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13 最后一晚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8-01 7:05:22pm

灵异·鬼怪


13 最后一晚

不知道段栩琛是怎么找到的汝奶奶,两人见面的那一刻,汝奶奶就直盯着他的照面,掐指一算后点点头。

段栩琛有些莫名,就听汝奶奶先打破沉静 “你一定是为了莳丫头来的,说吧,我听着。” 汝奶奶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

段栩琛心里的震惊没有显露出来,他顺着汝奶奶的话应答 “是,我确实是为了蒋修莳来的。” 段栩琛将冥婚的提议说出,没想到却听得汝奶奶反对。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冥婚,要算八字能不能撑得住,还要看你祖籍祖先的背景一切,你以为那么容易?” 汝奶奶瞪着满是细纹的眼看着段栩琛。

然而段栩琛一句话,直接堵住汝奶奶上述说法 “我跟蒋修莳都是孤儿。” 这就明显表示,除了算八字,其余的都可以省略。

汝奶奶凝眸,好半响才接话 “莳丫头答应了?”

“我不需要她答应。” 段栩琛答得理所当然。

“胡闹 !” 汝奶奶轻斥反驳 “人间的婚嫁,男方怎么样都得来个求婚,更何况是冥婚?你这样先斩后奏,莳丫头会高兴?”

段栩琛瞬间沉默,汝奶奶还想接着说,就听他开口 “我喜欢她,但我不希望我这个人喜欢她这个鬼魂,在她心里造成负担。她是被人害死,她想要报仇,如果跟我结冥婚,她就有留在人间的理由,她也就可以亲自完成报复的行动。”

汝奶奶听着段栩琛的叙述先是皱眉,在她想针对报仇一事说出观点时,段栩琛又说话了 “您放心,她的报复行动,不是以伤害任何人的性命为准。”

汝奶奶闻言瞬间松一口气点头 “冥婚的事,你必须得到莳丫头的同意,我们才可以进行下一步。”

段栩琛回去了,回到公寓里,却不见蒋修莳。他走进客房,发现里面没人。

嗯?怎的还没回来?

今天,一人一鬼提早下班,蒋修莳跟段栩琛说想到处转转透透气,于是就趁机开车去找汝奶奶,没想到这个时间点竟还没看到她回来。

段栩琛坐在沙发上等,一个小时过去也没见蒋修莳。于是抓起车钥匙出门,目的地是工作室。

为了快速完成两个作品,加上她现在的时限剩下几天,蒋修莳一定是在冰雕库埋头苦干。

果然,段栩琛推开冰雕库的门时,蒋修莳正睁着无奈的眼神盯着他看,手里还拿着雕工刀呢。

她是穿过去的,自然不需要钥匙开锁,在段栩琛开锁的时候,声响直接惊动里头的蒋修莳。

“你你你怎么会来?” 蒋修莳拿着雕工刀对着他指了指,发现不对劲才收回手将之藏于身后,眼睛还偷瞄作品一记。

段栩琛一边套上棉衣,一边走到冰雕作品旁,一副准备开工的架势应答 “陪你。” 说着就拿起雕工刀开始雕刻工作。

蒋修莳心里的愧疚顿时往上升,她放下雕工刀走到他身边劝道 “你回去吧,我是鬼魂不需要睡觉,可你需要休息。”

段栩琛不鸟,继续雕刻。蒋修莳扯住他的手试图阻止,段栩琛趁势将人搂紧,蒋修莳差点尖叫,段栩琛一把吻住她的唇,才遮挡下她的尖叫声。

蒋修莳拍着让他放开,段栩琛放下雕工刀加深了吻,蒋修莳最终再一次沦陷...

Oh...人跟鬼接吻,会不会怎么样啊?

这是蒋修莳此时此刻最担忧的事,却被段栩琛发现她分心,故意在她耳边低语 “人跟鬼不只可以接吻。” 后面的话不需要说,蒋修莳就明白段栩琛的意思,脸颊的燥热快让她融化,她怒推他一记,某人却再一次封住她的唇。

蒋修莳有些郁闷,为什么段栩琛会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又是怎么知道人跟鬼可以做什么?

段栩琛霸道的攻势,将蒋修莳给攻回公寓,乖乖地回到客房休息。

他才不管鬼魂需不需要睡觉。

呆坐在客房的蒋修莳,心里正在倒数着时限的将至,她环顾着客房的一切,脑子里循着记忆回想着客厅、厨房、饭厅甚至所有...她发现自己越发地不想离开。

她不想离开有段栩琛的地方。

真是个糟糕的情况。

叩叩。

蒋修莳霍的转头,就见段栩琛推门而入,她瞠目盯着,段栩琛却只是站在门边对着她轻轻开口 “你还有五天的时间想,冥婚的一切,有我和汝奶奶,只要你决定跟我结冥婚,我就立刻去安排。” 段栩琛说完就转身出去,顺手关上门。

段栩琛刚刚说完的话,一字一句犹在耳边,让蒋修莳听着很感动,但...她不想耽误段栩琛。

她绝对不能跟段栩琛结冥婚。

段栩琛再一次去见了汝奶奶,让她帮忙先准备好冥婚需要的物品,随时进行仪式。

汝奶奶知道这是段栩琛慎重的决定,不管蒋修莳答不答应,他觉得必须先安排好,以防临时手脚凌乱。

汝奶奶默默地接下段栩琛交代的这件事,与段栩琛暗地里安排着。

另一边,风旋玖发出的邮件,提议从受邀名单中剔除段栩琛的名字,竟是被对方回绝。

“风大师,您好,谢谢您的提醒。我方无法将段栩琛先生的名字从名单中删除,这次开办比赛的地点,正是瑞典的冰雕学园,段先生是校友,是我方特别邀请的嘉宾,而我方也收到段先生会参与的信息,在此,如有不周,请您包涵。”

风旋玖胸腔的起伏随着读完邮件而变得强烈,他深呼吸几口,才勉强压下怒意。

为什么段栩琛会那么受重视?他不过是个校友。

是不是要做些什么,让瑞典的冰雕学园对段栩琛失望,继而自动将他剔除?

