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四十一、四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11 9:03:23pm

奇幻·玄幻


1-41

格爾終於見到這個傳說中的厄臨王子,這個讓他今天中午吃飯吃的很痛苦的厄臨還真是有趣。光是站姿就透露出不少東西,這種站法雖然不是什麼很困難的方式,但也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可以在站姿中同時適合出劍以及閃避,這是普通的孩子嗎?這一點也不普通阿!從沒過任何訓練的人有可能有這樣的本事?這怎麼跟他拿到的資訊一點也不同?

這個帝王家真是麻煩。搖搖頭,格爾決定再接著看看。

這時候的厄臨也看到了格爾,第一眼,厄臨就知道這個是一名軍官,那種走路的姿態跟以前教官很類似,想到教官,厄臨臉部由抽蓄了一下,然後下一個反應就是今天自己的站姿怎樣?可不要露出了馬腳,然後高興的發現以前的訓練做的不錯,沒有那種味道,反而因為古‧拉爾的指導,表現出跟這個世界的中級以上的武者相同的味道。

仔細想想,表現出中級以上武者的架勢好像也不是很好,但其實等一下一訓練就什麼都知道了,所以也沒差,確定自己沒露出什麼破綻後,厄臨才仔細的觀察走過來的這個軍官,一看就覺得這個人不是普通軍官。

這樣說其實很奇怪,格爾穿著愷甲,走路姿勢中規中矩,但是他臉上那一抹無奈的笑容以及那隨著走路散發出來的疲倦味道就是令人無法忽視,但這些以外,這個人竟然還給人一種溫和的暖意,似乎不管是誰,只要看到他就會感受到他那種和樂的氣氛。

厄臨無法克制對這種人起疑。他所有汗毛都豎起,他的內心知道這樣不正確,所有的情報都告訴他這個人沒問題,現在光天化日之下,旁邊還有傲炎。但他無法克制的抿緊雙唇。

「殿下、王子。」走過去後,格爾已經收起臉上的微笑。「小臣格爾,以後將是兩位戰技指導,另外那個是我的弟子。」只個旁邊抱著東西跑過來的另一個人,那人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然後放下身上的東西。

「老師,東西已經拿過來了。」仔細一看,放在地上的是一些木劍,最適合用來訓練小孩子的東西。

格爾示意過後,厄臨跟傲炎走上前,傲炎什麼都不懂,直接挑了一個離開,厄臨則是評估了一下那一把比較適合她,最後挑了一個跟他的手臂長度合搭的就行了。

厄臨花最多時間在確認這些木劍內部有沒有藏鐵器,或是握柄上有毒針,還有會不會爆炸。

對厄臨來說,要挑跟他合適的劍很簡單,只要比對亡靈之劍即可,亡靈之劍真的是神器級別的東西,那天劍靈沒說,但厄臨很快的就發現亡靈之劍會跟隨著使用者的使用方式改變,這應該是劍靈覺得沒有說的必要吧!但厄臨對於這個功能可是感到萬分神奇,這麼好的劍真是太難得了,以後長大也不用換,隨時都是最適合自己的樣子。

1-42

按照亡靈之劍選了一把木劍,格爾也沒有對厄臨挑把劍挑這麼久說什麼,畢竟那裏實在有數十把,對於一個早已熟悉的劍士來說確實需要好好選擇,否則用到跟自己不合的劍,會很痛苦。

挑好劍後,格爾開始指導該怎麼握劍,以及一些基本的劍法,看的厄臨索然無味,格爾看出這一點,但對於厄臨什麼也沒說,只是專心的隨著傲炎一起練習這一點點點頭,至少個性很沉穩,雖然應該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培養出這種心態。

格爾看厄臨,同時厄臨也在看格爾。警戒的。不停看著格爾的每個動作,他怎樣靠近自己,他手上的武器放在哪裡。

他的每個動作都令厄臨警戒,而且這堂課對他而言完全沒用,他只是無聊的練習而已。

格爾看出厄臨無聊,在結束一段指導後,讓傲炎自行練習,招來他的其他學生,要他好好的盯著傲炎,以免受傷,然後又喚來另一個學生,帶著他走向厄臨。

「出劍,讓我看看。」格爾說,厄臨點頭後照著做,雖然手上的木劍輕飄飄,讓他不怎麼好使力,但還是可以的。「換上劍。」這次,格爾給他選擇的是真正的劍,只是沒有開刃,以免受傷,這裡兩個人都是不能擦破皮的主啊!厄臨點點頭,重新選了一把劍。

厄臨拿起選好的劍,由於這次是真的劍,厄臨拿起來後揮舞了兩下,確定這把劍的重量以及其他該注意的部份,仔細的纏上防止手滑的纏布後,這才回到場中,格爾一直看著他的動作後,見他走過來才指著另一個來幫忙的學生大聲吼:「你,過來!你們對練。」

那人看看格爾,眼中透露出滿滿的困惑跟緊張,他非常清楚眼前的人是怎樣的身分,要他出手若是一時手滑……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因為他也只是一個剛離開校園的小劍士,甚至還沒有能力進到高等軍事學院,最後被自己的老爸脈關係硬塞到格爾手下,專門做些打雜的小事情,混幾年過去。

他不停的像格爾發出訊號,無奈眼見格爾沒做任何的表示,只能慢慢的走入場中,既然進了場,他的步伐越來說沉穩,眼神逐漸沉澱下來,看著厄臨,恭敬的行禮,一個標準騎士禮,不管怎麼說,他是旋靈國的騎士,面對厄臨就該行禮。

沒想到他竟然會對他行禮,厄臨愣了一下後連忙還禮,然後拔劍出鞘,準備好好的練習對戰,對方一開始還自恃年長,練習已久,但沒想到厄臨以前常常用虛無的劍跟古‧拉爾對戰,對於對戰一點也不陌生,而且經驗豐富,缺少的只是對付真正的人類的經驗罷了。

厄臨看著眼前這個對手,他當然看到他前面的那些舉動。

借刀殺人嗎?無論如何只要死在這裡,但不是死在你手裡就好了?也太急了吧。厄臨握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