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卷:死亡教室 - 二、祭品体质

廖小刀≪“魔”下之笔:传说≫  - 发布于2020-08-01 3:37:21pm

灵异·鬼怪


安舒柒和楚月微互相看了一眼,楚月猛拍胸口,松了口气道:“我去,吓死我了。”

安舒柒弯腰把牌子捡了起来,正烦恼该怎么处理,就听见楚月微那边还在嘀咕:“不是,现在也没有风啊,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掉下来?”

安舒柒也是奇怪地往上方看了一眼,须臾,自己就得出一个结论:“应该是放太久,钉子松了吧。哎,算了,回去拿胶带给它粘起来应该还能用。”

两人也没有多想什么,并肩往宿舍的方向慢悠悠走去。教室距离宿舍还算近,走路差不多只要十分钟就到了,因为学校小,男女生的宿舍是混住的,只是楼层不同。

安舒柒和楚月微刚经过男生的楼层,就听见拐角传来一个男生笑得贼兮兮的声音:“兄弟,要不要试试?”

声音有些熟悉,很快安舒柒就认出来了,两人的脚步都顿了顿,对望了一眼,没急着走。楚月微扬着眉头,抱在胸前的书本不自觉又收紧了一些,对安舒柒用口型说了一句:“杨龙。”

安舒柒点了点头,侧耳偷听。

“别吧,一会儿被宿管阿姨看见我们不就完了吗。”

“哎没事,刚才我偷听见了,方姨要去接她女儿自己先走了,现在是舒言在替她看着呢。”

“那我们也别在这儿搞啊!万一她突然回来了怎么办?”

“我这不是着急嘛……”

是杨龙和马振宇。两人一面说着一面往楼梯移动,安舒柒吓了一跳,连忙转身要逃,但眼看周围连个躲起来的地方都没有,就听见杨龙诧异的声音:“班,班长,你们怎么在这……”

楚月微眼尖,一眼就看见他手忙脚乱把什么东西收进了衣兜里,当下本能地警惕起来,“杨龙,你藏什么了?”

安舒柒也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会,看见他的衣服口袋鼓鼓的,像是藏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再结合先前他和马振宇的对话,安舒柒立即恍然大悟起来,一手指着他,质问道:“你们是不是偷偷带了什么违禁的东西?还不能让方姨看见,肯定有鬼!老实的话就赶紧交出来,不然我们可就要举报到老阎那里去了。”

她一手捧着书本,一手伸到杨龙的身前,上下晃了晃。

杨龙咽了口唾沫,看向一旁,见马振宇这家伙居然有偷偷开溜的趋势,顿时着急了,立即伸手揪住他的后领,拉到自己身边。

他笑的那叫一个无辜,看着马振宇,说:“哪有藏什么啊,你说是不是,老马?”

马振宇见自己的小心思被揭穿,只得讪笑,“对啊,哪儿有藏什么啊,肯定是你们看那错了,看错了。”

安舒柒见他们一副死活不承认的赖皮模样,顿时就气笑了。

她连连点头,把书本推到楚月微怀中。

“不交出来是吧?那我自己查。”

说罢,安舒柒也不别扭,走到杨龙面前想要直接从他衣服里把东西掏出来。

杨龙显然没想到她居然说查就查,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身避让,不可思议道:“不是吧班长,你还是不是女人了?就不能矜持点!”

安舒柒懒得和他废话,作为班长的责任感涌上来挡也挡不住,只落下一句“我本来就不是女人,我明明就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对准他的衣兜伸出手去。

杨龙被她纠缠得不耐烦,但又不敢直接用手推她,只能一个劲地闪躲。

闪避中他忽然灵机一动,躲过安舒柒的魔抓以后立即闪身往楼内冲去,一面怪叫:“救命啊,安舒柒光天化日之下欲强抢民男啊!都出来评评理啊!”

安舒柒想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无耻,今天受的所有委屈一下子全涌上来,淹没掉她的理智。

“杨龙,你找死啊!”她怒吼一句,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一面吼道:“把东西交出来!”

安舒柒初中的时候练过短跑,爆发力十足,加上她个子高腿长,三两下就追上杨龙,一把揪住他的头发。

走廊上的房门纷纷被打开,吃瓜群众一样的男生纷纷探出头来看这一场好戏,还有人在起哄怪叫。安舒柒管不了这么多了,用力扯着杨龙的头发不让他乱动,一手伸向他的衣兜。

两人拉扯的过程中动作太大,一个蓝色东西从杨龙的口袋里掉了出来。安舒柒眼疾手快,立即将东西捡了起来,看清之后,更是来气。

“你居然还敢把打火机带来学校,不要命了啊你!”

