟他温存的机会,这下他倒是送上门。她顺着这样的姿势加深两人的吻,眼神中的暗示不言而喻。

风旋玖自然看见,也正有此意。

风旋玖搂着 ‘正牌’ 女朋友骆鸢然离开工作室,骆鸢然离开前还对着季乔安露出胜利者的微笑,示威的神态简直气坏了季乔安。

其他同事都看见两人的眼神交锋,忍不住在心里给两方投票,结果一面倒都觉得骆鸢然会是赢家。

Ohh...

风旋玖带着骆鸢然回到洋房干起大事,骆鸢然趁机对着风旋玖提议让季乔安加入他们打击段栩琛的行列。

风旋玖半躺在床上闭眼歇息,听着骆鸢然的提议不由得眉头挑起,毫不隐藏满是好奇的神色等着她的下文。

骆鸢然知道自己挖起他的好奇心,面不改色地把心里的想法提出 “段栩琛不是喜欢到处 ‘钓鱼’ 么?乔安那么漂亮迷人,是不是让她去牵制段栩琛,让她做你的卧底,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事,都能有所准备。”

风旋玖收回好奇的神情重新闭眼,骆鸢然心里没底,但风旋玖没答应也没拒绝,就表示还有机会。

骆鸢然抱着风旋玖,试探性地接着说 “旋玖,乔安那么有能力,段栩琛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我担心他接下来真的会越过你。” 骆鸢然说到这里,就看见闭眼的风旋玖已然变脸。

她停止说话片刻,认为如果不把季乔安踢走,她不能安心。于是...“旋玖。” 骆鸢然搂紧风旋玖接着说 “你还在犹豫什么?难不成真要让段栩琛越过你这个大师吗?”

风旋玖睁眼看着骆鸢然,沉默许久的唇瓣轻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的话令骆鸢然露出惊愣,他却安抚道 “我对她只是逢场作戏,你这个正牌女朋友,身份并没有被我驳回,不是吗?”

骆鸢然听着瞬间放下心,但她依旧想坚持,风旋玖眯眼再接话 “对她,我还没玩腻,等我玩腻了,自然会采用你的方法。至于段栩琛,他想成名扩展工作室,日子还长,不必急于一时。”

风旋玖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骆鸢然没有据理力争的理由,她顺势凑近,对着他柔声地应答 “只要不威胁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任何事我都听你的。” 骆鸢然说着还给他一记媚眼。

风旋玖收到她眼里的讯息,眯眼笑着一个翻身,与她再来一场大战,场面有些不忍直视,还是先掩面翻篇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