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12章 刮刮乐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0-27 12:50:28am

其他·同人


   “你们还是走吧,我不会卖东西给你们的,这个家伙在这里影响我的胃口。”白亦指着季岭对孔荟说道。

  孔荟等她母亲醒来已经有十年了,现在已经快没有精神了。而对医院已经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了,听一位大师说母亲很可能是中邪了,只要买一个辟邪法器,就可能驱除邪气,让母亲苏醒。可是她法器倒是买了不少,但是母亲还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现在遇见了买符箓可以让母亲苏醒,她哪里还会放过。

  就算眼前这位真的是骗子的话,也不过区区几万块钱而已,几万块钱对她孔家来说实在算不上钱。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不会放弃。虽然她内心深处也知道,这人说的话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的,但是她还是想试试看。

  现在听白亦这么说,哪里还会不着急,连忙对季岭说道:“季岭,你先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

  殊不知,被孔荟喝斥过的季岭现在双眼里尽是怒意,把在孔荟身上受到气全部转移到了白亦身上。

  现在白亦在季岭眼里已经是一个残废了,因为季岭从小到大从来不曾受过别人的窝囊气,谁敢给他气受,他就会让谁不好过!

  孔荟是他心里的女神,爱慕追求对象,季岭自然不会如何,但是白亦嘛,季岭早已视其为残废了。回头他一定要叫人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打断手脚。

  不过孔荟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脸继续留在这里,只能灰溜溜的转身离去。

  白亦看见季岭的眼神,当然知道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不过他几天来就做这一笔生意而已,做完就立即离开,哪里还会顾得上别的。再说了,他根本不怕这个季岭。

  孔荟看着季岭走远后,微笑的说道:“师傅,不好意思,刚才那人犯浑,你别往心里去。”

  “他是他,你是你,我心里清楚。清神符你还买吗?”白亦云淡风轻说道,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买啊,你有多少张,我全都要了。”

  白亦拿起那两张清神符说道:“这符箓是我呕心沥血的作品,当然不会多,只有两张了。你只需要用这一张好点的就可以了,至于另外一张如果你用不完,可以用玉盒保存起来,一般十年内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两张一共两万块钱。”

  说着白亦拿起了两张清神符送到孔荟面前。

  孔荟从手袋里拿出支票簿,签好一张面额五万元的支票,撕下交给白亦。

  白亦接过支票一看,便说道:“你给多了,两张符两万。”

  “不多,只要符篆有用,多少都不算多,这是我的诚意。”孔荟笑道。

  白亦推辞不过,便从纸袋里掏出‘护身符’和一张‘火球符’递给孔荟说道:“既然是五万,这两张一起给你好了。

  白亦没有占人便宜的习惯,更不喜欢平白无故欠人情,所以以符充数。

  要知道,一张白亦亲手制作的一级护身符和火球符,其价值可远不止三万。

  接着白亦把如何使用清神符的诀窍交给孔荟知道:“其实也很简单,拿着要使用的符篆对着目标人,手指捏一个指诀,喊声:‘临!’‘就可以,而这一张是‘护身符’,你回去做一个香囊挂在身上就可以了,至于‘火球符’是防身用的,遇见歹徒直接砸过去说一句‘临’就可以了。”

  “那个,不知道师傅你的贵姓,是否邀请你和我一起看看我母亲,我可以双倍付钱给师傅您。”拿到清神符过后的孔荟,感觉到自己烦躁的心情似乎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而且这看起来犹如一张纸似的符箓,还有一些份量。对白亦更是有信心,这才动了请白亦的念头。

  白亦摆了摆手说道:“我就不用去了,这张符箓肯定可以救人。”

  孔荟和那名英武女子见白亦不愿意和她们一起去,只能拿着两张符箓急切的想回去试试。

  白亦见两女离开,赶紧转身就收了摊子,去银行兑现支票去了,现在他急需要钱。

  ...........

  “荟姐,这人戴着大墨镜,而且脸都看不清楚,季岭的话也有一些道理,我想他很可能是一个骗子。”虽然明知道白亦是骗子,但是叫向静红的女子还是委婉的说道。

  孔荟叹了口气,她何尝不知道白亦是骗子,但是就算知道他是骗子,她也必须要试一试,因为她不想放弃任何可以使她母亲苏醒的手段,就是明知道被骗也要试一试。

  见孔荟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保镖向静红似乎知道她的想法,神色有些黯然,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卖了九天的符箓,今天总算赚到了五万块钱,白亦确实高兴了一下。

  不过白亦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他清醒的意识到,符篆买卖这种生意偶然性太强了,碰不到识货的人,自己的符篆就算再好也休想卖得出去,很有古玩行当里流行的说法“要么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的架势。

  白亦看着那张五万块的支票,自言自语的说道:“琉璃,等我!我必须变强才能够保护你。”

  白亦眼眶里的眼泪在打滚着,现在唯一的就是把自己变得强大,才能够保护好琉璃,收好自己的心情后前往银行。可已经晚上9点了,各大银行早已下班关门,白亦无法把支票上的五万块钱转成现金了。

  白亦只能怀揣着五万块的支票,饥肠辘辘的走在“古玩街”的街道上,烧烤摊上飘散出的香浓烤肉的味道让白亦不住吞口水。

  白亦身上一点零钱也没有了,只能漫无目的的在“古玩街”街道上走着。就在这个时候白亦经过一家彩票店时被一个大叔叫住:“呦!这不是白亦吗?你可好久没有来这个地方了啊。”

  “你是?”白亦被叫住时,看着那个大叔问道。

  “我是这彩票店的老板啊,你最爱来玩的地方啊,你忘记了吗?”

  白亦看了一下那位大叔,心里想着。或许眼前这位应该是认识这具已经不在的白亦了。

  “哦,是彩票店的老板啊。好久不见。”白亦也随手打个招呼。

  “要不要来买几张刮刮乐啊白亦,难得你来了。”彩票老板便拿出了刮刮乐给白亦。

  “什么是刮刮乐?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啊。”白亦很好奇得问道。

  “啊?你这个小子居然不懂什么是刮刮乐?你太久没玩了是吗?刮刮乐就是彩票啊。”

  “彩票啊.....”白亦知道自己身上没钱,故意做了摸口袋的动作。

  “是没带钱啊?”彩票店的老板问道。

  “是啊,出门急了。”

  “没事啦,你先玩吧,等你下次来了再还我。”

  “好,谢谢老板。”白亦也不客气便拿了两张,也随便看能不能碰碰运气。

  刮刮乐是一种当地比较流行的卡片试彩票,规则很简单,只要把卡片上的银色区域刮开,上面显示几等奖就按照奖金来支付,当然更多的还是没中奖的谢谢惠顾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