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32 终于看见了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0-09-20 10:24:49am

灵异·鬼怪


32 终于看见了

谁说媒体没有报导段栩琛跟蒋修莳结冥婚的事?

大众被风旋玖的头版新闻给占满了眼珠子,没有多少人留意,在第二版面的角落里,刊出了段栩琛与蒋修莳身穿结婚礼服的照片,当然,这是P出来的合照,两人从来没有公开合照过,媒体为务求符合新闻标题,才将两人的照片给P出来。

段栩琛和蒋修莳都无视头版新闻,一人一鬼拧眉盯着第二版面,关于他俩的冥婚新闻。

里头甚至提到,季乔安声称蒋修莳的鬼魂附在她的身体里,还在现场秀出精湛雕工,看到这里,段栩琛与蒋修莳互换眼色,都从彼此眼里读出同一个讯息。

季乔安会成为业界新的香饽饽。

这似乎不是好事,毕竟季乔安的雕工并不到位,那晚真正表现的是蒋修莳,季乔安只是在大家看不见的情况下做做样子罢了。

段栩琛将电脑屏幕上的新闻页面撤走,转而开启邮箱查看邮件,意外看见有许多业界商家发送邮件说想要邀请段栩琛见面详谈合作事项。

这真是意外的收获,他没想到风旋玖为了逃开负面新闻而躲起来,更没想到自己因此获得一向跟风旋玖合作商家们的青睐。

蒋修莳也来了兴致,她指着其中两封邮件不屑地轻哼 “连飒琅和弗廉都见风转舵,看来这些人真的是看身份地位来办事的。”

段栩琛则是冷笑应道 “哪个业界不是这样呢?冰雕业界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段栩琛一边回答蒋修莳,一边给每一封邮件打上Follow up的旗帜。

他不打算这么快给这些商家做回复,免得让人觉得他巴不得赶紧接受合作邀约,那他接下来在业界的价值也就没那么高了。

吊高来卖这一招,谁都会使。

“诶,季乔安这几天怎的没有出现了?” 蒋修莳推了推段栩琛的肩头,嘴里问得非常好奇,脸上透出的却是漫不经心。

段栩琛瞥她一记反问 “你不是会穿墙吗?去看看呗。”

也是。

蒋修莳垂眸点头,却没有行动。段栩琛疑惑转头 “你不是想要去探究么?”

蒋修莳随意摆手 “不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她抬眸看向电脑屏幕,啪嗒啪嗒地敲打着键盘。

她正假扮网友上网看看大众对结冥婚的反应。

段栩琛虽好奇,但他有一大堆邀请邮件需要处理,只好卸下好奇心,专注地与邮件奋战。

彼时,季乔安躲在自己租的小公寓里避开外头媒体的滋扰。

真是的,那晚虽然说自己被蒋修莳的鬼魂附体,但她过后以晕倒作为句点,就是为了避开媒体有持续追踪的理由,没想到媒体那么厚脸皮,不只是到她上班的地方等候,还在她住的地方堵她,搞到她连踏出公寓的勇气都没有。

差不多八天没有上班,她的年假扣得差不多了,该怎么办啊啊啊 !

叮铃~

在她烦躁不安之际,手机不合时宜响起,她没留意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随手就按下接听键,对方的声音接着钻入她耳中。

“季小姐您好,我是来自XX酒店的XX,想询问您有没有兴趣给我们酒店做一些冰雕摆设...”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季乔安就按下拒听键结束通话。

这不是季乔安收到的第一通邀请电话,她深觉接下来一定还会有其他来电,于是决定关机,来个与世隔绝 !

哎~

手机被关机的那一刻,沙发后挂在墙上的油画咔一声掉落地面,她惊呼一声转头,看着掉地上的油画,以为是挂绳断了,心说一会儿才去处理,现在她没心情。

她将手机搁在茶几上,然后从沙发上起身走向厨房,抓起杯子正想过一过水,谁知水龙头竟然自己扭开,水源哗啦哗啦流出来,把季乔安给吓坏,手一松,杯子从她手里掉进洗涤槽里发出咔啦声响。

蒋修莳闭眼逃避杯子掉进洗涤槽的画面,但声响钻入耳中让她有些气结地睁眼。

“季乔安,你竟然这么害怕,是忘了我的存在吗?” 蒋修莳关掉水龙头,转而把掉洗涤槽的杯子拿起放在一旁,还摇晃杯子发出咔啦咔啦声,试图让季乔安想起她。

季乔安看着自动关上的水龙头,和自己飘起放在一边,又摇晃发出声响的杯子,瞬间幡然醒觉地叫道 “蒋修莳?”

蒋修莳显然松一口气地轻敲餐桌面两记表示季乔安猜对了。

季乔安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她看不见蒋修莳,也听不到蒋修莳说话,蒋修莳这个时候找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怎么样才可以跟鬼沟通?

啊对 !

季乔安噔噔噔跑到客厅抓起茶几上的手机,蒋修莳飘然跟去,就见她对着手机瞪眼。

瞪着手机干啥呢?难道手机有眼睛?

蒋修莳飘到季乔安旁边看向手机,随即翻白眼轻哼 “原来是关机,干嘛关机啊?”

季乔安则是在做心理挣扎,是要开机跟蒋修莳沟通,还是关机避开那些骚扰电话?

