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27章 装b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04 5:58:31pm

其他·同人


  车子很快在一座别墅停下。

  “走吧,我们进去。”

  “嗯。”白亦跟随程晨呜走进别墅外面的铁门,里面花围里一个老妇女忙招呼道:“老爷,回来了啊。”

  程晨呜问那妇人:“小姐呢?”

  “小姐在书房温习,小姐她特别爱学习了。”

  晨鸣喊道:“玲儿,快下来,爸给你找了一个好保镖。”

  在书房的程雪玲听到后,立刻走下楼梯来,看看父亲给她找了什么保镖。

  可是,当程雪玲下到客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白亦时,身躯颤抖不止,整个人都呆了。程雪玲打死也不会想到,父亲给她找的保镖,竟然就是那个在厕所外面躺着的超级变态王。

  白亦看到程雪玲,苦涩的一笑,果然是她,有些心虚的对程雪玲打招呼道:“你好,小姐。”

  程雪玲惊恐的指着白亦,喊道:“爸,快,快把他赶出去。”

  程晨鸣皱眉道:“玲儿,你说什么呢,他是我给你请回来的保镖啊,他叫白亦,过来认识一下。”

  程雪玲着急的说道:“爸,求求你赶走他!”雪玲眼球里开始红红的继续说道:“他就是那个在女厕所睡觉的变态佬。”

  程晨鸣笑道:“玲儿,别闹了,我知道你还是很不喜欢被保镖监视,可这一次,我绝不能由你自己了,星期五在厕所发生的事,你这么快就忘记啦,所以,这次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必须给你找保镖。”

  程雪玲急的要哭出来,指着白亦控诉道:“爸,我没有骗你,在女厕所睡觉的变态就是这个人,烧成灰我都认得出来。”

  “好啦,玲儿,每次给你找保镖,你都找各种理由诬陷别人,上次给你找的那个保镖,你不也诬陷他半夜三更爬到你床上去,能不能换过一个新鲜的理由,真是的。”

  “呜呜,爸,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你把变态招回来,你真的要引狼入室吗?”程雪玲看着白亦一阵恐惧,这变态在学校都敢这么明目张胆,这要是在家里,还不把她给强奸了?说不定等过几个月,连孩子都给怀出来了,一想到这里,程雪玲就恐惧的身躯颤抖不止。

  白亦苦笑道:“程老板,看来你女儿并不欢迎我,我还是走吧。”

  程雪玲咬牙切齿道:“滚,你这个在变态,滚出去。”

  “白兄弟,你就留下吧。“

  ”爸!“

  “玲儿,你再胡闹,爸爸生气了。”然后又对白亦说:“白兄弟,你别介意,玲儿有时候就是比较淘气,你多担待着点啊。”

  “爸,你引狼入室,你会后悔的。”说完,程雪玲就哭着跑上了楼。

  程晨鸣歉意的对白亦一笑:“不好意思啊,白亦,玲儿从小被我宠坏了,有些时候很懂事,但有些时候,又很不懂事,请你多担待一点。”

  白亦说:“没关系,我只做好我本质工作,其余的事,我也不管。”

  “好,好,那…你先去洗个澡吧。”

  “我还是先回去,因为我明天还要送我妹妹去上课呢。至于这份工明天开始。”

  “嗯,这样也好啊,已经很晚了。这个车钥匙你就拿着吧,明天开始你就将陪伴我女儿上学放学。”

  “好,谢谢,程老板。”白亦很礼貌的回礼,才转身离开。

  此刻程雪玲正扑在床上呜呜地哭泣,哭了一会儿后,她拿起床头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妇女。程雪玲看着照片,抹着眼泪道:“妈,爸爸不相信我,他宁愿相信那个变态,也不相信女儿的话。妈,我好想你,自从八岁你和爸离婚了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你也没有来找过我,你真的不要我了吗?爸爸常年在外做生意,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现在爸爸还把一个色狼招进家里来,以后我怎么办,呜呜呜。”

  …………………

  隔天,凌晨五点多。

  白亦实际上根本没有睡觉,都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提升自己的修为。

  “没想到自己提升到武者级之后,依然无法像以前那样修炼了。”白亦突然停下了打坐,走向阳台看着外面的风景:“难道是这个身体的关系吗?还是其他原因呢?”

  就在白亦思考的时候,房门传来了一个声音....

  “哥哥!”白瑆在白亦房间外面大喊大叫:“起来了,要读书了!”

  “好啦,哥哥现在就来啦。”白亦换上了校服就坐上了那辆小型车....白亦负责开车,而白瑆坐在前面负责捣蛋,两人来到了程雪玲的家。

  “小姐,早安。”

  “哥,这位姐姐好美啊。”白瑆两粒眼睛发亮的看着程雪玲说道。

  “不要乱说话。”

  但是他们在说话,而程雪玲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看着手中的书本。白亦也无奈的继续驾车...先送了白瑆去学校在到了白云中学....

