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魔神降临 - 第十六章:好运?

邪眸修罗≪灵能大陆之魔神降临≫  - 发布于2020-09-23 5:51:34pm

奇幻·玄幻


再看那岩浆人就没这么好了,一开始喷出的岩浆全数被震碎,就连岩浆人本身也开始蠢蠢欲动,它看着圣邪就像在看着怪物一般,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砰!”的一声跪在圣邪面前,然后慢慢消散。。。

化为一块一块,肉眼不可见的碎片慢慢飘回了烈火钻。平常人可看不见那些碎片,但修炼了鬼眼的圣邪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倒在一边的玄一问这时候就展现了优良的的心里素质(理论学家的执着)。只见圣邪还在惊讶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时,玄一问拍了拍屁股就来到圣邪面前。

“有事吗?”看着呆滞的圣邪玄一问面露担忧的拍了拍他。

“啊!我这是这么了?”圣邪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自己的脚,确定自己没事后才安心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能力?鬼宗绝学?”玄一问还以为这是鬼宗的绝学。

“不。。。啊!”圣邪恐惧的指着玄一问身后。

玄一问刚刚想也不想,再次抱起圣邪就跑,也不想想刚刚经历了什么?

“等等!”一股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

玄一问可不管,毕竟谁也不想经历多一次生死考验。还是圣邪双脚蹬着地上把玄一问逼停的,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女,旗袍几乎是蓝色的火焰制成的,女子一头蓝色头发似乎隐隐约约中闪烁着蓝色花光。

玄一问惊讶于圣邪的力气,但回头的他更加惊讶。

“哀莉媛?!”玄一问看着美女深邃的眼神泪水慢慢充满眼眶,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为什么呢?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他一辈子的爱人呀!

“啊?”蓝火美女一脸疑惑的看着向自己跑来的玄一问。

大家都知道蓝色的火焰是极度高温的。。。然后玄一问就倒霉了。。。

“你好!我是烈火钻二十七号,你可以称我为小蓝。”身穿蓝火旗袍的小兰看了看被高温火烫晕过去的玄一问,然后尊敬的向圣邪。

“啊?小。。。小蓝,我师父怎么了?你不是那个什么媛吗?”圣邪虽然不知道面前这小蓝的来历,不过看玄一问一脸感动的对待小蓝他自然就放下了戒心。

“你他没事,情绪激动罢了。我是小蓝至于为什么你他说我是什么媛的,你过后自己问他吧!”

“我们烈火钻一族来自于魂矿大陆,只是受到了其他种族的袭击,被那些不要脸的空间钻用了什么法术将我们的部分族人送到了你们的灵能大陆。我们烈火矿都是以编号命名,实力越强,编号越前,我作为二十七号自问在族里实力不菲,可在你的怒吼下我竟然感觉到了本源的恐惧,敢问你是何方圣神!”

圣邪被小蓝这么一问,突然感觉脑子不够用了。什么跟什么呀?

“我不是何方圣神,我叫圣邪,而且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圣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别谦虚了,我能感觉你绝对是在这个世界至高的存在,所有我有个不请之求。”小蓝一步步走向圣邪。

圣邪一下子就慌了,他可是亲眼看着玄一问被高温烫晕的。

看着小蓝靠近圣邪拔腿就想跑,可是想象中的高温并没有出现,他只看见小蓝向着自己跪了下来。

“你干嘛?”圣邪可不敢受这一跪,踩着鬼步就绕到了小蓝身傍。

“我想你在成神后可以带我回到我的家园,并且助我消灭该死的空间钻一族。作为答谢,我可以成为你的仆人帮助你成神。”

圣邪又晕了,他还小对神什么的可没什么概念。

“成神有什么好处啊?”

“神是世界的最高点,管理这所有大陆,只要实力强大就可以突破世界的束缚成为神,神有什么好处,恕我无知,我也只是在一本古书上所读知的,跟多我实在不知道。”

“我可没这么厉害,我才七岁,见习灵师二段。什么都不会的!”

“我不会感受错的你刚刚的怒吼绝对不存在于世界上,那分明是神的力量,但有没有神的气息,所以你一定是差一步就可以成神了。”

“我我。。。”圣邪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小蓝讲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还疯狂夸自己。

“我就当你默认了,主人有没有什么神器之类的,我可以将自身能力融入神器中,来提升它的能力。”小蓝已经站了起来左盼右顾着。

“我真不是。。。”圣邪诺有诺无的反驳小蓝根本没有听进耳里。

“啊!我看着锻造锤就不错,金属中居然隐隐约约透露出生命力,虽然弱了点但和我融合了一定可以发挥它百分子两百的力量的!”小蓝越说越激扬,一只手握住锻造锤。

只见他慢慢融入锤内就像一开始火人融入烈火钻一样,“快主人,将你的心血喷到锻造锤上,我会以你的心血为主导完成契约。

“蛤?”圣邪茫然的看着慢慢消散的小兰。

突然,一股邪气入侵圣邪的心脉,圣邪只感觉心跳都停了,一种窒息感浮现。

突然那股力量消散,紧接着圣邪忍不住一口心血吐出,小兰准确的引导那些血落在锻造锤上。奇怪的是那血上碰到锻造锤时,一丝丝黑气慢慢散发,连血都是黑的。

小蓝可没管这么多,在她看来如此强的高手血液有些奇怪再正常不过了。她只想赶紧融合,谁知道圣邪会不会反悔呢?

可怜的小蓝啊!不知道当她知道圣邪真实的实力后会怎样呢?

“额。。。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你爸爸呢?”一旁传来玄一问的声音。

“啊!爸爸你这么了?”圣邪惊讶于眼前的一切,确实忘了一旁的玄一问了。

“唉!真不知说你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呢。。。天大的好事居然给你遇到了。”

“好事?”圣邪可不认为是什么好事。

“对呀,听说那些尝试锻造烈火钻的人基本都死与火人的攻击下,还是神灵级别的人才能将它们制服受为己用。这还是第一次看过烈火钻向人屈服,自愿做他的仆人。”玄一问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我估计他是把你的鬼宗绝学当成什么神技吧!”玄一问还以为那怒吼是鬼宗绝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