蒋修莳被季乔安举棋不定的行为气得差点死多一次,她环顾客厅,美眸锁定那一台28寸的电视机。

她快步走过去,打算开关电视提醒季乔安她的存在,谁知,鬼魂也会跌倒,如果段栩琛也在场,铁定会捂眼。

因为没眼看。

蒋修莳脚步太急,临近电视机之际,被自己的脚步给绊了一记,膝盖碰撞地面的疼痛让她 “哎哟喂 ! ” 一声,下一刻她就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黑黑但空空的地方。

“啊?这里是哪里?” 蒋修莳忍不住惊呼出声。

季乔安被一声 “哎哟喂 ! ” 拉住注意力,她左看右望,见什么都没有,以为自己幻听,正打算继续与手机干瞪眼,就被蒋修莳的一句话给再次拉住注意力。

她看着完全没有画面的电视机上,有一个浅浅的影子,感觉声音好像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季乔安压不住内心的好奇凑近一看,里头的身影似乎发现她在看,也向她靠近。

蒋修莳看着黑黑空空的空间外,季乔安正在凑近,忍不住爬起身走过去叫道 “季乔安,你看得见我是不是?” 蒋修莳一边问一边对着季乔安挥手。

季乔安先是一惊,在看清楚真的是蒋修莳,才对着里头应道 “对,我看得见你,但是...” 她抬手指着蒋修莳反问 “你怎么在这里?” 她的意思是,蒋修莳是怎么进去电视机里的。

蒋修莳傻气一笑 “我这不是因为走得急,一个不小心就进来了。” 她说完还呵呵呵呵笑着,企图把自己的蠢笨给轻轻带过。

季乔安听着想笑,她忍住笑意问道 “那你进去了还能不能出来?” 她伸手摸了摸电视机,心里腹诽着 : 真神奇,鬼魂竟然可以整个窜进电视机里,她现在可以看见整一个蒋修莳咧 !

蒋修莳抚着下颚沉思片刻应道 “不如先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出去。” 蒋修莳也是个行动派,她没有叫季乔安让开,而是直接从电视机往外冲,心说她是鬼魂,能够从电视机窜出去的话,就表示一定也是穿季乔安而过...

季乔安根本没想过蒋修莳是说做就做的人...呃,鬼...蒋修莳说着话的同时就已经冲过来,季乔安只觉得有个极大的冲力奔向她,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飞冲而来的蒋修莳给扑到。

“哎哟~”

“哎哟喂 ! ”

两道惊呼声混夹在一起,季乔安抱着蒋修莳躺倒在地,后脑勺碰撞地面的疼痛让她有瞬间的晕眩,但怀里真实的触感让她立刻回神。

四目交接一秒有余之后,两道尖叫声混夹在一起形成刺耳的交响声,一人一鬼立马噤声。

紧接着,打破沉静的第一人是季乔安,她有些兴奋又有些结巴地开口 “我我我看见你了,蒋修莳 ! ”

“我我我知道 ! 哎,我干嘛跟你一样结巴啊?” 蒋修莳说完就从季乔安怀里退开站起。“这下好了,你看得见我,就不需要利用手机或是摄像机了。”

季乔安立即点头如捣蒜,蒋修莳睨着她翻白眼 “这么喜欢坐地上?” 她一边说一边坐到沙发上去。

季乔安如梦初醒地站起跟着坐到沙发上去。

蒋修莳对着她瞪眼 “不怕我了?”

季乔安微微一笑 “鬼固然可怕,但你不包括在内。”

季乔安的话让蒋修莳听着非常舒心,她笑了笑正色地说 “你怎么在家?不用上班吗?”

这段话让季乔安露出泄气的神态晃了晃手机应答 “我还关机了呢。” 说着就把手机放回茶几处,抱着双膝叹气。

“哦对,你为什么关机啊?” 蒋修莳忽然想起刚刚季乔安明明就是想要用手机跟她沟通,但竟然关机,还纠结着开不开机,她等不及才会跌进电视机里...哎 ! 还想这个蠢笨的事干什么呐?!

季乔安想着这件事迟早还是得说,于是一五一十地将整件事说给蒋修莳听,末了,还苦恼地咕哝 “我的雕工只是皮毛,若真用你的名义到处雕刻作品,那不是毁了你的一世英名?我没办法回应那些邀约,不就选择躲避咯。”

蒋修莳听着顿觉棘手,这件事是他们有欠考虑,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大众对于鬼魂附体不仅没有感觉到匪夷所思或是害怕,倒还想要拉拢季乔安。

一般被鬼魂附体的人大多都疯癫难以控制,像季乔安这般被蒋修莳附体之后,还能利用蒋修莳的实力秀出精湛的雕工,恐怕才是令人想要更加探究的目的吧 !

季乔安能够驾驭身体里的鬼魂呢 ! 任谁都想要近距离目睹,确认被鬼魂附体的季乔安,真的能够展现蒋修莳的实力。

整一个怪咖的形象,犹如被压在研究台上的新种细胞,是不是?

蒋修莳友好地勾着她的颈肩挑眉问道 “那你到底想不想趁机变红,好辗压辗压风旋玖那目中无人的气焰?”

听着蒋修莳的提问,季乔安一脸茫然 “啊?我不会啊~”

“如果说我有办法呢?” 蒋修莳狡黠一笑,对着季乔安神秘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