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26 五个自己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8-31 12:22:20am

灵异·鬼怪


26 五个自己

接连几天,蒋修莳没再在公寓门外看见那个中年男人,却不敢掉以轻心。

中招过一回,她必须学会谨慎。

丫的,是她太小看那个中年男人,否则怎么可能会中招?

幸好有惊无险。

另一边厢,那个穿着道服的中年男人,此时正站在风旋玖面前,听着他 ‘训话’。

“你怎么可以只去一次?我让你每天去堵她,把她给收了,最好是灭了,为什么只去一次就不去了?” 风旋玖瞪着犀利的眸光剜着中年男人。

此中年男人名号裴南,是修道中的其中一员,能力不俗。

裴南面无表情,语气平平地应答 “本道只做该做的,此女并未伤天害理,收了或灭了,都是造孽。”

“废话 ! 你不是专门抓鬼灭鬼吗?那些个鬼魂到处溜达到处害人的才叫造孽 ! 这是你职责所在,让你灭你就灭 ! ”

裴南听着垂眸摇头,什么都没说转身想走,风旋玖站起身怒指着他喝道 “你收了钱,就必须替我灭了蒋修莳 ! ”

蒋修莳果然还存在着 !

她竟然还存在着,还跟段栩琛结冥婚 !

风旋玖确定这件事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寻一个法术极高的道人,把蒋修莳彻底灭了 !

所以裴南才会站在这里。

裴南转回身,从怀里抽出一个纸皮袋子放在桌子上沉声回嘴 “本道半分钱都未曾启用。” 裴南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风旋玖一脚踢向桌脚,却不但没办法消气,反而还踢疼自己的脚,气得他唉唉叫。

这件事被不了了之,风旋玖在国内找不到愿意出手的阴阳师,只好暂时搁置。

日子恢复每天针对性拼搏的常态,蒋修莳继续两点一线地在公寓与工作室两边飘,她也再没有看到那个中年男人,慢慢地就放下警惕心。

而且,段栩琛后天就从日本回来,这样的话,她又能比较安心地来来回回,段栩琛也不会再说什么不放心、担忧的话。

然而蒋修莳发现自身的另一个秘密,她竟然可以分身 !

她可以一分为五 !

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她看着另外四个自己,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一阵头痛欲裂后,四个自己不见了,才发现又只有她一个。

她轻舒一口气,将心里的惊慌缓和下来,才缓缓躺在床上。

自从跟段栩琛结冥婚,蒋修莳本来不需要睡觉的鬼魂,已养成像活人一样需要睡眠。

她躺在床上睁着双眼瞪着天花板,实打实的毫无睡意。

为什么她可以看见四个另外的自己?

她到底是什么鬼?

汝奶奶的话突然在她耳畔响起 “莳丫头不是一般的鬼魂,她有自救的能力,你不用太过担心。”

不是一般的鬼魂?这代表什么?代表她是可以一分为五的鬼魂?代表她是可以让伤口自行愈合的鬼魂?

有这样的鬼魂吗?

她第一次听见好吗?

哎~

段栩琛经过了参与瑞典和日本的冰雕研讨会,回国时意气风发,像是充满了能量一样,看着也迷人许多。

本就亮眼的他,一踏出机场,就被一名空姐拦住。

“帅哥,有空一起吃个饭么?” 空姐露出妖媚的笑意,勾魂的眸光毫不掩饰地剜着段栩琛。

要换做以前,段栩琛绝对say yes,但现在... “抱歉,我约了老婆吃烛光晚餐。” 段栩琛对着她露出迷人笑容,就拖着行李箱大步离开。

空姐扑了个空有些无趣,甩头耸肩也就走了。

段栩琛来到大门外拦截一辆计程车,路线是前往公寓。

今天是周末,工作室没上班,蒋修莳铁定在公寓里等着。两个星期没见,不知道这个傻女人过得怎么样。

他想象过千万种婚姻生活,但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他的老婆不是人,却让他总是牵肠挂肚,明明对她并没有男女之情,但只要回到公寓见到她好好的,他心里就有一股踏实感。

但现实像是要跟他对着干,他急着回公寓见要好的好朋友兼老婆,这个时候却堵车。看着左右两边的车道满是车辆,段栩琛心急如焚,他不断看腕表,心说答应蒋修莳回去的时间点,要是晚了,她会不会担心?

