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30 山鸡变凤凰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9-10 11:50:51am

灵异·鬼怪


30 山鸡变凤凰

提供赞助的商家很贴心,给段栩琛与风旋玖筑起一座特制的玻璃冰库,里头已摆好两块50cm高、50cm长以及30cm宽的冰块。

现场雕工演绎正式开始,早已走进玻璃冰库的段栩琛与季乔安,还有风旋玖和骆鸢然都准备就绪,继其中一个裁判敲响金铃,两方开始凿刻工程。

这次的合作邀请很特别,段栩琛与风旋玖各别一块冰块,在雕工演绎开始前,两人走进玻璃冰库临时讨论主题,拍案敲定后才宣布开始。

现下,两方各别有两人进行雕刻工作,但段栩琛有一个秘密武器正在暗中给风旋玖使绊子。

蒋修莳不时地在风旋玖的冰块上 ‘加工’,辗转回到段栩琛身边助攻,两边跑看着有些喘,但明显很欢快。

可以小小进行报复,蒋修莳自然是振奋的。

季乔安其实只是做做样子,她对冰雕的雕工也只是个初学者的水准,但有蒋修莳不时地出手,她倒是没什么压力。

雕工工程进行差不多两个小时,裁判敲响金铃宣布中场休息。

现在是下午5.45,赞助商家还提供餐点,这个中场休息就让大家一起享用自助美食。

季乔安第一次参与这么个耗体力的活动,她有些吃不消地坐在椅子上,一时之间还没有胃口。

段栩琛倒是吃得欢,他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瞄向还在冰库里捣鼓的蒋修莳,心里则是在偷笑。

蒋修莳捣鼓的是风旋玖的冰块,她在冰块底部不知道做什么,但绝对不是好事,且看待会儿的情况咯 !

40分钟后,段栩琛几人被请进去玻璃冰库继续雕刻工程,商家与观众继续在玻璃冰库外观赏着两方的雕工进度,倒是没有人留意风旋玖那一方的冰块已出现问题,风旋玖与骆鸢然依旧专注地雕刻着。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雕刻工程终于接近尾声,两方都在为作品进行最后的修饰。

很快,两方的作品完成了,段栩琛与风旋玖的眸光在空中交汇两秒,才亲自推着各自的作品摆在一起。

风旋玖鄙夷地瞄一眼段栩琛的作品,先是被它的外观惊艳,接着就被整个作品的风格吓呆。

这这这不是蒋修莳雕刻的风格吗???

风旋玖不由得抬眸看着段栩琛,他正在跟季乔安有说有笑,季乔安的举手投足,也令风旋玖倍感熟悉...

季乔安像是感受到风旋玖的注释,特意侧头对着他眨眼,那眼神似是在提醒着,他在洋房所经历的灵异现象都不是幻觉。

风旋玖惊得后退一步,身边的骆鸢然感觉到不对劲,立即关切地慰问 “旋玖,你没事吧?” 风旋玖的脸色明显煞白,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她忍不住转头循着风旋玖眸光的方向看,发现与他对视的是季乔安,她当即沉下脸将风旋玖的俊脸掰向观众,避开了季乔安对他投射的眼神。

现场所有人将风旋玖和骆鸢然的举动尽收眼底,都觉得有些奇怪。

也难怪,因为蒋修莳驶出的鬼遮眼,现场所有人只看见风旋玖和骆鸢然的怪异行径,季乔安对风旋玖抛射的眼神或举动,通通被蒋修莳给遮掩着,否则季乔安才不干呢 !

丢脸的好么 !

