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章 与乌桓开战 - 十,大商世家“甄家”

默默无闻≪秦始皇再临≫  - 发布于2020-09-13 4:47:30am

历史·军事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琼浆玉液却是越卖越火爆,也越卖越远,从最开始的日进千金,到一个月后,每日都会将目标兜售一空!每日的净利润都能达到千金!

  “天下第一纸”已经改进了一次又一次,现如今生产出来的纸,已经跟后世人们用的相去无几了。不过,赵政却没有急着去卖,一来赵政现在不缺钱,二来赵政还在等程昱的好消息,若是将“天下第一纸”的名头拿下来,那么这纸的销路还用愁吗?

  至于醉仙楼,第一座已经在襄平落成,规模之大,可以称得上是全辽东最大的酒楼了,赵政专门将后世的菜谱中,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的菜肴传授给了醉仙楼的掌勺师傅。

  不过赵政所说的情报系统,还没有建立起来,程昱没回来,这个工作赵政便交给了戏忠,戏忠也尽力将这件事做到最好。不过,在赵政的心中,适合来掌控这个情报系统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毒士”贾诩!

  “大人,有人来拜访!”正在赵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一个下人来报,“嗯?”赵政一愣,除了自己这些大臣们,谁还会来拜访呢?“是谁来了?”

  “回大人的话,来人自称中山无极甄逸!”下人道,“甄逸?你说甄逸!”赵政大喜,这甄逸可是汉末四大商人世家之一的甄家家主啊!“快快有请!不不,我跟你一块去,去迎接甄逸!”赵政一路小跑地来到前厅,“拜见甄先生!”

  “大人有礼了,逸只是一介布衣,当不得大人如此!”甄逸诚惶诚恐地回礼道,“呵呵,天下谁人不知道甄家?谁人不知道甄先生乃是大汉第一商贾?”赵政道,“大人严重了!”甄逸道。在汉末,商人其实是很让人瞧不起的一个职业,甚至于地位跟工匠差不太多,得到一地太守如此礼遇,甄逸不惶恐就怪了!

  “呵呵,不知先生今次前来是?”赵政问道,“是这样,大人,逸在冀州,偶然得知琼浆玉液,打听一番才得知,这琼浆玉液竟是辽东出产,故此,逸厚颜至此,希望能跟大人有所合作!”甄逸道,“甄先生,你也别大人,大人的叫我了,直接称我为始秦便好!”赵政道,“只有你说的合作,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那逸便恭敬不如从命,始秦,我是想让你将琼浆玉液卖到我们冀州来,甄家可以做这个中间商!”甄逸道,“哦?”赵政很是惊讶,不得不佩服甄逸,竟然连中间商这个词都说了出来!“这样,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这琼浆玉液确实是我的手笔,买到两百钱一斤,确实有些高,不过我这酒确实是用粮食或是果子酿制的,不含一丝虚假的成分!所以成本大致在一百钱左右,而甄兄远道而来,我也不好意思多要,只收你一百二十五钱一斤,至于你卖到多少钱一斤,那是你的本事,我就不管了,你看如何?”

  “这……”甄逸惊讶了,没想到第一次见面,赵政便对他如此之好,竟然给了他如此低的价格!要知道,在外地,琼浆玉液已经卖到了一金一斤甚至两三金一斤的天价!若是由甄家卖出这酒,肯定会不只两百钱一斤啊!这是多么大的利润空间啊!

  “始秦,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也不能太找你便宜,这样你卖我一百五十一斤,如何?”甄逸道,“……”赵政无语,其实他之前说的一百钱一斤的成本也是往高了说的,其实这琼浆玉液有啥成本?说破天也只是原先酿酒的成本吧?就算卖一百钱,赵政也是大赚的。这个甄逸,我给了他低价,他竟然还要将这个价格往上抬,真是闻所未闻啊!

  “始秦,要是你不同意,逸只能走人了,逸可不想占你这么大的便宜!”甄逸道,“好吧,既如此,政便同意了!”赵政无奈地点了点头,“不知这琼浆玉液的产量是多少,每月能卖出到冀州多少呢?”甄逸又问。“额…”赵政思考了一番,“现在,琼浆玉液日产量可以达到五万斤,一个月也就是一百五十万斤!我打算留五十万斤给辽东,剩下的一百万斤都交给甄兄进行贩售!”

