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31 失势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9-15 1:28:50pm

灵异·鬼怪


31 失势

冰雕演示活动秒变情深示爱现场,虽然转换太大,但大家似乎都能够接受,而那尊仙鹤成山鸡的插曲,也被骆鸢然顺利地翻篇。

然而蒋修莳却不甘心,她本来就是要让风旋玖出糗,没想到骆鸢然竟是轻易揭过。

她根本不想让风旋玖好过。

风旋玖与骆鸢然上演着深情戏码之际,风旋玖耳边传来令他心惊胆战的声音 “风~旋~玖~”

搂着骆鸢然的风旋玖身体不免一僵,骆鸢然顿觉怪异。

蒋修莳对着风旋玖凉凉地轻呼 “风~旋~玖~我~死~得~好~惨~你~怎~么~可~以~抱~着~别~的~女~人~你~是~我~的~”

段栩琛与季乔安互换眼色,都忍住笑左右观望,尽量避开去看风旋玖的反应。

他们必须表现得听不到任何额外的声音...

主人翁风旋玖此时此刻已松开骆鸢然,正惊恐地抬手捂着耳朵,企图遮挡那瘆人的声音。

骆鸢然见风旋玖的表现,想起上回在医院目睹的情形,心说风旋玖不会是 ‘旧病复发’ 吧?

现场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盯着一反常态的风旋玖,身在玻璃冰库里的三名裁判更是不知所措。

蒋修莳见效果比预期中还要好,就不想收手,趁势在风旋玖身边窜来窜去,原就冰冷的冰库,更让风旋玖冷得不住颤抖。

蒋修莳还不断地在他耳边轻呼着 “风~旋~玖~你~什~么~时~候~下~来~陪~我~”

风旋玖捂着的耳朵一再地听见这瘆人的声音,忽而想起这是蒋修莳的声音。

蒋修莳...

蒋修莳...

蒋修莳不是跟段栩琛结冥婚了吗?

风旋玖忽而放下手壮着胆怒喝 “叫什么叫?你不是跟段栩琛结冥婚了吗?干嘛还来找我?”

玻璃冰库内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至玻璃冰库外,现场所有人都看见风旋玖的举动、听见风旋玖的声音,冰库内寂静一片,冰库外也好不到哪里去。

快要起耳鸣的风旋玖这才察觉耳边没了蒋修莳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四周好奇加探究的眼神,他霍的转身瞪着段栩琛,就见段栩琛睁着与大家相同的眸光看着他,火气瞬间在他心口燃起。

骆鸢然见风旋玖的反常似乎有严重的趋势,正想拉着他给予安抚,风旋玖却疾步冲向段栩琛,用力扯着他的领口怒问 “你不是跟蒋修莳结冥婚了?为什么还放任她来烦我?嗯?”

啊???

冰库内和冰库外都呈现一种眼珠子要掉出来的错觉。

大家都挺傻眼的状况啊这是 !

段栩琛低眸睨着风旋玖扯着他领口的手勾唇 “风大师,您是不是最近太忙太累,现在犯浑了?”

段栩琛话中特别强调忙和累,根本就是在影射风旋玖产生幻觉。

大家听了也深觉风旋玖一定是太忙太累而产生幻觉,蒋修莳都死了一年有余...

循着这样的情况来看,大家似乎抓到风旋玖刚才所提到的,段栩琛与蒋修莳结冥婚...

段栩琛与蒋修莳结冥婚...

段栩琛与蒋修莳结冥婚...

Ohh...

所有人都将眼光放在段栩琛身上,蒋修莳这才发现自己闯祸,正当她慌张不知所措时,季乔安知道自己派上用场了。

“确实。” 季乔安露出了清冷却不失礼貌的浅笑应道 “终究是要公开的。” 她伸手拍开风旋玖扯住段栩琛的手,温柔地替段栩琛整理衣领,在段栩琛有些意外的眸光下接着说 “我死掉的那一刻,只有段栩琛陪着我,他说要结冥婚,我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现场的气氛比起刚才还要冷凝。

这这这季乔安在说什么啊???

“哦 ! ” 季乔安这才捂嘴轻呼 “我忘了。” 她嫣然一笑挽着段栩琛的臂弯开口 “我正式自我介绍,我是蒋修莳。” 她拍了拍胸口说 “借用季乔安的身体,陪着我老公段栩琛前来应风大师的合作邀约。”

大家都目瞪口呆,赤裸裸的不敢相信季乔安所说的话。

蒋修莳见大家都惊得一愣一愣,立刻跳进季乔安开启的戏剧里,领着她开始表演。

蒋修莳在段栩琛耳边低语 “配合季乔安。” 就通过一直连线的手机通话与季乔安沟通 “跟着我说的做。”

季乔安听着蒋修莳的话在心里点头,她看着所有人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目光,立即垂眸冷笑 “就知道你们不相信。” 她配合着蒋修莳来到段栩琛的作品~五只天鹅前。

她拿起刻刀开始在五只天鹅上做加工,无论是认真的神情、雕刻的手法,或是上色的风格,通通都是蒋修莳惯用的。

段栩琛拧眉看着季乔安的所有举动,看来这些时日她没少被蒋修莳折腾,否则不会有这么 ‘精湛’ 的表现。

她简直是蒋修莳的复版。

虽然还是有一些破绽,但用来唬一唬风旋玖之辈,绰绰有余了。

风旋玖之所以相信,原因是他蓄意设计害死蒋修莳。

裁判与冰库外的所有观赏者或是业界商家则是不熟悉蒋修莳,他们大多都是远观,从未真正看到蒋修莳雕刻作品,所以季乔安只要拿捏一小部分,即刻将大家都唬住。

十几分钟过去,季乔安也小小的完成加工部分。

段栩琛原本的五只戏水天鹅,瞬间成了浮在云端的高贵天鹅。

所有人一下子惊呆,都对季乔安的雕工露出惊叹的眼色,特别是风旋玖,他非常笃定季乔安是被蒋修莳附体,才会有这么厉害的雕工技艺,要知道,他所认识的季乔安,是连普通的木质雕刻也不会的菜鸟。

骆鸢然差点揉眼睛,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看到的。

季乔安竟然会雕刻冰雕?! 还说自己是蒋修莳附体?!