风旋玖心下微微庆幸骆鸢然的嫉妒心来的正好,她一定以为他对季乔安还有想法,才会那么大反应,倒是替他避开了季乔安对他抛出的暗示眼光。

这一定一定是幻觉,洋房早就被他脱手,他现在住的小洋房,除了骆鸢然,没有其他人知道,所以,即便蒋修莳的鬼魂想找他,也不会找得到。

风旋玖想到这里,心微微放下,也趁势缓和惊吓的心情,恢复一贯的淡漠端站在台上,等着大家对他精密雕刻出来的作品给予赞誉。

风旋玖忍不住眯眼看向自己的作品,眼前摆放着的是一尊仙鹤,他思前想后,决定以温和为主题,这才一改先前总以鹰为主的导向,雕刻出独一无二的一尊仙鹤。

晶莹剔透的仙鹤,加上点点彩蓝配上粉白的色彩,瞬间带出仙鹤飘逸若仙之感。

风旋玖眼角余光瞟向段栩琛的作品,不可否认,那确实是神笔之作。

段栩琛雕刻出来的是天鹅,上头展现的是五只天鹅在湖中戏水。与风旋玖采用的颜色不谋而合,他亦是以彩蓝和粉白作为调色。

这是非常难得的景象,两个风格大相庭径的冰雕师,今天竟是都以飞禽来带出主题『温和』。

看着作品中戏水的天鹅,众人的心情像是被舒展开来,瞬间宽怡开朗不少。

众人亲眼目睹段栩琛带着季乔安PK风旋玖带着骆鸢然,一起在台上的玻璃冰库里展现冰雕的雕工过程,都对两方的技术与实力感到震撼。

两人这是旗鼓相当啊 !

唯一的差别,当属构思的方向,一个大胆,一个保守,但各有千秋,挑不出问题 !

被挑选出来的三名特别裁判,基本作用并非给作品评分,而是为了让整个过程在公平的情况下进行。

两个不同风格的作品摆放在一起,突显了两个冰雕师不同的思想,但整体明显相得益彰,令三名裁判赏心悦目。

基于风旋玖是大师级的人物,裁判难免有些偏向,于是三人先来到风旋玖的作品前细细地观赏与端详,一边赞叹一边点头微笑,站在作品后的风旋玖自是流露出嘚瑟的神情。

他那毫不掩饰的傲然,看在裁判们的眼里都不以为意,风旋玖向来如此,大家早已习惯。

“风大师,您的仙鹤真是独树一格。” 裁判A奉承地赞了一句。

裁判B听罢也跟着附和 “风大师,我看过许多冰雕仙鹤,还真没有一个是能跟您的仙鹤匹敌,太特别了 ! ”

裁判C抬起谄媚的双眸陪笑着 “两位说的形容词也太普通了吧 ! 要我说,风大师的仙鹤如果是一首歌,那就是此曲只因天上有,别的都要靠边站了 ! ”

几人就这样呵呵呵地赞誉着风旋玖,非常顺势地膨胀着他的虚荣心。

反观段栩琛,不但没有选择无视,还睇着欣赏的眼光观赏着风旋玖的仙鹤,让现场所有人都在心里钦佩着。

如此没有嫉妒之心的新人,实属难能可贵 !

三名裁判观赏完风旋玖的仙鹤,辗转来到隔邻的五只戏水天鹅,三人嘀嘀咕咕地一边赞叹一边与段栩琛讨教雕工细节。

“段先生,你这五只天鹅都是紧挨着的,但每一只的周边,特别是翅膀的部分都雕刻得非常细腻,你这是经常看天鹅戏水吗?” 裁判A一边用放大镜端详着作品,一边分心地问着,连眼神都没有给段栩琛。

若换成风旋玖,铁定认为裁判A不礼貌。

然而段栩琛根本不介意,他非常细心地给裁判A做解析 “瞧您说的,段某确实看过天鹅戏水,但并不是经常看。我这天鹅戏水其实是自己想象出来的画面,我把自己想的雕刻出来与大家分享,拙劣之处还请您看过就忘。” 说着还呵呵呵的,态度上说不上大气,但明显让人没有距离感。

段栩琛的平易近人瞬间收获三名裁判的心,都觉得他是可造之材,前途无可限量。

嫉妒与不甘明显从风旋玖的眸光摒射出来,他眼中淬出的狠戾,让现场一些明眼人心里有数,却选择眼观鼻鼻观心,继续看戏。

咔啦 !