  “一百万斤!”甄逸眼前一亮,就算自己一斤只赚个一百钱,那也是上亿钱的利润啊,就算是抛去运输费,也能赚个九千多万啊!这数字,想想便让人心动!“也就是一亿五千万钱!”

  “嗯,甄兄有什么问题吗?”赵政问,“问题倒是有点,逸家中没有这么多钱啊!”甄逸尴尬地道,虽然他是大汉第一商贾,但是手头的钱却没有那么多,“这样,甄兄,若是实在没有,可以用粮食,或者是铁矿石等价交换!”赵政想了想道,“粮食和铁矿石?”甄逸道,“那好,我就付四十万斤的钱,也就是四千万钱,另外六十万斤酒我一半用粮食,一半用铁矿石来交换,始秦看这样可好?”

  “如此甚好!”赵政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为什么要粮食?因为军队需要,为什么要铁矿石?也是因为军队需要!这样一来,辽东军的军资已经基本上不用愁了!“如此,此事便定下来了,这是我的随身玉佩,就送予始秦了,算是我们合作的见面礼,或是说定金吧!”甄逸道,“呵呵,好,我收下!”赵政眼睛都没眨一下,将玉佩收入怀中,“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送甄兄一些好东西!”说着,赵政拿出几张“天下第一纸”来,递给甄逸。

  “这是?”甄逸不解地看着赵政,“此纸我命名为‘天下第一纸’,也是我辽东匠人根据蔡伦的方法改进而造出的。”赵政道,“不知此纸打算卖吗?”甄逸一眼便看出来了其中的商机,“卖,当然卖,但不是现在!”赵政神秘地一笑,“哦?”甄逸不解地看着赵政,“始秦,那等你卖的时候,一定要想着哥哥我啊!”

  “呵呵,放心,一定!”赵政笑道,“甄兄远道而来,想必还没有吃午饭呢吧?来来来,醉仙楼,我请客!”说完便不由甄逸分说,一把拉住他,往醉仙楼走去,“始秦,这酒楼,这菜色…”甄逸看着这前所未见的菜色,惊讶地问赵政,“呵呵,这家酒楼可是大汉唯一可以喝到琼浆玉液的地方,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吃到这些菜的地方!”赵政道,“一样甄兄不要坏了这个规矩哦!”

  “这酒楼是始秦…?”甄逸更加惊讶了,能控制到如此地步,恐怕这酒楼也应该是赵政的了吧?“呵呵,正是在下出资开的酒楼!”赵政笑了笑道,“那这菜色…?”甄逸又问道,“也是政设计的!”赵政又点点头,“始秦,逸有个不情之请。”甄逸想了想道,“甄兄但讲无妨!”赵政道,“始秦,逸想要将这醉仙楼也开到冀州去!”甄逸道,“哦?”赵政笑着看了看甄逸,“也无不可,不过,政有几个条件!”

  “始秦请讲!”甄逸见有戏,立刻兴冲冲地说道,“第一,甄兄所开之酒楼,只能以醉仙楼为名!”赵政道,“这是自然!”甄逸道,“第二,甄兄所开之酒楼要开遍冀州各处!小至各个县城都要有醉仙楼!”赵政道,“当然,这要一步一步来,两年以内,我要看到我所说的结果!”

  “没问题!”甄逸点头道,“第三,甄兄所用之人需要可信,或是由我指派!”赵政道,“这…”甄逸犹豫了,按照赵政的意思,他这是想要开自己的酒楼而让甄家代为管理啊!“怎么?”赵政玩味地看着甄逸。“没事,始秦且说下一个条件!”甄逸摆了摆手说道,“第四,甄兄所得之利润,我要四成!我说的是纯利润!”赵政道。

  “这…”甄逸现在心中十分纠结,他一介商人,没有什么大的出息,说破天就是赚钱赚钱,在赚钱!但凡天下大乱,商人之钱财又能剩下多少?所以他们只能投靠某位诸侯,以求得富贵长久。历史上,甄家选择了袁绍,结果随着袁绍的败亡,甄家的财产也败得差不多了。而如今,甄家有了新的选择,而袁绍还没有霸占河北,天下也没有大乱,赵政便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甄逸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选择赵政! 如今的赵政,虽然名声不错,是蔡邕之徒,但是他却只是一个辽东太守,若是轻言投靠,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

  “甄兄先不用着急回答,等过几天甄兄临走时,告诉我答案便好!”赵政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酒楼,临走时还让掌柜的将贵宾房留给甄逸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