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 - 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2-28 9:00:13pm

其他·同人


二零三零年十一月一日,今天是个天气非常好的星期五……我是想要这么说的。才踏出课室的门的我,望着那阴沉沉的天空,无意间叹了口气。不行不行,哥哥说年轻人不能整天唉声叹气,要改掉这个习惯才行。

“喂,交了试卷就不要留在这里干扰其他同学。”课室里头的监考老师朝我喊道。

我急忙地道歉后便转身离去。走到草场中央,我突发奇想,或许这样行得通。

“老天爷啊,小女才刚考完试而已,赏脸给个晴天好不好啊?”我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诚恳地祈祷着。

等了将近一分钟,我睁开眼睛一看,还是没变。这样的东西有用才怪。算了,我也不是特别讨厌阴天,倒不如说,我特别喜欢阴天,只是今天考完试想看一看太阳罢了。我特别享受像现在一样,一个人站在草场中间吹着风的时间。我张开双手……好像摸到什么似的……

“妳一个人站在这里干嘛?”

我转过头一看,千夏姐姐就站在我后方。

“刚考完试想看看太阳,结果是阴天所以就在这里吹风。”我诚实地说,“千夏姐姐不用去监考吗?现在考的是生物学哦。”

“说了多少次在学校不要这么叫?”她拿手上的试卷轻轻地敲了我的头一下,“这么快就出来了,有信心吗?”

“我什么都没有,信心最多。”我自豪地说。

这就是我的座右铭,‘什么都没,信心最多’,虽然我是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却常被家人说我自信心过剩,尤其是千夏姐姐。

“不及格的假期要留下来补习哦。”她担心地看着我说道。

“我什么时候不及格过的?”

不是我在自夸,这是从幼稚园到现在人家对我的评论,记忆力过强,几乎是过目不忘。所以成绩一直都在年级前十名以内。

“这么说也是。”千夏姐姐叹气说,“这么早就出来的应该也只有妳罢了啊。不会无聊吗?”

“千夏姐姐哦不对,徐老师在嘛。”我笑着说,“况且再多三十秒左右就有人会来找我了。”

“我待会要去批改试卷,没时间陪妳。”她说,“不过谁会来找妳啊?”

千夏姐姐刚说完,她后方就传来一阵声音。

“小依!怎么每次都这么快啊?”

那是我为数不多的好友,娜资。和她成为好友的契机嘛……我永远都不会忘的!这么说来,我和她从小学开始就一起玩到现在的呢。大概是小学二年级吧,因为她的英文名是 Na Zi,而常常被人家拿来开玩笑。那也是难免的,毕竟是纳粹的英文拆开而已。 本来我是没什么想理的,但就是有那一次,其他同学闹得太过分把她弄哭了,所以我就当场发飙大骂,结果把那群同学都骂哭了。还因为这件事闹到我家里去呢。

只见她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看到千夏姐姐站在旁边后慌张地站直身子问安:

“徐,徐老师早安。”

“早,妳们两人作弊吗?怎么一起出来?”千夏姐姐回应娜资的问候后竟然直接抛出这个问题,吓得娜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老师,我们像是那种人吗?”我反问道。

确实,我和她一起出来是有点可疑,但是我们绝对不可能作弊!第一,我们的座位距离太远了。第二,我们可是好学生,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人格保证!

“是不像,算了,我要去改试卷了,再见。”千夏姐姐随口应付以后就走了。看她好像很忙似的,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她。话说回来,批改考卷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让学生知道的,而且我也已经有人陪了。

“娜资,要去哪里啊?”我望向她问道。

“在考试时间结束前也只有食堂可以去了吧?”她想了一会儿后说,“就去那里吧。”

“说得也是,走呗。”

之后,我和娜资两人就坐在食堂那里闲聊。说是闲聊,但是她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闷闷不乐的。本来就不怎么笑的她显得更加忧郁了。真可惜,那头乌黑亮丽的……短发,从认识她到现在都没看过她留长发,虽然我有说过留长发比较好看但是她说长发有点麻烦,而且也有点热所以就没留了。对于这点我是不否认,长发有时真的会很麻烦。

乌黑短发,一双大眼睛,嘴巴也蛮小的,非常标致的五观呢。这些东西都在她那圆圆的脸上……怎么突然发红了?

