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10章 古玩街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0-25 8:40:48am

其他·同人


隔天。

   白亦吃完早餐后,认为自己第一个事情需要去做,得就是尽可能在一个月时间里赚到十五万块,要不然对他的修炼影响很大。想到紫琉璃,白亦的心里很痛,时间不等人,他也不要被耽误了。

  出了豆浆店后,白亦直奔永安县最大的古玩、奇珍交易市场“古玩玉石街”。

  在白亦制作符箓时,他早就查好了所有的地方。他知道在这里制符卖符,被认为成宣传迷信的行为,但是政府倒也没有强行禁止。永安县就有这样一个大的奇珍交易市场“古玩玉石街”也有人叫“古玩街”。这里不但有各种贩卖各种古玩、奇珍的商贩,还有一些和白亦一样出售符箓的人。

  白亦想法很简单,利用自己的天赋,去“古玩街”闯荡一番,能赚到钱是自己本事,赚不到增长自己见识也是好的。

  白亦在“古玩街”慢慢溜达了一圈,对这里的环境基本心里有底了。

  “古玩街”不愧是永安县最热闹的古玩玉石街,“古玩街”市场到处都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商贩们的高声叫卖声此起披伏。

  白亦看过这些人出售的符箓,都是一些没有灵气的普通黄表纸制作,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不过卖的也很便宜,只是十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一张,很少有超过一百的。

  白亦的符箓当然不能卖这么便宜,要是他真的卖这么便宜,他还不如去打工好了。

  白亦走到“古玩街”永安县街脚有一块角落,这里相比市场其它地方,显得安静许多,这里是各门各派算命、卜卦的江湖术士摆摊落脚地。

  白亦扮成算命卜卦的客人,找了几个看上去比较牛逼的算命、卜卦大师吹水,算命。

  “大师们!”给出的算命、卜卦结果说法让白亦忍俊不禁,大都是名不副实的江湖骗子,只会察言观色拣好听的说,临了弄出一个“血光之灾”之类的说辞唬人讹钱,一点解决实际问题的本事都没有。

  虽说是忽悠人的把戏,可是这些个江湖术士收费还不低,白亦只是随便算个八字,就花去了一百块钱。

  这下白亦身上的钱真是是空空如也了。

  白亦也没有想那么多了,他为了防止被别人认出来,影响他以后平静的修炼生活,甚至有可能被当成小白鼠抓起来。白亦带上了黑色面具,换上了一套紫色的衣服。然后也有样学样,捡了块碎砖石,在一块空地上写下了“算命,算运程。”后面还特意加上了一句“免费测算过往命运,不准给你钱!”

  白亦盘腿坐下,过往的行人零零散散好几拨,几乎都被白亦地上的字句所吸引,没有哪一家算命、卜卦的敢像白亦这么玩,算不准还倒贴钱。

  驻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交头接耳议论着。

  “这个算命先生年纪这么轻,靠谱吗?”

  “算不准还倒贴钱,我看他准是疯了吧?”

  ……

  看热闹的人挺多,可真要算命的一个都没有。

  这会儿,一个婀娜多姿,身着红色连衣裙高跟鞋的长发美女拉着胖嘟嘟女伴的手,婷婷袅袅的朝白亦这里走了过来。

  红裙美女站在白亦跟前,低头看了看白亦所写的字句,不屑笑道:“这年头的人,吹牛都往死里吹了,见过不准不收钱的,还没见过不准倒贴钱的。”

  她的胖女伴笑着应道:“你还记得吗?去年我们在这遇到的那个吹嘘自己是崂山派嫡系传人的大师,算命卜卦无一不精,最后听说被人砸了摊子,还把腿给打折了。”

  红裙美女“哈哈”笑道:“哎,小帅哥大师,你师承何门何派?该不会又是什么茅山弟子,崂山传人的吧?”

  对红裙美女的戏虐,白亦笑而不语。

  红裙美女秀眉微雏,接着说道:“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心虚了?”

  “我瞧美女你印堂光亮润泽,春风得意,近期是不是高升了呀?”白亦看了看红裙美女五官气色,便笃定说道。

  白亦话音刚落,红裙美女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白亦所说确有其事。

  红裙美女名叫尹剑红,就职于东阳市一家外贸进出口公司,前两日刚被提拔为销售部临江市市场部经理。

  尹剑红的女伴指着白亦斥道:“骗子,你这是蒙的,江湖术士最拿手就是这种骗人的把戏了。剑红,走,不理他!”

  两女刚转身,白亦接着大声说道:“美女,我观你颧耳泛赤,眉眼含春,近日一定会命犯桃花劫,而且是大凶之象,处理不慎还会引火烧身,破财伤身。”

  尹剑红听到白亦的话语后,身体忽然一颤,当即转身回头,盯着白亦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白亦眯起眼睛,学着电视里大师们的做派,摇头晃脑应道:“真亦假来假亦真。”

  “好吧,你给我说说吧,该怎么躲过这一劫。只要你能帮我躲过这一劫,钱少不了你的。”尹剑红蹲下身子说道,满脸都是期盼的神色,想必这个烂桃花给她带来了无穷的烦恼。

  “给,这张是一级的护身符,你随身携带,保你无虞。这张是一级辟邪符,贴在卧室门上,包你万邪不侵,邪祟不敢近身,好运常在。”白亦从纸袋里拿出两张符箓,由黄表纸制成的符篆交到尹剑红手上说道。

  “这样护身符和辟邪符多少钱呢?”尹剑红拿着两张符箓问道。

  “全部符箓都是一万块一张……”白亦无奈耸耸肩,笑道。

  胖女伴闻言惊了。

  大声喊道:“一张一万块?你还真敢开口,不就两张破纸吗?信不信我报警抓你这个大神棍?”

  “珠珠,别说了,我们走吧。”尹剑红拽着胖女伴离开了。

  两女离开后,白亦也没有理会她们,将几张符箓放在一张黑布上,继续卖。

  虽然华夏区的城管很多,但是“古玩街”却没有。所以也没有人来对白亦教导什么,倒是省了白亦的很多事情。

  ...........

  一转眼之间,白亦摊子连续摆出来了五天了,来问的人不少,但是从来都没有卖出去一张。甚至他的这个符箓摊子已经在‘古玩街’出名了,因为他摊子的一张黄表符箓要卖一万块钱。

  很多人不是来买黄表符的,而是来看看一万块钱的黄表符到底是长什么样的了。白亦的摊子也成了‘古玩街’的一大笑料,别人制作的符箓都是A4纸的一半大小,而他的符箓却是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甚至有一张还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卖的价格还是从来没有的上万,还不还价,这样想不出名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