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21章 邪尘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0-31 7:53:04pm

其他·同人


  此时已经旁晚了。

  白亦带着自己的妹妹到处走街完后,两人并没返回华夏区而是回到松涛小区。

  “终于到家啦,肚子饿死了。”白瑆肚子饿的躺在沙发上。

  “少爷,你们回来了啊,我的晚餐刚刚煮好了,你们过来吃吧。”小花从厨房走出来。

  “不错,一回来就有东西吃。”白亦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想着确实还有有用。

  “好嘞。”四人就很开心的吃饭,他们从来都没有那么开心过。吃完饭后,白亦的妹妹白瑆就回到了房间睡觉,而白亦坐在沙发看戏。

  “少爷,你还不睡觉吗?都九点了。”吴业看到白亦一个人在看电视节目好奇的问道。

  “哦?是吴业啊,睡不着....”白亦看了一下吴业,继续问道:“我可以问你东西吗?”

  “少爷,你不用那么客气。”吴业有点不好意思的不敢看着白亦:“你直接说吧。”

  “我想赚钱,你知道要怎么赚钱吗?”白亦会突然问这个,想到了自己银行卡里的钱已经要用完了,而且继续卖符的话,以后一定会影响了自己修炼。

  “少爷,你怎么突然想赚钱?”吴业突然白亦对他那么讲有点尴尬的样子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靠自己赚钱。”

  吴业说:“要赚钱,只能去打工了。”

  “打工?哪里打工?”

  “比如酒店,ktv,等等地方当服务员什么的。”

  “大概可以赚多少钱?”

  “撑死三千块。”

  “三千块啊………”白亦犹豫着说道。

  “如果你想赚快的话,去抢银行啊。”这时,小花从厨房冷嘲热讽的说道。

  “不行,银行的钱是人民的,到头来损失的还是人民,我白亦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义之事。”

  “那就去抢贪官啊,现在国家正在反腐,你去抢贪官,也算是为反腐事业作一份贡献。”

  “反腐这种小事,还是让国家去干吧,我就不掺和了。”

  “那就去抢那些做不明生意的富户,临江市就有一个很出名的地下钱庄,叫梵高钱庄,那老板表面上做一本正经的生意,但暗地里放高利贷,收黑账,干脆你去抢劫他的钱吧。”

  白亦嘿嘿笑道:“好啊,他的钱都是搜刮来的,如果我白亦劫富济贫,这也是侠之大义的事。”

  “少爷,你不是开玩笑吧?真的想抢那梵高钱庄的老板啊?”小花忙问,她只是说说而已。

  “我没有开玩笑啊。”白亦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付出,所以他已经决定要开始做侠义之士。

  “好吧,少爷,你自己小心点,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我们去睡觉了。”

  “嗯,好吧。”

  吴业和小花无法阻止白亦,他们希望白亦是开玩笑。但白亦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了。他今天看到李文琳为了救父,出卖自己的身体,白亦觉得这个世界,在本质上,跟他那个世界并没有多大区别。

  白亦开始计划后,立刻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套紫色衣服和一个黑色面具。这身行头倒容易搞定,他这样打扮就像电视剧里的武侠。

  白亦准备好一切,想要开始行动时,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回忆起以前的自己,穿着一身紫色衣服拿着魔刀千刃,开始自己的任务,这种熟悉的感觉,让白亦无法忘记。

  “白亦还是邪尘,我始终还是白亦。”白亦看着自己,继续说道:“琉璃,等我!”

  白亦对着自己说完后,就往窗外跳出去,如一只蜘蛛一样在小区高楼的外墙上爬行着。在夜色中,白亦穿梭在城市的各座大楼之中,不管是三十层的高楼,还是低矮的民房,白亦都如无人之地一般。

  “惨了,我又没来过,怎么会知道高档小区呢....”

  就在白亦烦恼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路上有两辆黑色的van神神秘的进入一个秘道,白亦便很好奇的跟了上去。

  不久后两辆黑色的van停在一个很大间的屋子。屋子外面的墙壁刻着“庄家“。

  “真是天帮我啊,既然派人来带我进来。”白亦很高兴的开行动自己的计划。

  来到梵高钱庄老板的家后白亦从后面绕了过去。手按在别墅后面的墙上,白亦认为自己的内功很深厚,用力一震,墙体就裂开了。不过,在白亦精湛的内力之下,裂开的墙体没有轰然倒下,而是刚好留出一个小洞口。