骆鸢然的提议犹在耳边 “乔安那么漂亮迷人,是不是让她去牵制段栩琛,让她做你的卧底,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事,都能有所准备。”

风旋玖瞬间眯眼,琢磨着是不是要放手。对于季乔安,她是不同于骆鸢然的存在,她的外表看着乖巧,但骨子里的狂野,他在日本可是欲罢不能的,要是把季乔安推给段栩琛...会不会暴殄天物了?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他头上长着红色的角,拥有紫色的眼和唇,正叼着邪恶的笑意瞥着他看。

风旋玖先是一惊,正想问他是谁,紫眼男就勾唇道 “连自己的内心都害怕,你要怎么成大事?”

风旋玖瞠目,明显不明白紫眼男的话。紫眼男嗤笑,他拍拍胸腔道 “我是你的内心,你所有的思想我通通都知道,你什么都瞒不过我。”

他睨着风旋玖有些铁青的脸轻哼 “季乔安虽够吸引人,但为了让段栩琛一蹶不振,你就该狠下心把她送到段栩琛的床上去,否则,你要怎么扳倒段栩琛?”

“你不要忘了。” 紫眼男大步地在风旋玖眼前晃来晃去,邪恶的笑容不变 “你好不容易把蒋修莳弄死,就是为了在中华冰雕业界里独占鳌头,现在为了一个信手捏来的女人,就要放弃得来不易的名气吗?”

风旋玖顿时冷静了下来,这个紫眼男说得对,他那么辛苦地花心思把蒋修莳设计而死,不能因为突然出现的新人而破坏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好 !” 风旋玖大声应道,抬眸正想跟紫眼男继续说,才发现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愣了一秒钟也就释然,他刚才是跟内心交战来着,现在已有决定,也就不用纠结。

风旋玖把骆鸢然叫进办公室,说他要给季乔安最后的甜头,接下来就要让季乔安去接近段栩琛。骆鸢然知道自己的计谋被风旋玖采用,心里非常得意,即便知道风旋玖让季乔安离开前,一定会滚一滚床单,也乖巧地让他好好地安抚季乔安。

这就是风旋玖喜欢骆鸢然的原因,能屈能伸的程度,不是每个女人都做得来。

下班时间,季乔安带着示威的姿态,与风旋玖肩并肩走出工作室,骆鸢然却嘲讽一笑,继续做着未完的工作。

她今晚必须利用加班来忘记风旋玖与季乔安最后一晚的事,所以,她会一个人待在工作室,直到风旋玖完事。

她如何能知道?

那自然是她对风旋玖的了解了。

另一边,风旋玖牵着季乔安坐上车子,然而季乔安发现车子行驶的并非风旋玖洋房的方向。

季乔安靠向风旋玖,声音甜甜柔柔好不腻人 “老板,您这是要带乔安去哪里?不是去您的洋房么?”

季乔安去过风旋玖的洋房,那是去年工作室开办终年聚会,地点设在风旋玖洋房里的花园。那时的她还不是风旋玖工作室里的助理,她是他员工之中其中一个同事的朋友。风旋玖开放让员工带朋友一起参加,才有季乔安出席的份儿。

季乔安被风旋玖的外型与气度深深吸引,她瞒着这个朋友应证风旋玖工作室的助理,这个朋友因此与她绝交,不是因为风旋玖,而是信任问题。

为什么应证工作不告诉朋友一声呢?

对季乔安来说,不是每件事都要跟朋友说,包括应证工作,所以两个原本要好的朋友,因为思想的差距而不再是朋友,虽可惜,但人都是自私的,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那什劳子友情,就放弃对自己有利的人事物。

季乔安还记得风旋玖的洋房很大很漂亮,风旋玖说过会甩了骆鸢然而跟她在一起,她自然是想象着自己能成为那座洋房的女主人。

风旋玖并未回答她的话,而是开着车子驶进一家酒店。季乔安失望地住了嘴,跟风旋玖一起走了进去。

来到风旋玖一早就预订好的房间,季乔安落寞地坐在沙发上。房门关上后,风旋玖将季乔安从沙发上拉起搂紧,正想一亲芳泽时,季乔安别开了脸。

风旋玖这才假装察觉不对,他温声问道 “我的小野猫今天怎么啦?”

季乔安瞪他一眼把他推开,然后再次坐到沙发上。

风旋玖自然是跟着坐上沙发,他欺近季乔安继续问 “怎么啦?谁惹怒我的小野猫啦?”

季乔安对着他瞪眼两秒立即变成他口中的小野猫,她靠在他怀里撒娇 “你怎么又带我来酒店?我以为今天可以去你家。”

风旋玖将软玉温香搂紧,嘴上少不了平时用惯的花言巧语 “跟你,我更注重刺激,如果是在家,感觉像是在跟哪个黄脸婆滚床单,没兴致。”

风旋玖这句话让季乔安非常受用,她媚态尽显,对着风旋玖抛媚眼道 “说得那么好听,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见季乔安露出这幅模样,风旋玖知道她就吃这套,于是打铁趁热 “是真是假,试过不就知道了?” 风旋玖说完就一把将她抱起,大步往大床走去。

季乔安嗔道 “讨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