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62:失踪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8-01 7:32:23pm

奇幻·玄幻


笔记本的信息量有些大。

季言非趁着未完全成殭的日子,在林子里外拉起了界限,绑上铃铛,但凡铃铛响起,便是殭苏醒的警戒。

后期的字体一天比一天歪斜无力,不难猜出成殭的过程对人体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她强撑着将笔记写成记载,每个细节都写得清清楚楚,似乎希望某日有人看见,解救故井村。

君幂蹲了下来,伸出手在微尘的地板上比比划划,潦草地用只有自己看得懂的缩写列下。

故井村被盯上——为何盯上故井村?是随机,还是阴谋?究竟用什么手段才能从外界进来?

故井村,卷发女生,村长。

先是来了卷发女生,后来就是村长,这两人白天装得人畜无害,夜里变身“恶魔”将村民加害。

君幂接着在“装”字上,打了个大大的叉,推翻了这个结论。

这两人她见过,特别是村长。

昨夜她都在村长手上刺穿洞来了,血哗啦哗啦地流,这种程度还能忍住将她杀掉的冲动,装得天衣无缝,几乎是不可能。

而且村长恢复理智的时段,眼神,语气,每个细节都精准无比。

她猜测,这两人或许只有触及了某种要点,才会变成另一个人,从科学角度来解释的话,就像精神分裂一样。

初步断定,一旦深夜降临二人就会变得凶残,但不排除其他特殊情况。

这些,会不会和离开故井村有所联系?

君幂盯着自己列出来的关键,想了很久,才慢慢伸出脚抹去字迹。

她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

意外的是,上头画满了毫不相干的卍字,君幂只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将视线抽离。

这是什么?人死前唯一的寄托?

一股突如其来的凉意覆在脸上,有股力量正发力将她的头给别回去。

“黑团子,别,天杀的!这东西看久了会让人头晕想吐!”

千万个卍字,密密麻麻重叠在一起,缭乱的程度,不是常人能接受得了的。

看久了还会眼睛发疼。

君幂当下就将双目给合上,但黑团子却再次发力,将她的上下眼皮给撑开。

她心里那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

片刻之后,震怒被震惊给替代,她毅然将笔记本凑近,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

就在这密集的字体下,居然藏着好几个红色的字,她抬起最后一页的纸想仔细端倪,才发现这并非全部。

日记的最后两页被人用米饭给黏在一起,由于过了挺长一段时间,基本上很容易就分离。

“妖夜漫漫长,细雨绵绵从天而降,落地之际化为白雪,覆在路上的尸首。

殭横行,人奔逃,大红软桥八人抬;尸花开,异芬芳,神女结印村子灭。”

此乃,日记本里的最后两句话。

X  X  X

雪,压断了树枝,坠落在一望无际的银白之中。

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雪花纷纷扬扬从天空飘落,模糊了太阳的身影。

下了一夜的雪还在继续,天寒地冻,冷风习习,仿佛温暖从未降临此处。

顾不上琢磨这两句话的意思,迫在眉睫的是小白的事情,君幂决定不论用哄用骗,都得将人先带离小楼,接着再寻找回去的方法。

但是没想到,回到小楼时,事情又有了变化。

时近八点,这会儿的客厅破天荒的空,就坐了瘦男一人。

餐桌上放着的早餐比平日要好许多,土豆煎蛋、回锅肉、手撕包菜、酸辣汤,菜色不咋的,但闻着是真的香。

菜肴半凉,没有冒烟。

君幂察觉座上的瘦男神情有些焦虑,朝楼上看去的频率很频繁,似乎在等着什么,连她回来了都没有发觉。

她轻手轻脚地合上门,拍掉身上的雪,第一时间不是凑到餐桌,而是围在厅中的炉子旁取暖。

外头的雪下得很大,仅仅只是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开始失温,她围在烧得正旺的火炉旁,突然听见身后大门被重重打开,接着楼上传来动静,有人正噔噔噔地跑下楼。

“怎么样,哥,找到了么?”

下楼的人,人未到声先到,语气焦急,但下楼后看见君幂竟若无其事地坐在厅里,明显有怒意“顾幂幂!”