只有段栩琛,他的眼神穿过季乔安看向嘚瑟微笑的蒋修莳,他眼里的宠溺,看在其他人眼里,自然是以为他看的是季乔安,因为季乔安是他的老婆蒋修莳的附体 !

啊对 !

风旋玖提过,季乔安刚刚也说了,段栩琛与蒋修莳结冥婚 !

业界同仁A这才回想起刚才入场时,段栩琛说过他结婚了,可是老婆来不了,原来他的老婆就是蒋修莳,因为老婆是鬼魂,没办法以自己的身份前来,于是就利用季乔安的身体而来?!

同仁A瞬间觉得自己真相了,却也因此浑身竖起汗毛。

太可怕了,还是回家吃镇惊散压压惊 !

为了配合诡异的气氛,蒋修莳做完加工部分后,在冰库内所有人的身边飘拂一遍,让他们感觉到鬼魂身上带着的冰冷,才让季乔安作势两眼一翻然后晕倒。

段栩琛立刻上前将季乔安搂住,在所有人张大嘴看着的当儿,把她拦腰抱起,匆匆离开现场。

段栩琛抱着季乔安离开后,风旋玖也受不住心脏这样上下起伏,跟着晕倒在地。

骆鸢然与裁判们七手八脚把风旋玖抬走,才堪堪结束这有些乱七八糟的诡异情况。

跳上车子的段栩琛、蒋修莳还有季乔安,都在车子里狂笑着,他们没想到情况虽然没有顺着设定好的剧本走,却出乎预料的精彩。

蒋修莳通过手机通话称赞着季乔安 “想不到你挺机灵的嘛 ! ”

段栩琛也对着她露出赞许之色。

季乔安从未被人称赞过,她有些尴尬地应道 “我就是看不惯风旋玖倒打一耙的作风,或许是被他逼急了才突然想要发挥吧 ! 幸好没有拖你们后腿。”

自从被风旋玖在冰雕业界封杀,季乔安失去了以往张扬的气势,现下的她给人一种自卑却不服输的倔强感。

段栩琛抬手拍拍她的肩微笑道 “多加练习就会越来越好。”

季乔安看着段栩琛满是笑意的眼,心里掀起一道小小的涟漪,她感激一笑 “谢谢你。”

蒋修莳哎哎哎的叫道 “赶紧的回去,不然被他们看到季乔安没有晕倒,那一切都白费了 ! ”

段栩琛立即打上牙号踩下油门,咻一声车子扬长而去。

风旋玖在冰雕雕工演示会场上被季乔安吓晕的新闻在各大版位都拔得头版,这回倒是不需要跟谁争,整个版面都是他,上头有着他不同角度的不同表情,精彩绝伦,错过堪称可惜 !

风旋玖被送进医院两个小时就强硬地出院,坚持回到蒋修莳找不到他的小洋房里躲着,骆鸢然则是被要求贴身陪伴,不得让他一个人独处。

老实说,骆鸢然是非常害怕蒋修莳真的现身,毕竟当初她也有份帮手害死蒋修莳,但就目前而言,蒋修莳的目标好像只是针对风旋玖,她倒是没遇过什么灵异现象呢。

不过她忘了,上回在大型冰雕展览会时,被谁大力扯落已经做好的漂亮头发呢呵呵 !

风旋玖看着电视上那些大肆报导他被季乔安吓晕的新闻,再看着电视上被剪辑得很漂亮的照片。

通通都是他的脸部表情,还配上设计对白,简直是丢人丢到家 !

新闻内容甚至探究为什么风旋玖会如此害怕季乔安提及蒋修莳。

有的认为是风旋玖在蒋修莳离世后没多久就公开与骆鸢然的新恋情所致。

有的则是认为风旋玖没有念着先前与蒋修莳 ‘神雕情侣’ 的情面替她维持冰雕业界的体面与地位,反而将骆鸢然这个新人给带进业界,有取代蒋修莳之势。

也有人大胆揣度,风旋玖会不会是对蒋修莳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导致她死后不能瞑目,从而不断骚扰,不让他好过。

这些都被媒体给宣扬出来,一时之间,风旋玖在业界的声望,犹如山崩一般地倾泻而下直达谷底。

许多原就临近约满的合作商家,趁势停止与风旋玖的合作,转而往找段栩琛套近乎。

风旋玖被这一系列消息搅得心烦意乱,每天都对着骆鸢然发脾气。

“你怎么还待在这儿?为什么不去替我周全?是想看我继续落魄吗?” 风旋玖抬手怒指着骆鸢然吼道。

骆鸢然忍不住委屈地解释 “我、我这不是还找不到合适的人吗?”

“找不到?找不到就再找 ! ” 风旋玖随手抓起杯子砸在墙角,随着哐啷几声杯子成了碎片,他继续喃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被季乔安吓晕就这么好报导?为什么不去报导段栩琛跟蒋修莳结冥婚?为什么?! ” 风旋玖一边念叨一边又再次摔东西。

哐啷声啪嗒声不绝于耳,骆鸢然惊得闭眼捂耳,深觉风旋玖被这些事给烦得快要疯了 !

该怎么处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