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 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2-28 9:00:43pm

其他·同人


我向他们道别后,便搭上妈妈的车回去了。今天让我吃惊的东西还蛮多的呢,小依和徐老师的私人关系,徐老师在家里的性格和打扮,还有徐老师有一把枪……

想到这里,大概是我脸色一下白了许多,妈妈望向车镜看到后担心地问道:“娜资,妳不舒服吗?”

“没,没有。”我慌张地回应。

“不然脸色为什么那么差?”她继续问道。

“这个……那个……”我找不到借口搪塞,总不能说老师有枪吧?这样大概不止我会被吓到,就连妈妈也会吓得直接报警吧。

“好啦,回家后会不舒服再告诉妈妈。”她笑着说。

似乎是放过我了……

“好。”

还好妈妈没继续问下去,再这样下去我大概会撑不住全部说出来吧……

******************************************************************************************************************************

回到家里后,爸爸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大概是因为开门的声音有点大,爸爸就算不看过来也知道我们回来了。

“娜资,晚饭吃了没?还没吃的话桌上还有剩。”爸爸问。

“我还没吃,有点饿。”我回答说。

“正好,煮的都是妳爱吃的,记得先冲凉了才吃饭啊!”因为我越走越远的关系,爸爸必须提高声量说话。

“好!”我大声地回应。

爸爸在家里煮饭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没工作,而是这就是他的工作,不过通常只工作到下午三点左右就下班了所以晚饭通常都是爸爸在煮。我们也因为家里隔音有点好,走得稍微远一点的话普通的声量是听不到的,所以有时会出现两个人在家里大喊大叫的情况。哥哥他们回来后这种情况更常发生。不过隔音系统似乎有两个地方没有影响到,其中一个是门口处。

我冲完凉后一个人到饭厅吃饭,隐约听到爸妈两人在客厅谈天。可能是以为隔音系统好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吧,有点大声。不过爸妈,饭厅和客厅离不远而已,隔音也没用啊。

“依?嗯……哦是那个女生吗?和娜资关系很好的那个。”

是在说我的事吗?

“对,娜资有带她来过的。”

“想起来了。”

“原来她是在事务所打工的呢。她和学校的一个老师关系也很好。”

“不错啊。有问题吗?”

“我又没说有问题。”

“不然呢?”

“我是说,要不要拜托那孩子帮忙娜资找一找假期有什么事情做?每次假期看她一人在家很无聊,我们又因为有工作没办法带她出去玩,她也没什么朋友,说得上朋友的也只有那孩子了。所以……”

“早说嘛,我正想要和妳商量这件事。”

原来是在说这件事。我自小就比较安静内向,也曾因为名字的关系被人家欺负。到最后是小依跳出来帮我解围的,却因此害她被记过,让我觉得有点内疚。不过这也成就了我们目前的关系。那之后我特别粘她,其中原因包括刚刚说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我比较怕生,所以交朋友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有点难度。

一到假期,班上的同学都三五成群到外旅游,没跟上的同学人数屈指可数。不过大多都是因为跟着家人出去玩的关系才会拒绝邀请。除了我和小依,小依是因为要打工的关系,而我是因为父母工作太繁忙,所以我不好意思要求他们带我去旅游。

“没她的电话吗?”

“我跟她拿电话的时候她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没手机,要联络的话就打给上面的其中一个号码。我记得是……上面那个是什么傲娇大叔,下面那个是美女老师。”

我强忍着笑意把饭吞下去,咳咳!不行,差点啃到!小依妳给妳哥哥姐姐取了个什么外号啊!

我把自己的碗洗干净以后连忙到客厅向他们解释。他们知道以后都笑了出来。

“妳朋友太好玩了,妳也应该要学一学。”爸爸开玩笑道。

“你拿我来开玩笑了吗!”我假装生气地回应道。

“没有,没有。”爸爸笑着回答,平复下来以后问:“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吗?”

想做的东西吗……没有吧。之前假期都是一个人在家里无所事事,过着吃饱睡,睡饱吃的日子,没多想呢。也对,今年都十六了,多两年就毕业了,是时候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了啊。

“有没有啊?”妈妈催促着我。

“我想想啊……”

怎么办?完全没有想做的事情啊……

‘当然我们不能强迫妳,有兴趣的话就和依说吧。’

那位先生的话突然间闪过我的脑海。

“想到要做什么了吗?”这次轮到爸爸在催促。

“有了。”虽然不知道适不适合我,不过就像小依说的,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这么坚定的眼神还是第一次出现在我家女儿身上啊!”爸爸不知为何突然拍了一下客厅那张就快塌下的茶几,“说,想干啥?”

“孩子他爸我说了多少次不要拍茶几了,要被你拍坏了啊。”妈妈抱怨完以后望着我说,“妳想要做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想要到小依那里打工试试看。”

“想到侦探社打工?”

“虽然……有点……危险……”我越说越小声,因为我知道这句话说出来以后他们大概就不会答应了。

“不错啊,不过妳胆子这么小,行吗?”妈妈笑着说。

诶?我有听错吗?

“她胆子小还不是遗传到妳?”爸爸说,“想当年进游乐园的鬼屋还能被——”

“啊对了对了。”妈妈急忙地打断爸爸的话,“明天妈妈休假,要不明天我们再过去一趟吧。”

“真的吗?”

“嗯。”

“谢谢妈妈!”我猛地抱过去,差点把妈妈推到在地。我意识到自己失态以后急忙地向她道歉,之后就被爸爸罚去清理厨房。

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只要我和哥哥其中一个做错事都会被罚饭后清理厨房。之前哥哥还在的时候他会过来帮忙,但现在他搬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在厨房清理了啊。不过这次我不会抱怨了。在知道小依的家庭状况之前我可能还会一直抱怨,但是知道她的状况以后才意识到我能有个健全的家庭是件多么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