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14章 幻觉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0-27 10:23:09pm

其他·同人


  “你是?”白亦看着那位女生问道。

  “蛤?白亦,你是怎么了拉,那么久没来了忘记了我啊?!”

  “这个嘛......”白亦结巴了说不出来。

  “什么事哦?我叫温碧柔,大你两岁,在古玩街开了家小小的玉石店,你都不记得了吗?”

  “原来是碧柔姐啊,对不起啊,我一时记不起你是谁,所以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啦,但愿你会记起来。”碧柔看了白亦的样子好像有先隐瞒,只好选择不再多问。

  “对了,碧柔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话说,刚才前面街上好像挺热闹的,出什么事了吗?”温碧柔显然刚从店里出来,并不知道刚才的事?

  “哦,没什么,就是刚才有一个人名叫黄世仁偷了两个外来客的钱包,闹到警局去了。”

  “这个黄世仁,仗着有混混地痞当靠山,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的确该抓。”温碧柔皱了皱黛眉,朝着白亦道。

  “嗯,碧柔姐说的没错,这种小偷该捉。”白亦赞着拇指说道。

  “明天周末你得空吗?如果你得空的话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帮什么呢?”

  “玉石市场刚到了一批从山里挖来的黄玉矿,我想去挑几块碰碰运气,你陪我一起去搬搬玉石打打下手行吗?”

  “那当然没问题啦!明天我一样在这里等你。”白亦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来认识,所以爽快的答应。

  “好的,那么你赶紧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好,再见碧柔姐。”

  两人互相打招呼后,白亦并没有立刻回去。反而去了快餐大吃一顿。

  ................

  临江市。

  回到自家所建的疗养所,孔荟迫不及待地直奔母亲的特护病房。

  此时在特护病房外的椅子上坐着一位人。

  “爸爸,你怎么回来了?”孔荟回到自家的私人疗养院,自己也没想到第一次既然会见自己的父亲。

  孔荟的父亲孔琦年纪五十了,可一直养尊处优,保养得好,外表看上去顶多三四十的样子,不显老。

  自从妻子发病陷入昏迷之后,他便撒手不理了,还在外面花天酒地鬼混,包养情人。

  但孔荟看到自己的父亲,心里就很不高兴。

  “哼,我不来,你还不知道怎么去折腾,家里买回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次居然连符箓这种事情都可以相信,是不是下一步就是跳大神的都要请回来了?”孔琦脸色很是阴沉,很明显对女儿很是不满。

  孔荟一听,就知道季岭告密了,心里对这个驴子拉屎,只有外面光鲜的家伙更是不耻。不过她对自己的父亲也很是不满,居然就此沉默,不想回答。

  “怎么了?是不是说不上了呢?现在立刻把这些垃圾丢了......”孔琦口气强硬的说道。

  “够了!妈咪生病后你做了什么,你只是在她昏迷的时候来看过她一次,这几年来,你在哪里?你扪心自问,你对的起妈妈吗?我做什么,我心里清楚,我不用你管。妈妈也重来都没有责怪过你外面养着一个女人,但是你自己呢,有半分考虑过妈妈吗?”孔荟沉默半晌,忽然爆发出来。”

  此刻孔琦面对女儿的连声质问,神色惭愧,低着头不敢与女儿孔荟的目光对视。

  孔荟说完后撒了几颗眼泪,却转身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在也没有理自己的父亲。然儿看着静静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母亲,孔荟泪眼模糊了。

  整整十年了,孔荟一次又一次满怀希望,一次又一次希望破灭,她感觉自己真的到了极限了,再也经不起希望再一次破灭了。

  孔荟没在想那么多,取出白亦卖给她的那张一万块钱的‘清神符’,孔荟有一些恍惚,虽然明知道这符箓应该是骗人的,但是她就是遏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似乎这符箓下去后,母亲真的会醒过来一般。

  看着有些自欺欺人的女儿,孔琦摇了摇头,却没有继续说话。他想等女儿用完这个符箓后,他好好的和女儿谈一谈。

  孔荟忽然站了起来,退后两步,一扬手,手里的‘清神符’就被扔向了床上躺着的女人,同时口中轻喝一声‘临’。

  看着就犹如神棍一般的女儿,孔琦没有丝毫的可笑念头,心里只有一些不安和愧疚。为了她妈妈,女儿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也开始相信这种事情了。

  随后符篆忽然化成一团白光,白光消失后,符篆也随之消散,再也寻不到一丝踪迹。

  孔琦立即就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了,被女儿扔出去的黄表符箓,在女儿说了一个‘临’字后,居然化成了数道白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居然尽数没入了妻子的身体里面,而四周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一些灰渣。

  如果不是整个房间里面突然清凉下来,还有他的眼睛被亮芒刺得有些难受,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孔荟也呆住了,她以为符箓扔出去了,说一个字,就继续会落在母亲的被子上面,然后她就准备继续呼唤自己的母亲。

  可是,事情大大的出乎她的预料之外,她仍出去的符箓化成了数道清凉的白色亮芒,然后亮芒没入母亲的身体,而她扔出去的符箓却不见了,转而看见的是一些细小的灰渣在四处飘落下来。

  孔荟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她知道很多的神棍用化学现象变化来骗人,但是她也是理科的高材生,这个现象,她却没有办法用任何化学反应来解释,难道,难道这真的是符箓不成?

  一想到这可能是真的有效果的符箓,孔荟的手都在颤抖了,如果真的如那个卖符箓的大师所说,母亲应该即将要苏醒才对。

  想到这里,孔荟有点不敢相信....

  “孔荟。”躺在病床上周母慢慢睁开了双眼,轻轻喊了一声。

  “妈...”孔荟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她激动得跳了起来,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大声欢呼喊叫,使劲拍手。

  “我是怎么了,孔荟。”床上的女子彻底清醒了过来,就要挣扎着坐起来,只是长期卧床的麻木,让她一时无法坐起。她甚至感觉到那股清新的气体还在恢复她的四肢。

  孔琦张大着嘴巴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甚至忘了说话,他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还真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存在,这是幻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