就在段栩琛与三名裁判聊得起劲之际,一道崩裂声传来,段栩琛立即紧张地查看自己的作品,确定上头什么事都没有,才大大的松一口气。

裁判C呵呵笑地拍拍段栩琛肩头 “看段先生如此在乎作品,定是个懂得珍惜的人,我看好你。”

裁判A和B听着同时呵呵陪笑。

咔啦 !

紧接着,另一道崩裂声传来,大家不约而同看向风旋玖的仙鹤。

风旋玖眯眼瞪视,嘴上也冷傲地轻哼 “不可能是我的仙鹤发出声音。” 作为中华冰雕业界的大师,除了弄死蒋修莳那一次故意搞坏作品,他雕刻出来的作品从未崩裂过。

这次也不例外。

咔啦 !

在风旋玖说完这句话时,再一道崩裂声传来,这回不只是声响,还伴随着东西碎裂掉落的声音。

风旋玖眼前的仙鹤,在众目睽睽之下崩塌一部分,眨眼间,原本仙气凛凛的仙鹤秒变山鸡。

呵 !

有人就这么不厚道地笑出声,但很快就抬手捂嘴,避免自己持续笑出来。

倒是段栩琛身边的蒋修莳,早已笑得不能自己,季乔安则是通过耳机听到蒋修莳的狂笑声,也忍不住掩嘴忍住笑意。

风旋玖的脸色非常难看,仙鹤变山鸡,任谁都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转折。

一道微弱的掌声突兀地打破这困窘的气氛,风旋玖深觉刺耳,瞪着漂亮眸子侧头,见拍掌的是骆鸢然,正想开口骂人,谁知骆鸢然先声夺人 “风大师真是高人一招 ! ”

段栩琛与蒋修莳对视一眼,都猜到骆鸢然定是找到突破方法。

季乔安放下掩嘴的手,睁着美眸瞪视着骆鸢然,心说如果风旋玖没了骆鸢然,他根本什么都不是。

风旋玖拧眉,不知道骆鸢然要搞什么,他已经很糗了,不想骆鸢然让他的处境更难看,他扯住她的手想制止,骆鸢然却推开接着道 “大家都知道,凤凰成形之前就是山鸡,我们风大师这是给大家的惊喜,先是以仙鹤掩人耳目,再以山鸡作为最后压轴,是想告诉各位,温和固然怡人,但努力不懈才会成为像凤凰那样的强者 ! ”

段栩琛、蒋修莳与季乔安都瞠目而视。

还有这种操作?!

段栩琛更是与风旋玖不约而同地腹诽着这句话,随即,风旋玖很快进入状况笑道 “真是知我者莫若鸢然。” 他轻搂着笑靥如花的骆鸢然,随即眼露深情 “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现场的所有人都羡慕地笑着,段栩琛与蒋修莳却同款抖出一身疙瘩,季乔安则是忙着吐狗粮,心里酸涩不已。

“真是够了,这样都能让她绕走,真是浪费了她的头脑。” 蒋修莳不甘心地环胸低喃,段栩琛则是莞尔一笑没有搭腔。

季乔安忍不住蹙眉头,佯装听不见。

骆鸢然回以笑意柔声应道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这一句深情回应再次让全场艳羡地起哄。

厚~

但是看在蒋修莳眼里,她都快疯了。“恶心死了 ! 还做什么冰雕,去做鸳鸯得了 ! ”

噗嗤 !

段栩琛听着蒋修莳的抱怨忍不住想要笑,他察觉自己真的顺着心情笑出声时立刻抬眸环顾四周,顿觉自己自作多情。

大家现在都在欣赏羡慕有情人,哪有人在乎他有没有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