  很快就到了白云中学,白亦把车子放在学校门口旁边的停车场。

  白亦扭头一看,这么巧,正是上次小白介绍去的何公司面试的副手,以及被他录取的那个像农民工一样的青年,还有一个超级美少女,那个美少女看上去有点调皮可爱,美貌绝伦。

  白亦顿时对李伯笑道:“是你啊,这么巧。”

  程雪玲也回头看了下,见是何莉来了,同是白云中学四大校花之一,程雪玲当然认识何莉,只不过大家不在同一个班级,没什么交情罢了。

  下车的李伯见到白亦,愣了下。

  白亦热情对李伯打招呼道:“halo,亲自送小姐上学啊。”

  “呵呵。”李伯脸色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而白亦却没有任何尴尬,好像见到熟人一样,白亦并不恨昨天没有录取他,毕竟这是你情我愿的事,白亦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白亦看着那个俏皮可爱的美少女,笑呵呵道:“这是何老板的女儿吧,还不错嘛,长的挺好看的啊,差点赶上我们小姐了。”

  李伯眉头一皱:“你们小姐?什么意思?”

  白亦裂开嘴嘴嘿嘿笑道:“你还不知道吧,虽然你昨天运气不好,没有录取到我,但我现在也是校园贴身保镖,这就是我们的小姐。”白亦一指前面点的程雪玲。

  李伯眉头皱了皱,没想到白亦竟然成为程晨鸣女儿的保镖了。

  白亦看向何莉的那个像农民工一样的保镖,笑道:“刘兄,早上好,你也是今天开始工啊。”

  可是,那个农民工一样的保镖刘悦却对白亦一脸嫌弃。

  白亦笑道:“刘兄,我又没有跟你抢饭碗,你别对我一脸不爽啊。对了,刘兄,你怎么还穿着这么老土的衣服啊,难道你的雇主没有给你发新衣服吗?”

  刘悦冷声道:“关你屁事,我跟你很熟吗?”

  白亦哈哈笑道:“刘兄,我知道你为什么还穿着这么土的衣服了,我从电视上看到一个词,叫‘装比’,你肯定在装比,哈哈哈,被我猜对了吧。”

  刘悦脸一黑,怒道:“白亦,请注意你的言辞。”刘悦火冒三丈,白亦竟然当副手和何莉的面说他在装比。

  这时,何莉哼道:“你就是白亦?”

  “哦,我就是本人,找我有事吗?”白亦看着何莉问道。

  何莉听到白亦对她那样说话怒道:“白亦,你占我便宜,还这样的霸气跟我说话!刘悦,还愣着干嘛,给我打他。”

  此刻白亦听到了何莉叫他保镖刘悦准备打他时,白亦也做好了准备的状态。“怎么样?想动手吗!”白亦摆着很完美的招式站着。

  “刘悦,给我打他呀!”何莉对着刘悦命令道。

  这时李伯突然大声呵斥道:“莉儿,你闹够了没有?在闹的话我和你爸爸说!”

  何莉委屈无比的样子,李伯又着对满脸不爽的刘悦说:“刘悦,你的任务就是保护莉儿的安全,如果莉儿再让你无缘无故打人,你不要理她。”

  “哦。”刘悦瞪了眼白亦。白亦看到没打就收起了招式.....

  这时,一个青年手捧着一大束鲜走到何莉身边,说道:“莉儿,两天不见,如隔三秋,这两天过的好吗?这是我一大早,特意从三十公里之外的百小镇买来的,早上刚摘的,九十九朵玫瑰,代表我对你九十九颗真心。”

  那个青年把递到何莉面前,这个青年正是白云中学五大恶少之一的钟东,李伯看到钟东当着他的面送礼物给小姐,脸色很是不悦。

  何莉本就因为白亦而火冒三丈,现在又来一个讨厌的追求者,更加的怒火,对她的保镖刘悦吼道:“刘悦,你还愣着干嘛,把苍蝇给我赶走。”

  刘悦心中暗笑:“在小姐面前表现的机会又来了。”

  刘悦忙道:“小姐,这些苍蝇,以后都交给我吧。”

  说完刘悦一脚飞过去,钟东手中的花散了一地,身体也擦着地面,一下飞到二十多米之外的花丛里去了。

  “wow!不错啊,看不出你的力量不错嘛。”白亦在一旁看着刘悦装b......

  “白亦!!我的保镖是不是很强勒!要不要来比较。”何莉对着白亦喊道。

  “切…谁稀罕啊...我还在陪小姐呢。”白亦说着往后看程雪玲已经走了....

  “小姐!等我啊!”白亦立刻追了上去。“小姐,别走这么快嘛。”

  程雪玲道:“白亦,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保镖,你的一言一行,都跟我爸脱不了关系。你跟何无敌的人发生矛盾,就等于是我爸跟何无敌之间产生了不愉快。”

  “噢。”

  程雪玲很无语的看着白亦摇了摇头,什么也不想说了,直接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