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章 - 第一章

草阁≪人生体验官≫  - 发布于2020-10-30 10:21:06am

耽美·百合


第一章 序章

你知道吗?命运看似交错,但其实意外都将人与人联系起来,而人究竟能抵抗命运还是是个未知数。

天空又露出了鱼肚白,又注释新的一天的到来,阳光透录进来,一切显得那么慵懒,夏曦睁开眼睛,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又是新的一天,简单的洗漱后,一声铃声响起,看了来电显示,夏曦,皱了皱眉,片刻之后,还是接了起来,未等夏曦说话,对面就转来了喧闹,

“小曦,那个你弟弟的学费,你好像还没寄来呀?你看什么时候寄吧,也挺急的!”夏曦有些烦躁,一来就说这些事,难道除了这些就没什么好说,虽然心里有些烦躁,但还是按捺住自己,“我知道了,一会儿就汇给你,还有事吗?”

对方仿佛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没事了,谢谢你,你忙吧,就这样吧!”

“我。。。”夏曦未说什么就被挂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转来的忙音,自己好像并不被重视呢。算了,告诫自己别想太多,穿好西装,带着公事包,夏曦就悄悄出门了。

走在小径,夏曦回想了自己的过去,自己从小就不被父母重视,自己好想证明自己,到最后考上大学的自己却被父母轻描淡写地敷衍几句,自己也意识到父母的眼中并没有自己,而是只有弟弟,这一切只是因为有一位算命师说过自己事不幸的征兆,所以自己提起要去外地读书工作赚钱,父母也没多大反应,反而还有一丝丝窃喜,为自己的离开而感到高兴。或许是受到命运的垂怜,夏曦在大学的表现优异,很快找到现在的工作,投资顾问,并在今年年初帮公司逆转颓势,一举拿下第二轮的融资,让公司的运作得以顺畅起来,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的上司,慕白的功劳,但在总负责人却填了自己的名字,真是令人感到奇怪,为什么要拱手将功劳让给自己,自己也感到好奇,悄悄问了慕白,而慕白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只是给新人的一个小机会。虽然自己只是占据小部分功劳,但自己还是开心的,毕竟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第一次的投资成功,在工作上有满满的成就感,慕白也成为自己想学习的目标,希望自己能达到他的境界。

到了公司的电梯门口,夏曦按了按上升键,进入电梯时,听到有人叫唤,赶忙按了开门键,“哎,赶上了,谢谢你呀!”那人穿着蓝色西服,有着好看的风眼,正笑着看着自己。

“不客气!”,夏曦小声地回复,没错,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的上司,慕白,跟他相处,还是有点压力,毕竟慕白即使不说话,也散发上位者的气势,让人感到压迫,连夏曦也下意识地退了几步。

看到后退几步的夏曦,慕白微微一笑,靠了上来,“喂,我没这么可怕吧!”

看到眼前的人突然凑上来,被人揭穿心思的夏曦脸立刻红了起来,下意识又退了几步,“没。。。没有这回事!”

“但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哟!”两人相视无声,最终,夏曦打破沉默,“对不起!”

“哎呀,别这么认真嘛!”他的下属虽然在工作上的天赋很高,但在为人处世上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火候,算了,考虑夏曦刚进入职场,一点新人气息也是难免的,慢慢教就是,这样憨厚的性格可是会吃大亏的。

电梯缓缓上升,两人也保持着异样的沉默,慕白看着电梯键,是不是自己把人吓坏了。

“那个。。。你”慕白刚想说什么,突然电梯一片漆黑,然后停了一下,“怎么了。。。这。。。”还没说完,电梯想拉闸一般往下坠落,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蹲下!”慕白看着漆黑的一片喊着,电梯还是下降着,火花声此起彼伏,心在一刻,乱了。

“夏曦,夏曦,你还好吗?”黑夜一片寂静,令人心慌。

“我还好。。。”黑夜荡漾一丝微弱的声音,夏曦依然处在慌乱的神情,刚才发生了什么,自己该做什么来挽救,快想呀,难道自己真的是不幸的征兆,自己还害了别人吗?想到这里,夏曦脸色一白,低下头,把自己倦缩起来,好像就能逃避什么似。

见夏曦久久不说话,慕白按了求救键,希望外面会知道自己的情况,“你还好吗?夏曦!”身体逐渐向夏曦靠拢,只是此刻夏曦依然处在自己的负面的情绪,无法察觉慕白的靠近。

“夏曦,你别吓我,好吗?”双手放在夏曦的肩膀上,摇晃几下,企图将夏曦唤醒。

感受到慕白的体温,夏曦也从片刻的魔怔清醒过来,只见夏曦阴阳怪调地说着:“那,慕组长,你知道不详的征兆吗?”

察觉一丝不对劲,慕白还是强忍心中的疑惑,“怎么突然说这个?别说话,我按了求救键,很快就有人来了,不要担心!”

仿佛没听到慕白的话,夏曦开始自言自语,“你知道吗?我爸妈从下就说我是不详的征兆,会害别人倒霉,我一开始也没在意,可是现在发生的这些事,让我不得不相信,他们说的是对,我也不想的,我好像害到你了!对不起!”眼泪好像不受控制,啪啪掉了下来。

这个人还真傻,怎么什么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明明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上次的投资失败也是二话不说就自己一个人扛了下来,哎,真的傻。

“没事了,虽然这么说可能帮不到你,可是这一切的发生都与你无关,这只是意外,一次简单的意外,没事的,一切会好起来的”慕白下意识去拥抱夏曦,把他像个孩子一般拥在怀里,拍拍他的后背。

感受慕白的体温,自己的情绪好像也慢慢地平静下来,平静下来后,发现自己跟慕白也太亲密了吧,一把推开慕白,脸上好像还有些微的脸红,“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慕白不说话,只是笑了笑,“反正也是闲着,要不你跟我讲下你的过去!”

接下来,两人聊了很多,空气也变得稀薄,有了那么一丝燥热

“慕组长,怎么还没人来,好热呀!“夏曦挥了挥衣袖,心里的不安也油然而生。

“没事的,很快就会有人来了,”因为安慰了夏曦很多,加上电梯的空气也越来越少,自己也有些疲惫,声音也透露些许的厌倦。

不知几个小时过去了,两人都已经到达了极限,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对不起,慕组长,是我害到你了!”夏曦有气无力地说着

“别说话。。。”话音刚落,慕白就发现自己被戴上治疗哮喘的气瓶,顿时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夏曦的弟弟又哮喘的病史,从小就有随手带的气瓶,这个习惯至今还保留下来,没想到今天还能救到别人。

“呐,很开心最后遇到你”说完,夏曦有气无力地低下头,慕白很想去拉扯他,叫他醒来,但自己也无法动身,此时电梯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