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29 像死了的人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9-08 10:33:46am

灵异·鬼怪


29 像死了的人

季乔安坐在段栩琛公寓里的沙发上,胆战心惊地盯着眼前摄像机里的画面。

“蒋蒋蒋修莳...” 季乔安不认识蒋修莳,但她知道蒋修莳是谁,即便没看过真人,也在电视上看到过。

她她她的鬼魂真的存在 !

未免是幻觉,季乔安还来回看向摄像机拍摄的位置和摄像画面,确定拍摄位置什么都没有,而摄像画面真真显现着蒋修莳。

Ohh~

季乔安想捂眼。

段栩琛知道季乔安还没完全接受自己看见蒋修莳的现实,抬手想将摄像头关掉,季乔安立即出声阻止 “别关 ! ” 段栩琛凝眸而视,季乔安呼一口气继续说 “我、我能行。”

季乔安知道自己是真的对鬼魂恐惧,但为了能够教训风旋玖,她必须克服这个恐惧。

段栩琛转头看向蒋修莳,见蒋修莳点头,他才退开。

蒋修莳收起鬼魅的神色,换上犹如常人一般的表情向季乔安打招呼 “嗨,季乔安。”

蒋修莳的声音通过摄像机传出来,把季乔安吓得够呛,她 ‘啊’ 一声从沙发上跳起冲到门边,正想打开门逃出去,动作却戛然而止。

她刚才还说自己能行,立刻就被蒋修莳的声音吓走,这样的她,真能教训得了风旋玖吗?

段栩琛与蒋修莳同时拧眉盯着门边定格沉思的季乔安,一人一鬼都没有出声催促,任由她自己说动自己。

季乔安天人交战好半响,才机械化地松开握门把的手,机械化地转身,再机械化地往沙发这边走。

她坐下的那一刻闭上眼,几秒钟之后她再抬眼,逼着自己敢敢地看进摄像画面里的蒋修莳,努力地告诉自己 : 蒋修莳不是坏鬼,不会害人,她不用害怕,把蒋修莳当成一般的人就好...

季乔安周而复始几遍,才小心翼翼地对着蒋修莳抬手 “你、你好,蒋修莳。”

好吧,打招呼的声音还是抖的,季乔安忍不住泄气地腹诽着。

蒋修莳也有些受影响,心情明显郁闷,段栩琛却反其道而行,转头瞪着蒋修莳低喝 “都是你,想什么鬼点子,看,把季乔安吓的。”

蒋修莳闻言立马摆起脸色反驳 “我本来就是鬼,出的自然是鬼点子,不然你来啊 ! 想个 ‘人’ 点子看看。” 说着还环胸撇头嘟嘴,整一个赌气的模样,看在段栩琛眼里煞是可爱。

但是他不能破功,否则他的目的就穿帮了。他板起脸冷哼一声说道 “你是季乔安害怕的主角,自然是你亲自想办法让她不害怕你,怎么能让你老公我给你想馊主意?” 段栩琛说着还露出趾高气昂的姿态对着蒋修莳挑眉。

蒋修莳不知道段栩琛在跟她玩,更不知道段栩琛是想要让季乔安放松害怕的心情,她瞬间当真,立马露出懊恼的神态哀嚎 “如果我有办法,季乔安还会这样吗?” 她动作极大地指了指傻眼的季乔安,再摊开双手摆出无可奈何的姿势,双眸甚至翻了再翻,就像赌场里赌徒爱玩的角子机,掰一掰角子机的掰手,机子屏幕上的图案就会随机滚动一样。

“这...” 段栩琛顿时无话可说。本来就想缓和的气氛,被蒋修莳这一懊恼的抱怨,似乎反而更糟。

段栩琛有些无奈,看见蒋修莳因此而难过,他心里很不好受。他没有转头看向季乔安,而是垂眸对着季乔安说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再想别的方法吧。”

蒋修莳抬手捂脸,心说就这样放弃这么好的点子,太浪费了~

然而,季乔安却出乎预料的淡定回道 “没事,蒋修莳,来吧。”

段栩琛闻言瞠目转头,蒋修莳闻言放下捂脸的手,一人一鬼同时看向回复淡定的季乔安,有些难以置信。

季乔安微微一笑 “本来我真的很害怕,毕竟我生平第一次见鬼。” 她看了蒋修莳一眼继续道 “但是我看见你们两个的互动。” 她露出艳羡之色 “这才是一般情侣或夫妻该有的互动,也证明蒋修莳真的不是坏鬼,我该放心才是。”

夫妻~ 段栩琛与蒋修莳互看一眼,蒋修莳傻笑撇头将尴尬带过。

明明他俩结冥婚就不是因为相爱。

段栩琛忍不住再瞄一眼蒋修莳,她呆萌的神情差点把他逗笑,他转而看向季乔安,就听她顺着自己的话开口 “风旋玖曾经给过我承诺,后来却食言了。” 她落寞地说着,片刻后恢复如常 “能够像一般人那样互动,表示蒋修莳还存在着人性,所以,我现在不太害怕了。” 说着这句话的季乔安,隐约透出一丝心虚。

蒋修莳看见她眸中的心虚,却不打算戳破,倒是露出友好的态度应道 “那就好办了。”