“小依,妳盯着我看干嘛?”她有点害羞地问道。

“不好意思,觉得妳好像有心事所以不知不觉就这样一直看着妳了。”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

“什么都躲不过妳呢。”她叹气说道。

这么说我是猜中了吗?

“有什么事吗?”我继续问道。

她叼着吸管,把杯子里的饮料喝光了以后说:

“担心这次的考试啊。”

“原来是这回事。”我笑着说,“妳不也很早就出来了吗?没事的啦。”

“早出来不代表会做好吗?”她抗议道,“虽然已经再三确认了但还是不放心。”

“会及格的啦,不要那么担心,考试过去了就应该要好好享受一下啊。”

“不及格的话连假期都没有啊。”她一脸忧愁地说,“我可不想一整个假期都对着徐老师。”

“我已经习惯了的。”我摊手说,“每天都得看着她呢。”

“诶?”她疑惑地看着我。过了几秒,她睁大双眼,像是在审问犯人似的问道:“话说回来妳和徐老师关系好像很好,为什么啊?”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有这种表现,她看上去虽然算是比较文静,内向的人但是遇到一些她觉得奇怪的事都会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这点我一开始也是吓了一跳,不过相处久了,就没多想了。

“该怎么说呢?”我正苦恼着该如何向她解释这件事情。

“什么该怎么说?”她等不及了,“就直接说出来就行了啊。”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说出来啊!如果没办法诠释出来的话,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她亲自体验……我心里那股想要恶作剧的冲动来了!管不了了!

“娜资。”我诚恳地看着她说。

“怎,怎么了?”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眼神吓着了。

“这种事情我很难解释。”我坐正身子认真地说,“今天就跟我走一趟吧。”

“……”虽然她有双大眼睛,但是她的死鱼眼还真的是微妙至极啊!

“不要这样嘛。”我笑着说,“跟着来就知道为什么我和徐老师那么要好了。”

她轻声叹气后站起来说:“陪我去电话亭打电话。”

她这么说就是同意了啊!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了!

“好,走。”

******************************************************************************************************************************

下午四点,我和娜资两人无所事事地坐在办公室前的长凳上。我也真是的,竟然没带东西来解闷,平时因为要等千夏姐姐我都会带些书来读,考试期间就温习功课。如果只是我一个人而已的话也就算了,但这次因为娜资也在的关系,我有点内疚啊。毕竟是我拉她过来的,结果还什么都没带,闷死她了。虽然我有向她道歉,她也说了没关系但是心里就是过意不去。

好,就这决定了。进去催一催千夏姐姐吧!

我站起来,想要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与正好走了出来的千夏姐姐撞上了。

“不好意思,忙着工作所以忘了时间。”她向我道歉后往我左边瞄,看见娜资坐在那里看着她,便问道:“妳怎么还没回去?”

“那个……”娜资结巴起来了。

“她说要去我那里看一看。”我把她的话接下去。当然,这不是她想说的,因为是我硬拉她过来的。

“哦,然后呢?”千夏姐姐问。

“有劳妳了。”我笑着说。

千夏姐姐眯着眼睛,轮流看着我们两个,似乎是在怀疑着什么。

“妳又在搞什么?”她瞪着我问。

姐姐妳直觉是不是太强了啊!虽说是当过侦探的但也没必要这么强吧?

“没,没什么。”我随便糊弄过去,“走吧。”

我拉着娜资的手走到姐姐的车那里,硬是把她推进去后也跟着上车。在姐姐优哉游哉地慢走期间娜资就像机关枪似的向我抛了一大堆问题,而我呢……一个都没答!差点泡汤的计划被复活了怎能到此放弃!

******************************************************************************************************************************

过了半个小时,我们三个人来到了一间店屋面前。那间店屋说久不久,但也不能说是新建的,记得是哥哥大学毕业后过了几年才买的。当然这花了他一大笔储蓄,不过毕竟是做侦探的,财务方面多少还能应付得来。而且他把楼下那层租了出去,就算没委托也有些许收入。整间店屋有三层,最底层租了出去,中间那层是事务所,最高那层就是哥哥他们住的地方。

“依,妳先把她带去会客室吧。”姐姐吩咐说,“我得先去换衣服。”

“好。”我简单的回应之后就把娜资拉到一楼去。我正想把门打开的时候才发现门被锁住了。不会吧,这种时候应该没有客人的啊。

“妳没有带钥匙吗?”娜资抬头看着我,毕竟我比她高半个头。

“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我摊手说。

“不是妳家吗?”