计程车司机有些烦躁,堵着的车子都不耐烦地鸣笛,吵得他脑仁儿生疼。

段栩琛看着始终纹风不动的车龙,再看越发推迟的时间,他再也坐不住,立即对着计程车司机说道 “大哥,我就在这里下车,后车厢帮我开一开。” 他将车上计好的车费递给司机,才推开车门下车,接着从后车厢拿起行李箱,开启走路回家的行动。

计程车司机瞥他一记没有阻拦,转头看向四周的车龙微微摇头。

最怕堵车了喂 !

而段栩琛,生平第一次用双脚走路回公寓,为了蒋修莳这个好朋友,他都要给自己跪了。

拖着不轻的行李箱走在车水马龙车道旁的人行道,段栩琛偶尔抬头望着慢慢转暗的天色,再抬手看向腕表,他心里默念着: 蒋修莳,等我回来。然后就继续着脚步,希望自己能够在夜间8点到。

段栩琛一心想要赶快回公寓,此时的他有些累有些饿,但并未阻拦他继续走的动力。

彼时的公寓里,四周一片寂静,然而蒋修莳的房门缝隙,能够清楚地看见从里头透出来的彩色光芒。

蒋修莳站在房门边盯着眼前发出不同颜色的四个自己,怎么又是四个自己?这次还发出不同的颜色。

有红色。

有黄色。

有蓝色。

还有绿色。

再看向自己,她是紫色 !

怎么回事啊到底?!

蒋修莳终是忍无可忍,抬手指着四个自己问道 “你们是谁?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四色蒋修莳互换眼色,红色的蒋修莳对着蒋修莳撇嘴 “我们都是你的分身。”

啥?!

蒋修莳先是愣忡,随即愤怒地低喝 “什么分身?我就是我,哪有什么分身?你们是哪里来的妖怪,为什么幻化成我的样子?是不是想利用我的样子来做坏事?”

红色的蒋修莳翻了个白眼,接着对黄色的蒋修莳使了一个 ‘你来说’ 的眼色,就环胸撇头不打算搭理。

黄色的蒋修莳收到 ‘讯号’ 点头看向蒋修莳,态度比起红色的蒋修莳好得多 “我们真的是你的分身,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吗?”

蒋修莳听着黄色的自己这么一提,瞬间回想起自己被千万斤重的冰雕排山倒海砸到压着,继而慢慢地断气,那股窒息感她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蒋修莳抬手捂着有些窒息的胸腔处盯着黄色的自己,明显是让她接着说。

黄色的蒋修莳得到她的首肯,于是顺着自己的开场白做仔细地解释 “当时的冰雕四分五裂,相信你也记得,你跟风旋玖做出来的作品上头,刚好采用红、黄、蓝、绿,还有...” 她指了指蒋修莳 “紫色。”

蒋修莳顺着她的手势看向自己身上发出来的紫色,听着黄色的解说,一时之间像是有什么头绪在脑子里晕开。

黄色继续说着 “大家都知道,冰块融化以后就成了水,当时砸死你的冰雕自然也是开始融化,但冰雕采用的冰块不同于一般食用的冰块,融化的速度极慢,在你的尸体从冰雕碎片中挖掘出来前,冰雕上的所有彩色,随着缓慢融化的冰雕水分以及冷气渗透入你的尸体里,如此才形成了我们这五个颜色,而你就是主色。”

是了,当初蒋修莳跟风旋玖的作品,也是以紫色为主色,如果黄色蒋修莳所说的是成立的,那就难怪蒋修莳是紫色了。

感觉有些风中凌乱~

“那...” 蒋修莳听到这里,大致了解一分为五的始末,也觉得并不是不能接受这个说法,只是...“我们这样分成五个,是要怎么变回去一个?”

