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素雲秘境之卷 - 六十、齊心協力制魔祖

夏血瞑≪重生魔尊立志當普通人≫  - 发布于2021-01-13 1:59:59pm

耽美·百合


見到千槿等人平安無事的宋昀子不禁鬆了口氣,但隨即他發現似乎多了兩個陌生面孔,先是困惑,下一刻卻露出驚恐的神色。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奞和難一開始就認出悠的身份,幾乎是神經緊繃著不敢動彈。

「放心,悠前輩不會傷害我們的。」

「槿兒,是你解開了封印嗎?」

宋昀子苦笑不已地看著千槿如此問道。他作為素雲秘境的主人,自然曉得秘境裡囚禁著這麼一隻可怕的兇獸,但他沒想到會有這麼的一天,恆古兇獸混沌居然就這樣被放了出來,哪怕那只是混沌的殘魂之一。

悠看了看眼前的宋昀子,然後再看向跟自己同為兇獸但年歲相差甚大的奞和難,露出了一副「有趣」的表情,逕自走進去坐在靠近溪流的一塊石頭上,繼續玩起他的馬尾。

「算是也不算是,畢竟我們實在別無他法,因為秘境意識不斷阻擾我們。」

「那並非槿兒的過錯,是本帝提議的。」

「你又是哪位?」

由於長期生活在秘境之中,理所當然的他們仨並不知曉眼前另一個陌生好看的男子正是現任仙帝。因此,難的語氣有些不好。

仙帝倒也不介意難用這種語氣跟自己說話,反而保持臉上意味深長的笑。

「本帝乃九重天之主,一個姓陸的仙帝。」

「……槿兒你好生厲害,連仙帝都能請動啊……」

宋昀子愣了一會兒,有感而發地說道,只是他那語氣不曉得算是在稱讚還是在無奈。

千槿聞言,趕緊擺手。

「非也非也,我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請得動仙帝啊!仙帝是自己找過來的,他與霄大哥是……嗯……其實仙帝您和霄大哥究竟算是什麼關係?」

原本想要解釋仙帝為何在此,可話到了嘴邊,千槿這才發現他真不知道仙帝和霄塵上神之間的關係究竟算是什麼,畢竟他們倆之間尚有一位弒絕魔祖。真要他知道些什麼,那也只是知曉霄塵上神被仙帝和魔祖分別追求罷了。

笑容頓時燦爛無比的仙帝很大膽地就把手放在霄塵上神的腰上,不等霄塵上神反應過來便親了他的嘴。

接著他再看向千槿,以眼神反問「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然後就被霄塵上神紅著一張臉追著打了。

千槿尷尬地笑了笑,有點不曉得該怎麼接話。

「我知道他們的關係了,槿兒你不需要勉強自己。」

宋昀子知道千槿的尷尬,倒也不追問下去,反正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仙帝和霄塵上神之間的曖昧關係。