我伸出手指往门上的牌子只去,她的视线随着我的手指飘去,最终落在那块牌子上。

“千夏侦探事务所……”她眯着眼睛,把牌子上的字读出来,她意识到这里是哪里后慌张地拉着我的手说:“妳,妳干嘛带我来这里啊!我没什么事情需要侦探帮忙啊!”

“冷静冷静。”看不出来啊,人小小只的力气还蛮大的嘛,我被她晃得头都快晕了。

“妳们怎么不进去?”千夏姐姐换好衣服下楼后见我们还在外头,所以就这么问。

她把先前的淡妆卸掉,换了件蓝色衬衫还有一条朴素的白色长裙,头上绑着马尾。果然还是这样子的千夏姐姐比较漂亮。

“门锁住了。”我回答道。

只见姐姐轻叹口气后走向前开锁,不过她在我们进去之前叫我们安静一点。这点我们都没问题,不过嘛……

“不过……”娜资还是有点顾忌。

“不要不过了,进来吧。”我不理会她,直接把她拉了进去。

我们都进来后,姐姐静悄悄地把门关上,然后慢慢地,慢慢地走向沙发。她悄悄地,悄悄地……才怪!她猛地把沙发上的被子拉开,结果发现被子下只有一些枕头。

“奇怪,人呢?”

“一个,两个,三个。”柜台处传来一把声音说道,“年级大的那个,妳以为这种伎俩对我有用吗?”

话音一落,我们三人的视线几乎同时往柜台望去。有一个人手插进裤袋站在那里,是明治哥哥啊。

“怎么——”

“从刚刚开始就听到有人在外头说话。”哥哥打断姐姐的话,“是两个女生,其中一把声音特别熟悉,所以就变成了这种情况。”

省略过头了吧!虽然哥哥常说把事情全部一次过说出来会很长很乱,所以要省略一下,但是这几乎省略了所有的事情了啊!还有,刚刚听到我们说话了还不开锁是要怎样!

“我是知道这种伎俩过两三个星期就没用了,不过……”姐姐慢步走向哥哥,冷不防地掏出一把手枪抵着哥哥的肚子,“……我不是说过不要锁门了吗?江明治你这人到底要我说几次才会听进去啊?是不是要在肚子开个洞才会听话啊?要留左边的肾还是右边的肾?还是你要用三十个百分比的肝来换?”

由于娜资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事,加上姐姐突然拿出一把枪所以被吓愣了。这一吓可不得了啊,吓得我超疼的。

“娜资。”我强忍着因为疼痛冒出的眼泪,看着娜资说,“放,放轻松,我的手,很痛。”

我说……妳的力气到底是哪里来的啊?

她意识到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抓着我的手后急忙地放开并向我道歉。别这样啊……搞得我都不知道要不要捉弄妳了……

“好啦别闹了。”哥哥认输了,“有客人来妳也敢这么玩啊。”

千夏姐姐这才想起我们还在这里,转过来向我们道歉:“不好意思,第一次来就让妳看到这种状况。”

“一百五十六公分,今年十六岁。”哥哥走到他的安乐椅那里坐下来,“客人越来越年轻了,时代变了啊。”

“别闹了,她是我的学生,依的朋友。”姐姐纠正说,“说是要过来这里玩的。”

“会这么要求的,妳是第一个啊。”哥哥看着娜资说。

“其实是我硬拉她来的。”我插嘴说道。

“果然是这样。”姐姐瞪着我说。

女人的直觉果然可怕。等等,我也是啊!

“人都来了,拿点饮料出来给人压压惊吧。”哥哥打着哈欠说,“才刚考完试就这么心惊胆跳,要人家假期怎么过啊?”

“你不锁门的话就不会有这些事发生了。”姐姐向哥哥抱怨完以后看向娜资问道:“要喝什么?”