红、黄、蓝和绿对视一眼摇头,都表示不知道,蒋修莳有些泄气再问 “那我们这样变成五个...” 她抬手比出了五接着说 “是有什么特别作用吗?”

这回倒是红色抢着回答 “方便啊 ! ”

“方便?” 蒋修莳拧眉。

红色将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自己非常聪明的架势,一边绕着蒋修莳走一边侃侃说道 “我们这里有五个鬼魂,如果你有什么是不想亲自动手的,可以驱动我们四个其中一个。” 她转头对着蒋修莳俏皮挑眉 “怎么样,好使吧 ! ”

蓝色与绿色互换眼色,都觉得红色说得有道理,黄色则是保持沉默,但听蒋修莳接话。

蒋修莳听着觉得怪异非常,也很直接地反驳 “不管我叫的是你们哪一个,最终动手的还是我自己啊,有区别吗?”

红色立马定格反问 “你怎么这么说?”

蒋修莳叉腰再反问 “你不是说,你们...” 她抬手指了指她们四个 “即是我吗?”

四色的蒋修莳幡然醒悟,黄色顺着接话 “那...你的意思是...”

蒋修莳保持叉腰的动作冷冽点头 “我要你们从此都不要出现,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我就够了。”

蓝色听了终是忍不住发声 “可是我们没办法变回去一个。” 刚才大家不都表示不知道了吗?

绿色也附和着应道 “如果我们没办法变回去,又不能现身,久而久之,是会消失的。” 就像机器停止运作久了也会生锈失灵继而被废弃,那是一样的道理。

主色蒋修莳不可能想不到这个可能性。

“对。” 黄色认同点头,她的态度似乎比起其他三色沉稳许多 “我们会变成五个,是碎裂的冰雕导致,要是一直无法让我们融合回去,你接下来根本就不能轮回投胎。”

“是我们五个都不能轮回投胎。” 红色的蒋修莳靠在墙边环胸冷哼。

“为什么?” 其余三色异口同声。

“笨哦 ! ” 红色的蒋修莳忍不住吐槽,见她们对她瞪眼才摆摆手讨好地接话 “听过三魂七魄吧?” 见她们都瞪眼点头,红色接着说 “我们现在一分为五,平均来说我们各有一或二魂,少了一魂一魄都成不了事,那我们这样是要怎样呢?”

红色分析得不无道理,蒋修莳不由得陷入深思。所以,汝奶奶说的她会被鬼差接去轮回投胎这件事根本不成立,既然不成立,那其实她根本不会离开人间,因为她根本没有离开人间的条件。

那为什么汝奶奶还要那样说呢?

蒋修莳抬眸扫视同样沉默的四色蒋修莳,突然间豁然开朗。

“算了,既然老天这样安排,自有祂的道理,至于我们...” 蒋修莳低眸看着呈紫色光晕的自己,再抬眸看向四色的自己,她浅浅一笑道 “不伤天害理、不十恶不赦,应该不为过吧?”

红、黄、蓝和绿对视一眼正要点头认同,蓝色却抬手提问 “要是有人想要伤害我们呢?”

其他颜色的蒋修莳点头,绿色附和问道 “对,不能还手么?”

蒋修莳顿时有些为难。

蓝色的自己问到点子上了,她们五个确实是做得到不随意做歹事,但不能排除有人不接受她们的存在而想要毁灭她们。

毕竟她们是鬼魂,人们害怕也就先发制人,这也是常有的事。

五色的蒋修莳沉默好半响,最后主色蒋修莳决定了结论 “只要不危及自身性命,我们都睁只眼闭只眼。” 换句话说,若是有人想要收了或是灭了她们,那就不要怪她们出手反击。

自我保卫,这是至关重要,也是每个人...甚至是鬼魂会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