「前輩,請問厲娘子……我的母親她沒有跟你們在一起嗎?」

千重這時算是找到機會提出內心疑問。他發現好不容易見上面的母親不在這裡,於是才會小心翼翼地問道。

看了看千重,宋昀子面露歉意。

見他露出這表情,千重知道厲娘子估計是不知所蹤,但應該不至於死了,畢竟厲娘子的實力還是有的。

「不要擔心,厲娘子前輩修為不低,不會有事的。」

單若柔聲安撫千重,並輕輕擁抱他,給予他安慰。

眼下他們也無法離開秘境,距離出口開啟尚有一段時間。

「我怕她可能會像之前的我那般衝動,自己去找周願璃那廝報仇。」

林紅喬忍不住開口說道。他看得出厲娘子很想殺了周願璃,那報仇的心態不亞於他。他自己能夠忍住不出手是因為他身邊還有其他人在,有人能夠看住他不讓他衝動。

可是那厲娘子沒人看著,所以她極有可能已經……

「喔?有人正在靠近這裡,而且來勢洶洶,你們可要當心點,別死了。」

伴隨著悠的話音方落,江語軒已祭出他的君子落雪劍,漫天冰霜,雪花飄飄,一絲絲的寒意教人有些受不住。

他眉頭微皺,眼神冰冷且充滿殺氣地看著洞口處,只差沒有動用意念操控君子落雪劍發動攻擊。

千槿也感受到了那可怕的氣息,毫不猶豫祭出無暇劍,同時也拔出未央劍警戒起來。

下一刻,一道身影從外邊飛進來,惡狠狠撞上石壁再落下,艷紅的血散開,落在地面形成艷麗的紅花。

重傷的厲娘子奄奄一息倒在地面上,一雙眼卻充滿憤怒與不甘,她即便身負重傷也不想放棄她的報仇之心,故此她依然瞪著洞口處,看著將自己重創的可恨敵人十分悠哉地走進來。

裘龏諽此刻化身可怕的幽冥魔祖,氣場全開,手裡攬著不知為何依舊未醒的周願璃,另一隻手則持著一柄血紅的彎刀,臉上掛著嗜血的笑,眼神幾近瘋狂。

他掃視在場所有的人與獸各一眼,最後視線停留在厲娘子身上。當他發現厲娘子絲毫放棄的意思都沒有,於是他舉起執刀的手,想要揮出足以波及他們所有人的刀法。

「語軒,動手!」

千槿立刻出聲,同時他也持著無暇和未央兩把劍衝上去,揮出交叉的劍影。當然,他的攻擊只能起到干擾和打斷的作用,裘龏諽不得不反過來防住他的攻擊,然後便不留情面地想要斬殺距離他不遠的千槿。

想殺千槿?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還有江語軒在。

君子落雪劍在江語軒的意念控制下凌空襲向裘龏諽,甚至飛過去的時候伴有雪花,那雪花落在血紅的彎刀刀鋒上後竟然能夠瞬間凍結彎刀。同時,君子落雪劍也在裘龏諽的臉上劃出一道傷痕,一滴血珠落下。

「找、死!」

幾乎是失去理智的裘龏諽已經準備大開殺戒,可怕的魔氣瀰漫整個秘境,與秘境緊緊相連的宋昀子不禁捂住胸口,面色痛苦。奞和難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難留待原地照顧宋昀子,奞則化為窮奇的原形撲上去,張嘴想要咬掉裘龏諽的腦袋。

然而裘龏諽不是好惹的,他竟然強行震碎彎刀上的冰霜,擋下了奞,然後憑藉一聲叱喝把奞給震飛。

單愫也沒有愣著,他祭出了他的朝華鏡,短暫牽制住裘龏諽的行動。旋即,江語軒手中已持著他的君子落雪劍,身影微動,人來到裘龏諽身前,舉劍便是一揮。

修為高,身手也很高的裘龏諽面對這種攻擊是綽綽有餘的。他一個閃身,避開了君子落雪劍再反手以彎刀反擊,讓江語軒不得不往後退去。

「看來你是氣到完全沒發現本帝在此呢,幽冥魔祖裘龏諽。」

仙帝原本不太想要出手,還想藉著這個機會看看這幾個孩子的實力如何,但霄塵上神似乎有些不適,這讓他打消看戲的念頭,一出手便是萬劍歸宗的姿態。

裘龏諽果然看向仙帝,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但他也不退縮。

誰讓那個厲娘子先得罪了自己。無論是誰,要想保護那個厲娘子,那他就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唔……!魔氣形成瘴氣了,這樣下去不行……必須想辦法阻止裘龏諽。」

千槿原先是想繼續上前攻擊,但他還沒邁出一步,身體卻出現異狀。他感到自己渾身都在痛,第一時間便聯想到是魔氣造成的影響,畢竟他的修為太低,想要抵禦魔氣根本是極為艱難的一件事。

再看看其餘同伴,千重和單若不用說,他們的修為本來就沒有很高,二人幾乎無法站起身,只能跪在地上喘息。而林紅喬乾脆倒在了單愫懷裡,畢竟他身上還有傷,這魔障必定會使到他的傷勢加重。

「槿兒!」

注意到千槿的不對勁,江語軒放棄攻擊裘龏諽,轉而回到道侶身邊,一伸手便把他摟進懷裡,語氣緊張,滿臉擔憂。

看著如此擔心自己的江語軒,不知為何,他很是開心,雖然他的身體每一處都很痛。

「沒事……這點魔障,我還可以承受得住。你且先去協助仙帝,他需要一邊護著霄大哥,無法施展全力。」

「真的無礙?」

「相信我,好嗎?別忘了,我好歹是血落魔尊,無暇劍仙齊溫燐。」

既然千槿都這麼說了,江語軒一陣猶疑,最後選擇聽他的,立刻趕過去協助仙帝。

這時一直都在觀望的兇獸混沌悠緩緩走過來,站到他身邊。

「小爧爧的後人,你還有什麼招可使的?若是沒招了,那吾可要出手咯?」

「莫要著急,我還有招。」

面對悠的千槿一點都不害怕,反而露出一抹笑,讓悠愣神的當兒,他在心中默念道歉的話語捏起了某個本不想再用的指訣。

指訣結成,白光瞬間迸發,眾人終於稍微停止戰鬥紛紛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