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可怕的血 - 可怕的血

櫻花葉≪用余生去深爱≫  - 发布于2020-09-27 12:51:27am

都市·爱情


这天醒来,正好是爷爷到来的日子,她依旧在那准备早餐。

今天准备的是海苔吐司,小时候他们很喜欢吃海苔,一个人能吃完一大包。虽然那时候秦叔叔工作忙碌,但是还是会和大家一起用早餐。说来也奇怪,明明秦谢两家只是世交,可却不知为何除了过年过节,连日常生活也聚一块,仿佛就是住在一宅子里的大家庭。

而海苔吐司的吃法正是秦叔叔研究,把一片海苔放在吐司上再撒上一点糖,再用另一片吐司夹起来,像是三文治那样的吃法。

禹皓看了看这个吐司,不禁轻轻皱了皱起眉头,这个吃法少有,他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吃,但是记忆中好似就是挺喜欢的。

爷爷拿起吐司笑了笑,心里很是欣慰,这些日子他也看出俩人关系没有从前的亲密了,但是小晴却一直都很痴情的追随着他。

“你们俩新婚也快两个月了吧,真没打算去度蜜月吗?” 而后爷爷并未特地也就是随口一问。

其实就是交易婚礼,哪有什么度蜜月可言。虽说如此,但是这场交易除了让爷爷开心以外,好像谁也没捞上什么好处。婚礼都是随随便便准备了以后就结婚的,又怎么可能会想到安排上度蜜月这事。

对此禹皓是只字不提的,然而只有小晴无奈地笑了笑“没事,公司忙嘛。禹皓哥从回国就一直在忙,过些日子有假期了,再说吧。我们也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爷爷就不用担心了。”说着还不忘拉上爷爷的手,暗示他不用替他们操心。

是说两个月了,虽然他总是从早忙到晚,可是小晴也不是成天窝在家里头的。由于婚礼简易,秦家的那些七大姑,八大爷的都没来得及参加婚礼。所以婚后,小晴几乎都在拜访这些七大姑八大爷。本来登门拜访应该是夫妻一起的事,但是他们都是从小看着小晴长大的,自然也知道结婚也就是迟和早的事而已。正因为忙碌,自己的月事乱成什么样子,她也是全然不知。

秦家向来有自己的家庭医生,所以都很少到医院走动。趁着今天爷爷也正好到了每个月体检的时候,正好就一并做个检查吧。

“医生,我的月事似乎推迟了,这两个月忙碌,我都把这事给忘了,您给我把把脉看看有无大碍?” 她看着眼前的医生有些意外,这不是以前帮爷爷检查的医生,如今换了个人。可她没有多加怀疑,只是淡淡地把自己的情况给医生诉说。

医生闻言,替把了把脉,眉头不经意间挑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又恢复正常,再缓缓说道“秦太太无需担心,您只是最近操劳过度,我给你开点药调理便好。不过这样可能会造成腹痛,待积累的脏血排出,您再来找我,就没事了。”

小晴只是点点头,对此她以前从未有过经验,所以医生怎么说,她便怎么做,并没有太在意,毕竟女人的月事偶尔推迟也属正常。

爷爷平时都会待到傍晚再等禹皓送他回去,但是今天医生到访,小妈是一起来的,所以爷爷就由小妈送回去了。

小晴拿起医生刚开的药,倒了杯水便吃了颗。别的女人月事不准,都会担心会不会影响受孕,但是她和禹皓却除了初夜便再也没做过夫妻之事,这月事推迟了,她也无关紧要的并没有留意。

她其实本来是个读设计的,她很喜欢绘画,不擅交际的她,总是会通过绘画来抒发情感。但是婚前毕业到现在却一直都没有找上工作,加上婚前昏后忙碌了快三个月了,终于有了闲暇时间。

她才20岁,就算未来注定是个少奶奶坐在家里数钱,她也不能在最好的奋斗年华选择安逸。于是她拿起手机开始翻起那些广告,工作推荐。想着即使不到外面工作,接些家里活也挺好的。

突然,她隐约感到了腹痛,医生说会有些腹痛,还真不是有一些。渐渐的她感觉裙底似乎被什么弄湿了,想着起身回房去拿卫生巾。可是腹上的疼痛却不是她能忍受的,她只感觉整个人都在冒着汗,她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想着是不是要打给禹皓,但是想起医生说的话又怕是自己在大惊小怪,影响他工作便不好了。

她强忍着疼痛,扶着椅子站起来才发现地上流了好多的血,她有些慌,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体内流出来的,即使是平时大姨妈也不至于一瞬间这么多。恍惚间,一阵晕眩,眼前瞬间黑暗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