君幂愣了一下,就感觉身后有股视线飞刀子似的落在自己身上。

金毛男一眼就看见了她,他在外头找了起码一小时,期间回过小楼两次,楼内人的回答一直是:没回来。

这大冬天的,在外头饱受风雪,活活冻了一小时,搁着谁也不是个愉快的经历。

后来,这女人终于回来了,金毛男攒了一肚子的怒气,简直无法控制,冲上前就问“吃错药了还是脑子有病,竟然大半夜的带着小白跑出去!”

君幂脑袋嗡的一声,就觉得后背直冒冷气,金毛男甚至没来得及掼东西泄火,她却猛地站了起来,疯一般往楼上跑。

她的速度极快,跌跌撞撞差点就一头栽进胖男的肥肚,还好胖男及时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金毛男和胖瘦二男对视一眼,皱起眉头“我去看看。”

他快步跟上了君幂。

楼上,金毛男看见君幂站在二楼走廊最前端的门口,房门是开着的,但是她却没有进去,就这么站在门口,僵僵的,像个木头人。

房内空无人影,微凉的气息,整齐的被褥,君幂脑海闪过五个字。

小白失踪了。

上楼的时候,金毛男就觉得哪里不对劲,那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他并没有从君幂口中得到答案,只是直觉发出了警报。

他微微顿住动作,观察着周围,瞳孔一缩“你们房里的窗户怎么没有上锁?”

金毛男的声音,提醒了君幂,一时之间她也说不清为什么,昨日她明明已经将窗户的握把给牢牢固定住,但是如今别说是破衣袖,就连嵌入墙里的勾都不见了,只留下数个破洞。

她大步跨进房内,在金毛男进来之前把门给合上,锁上插销,倚在门后捂住心口发抖。

金毛男从来没吃过如此嚣张的闭门羹,新仇旧恨瞬间爆发,他上前握紧拳头,对着房门一阵猛敲“顾幂幂,你是怎么回事?”

敲门和质问的声音,在安静的小楼里传开,胖瘦二男飞也似地赶上来,隔壁的房门也吱呀一声开了,是刚处理完伤口的村长和卷发女生。

村长看见金毛男的脸色难看到极点,问道“怎么回事?”

“小白失踪了,这顾幂幂是做对了什么事,居然还给我甩门了?”

一旁,胖瘦二男也压低声音,正和卷发女生说话。

胖男:“这不今早你给村长处理伤口,我心想反正也得等,就顺道上楼打算唤小白下楼吃早餐。”

瘦男:“我和胖男唤了许久,无人应门,竖起耳根子想听听里头的动静,却不想门居然自己开了,里头空无一人,上下床铺还是冷的。”

就冲着那没有温度的床铺,他们心里咯噔了一声,就知道昨日一宿小白和顾幂幂都不在小楼,估计是跑了出去。

金毛男闻讯,又等了一刻,实在没等到人,只好拉起件外套,消失在风雪之中。

再后来,就发生这冲突。

“人没了,再找回来或许已经不是人,再说今早的事情也够多了,有什么事吃完早餐再说。”村长沉下脸,摆手“都下楼去,谁也不许再吵。”

村长的语气不容反驳,即使再有不甘,金毛男也只好闭上嘴巴随他下楼。

房内,君幂没有说话,一张脸苍白得很。

昨晚的一切是卷发女生设下的局,引她逃走,再带走小白,如此一来所有的锅都将落到她身上,没有人会怀疑她和村长。

而她居然一不小心,入了局,丢下小白让他们有机可趁。

她深吸了两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缓下来。

距离昨日离开小楼不过才过去数小时,还是有机会安然寻回小白。

眼下这情况,她所剩的时间不多,不光得寻回人,还得离开故井村,越快越好。

房门被君幂从内打开,她徐徐下了楼,在金毛和胖瘦二男恨恨的眼神下入座,扒拉了几口饭,又给自己盛了碗汤。

她丝毫无惧他人眼光,这是她数日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毕竟就如卷发女生所说的,要存活就得吃饱,否则哪来体力从殭的手上逃脱?

就在其他人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她偷偷往自己的裤兜里塞了两颗白煮蛋。

一阵风卷云残,所有人各自回房。

君幂是最后一个进房的,她在进去之前朝对面的房间看了眼,却微微皱起眉头,接着轻轻将门启一条缝,背着门,拿起小镜子从破缝处照了出去。

她将小镜子转了好几个角度,最后顿住。

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对面,半掩着门的房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