“这个……那个……”

看样子她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解放出来啊。

“给她一杯牛奶就行了。”我代替她回答。

“牛奶吗?那我得下楼买了。”

“不,不用麻烦了。”娜资不好意思地说。

“没什么。”姐姐笑着回应,“很快就回来了。”

“对了姐姐!我肚子饿了,顺便买点吃的吧!”我朝着门口喊道。

门口隐约传来了一阵声音,大概是答应了吧。如果没听到的话就算了,厨房大概还有泡面,只是不想吃泡面才麻烦姐姐去买的。

“不对,妳们不同姓啊!”娜资突然大喊道,“怎么会是姐妹?”

“安静一点,我要睡觉。”哥哥躺在安乐椅上轻声训斥说,“依,给我向她解释清楚。不然把妳今天的工资全部扣光。”

“太过分了!”我抗议道。

“再喊就把妳明天的工资也一起扣。”

可恶!竟然用这招欺负我!要不是我想要买新推出的那部相机我才不会妥协呢!

“小依,快解释清楚。”娜资在旁边催促着我让我快说。

“咳咳。”我清了清喉咙,开始解释由来:

“十三年前某个风雨交加——”

“那天热得很,哪来的风雨交加。”躺在椅子上的哥哥纠正道,“不要吹牛。”

“好啦,我说实话。”本来想编个超级刺激的故事的,但是被哥哥戳破了,也只能说实话。

“十三年前某个下午我在外头走散了被人送到事务所然后哥哥也就是躺在椅子上的人发现事有蹊跷所以就帮我用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找到了回家的路结果进去发现我妈妈晕倒在里面送到医院仔细的检查后被确认有被家暴的痕迹然后我亲生父亲就这样被抓了起来而我妈妈则和他离了婚之后因为要工作所以就把我留给他们带所以我才会叫他们哥哥姐姐顺带一提他们已经结婚了。”我一字不漏,毫无间断,中间几乎没有换过气的说了出来。

“不错,把这几年的事情都压缩在这二十五秒以内。”哥哥少见的赞了我一句,不过之后又在挑错误,“不过人家听得懂吗?”

“没关系,我听得懂。”娜资笑着回应,尽管哥哥看不到。

“看吧。”我自豪地说。

“她听得懂就好。”哥哥随便应付过去后似乎又睡着了。

我们保持沉默将近一分钟后,娜资凑过来小声地说:“不过如果是叫‘哥哥’的话那么妳不是应该要叫徐老师‘嫂嫂’吗?叫老师‘姐姐’的话就应该叫那位先生‘姐夫’了吧?”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呢……那么我应该怎么叫呢?应该叫‘嫂嫂’还是‘姐姐’?要叫‘姐夫’还是‘哥哥’?哦不,好乱!

“我,好像问了不该问的东西。”她见我突然间那么烦恼后这么说道。

“没什么,只是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我托着下巴看着她说,“话说回来,哥哥说出妳身高的时候妳怎么没被吓到?还以为妳会被吓到呢。”

“对诶!我差点忘了这件事。”她说完后便站起来,走到了墙壁那里不知道在干嘛。

哥哥似乎被我们吵得没办法睡了,索性走到沙发上坐着观察娜资到底在干嘛。只见她慢慢的站起来,对结果感到满意之后才回到刚刚的座位坐了下来。

“刚刚在干嘛?”我好奇地问。

“在测量高度。”她回答说,“这是关键。”

“哦。”哥哥把身子挺向前说道,“这位小姐,让我听听妳的想法。”

“这间房间里只有那面墙的壁纸不一样,其他的都是单色的,只有那面是双色,而且比例有点奇怪所以我就去量了一下。让我去量的原因是因为那面墙就在门的旁边,侦探这行多多少少也会面对一些可疑人物,为了避免伪造资料造成的不便所以索性直接用描述的,在描述某个人的身形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身高。单靠眼睛分辨一个人的身高对谁来说都不是简单的事,所以为了让整件事情简单一点就选了一百五十公分的壁纸。除了侏儒和小孩以外大概也没什么人会矮过这个高度了吧。”她不慌不忙地说出她的想法。

这也是她不为人知的优点之一,那超乎常人的联想能力,分析能力和观察力,简单来说,就是推理能力。我的人生真的是非常的幸福啊,短短十六年就让我遇上至少五个具备这项能力的人。

“不错。”哥哥靠在沙发上满意地说,“有兴趣加入我们吗?当然是有工资的。”

这什么展开啊!

