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魔神降临 - 第十五章:烈火钻

邪眸修罗≪灵能大陆之魔神降临≫  - 发布于2020-09-22 5:51:34pm

奇幻·玄幻


“小妹妹有时候家人的期望不代表你的期望,来这里吧!你会遇见你的希望。。。”一个熟悉的,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到底是谁呢?玄一问带着疑问回到了家门。

“叮叮叮!”一阵阵锻造声从玄一问家中传出,是圣邪在锻造吗?这似乎也并不奇怪,毕竟他可是高级锻造师呢!而且自己家也有小型锻造室,好像是上次为了请一位锻造师帮忙锻造造的。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过圣邪锻造呢!想到这里玄一问快步向位于研究室边的锻造室走去,能够见证一位高级锻造师锻造可是不可多见的机遇!只是这么隐蔽的锻造室他都能找到吗?还是锻造室对锻造师都有一定的吸引力吗?

越来越接近锻造室打击声越来越强,这是。。。玄一问眼睛发光加快了脚步。

经过一路的奔跑选玄一问终于到了,不经历一次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家这么大。玄一问不敢耽误,连忙讲头探入窗户,他可不敢从房门进去看,要是打扰了圣邪可就不好了。

刚巧玄一问探头的一刹那圣邪正好敲完了最后一锤,“砰!”经过一系列的捶打那块金属终于在最后一下那沉重的一锤下发出了一阵金光,足足两米。柔段一品,极柔之躯!

“哇!”在窗边玄一问不禁惊叹,他活了这么久还真就没看过柔段一品。如果说之前玄一问还有些不相信圣邪的话,现在他已经完全信服了。果真是锻造天才呀!看来自己在安排圣邪的学院后就应该考虑带他去锻造师协会报道了。

“哦!爸爸你来啦!”圣邪赶紧放心锻造锤不舍的看一眼那块金属后,跑到了玄一问面前。

“没想到啊!你真的是高级锻造师,那。。。那是柔段一品吗?”玄一问声音开始颤抖。

“你还不信吗?”圣邪不满的撅起了嘴。

“信了信了!”玄一问宠溺的摸了摸圣邪的头,说来也奇怪自己明明认识他不久却有一种莫名的亲热感。

“你真的是锻造天才呀!不过你去哪里找来的金属锻造?

“哦!就是你储藏室那个暗格里拿的。”圣邪一脸满意,就像在说我厉害吧!厉害吧!

“烈火钻?”玄一问看向锻造桌,只看了一眼一股火气扑面而来。

“快跑!”玄一问大惊失色,召唤之书马上出现在手中,一片片铁藤挡在了两人面前。紧接着抱起圣邪就往外跑。

刹那间原本坚固的铁腾就像巧克力遇到火一样快速融化。不是吧!玄一问一口血喷出,喷在召唤之书上,那可是心血呀!喷出一口不只会元气打上,严重的话还可能失去部分修为的。

可现在这生死时刻,谁还管得了这么多。只见染上心血的召唤之书慢慢变得血红,就连铁藤也多坚持了几秒。玄一问可管不了那铁藤了,五颗灵丹同时融入召唤之书,二技能!召唤-风鸟!三技能!召唤-火猿!四技能!召唤-幽冥剑!五技能!召唤-铁藤!

各种的灵兽出现在父子两面前,如果不是那口心血将召唤之书的潜能完全激发,它根本不可能一次过召唤这么多灵兽。

玄一问看着慢慢接近的门口脸色的凝重却没有丝毫放松。虽然他们是得救了可东海镇的人呢?要是这家伙跑出去了恐怕东海镇就完了,他可不觉得东海镇那些军队可以拦住它!

烈火钻是一块上上等的金属,来自于烈火峡谷,哪里满是万度以上的岩浆,奇怪的是这些岩浆只会吞噬生物对那些非生物完全无害只是会提高他们的温度而已。

就在岩浆地下埋着上万颗烈火钻,这些烈火钻看起来就像别烈火烧着的铁,看起来安全无害,可一旦受到刺激就会放出和烈火峡谷一样的岩浆制成的火人,无差别攻击。但其价值也是很高的,主要是自身能力够强就可以镇住他们从而利用他们拉起锻造,炼金等等。。。

可一旦像玄一问和圣邪这种修为弱的人,锻造烈火钻可就是灾难了!当时十位神灵级别的强者在牺牲了三民的情况下,才将五十来颗烈火钻取了出来,从此以后就没什么人去取了,所有所有的烈火钻都是有价无市的,玄一问这一颗是家传之宝,是多年前祖父以高价买回来的。所有圣邪没听过也属正常。

就在玄一问即将冲出房门时,火人突然张开那若有若无的嘴,一柱岩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们喷来。

背后一股热气袭来,玄一问忽感不妙,脑海里响起那句话,“别怕,玄叔叔,圣邪会保护你的。。。”

玄一问眼眶充满了泪水,看来这就是命,命给了找回她的希望,却又带走了我,玄一问一咬牙根,猛地将圣邪抛出。

摔倒在地的圣邪看着玄一问将自己抛出,看着越来越靠近玄一问的岩浆柱,一股熟悉感燃起,好像自己不是第一次经历了。。。“爸爸!”

好不容易在呆滞中醒来的圣邪,看着玄一问对自己做了嘴型“哀莉媛!”

没见过世面的圣邪又怎会应对呢?刹那间,他只觉得时间慢了。。。看着岩浆以很慢很慢的速度靠近玄一问,玄一问脸色的泪水很慢很慢的滴下,他知道这是鬼眼的作用可又能如何呢?

突然间,一股记忆袭上脑海,一个男子握着一把重剑一个一个将眼前的人类斩下,一颗一颗脑袋落下,一股一股灵魂被吸入剑中。

不知为什么,一股暴戾之意出现在圣邪脑海,他只想发泄,发泄,将眼前的一切毁灭。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 圣邪的眼睛一边变成了灰色一边却还是正常的金色。一种忽然沙哑,忽然尖锐的声音从圣邪嘴里传出,听着似乎灵魂都将被震碎。

玄一问看着面前的圣邪一股来自灵魂的恐惧释然而出。他再也撑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再看那岩浆人就没这么好了,一开始喷出的岩浆全数被震碎,就连岩浆人本身也开始蠢蠢欲动,它看着圣邪就像在看着怪物一般,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砰!”的一声跪在圣邪面前,然后慢慢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