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素雲秘境之卷 - 六十一、扭轉乾坤之者

夏血瞑≪重生魔尊立志當普通人≫  - 发布于2021-01-13 2:00:11pm

耽美·百合


熟悉的身影逐漸成形但呈半透明姿態,千爧有些迷茫地看向再度把自己叫出來的千槿,旋即環顧四周驚覺這裡佈滿了魔障,不禁嚇了一跳。接著他發現這裡聚集了仙帝、魔祖、兇獸、修士、魔修、親孫子以及摯友,有點想要原地消失。

指訣是千槿捏的,這殘魄也是他召喚的,所以他清楚感覺到千爧在想什麼,於是立刻伸手抓住他,免得他真的原地消失。

「千爧,快點幫忙阻止裘龏諽,否則你的兩個後代會命喪此地!」

「欸?什麼?這可不行!」

一聽千槿居然說自己的兩個後代會死,千爧打消了原地消失的念頭,立刻飄過去,直接扣住尚且愣著的裘龏諽的手腕,一副生氣的樣子。

「傆、傆瓈?」

「快快快,把你的魔障給撤了,否則塵兒和槿兒會沒命的!裘諐,喂,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話!」

「啊?啊……有,我有聽到,我這就撤去魔障。」

裘龏諽真的乖乖聽話將漫天的魔障撤去,整個空氣變得格外清新,他們也不需要再忍受魔障侵蝕的痛苦。

千槿也不禁鬆了口氣,然後在江語軒滿臉擔憂之下被他扶起來。他這是別無他法只好再把這位祖爺爺請出來,畢竟能夠制止裘龏諽的,除了千爧,他真的想不到還有誰。

見魔障真的都撤去了,千爧滿意的點點頭,隨即鬆手,打算回到千槿那兒之際,裘龏諽反過來抓住他。

「呃,裘諐,你能不能別抓著我不放?」

「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我說啊,裘諐,我已經死了,你要我不離開你,這是讓我怎麼不離開?而且,我也說了,我和你之間是不可能的。」

千爧一臉的為難。即使如此,他還是耐著性子給裘龏諽講道理,一邊試著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然而裘龏諽緊抓著不放,這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就在此時,宋昀子不顧身體狀況走過來,硬是把裘龏諽的手給掰開,還千爧自由。而被放開的千爧立刻躲到千槿身後,順便看了看被仙帝摟在懷裡的霄塵上神,想要上去卻又怕裘龏諽生擒自己的這一縷可憐的殘魄。

「宋輝昀!」

「夠了!裘諐,你可別忘了,是你害死傆瓈的,你竟然還妄想要他留在你身邊嗎?你覺得你有資格提出這種過分的要求嗎!」

「我可以讓傆瓈活過來。」

「裘龏諽,你覺得千爧會願意活過來麼?而且,你所謂的活過來是邪門歪道,千爧如果真被你用那些旁門左道之法復活,他絕對會寧願自己魂飛魄散。」

調息完畢之後,千槿冷冷地說道,順帶把千爧的心聲也給說出來。至於千爧,他在千槿把話說出來後不斷點頭,表示千槿所言是真。

更何況,他也無法復活,因為他僅剩這一縷殘魄。

「小爧爧……是那個人,殺了你麼?」

豈知,在這種時刻,清脆稚嫩的提問響起。眾人下意識看向悠,但悠的一雙眼緊緊鎖定在千爧身上,且眼神越發深邃,越發危險。

千爧愣了一下,看著眼前的悠,然後又是驚又是喜的直接撲過去抱住他。

「你是悠,對吧?太好了,你不需要一直孤零零被囚禁在那裡,出來了就等於自由了,雖然只是十分之一。」

「還真的是小爧爧你啊……也就只有你不會畏懼吾,不會排斥吾,所以吾也鐘情於你。」

「呃,這麼說來,我是不是落下了一堆情債得償還?」

突然冒出的這麼一句讓眾人瞬間無言。千槿甚至哭笑不得地看著他,都不曉得該怎麼圓場,可偏偏那番話語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千爧確實算是落下一堆說不清的情債,尤其對他執著極深的幽冥魔祖。

最終裘龔諽打破這份短暫靜謐,他又開始有些癲瘋,通紅的一雙眼緊盯著千爧看。此時悠冷哼一聲,一股無形的壓力瀰漫開來,除了與千爧有著血緣關係的千槿和霄塵上神之外,就連仙帝深受影響,饒是裘龔諽都剎那間回神,滿臉震驚。

深怕悠這位至高無上的兇獸混沌會大開殺戒,千槿連忙開口說上幾句話,跟千爧一起配合安撫悠的情緒。

「悠前輩,如果您在這裡大開殺戒屠盡所有人,千爧會冒著隨時會魂飛魄散的風險阻止您。」

「我什麼時……啊,對!悠,別殺人,否則我就算拼了命也會阻止你,雖然現在我只是死後僅存的一縷殘魄。」

由於千爧後面補上一句十分關鍵的話語,悠立刻收斂他屬於混沌的氣勢,神色複雜地看向似乎鬆了口氣的千爧。他的眼神透露著他的悲傷,可是千爧已經不在世上是事實,哪怕殺害他的兇手就在眼前,但千爧不想讓他殺人,那他只能忍著不同下殺手。

「哼!算他好運。小爧爧,在你離開前可以陪我在這秘境稍微逛逛嗎?我不想見到那個討厭的魔修。」

「沒問題。輝昀,不介意我帶著悠到處晃晃吧?」

「你請自便。要不,你順便捎上那位繼你之後的仙帝和孫子一塊去逛,想聊什麼就聊什麼。」

「只要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來來來,你們兩個也隨我來,我們去逛秘境,順便帶你們去我的秘密基地。至於這裡,就交給槿兒你咯!」

根本不想負責任的千爧出場就是幫忙牽制裘龔諽讓他鎮定下來。既然鎮定了,他也不急著離開,於是在得到秘境之主得到允許下,把他們仨給帶走,真的把場面留給了千槿他們,擺明是要他們自行解決。

只是,千爧離開前意味深長地覷了眼從頭到尾不曾醒來並且被裘龔諽保護得很好的周願璃,旋即移開視線,毫不留戀地走了。

裘龔諽很想說上去,無奈悠特地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止步,眼睜睜打開看著他們自他的視野裡消失。

「咱們好好談談行不行?」

「呵,談?有什麼好談?再者,是那瘋女人想趁著願璃人事不省殺了他,我只不過是在教訓偷襲者。」

聞言,千槿不禁深感頭疼。難怪裘龔諽會大發雷霆直接重創厲娘子,而且還真被單愫和林紅喬猜中了,她真的會衝動到自己跑去報仇。他看了眼傷勢十分重的厲娘子,看著千重一副很緊張的模樣,真心覺得想要暫時和談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果然合作什麼的,簡直是他的癡心妄想。

「看來咱們無法繼續合作想辦法離開秘境了。」

「不錯,我們各走各的。千槿,看在傆瓈的份上,只要在素雲秘境的一天,我保證我不會對你們痛下殺手,唯獨那瘋女人例外。那麼,再會。」

留下訣別的話語,裘龔諽抱著懷中的周願璃就此離去。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千槿也鬆了口氣,然後去幫忙治療厲娘子。

現在,先處理厲娘子的傷勢,其餘的之後再想要怎麼辦吧!救人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