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九章 - V 大打出手

免虫≪日盼夜空见星光≫  - 发布于2020-08-16 8:14:22pm

都市·爱情


这天,言轩在外面等着子珩从公司出来,想跟子珩聊聊。子珩出来的时候,衣着很低调,普通t-shirt和短裤,戴着鸭舌帽就出来了。言轩想跟上前去,可是子珩很快上车就走了,所以言轩也立即上车一路上跟着子珩的车尾。目的地到了之后,言轩面露惊讶,很想问子珩为什么会来这里-坟墓场。子珩拿着一束花下车,言轩也跟着下车,为了避免子珩知道他跟踪他,于是拉开距离。

子珩脱下墨镜,站在坟墓前祭拜,把手上的花放下;而言轩躲在稍微远点的地方,用一颗树作为遮挡着自己。

“爸,我来看你了。”

子珩和言轩的距离可以说不近但也不远,所以言轩能听到子珩的声音。言轩一听到子珩喊爸的声音,一副不可相信的样子,双手不知觉地开始发抖。言轩想过无数次与自己的爸爸和弟弟见面,可是却没想过是这般情景。子珩和爸爸说了很多,可是言轩一句也没听得见,因为此刻他很惊讶,很惊慌,原来他的爸爸已经不在了。

子珩说完,迈开脚步就走了,言轩并没有跟上子珩,而是走到爸爸的坟前,一下子就跪下。

“爸,你怎么可以就那样走了?爸!” 言轩因为爸爸去世的消息,有点接受不到,就哭了出来。子珩走着走着,摸了摸自己的裤袋,准备拿墨镜给戴上,结果摸了摸却见不着墨镜。子珩想必是刚刚掉在爸爸的坟前了,于是沿路去寻找。墨镜就掉在靠近在爸爸的坟墓,子珩捡起墨镜,看到有人在爸爸的坟前大哭,认真的看眼前之人,那人正是他哥哥-墨言轩。子珩将手握紧,就连刚刚捡起的墨镜被紧握而裂开了,子珩的手也被墨镜给割伤了。

【-医院回忆-

子珩:爸爸已经不行了,他最大的心愿的要见哥哥,不能让他抱着遗憾走了。于是子珩带上眼镜,换过身上的着装,装作是言轩回来了。

“爸,我是轩,我回来了。” “言轩”拉着爸爸的手。

“轩啊,你终于回来了,那...那就好了,我和子珩很想你啊” “言轩”听到爸爸说的这番话,握住爸爸的手更收紧了一些。

“嗯,我知道,这珩不是找到我了,让我赶紧过来吗…所以我…”

爸爸注视着“言轩”的脸蛋,无奈笑了笑,摇摇头打断“言轩”的话。

“珩啊,是不是找不到轩啊!”

“言轩”听到之后,吓得眼睛都睁大了:“爸,你说什么呢,我是轩。”

“虽然爸爸差不多不行了,可是自己还是认得出哪个是哥哥弟弟”

“爸,你怎么会?”

“你应该忘记你哥哥的嘴角下有颗痣吧”

子珩听到之后也不再装作是言轩紧握着爸爸的手解释:“爸,我不是想骗你的,只是…..”

“珩,我知道你很恨你哥哥,不过那始终是你的哥哥,也许我跟他的父子缘分太浅了,所以才....”

爸爸一讲起言轩,子珩就很激动地说:“不是,是他,是他不要我们了。”

“子珩,别....咳咳。”

“爸,你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珩,爸走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爸,你不会有事的,真的,你不会有事的。”

“爸知道自己的身体,可惜的是我无法看着你...看着你完成你的梦想...也看不到你成家立业了。”

“爸,能的,一定能看到,爸你别丢下珩,珩只有你一个亲人罢了...”

“珩,别那样,让爸好好的再看你一眼哦”

“爸”

“………..” 爸爸的手从子珩的手划落下来,房里只剩下冷冰冰的机械声。

"爸!!!!”

“爸,爸,你醒醒啊,爸,医生,医生,爸,你不要有事啊!”

“爸,你说过的,你永远要在珩的身边,不要离开,为什么,为什么!”

“子珩只剩下你一个亲人罢了,爸,你醒醒啊,爸!别丢下子珩一个人啊,爸!”

-回忆结束-】

子珩看着自己的哥哥在爸爸的坟前,生气地手握拳头 跑上前去拉着言轩的衣领,把言轩从地上拉起来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还有你以什么身份在这里啊!” 接着子珩用力一甩,把言轩甩开,言轩一下子站不稳就跌坐在地上。言轩看着子珩,不懂要怎么开口才好。子珩越看言轩心里的怒火就越生气,结果一拳打在言轩的脸上。言轩因子珩突然的动作而不知所措,可是又想和子珩说点什么,结果不知觉地说了一句:“珩,对不起,我……”

子珩听到之后,正要挥拳的手停下了,因为这一句“对不起”,子珩更加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说啊!你说啊!”

“我……” 言轩不知从何说起。

“你并没有对不起我,你给我滚!滚啊!这里不需要你来!” 子珩再一次把言轩推开。

子珩面向爸爸的坟墓,接着语气突然降了下来:“你这时回来有什么用?爸能活过来吗?能活过来吗!”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此刻在子珩和言轩的脸上布满的是泪水还是雨水都分不清楚。

“你走了,就不要回来,当时是你亲手把我们之间的亲情给撕开的,是你不要我们了,你给我滚!” 子珩大喊让言轩滚开。

言轩想上前跟子珩说他不是有意的,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只是一开口就是对不起了。

子珩直视言轩:“对不起这三个字我不需要!” 子珩又忍不住上前打言轩几拳,而言轩就任由子珩对他挥拳。

“还手啊!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当时不告而别!说啊!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说啊!”