  白亦立刻砖进去。

  当白亦进到里面时看到了各个角落的监控,白亦抓起一把碎石,往各个监控一扔。

  “啪啪啪。”墙上的所有监控都被他碎石击碎。

  白亦很快在地下室找到了保险柜,手按在保险柜的密码锁上,用内力一震,密码锁一下被破坏,门自动弹开了,在他这种高手面前,什么密码锁都没用。不过,这时也响起了警报声。

  白亦拿出准备好的黑色麻袋,把保险柜里的钱一下就扫进黑色麻袋里,整整一大麻袋。

  白亦眨眼就退了出去时,白亦从在走之前在墙上留下了一行字:借钱济贫,感谢施主。‘邪尘’敬。

  这时,楼上已经有许多人下来了,白亦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一下就把他们打倒,然后飘然离去。

  在白亦离开的时候会留下那个名号是因为害怕被别人误会,他只是告诉别人,他这是劫富济贫,是狭义行为,不是盗窃给自己用,不然,跟打家劫舍的飞贼有什么区别。

  白亦背着麻袋,消失在黑暗的角落里,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把白亦留下。

  大约十分钟后,许多警车来了,整个高档小区都是警车在鸣叫着。

  虽然这个地下钱庄的老板有非法勾当,但是没有证据,所以他的财产还是受法律保护的

  而白亦此刻,背着麻袋,飞奔在一片低矮的民房之中。

  住在这片低矮的民房里的,无疑都是穷人。

  此刻所有人都已经睡下了。

  白亦飞奔在屋顶,悄无声息,见到屋子比较差的屋顶,白亦就会倒挂在屋顶,从窗户或者其他门洞里扔进去一捆钱。每一捆都是一万元整,有的扔几捆,而有的扔一捆,看情况,看上去越穷的扔越多。

  然后又悄无声息的飞奔到下一家。

  就这样,白亦背的一麻袋钱,很快就发掉一半了,还真有武侠电视剧里,武林高手劫富济贫的样子。

  这时,白亦来到一户人家的屋顶上,这是一户低矮的单层小房子,瓦片都是灰色的石膏瓦盖的。此刻已经凌晨两点半了,这户人家的灯还亮着。

  白亦一路发过来,每家每户都已经熟睡了,怎么这家还没睡。

  白亦立刻趴在屋顶上,听到屋里有人谈话。

  “妈,你去睡吧,我来看着爸。”一个女孩说。

  “我怎么睡的着,你爸今天才做的手术,可我们晚上就把他带回了家,真是造孽啊。”一个中年妇女轻声哭泣起来。

  那女孩也哭道:“妈,你不要这样,是我们没有钱,若不是没有钱,我们怎会省那点住院费。今天那五万块,只是手术费,并不包括其他费用。

  白亦大惊:“竟然是李文琳,这也太巧了吧。”

  白亦看到他们一家如此艰难困苦,顿时觉得很怜惜,今天刚给她们的五万,只不过是手术费。手术费之外还有其他各种费用,她们承受不了如此高昂的费用,只能当天做完手术,当天就出院回家。

  这时,白亦又听到李文琳母亲抽泣道:“看你爸现在这样子,十有八九是还会继续恶化的,如果换脊椎的话,要两百万,天哪,我们去哪弄,呜呜呜。”

  “妈,先别想那么多啊。”

  就在这时,一个麻袋从窗外飞进来。

  “砰!”黑色的麻袋掉在地上。

  “谁?”李文琳母女一喊,忙往窗外看去,只见一个模糊的黑影站在外面,那个黑影说道:“这些钱,拿去救你们亲人。”

  当然,白亦的声音改变了。

  “钱?”李文琳忙往麻袋一看,天哪,麻袋里装的都是钱。

  “你是谁?”

  白亦道:“我叫邪尘。”

  白亦说完,飞跃到屋顶,落在屋顶连一丝声音都没有,眨眼就消失在黑暗里,果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李文琳的母亲已经把麻袋里的钱都倒出来了,倒了一床的钱,两母女看着一床的钱呆了。

  李文琳双手颤抖的数了一下,整整二百一十捆。

  “多少啊?”李母声音颤抖着的问。

  “妈,整整两百一十万。”

  “啊。”李母听到数额时,差点没吓晕。

  “刚刚那个自称邪尘的是谁啊?为什么半夜三更给我们这么多钱?”

  “我不知道。”李文琳茫然的摇了摇头。

  李母道:“先不管这么多了,把钱收起来,救你爸要紧。”

  “可这钱来历不明,万一.....”李文琳一皱眉。

  李母说道:“跟你爸的生命相比,来历不明算什么,大不了以后我去坐牢。”

  李文琳茫然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