安舒柒流了一头的汗,也顾不上擦掉,将打火机举到自己面前,透过透明的瓶子看见里面清澈的液体,“行啊,还有油的。怎么着,是想烧了学校还是想学吸烟啊。”

说着,她的拇指按下按压器,一道火苗立即喷了出来。

安舒柒深吸着气,把火苗举到杨龙面前,瞪着他:“知不知道学校不允许带打火机的!上次就是蒋一羊违反校规,害得我们全班被惩罚,这次你还想当这颗老鼠屎了是吧?还好我发现得早,不然到时候,全班都被你给害死!”

杨龙感觉自己的头皮还有些疼痛,用力翻了个白眼,“我他妈想烧了你!”说着,伸手去抢那打火机,“还给我,别乱玩,小心烧到你自己。”

安舒柒却是倒退一步,对他吐了吐舌头,“不给。话说你是不是还藏了别的?统统给我交出来,我一会儿就上报到老阎那里,看你怎么死。”

“没有了。”杨龙有些不耐烦了,上前一步又要去抢她的打火机,“你先把打火机还给我……还有你别一直摁着它,等会油要没了。”

“不给。而且我没按着它啊,你眼花了吧。”

“你他妈耍我吧,你要是没按着怎么会有……火……嗯?”

杨龙的手僵在了空中,盯着安舒柒手中的打火机,好一会,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再看过去的时候,就见那打火机上方的小火焰依旧在欢快的跳跃着,而安舒柒的手,根本就没有放在按压器上,而是用五指握住打火机的壳身。

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卧槽,火火火,安舒柒你快把打火机扔掉!”

安舒柒被他搞得莫名其妙,看了打火机一眼。

仅仅一眼,她吓得尖叫着把打火机扔掉,再看向地上的打火机后,火焰居然还没熄灭!

“这什么啊,杨龙你买的什么破打火机,快把它弄灭啊!”

“别吵别吵,走远点。”

杨龙把书包随便一扔,走上前去试图用脚把火踩灭。但是接下来他却是发现,不论他怎么踩,那火苗就是不会熄灭,仍旧在燃烧着。

其他人也被这一幕给看傻了,楚月微直愣愣地盯着打火机看,忽然问道:“这……不会爆炸吧。”

最后还是同班的洛禹昔看不下去,回宿舍里拿了一瓶水出来才终于把火浇灭。

安舒柒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楚月微给挽住。她感觉自己的心这才稍稍平复了些许,轻咳两声,说:“反正,这个打火机我就拿回去扔了,但是下次再让我发现的话,我一定和主任举报!”

她弯腰把打火机小心翼翼捡了起来,回头对其他人挥挥手,厉声道:“看什么看,今天的作业都别忘了写啊。”

说罢,安舒柒就拉着楚月微一起离开了。

……

白相告别浩浩,回到自己的房间时,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她的脚步有些虚浮,好像走路都不太稳,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一头长发被高高梳起,绑了个高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看起来青春洋溢。然而,她的眼神却惊疑不定,眉头轻轻蹙着。

想起浩浩说的话,她就感觉难以接受。

回首一看,曾经所经历那些匪夷所思的一切,结合起浩浩和她说的事情,一切似乎都有了解答。

为什么当初宿舍内,她的床上明明同样有着一大滩的血迹,可是当白遇找到她的时候,她浑身却完好无损。

为什么在鬼屋里面,她明明感觉自己已经窒息,甚至亲眼看见自己的尸体倒在走廊上,可是自己最后仍旧醒来。

为什么她在康大医院被拉进墙壁之中,华壑君受了重创,可她却没有半点伤害。

白相感觉浑身乏力,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将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面。

她想起刚才浩浩说的话。

他说:“你拥有着难得一见的体质,或者说,整个世界上,拥有这个体制的人,或许只有你一个。”

“不论在任何场景,面临怎么样的伤害,即使你死了,也还会复活。”

白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浩浩终于转过头来看向她,一双眼瞳黑漆漆的,看起来像是无止境的深渊:“你是传说中的‘祭品体质’,如果没有中级灵媒血液的压制,你会不断地被鬼魂找到、吃掉,然后复活,永无止境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