可是言轩一句话也不说,不管怎样,言轩都觉得是他自己的错。正因言轩的沉默,子珩更加生气,直接推开言轩。子珩不想再纠缠下去,所以转身离去。离开之时,还丢下一句:“你不要再来了,爸不会想见你的,我更不想再见到你。”

言轩听到之后跌坐在地下,崩溃的对天空大哭。 子珩混身湿透回到家里,放下家里钥匙,看着放在电视桌上的相框,里面有着跟言轩一样的照片,照片上弟弟坐在哥哥的肩膀上,两个人都笑得异常开心。忽然照片上出现一滴,两滴,三滴的水滴滴到照片那儿。子珩身体在颤抖,握着相框的双手也在颤抖着,慢慢地蹲下坐在地面上,把相框丢在一旁,放肆地抱头痛哭。

雨突然散去,言轩一身狼狈地在街上走着,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回想起刚刚子珩的行为,他心里很痛,如果他当时不是出国的话,他的弟弟应该还在的。忆歆正拿着一些食物正准备回家,结果看到言轩很狼狈地走在街上,于是上前看看言轩的状态:“言轩…言轩你怎么了?”

言轩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人。忆歆看到言轩眼睛红红的,心里好像被某些东西扯了一下。

“你……”

忽然言轩抱着忆歆:“我…我跟他相见了,可是他好像不想认…认我这个哥哥。”

忆歆就因为言轩这个动作吓坏了,抬起手拍拍言轩的肩膀:“没事的,可能只是有些心结还未解开,解开了就没事的了。” 言轩因为忆歆的安抚,情绪慢慢调整回来,放开了忆歆:“嗯,没事了,谢谢你。”

“不谢,没事就好了,对了,你家的奥利奥如何了,要不如今晚把它带到我那儿跟生菜玩玩啊。”

言轩听到之后点点头,接着随同忆歆一同回去。

“我到家了,你上去之后记得放热水冲凉,还有煲姜水来喝,小心别感冒了。”

言轩正要道谢的时候,忆歆又说了一句:“没事的,很快你们会和好的,别想太多了,想太多反而对自己更不好,知道了吗,再见啦。” 言轩看着爽朗的忆歆,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谢谢就上楼去了。

“咔”

“哥” Angel一冲过来就抱着言轩。

“咦,哥哥怎么满身都粘粘的,全身湿透,好恶心哦。”

“你就恶心。”

“哥,你去找了二哥没有?”

言轩听到Angel喊了二哥之后,眼神黯淡了些许。跟Angel说了别管了这么多之后就回房里梳洗自己。Angel感觉不对劲了,觉得言轩和子珩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于是也不好打扰子珩了。只是默默打开手机给晓雯发了个消息,让晓雯打听一下今天子珩和言轩发生什么事了。

晓雯收到Angel信息后,就立即去子珩的家里。

“叮咚~叮咚~叮咚~”

晓雯:没人在吗?不可能啊,听他们说今天没有通告啊,应该待在家里才对。

“叮咚~” “咔” 子珩无精打采地看着晓雯:“进来吧!有什么事吗?”

进屋之后,晓雯看着子珩,双眼红肿的,像是哭过了。

“你今天怎么了?有心事?我不是说过了有什么事就找我吗?” 晓雯有点生气地看着眼前的人,平时吊儿郎当的,今天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什么,如果是要问那个人的事,那你回去吧!” 子珩觉得晓雯是知道了今天他和言轩的事之后来的,不喜欢让别人看到他这副模样,所以下逐客令。晓雯听到之后很生气,想骂眼前的人,突然看到地上跌破的相框,有着他两兄弟的照片,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子珩说:“你现在是怎样?是要赶我走了?好那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在这儿。”

说着说着,晓雯从桌上拿起纸袋装起已经破碎的相框。

“要不是Angel说言轩今天去找你,然后拖着一身狼狈的样子回家,你觉得我会在这里吗?是Angel很担心你们,担心自己的哥哥们到底发什么了,所以让我跑一趟的。” 晓雯捡好玻璃,拿起完好无缺的照片递给子珩。

子珩并未接过,只是看着照片说:“我要谁管了,Angel吗?还是你啊?我不用她管,也不用你管,你们算什么东西,更何况她是那个女人再生的孩子,与我无关!” 晓雯听到之后,忍不住给子珩一个耳光,接着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跟言轩再怎么闹都不关Angel的事,你总说不被任何东西束缚,可是偏偏束缚着的就是你自己,你不是说你也想你哥吗?你家人吗?为什么你放不下,要这么执着,为什么你不问清楚言轩,可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呢,至于我,为什么要来找你,是因为出于朋友的关心,这也不能吗?呵,那好,以后不会有人管你了,你好自为之。” 晓雯把照片放到桌上去,走的时候随手拿着装好的玻璃碎片去丢。晓雯走后,子珩意识到自己说话太重了,于是想去找晓雯,可是脚却迈不出去,子珩想了想现在重要的是自己要冷静下来,要不然等下又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