看着蒋修莳成竹在胸的模样,段栩琛抿唇但笑不语,季乔安则是带着些许忐忑又些许不安的心情期待着。

接下来,段栩琛与蒋修莳给季乔安来场 ‘魔鬼’ 般的训练,势必要她在设定的时间里把自己训练成蒋修莳,为了让季乔安随时与蒋修莳沟通,段栩琛还专程买了一个手机长期通话,连线对象是季乔安的手机号,一直在段栩琛身边的蒋修莳,就能以段栩琛身上的手机与季乔安对话沟通。

这些个事情没有人知道,包括风旋玖。而这位自以为是的大师,正在琢磨着要如何让段栩琛在现场演绎雕刻作品时出错,继而影响冰雕仕途。

对付蒋修莳的那一招绝对不能再用,不容易安排却容易穿帮。

骆鸢然看着风旋玖眉头紧皱,就知道他又在烦恼如何针对段栩琛。虽然她非常希望风旋玖一直是屹立不倒的大师,但长江后浪真的是推前浪,再说段栩琛的构思每次都比风旋玖新颖,也难怪风旋玖想要击垮段栩琛来巩固自己。

然而,风旋玖再怎么心思深沉,也想不到段栩琛与季乔安联合一只鬼来对付他。

时光飞逝,很快的风旋玖邀请段栩琛合作现场雕刻冰雕的日子到了,国内几乎整个业界的人都聚集在会场上,大家都期待着一位大师PK一位新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暗地里学着模仿蒋修莳的季乔安,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与段栩琛闪亮登场。

她身上穿着的,是蒋修莳生前最喜欢的服装风格之一,她踏入会场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有看见蒋修莳的错觉,再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不过是一个跟蒋修莳长得有些神似的女人。

神似吗?

那要感谢季乔安的化妆师朋友。

风旋玖和会场里的所有人一样,远远的以为自己看见蒋修莳,可再定一定睛,就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季乔安。

为什么今天的她看起来那么像蒋修莳?!

段栩琛让季乔安挽着自己的臂弯走入会场,他非常大气地给所有人介绍着季乔安,季乔安也极度大方地与所有人点头致意,包括惊愣住的风旋玖。

风旋玖之所以会被吓着,原因是季乔安的笑容与蒋修莳太过相像。

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跟另外一个人相像?而且她像的还是个死了的人 !

凉意正缓缓地从风旋玖的脚指头往上蔓延着,季乔安还不时地对着他投出意味不明的眸光。

风旋玖额头微凉,脸上有些煞白,但未免影响形象,他努力地克制着。骆鸢然完全没发现异常,依旧端着自认为得体的微笑与风旋玖并肩站着。

蒋修莳见风旋玖的脸色已变,知道他们的计策凑了效,即刻让季乔安先见好就收,因为好戏在后头。

季乔安通过耳机听到蒋修莳在手机那端的叮嘱,立即收回目光与段栩琛一同招呼业界的同仁。

“段先生,没想到你除了冰雕的雕工了得,这追女仔的手段也是挺厉害的呀 ! ” 其中一个业界同仁A满脸羡慕地端详着季乔安,像是要在她身上盯出个花儿来。

季乔安微不可查地蹙眉,正想回避,耳边就传来蒋修莳安抚的声音 “这个人向来嘴贱,但没有恶意,你先淡定,保持沉默就好。” 季乔安闻言立即收起原想走开的脚步,努力挤出一抹微笑,但她的手倒是紧紧地挽着段栩琛。

段栩琛自然感受到。

自从与蒋修莳结冥婚,段栩琛已不再碰女色,他自己也甚是咤异,却暂时不想去探究。季乔安是在蒋修莳之后,第一个挽着他的女人,他不喜欢,却忍着皱眉的冲动,清冷地勾唇问道 “你这话说得不清不楚,是想带出什么意思呢?”

同仁A感受到段栩琛身上的冷意,立即谄媚一笑应道 “这不是在称羡你的女朋友漂亮吗?段先生是在装傻吧?”

“哦?” 段栩琛挑眉侧头看了季乔安一眼笑道 “你误会了,季乔安是我今晚的拍档,至于我...” 他抬起右手秀出无名指上的婚戒 “我结婚了。”

同仁A闻言突觉尴尬,他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点头 “原来是我看走眼,对不住。” 他倒也大方,对着段栩琛就是一鞠躬的表示歉意,然后顺口一问 “那段先生的妻子怎的没有来呢?是不习惯这种大场面吗?”

他这么问,是认为段栩琛娶的一定是一般的 ‘大家闺秀’,喜欢逛街看电影花钱,对于冰雕的艺术没什么兴趣。

段栩琛的脸色瞬间转暗,季乔安紧张地瞄他一眼,再偷偷地看向段栩琛身边的蒋修莳,心说这个人嘴贱也就罢了,头脑还这么不好使啊 !

季乔安正想给两人打圆场,没想到段栩琛并未藏着掖着,他老实不客气地应道 “我老婆来不了。”

“为什么?” 同仁A还 ‘脑残’ 地接问。

季乔安再次想要打圆场,段栩琛却堆砌起笑容反问 “你很想知道吗?”

然而看在同仁A眼里的画面,是段栩琛露出阴恻恻的笑容开口 “你~很~想~知~道~吗~”

同仁A吓一跳,再定睛一看,一切都正常啊 ! 他甩甩头摆摆手 “不不不想知道,我只是随口问问,呵呵。我我我先去跟其他人打招呼,你们自便。” 同仁A说完就踉跄逃离,季乔安看着想笑,她知道一定是蒋修莳出手了。

蒋修莳对着同仁A落荒而逃的背影挥拳,段栩琛对着她宠溺一笑,就带着季乔安与其他人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