“不要随便就邀我的学生进来!”姐姐大声喊道。我见姐姐两手都拿着东西有点不方便就跑过去帮忙。

把东西都放到厨房后出来他们还在为了这件事争吵。

“妳也说了,我们缺人手,能找到有能力的人的话是一定要拉拢对方的。”哥哥说。

“这不代表你可以随随便便就要一个中学生加入啊!”姐姐抗议道,“要是人家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们要怎么负责?”

“难得找到继承人的说。”

“要继承人就自己生一个!”姐姐意识到有地方不对劲后连忙改口,“不,不对!事到如今,只能用老方法了。”

“奉陪到底。”

我把牛奶递到娜资面前:“给。”

“谢谢。”她接过牛奶后担心地问,“小依,不用阻止他们吗?”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是这么说着的。

这种情况我已经司空见惯,但这对第一次来的娜资还是有些难接受。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空气就像是冻结了一样,紧张得令人发毛。

“石头剪子布!”

话音一落,成败已定。我拿起桌子上的哨子使劲地吹,接着说:“剪刀对石头,哥哥获胜。”

“诶?”娜资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

“娜资,妳还是可以选着拒绝——”

“闭嘴,都厨房泡咖啡去。”哥哥打断姐姐的话吩咐道。

“哼!”姐姐哼了一声就往厨房走去。

“该怎么说呢……”哥哥抓了抓头,似乎有些烦恼:“……当然我们不能强迫妳,有兴趣的话就和依说吧。”

“这个,我要问一问父母。”娜资说,“因为他们也希望我在假期可以找一些东西做。”

“明明可以直接拒绝的。”姐姐担心地说,“干这行有时会很危险的啊。”

“我也没笨到会让十六岁的少女上前线。”哥哥回嘴道。

突然有人在外头敲门:“江先生在吗?”

“我去开门。”我这么说着就跑去应门了。

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楼下的店主,说是有给我们的信所以就拿上来了。我向他道谢后随即将门锁上,然后回到刚刚的座位。我把信递给哥哥后他却把信丢到桌上。

“今天已经休业。”哥哥漫不经心地说,“六点了,这位小姐不回家吗?”

哦差点忘了!

“哥哥!”我喊道。

“什么事?”

“下个星期妈妈要和爸爸度蜜月,所以——”

“给我滚。”哥哥毫不留情地打断我的话并拒绝我那还没说出来的请求。

妈妈其实在今年初已经再嫁,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拖到现在才去蜜月。我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所以就打算来这里借宿一个月半。看来无望了啊。

“我批准了。”姐姐不理会哥哥的反对。

“算了,不要太吵就行。”哥哥不想起争执了,干脆直接同意。

“那个……”娜资不好意思地说,“可以借电话吗?我要通知妈妈直接过来这里接我。”

“现在的小孩除了依以外还有人没有手机啊,稀奇。”哥哥说,“在桌上,慢用。”

她和母亲通过话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接走了。原来她妈妈在离这里二十公里处的城市上班,从办公处来这里虽然需要半个小时左右但是因为通话的时候她妈妈已经在半路了,所以很快就到了这里。

娜资走了以后姐姐走过来问我:“妳要几时搬过来?”

“什么时候都可以,只不过……”我这么说着,望向哥哥那里。

“刚说过了,不要太吵就行。”他看到以后说,“要就快,不然我改变心意的话妳就要一个人住了,家里进贼被抓走还得花我一大堆时间找妳,太麻烦了。”

“那么就现在吧。”我笑着说。

什么嘛,明明就很担心我却硬要和我刀剑相向。

“那么走吧。”姐姐催促哥哥说,“去换身衣服吧。”

“为什么?”

“顺道拜访他们呗。”

哥哥沉思了一会儿,说:“也好。”

之后等到他们做好准备时已经是七点左右了。原因是他们两人又因为一些小事起争执,这次呢,是因为姐姐不满意哥哥不把胡渣剃干净。说平时怎样都没关系,但是去拜访人的话就得要清理干净。哥哥被闹得没办法了被逼妥协,真是的,他们平时是怎么相处到现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