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六:我居然出不去了 - 回五十三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20-11-11 3:17:43pm

其他·同人


“攀阮哥,攀元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就原谅她吧!”娇滴滴的女声从入口外传出。

“对啊!愚蠢的人类,快点想办法救他们!”这次的声音很熟悉。难不成……

“大鸟,是你吗?”攀元更为兴奋,“我们有救了!有救了……”

呃,原来是大鸟啊。可是,它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你这鸟类凭什么骂我们?说白了,你是中途加入的好吗!”青年还在斗嘴。

“你敢骂我鸟类?除了弱小子,你还是第一个!”

“别卿卿我我了好不?快点想办法啊!”攀元着急地结束二人一鸟的话题。

“放心,这个我最在行——”大鸟说:“快,快闪一边。”

攀元露出尴尬的神色。我大喊道:“这里剑太多了,闪不去啊大哥!”

“弱小子,又是你!?可真够麻烦!”

我为自己无缘无故被骂感到无言。现在要闪开的不是我好吗!

“算了算了,我会尽量的……”大鸟还没说完,突然大喊一声。

又出什么事啦?

只见墙壁有规律地裂开一个缝儿,形成一个门状。石门往攀元掉去,就要砸到他们了啊!

笨蛋!我心里骂道,忙把石门吃力地移上,飞到右方处!

“碰!”

伴随着声音,我可没时间谛视它被砸个粉碎的模样。剑又往我飞来,我慌张地像个猴子跳到右边,插在地上的剑不客气地划伤我的脚。痛楚简直可以让我哀号,不过这种时候几乎不适合。

怎么一直受伤啊?

我抱怨,所幸安锁还算理智,用紫光挡开剑。攀元也赶快跑到出口外,暂时安全。

现在,在门口外能看到的是大鸟、攀元,还有与攀元类似脸孔的青年与和攀元年龄相仿的少女。

“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害了攀元吗!”大鸟对少女质问道。

“抱歉,我不知道……”少女握着一个笔状机器,明显是少女制造石门。

攀元与少女有什么深仇大恨般,鄙夷不屑地瞪少女一眼。

我和安锁面面相觑,想着该怎么出去。对了,假如说能让安锁用飞的话……

“咦?”

安锁带着问号的表情,身子逐渐往上升,直接往出口那飞去!

“啊……”

带着安锁狼狈的惨叫,身子极速飞到门口,因速度幸运地避开剑。安然无恙地落到了攀元旁。她这才反应过来,大骂道:“你在干嘛啊!”

“抱歉啊,我就只有这个办法!”我“嬉皮笑脸”地说。

“笨蛋!我出去了,你在里面怎么出去?”安锁着急地大叫,说:“你死了,我怎么放心啊!”

“弱小子,我可是看过最愚蠢的人类!”大鸟要飞进去救我,不过因剑雨却步。它深呼吸,直接飞进去,不过被我给移到石门外。知道危险还进去的才是傻瓜!

“卜缘!”安锁快被我气哭了,“你到底在搞什么!”

“对啊!你死了,我根本没法交代!”大鸟又要飞进去,可是墙壁又创造石头,封闭了出口!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

哼,杉勒摆明针对我!他分明想致我于死地,而安锁和攀元只是我的陪葬品……

“太精彩了,太精彩了!”可恶的声音又传来。除了杉勒,还会是谁!?

“魏杉勒,你分明是冲我来的!为什么要拖累安锁和攀元?”我生气地大叫,像疯子一样瞪着四周。

“哟,你这也猜对了嘛?他们自己要来的,我可没逼他们。”杉勒笑道:“不过现在既然没有累及无辜,那么只要你死亡就好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魏杉勒!”外面的大鸟听得一清二楚,“难道你也受了他的促使,犯下大错吗!”

“大鸟啊大鸟,你也是那边的人是吧?为什么要为这个无所谓的事情而以身犯险呢?”杉勒说。

“她救过我。”大鸟骂道:“相反是你,你也不是在为这无所谓的事情以身犯险吗?”

我们五人听得一头雾水。他们到底在讲什么?

“谁说我犯险?现在你们要自救都来不及呢!”杉勒阴险地笑了。哼,这时候肯定没啥好事!!

果然,只听见四人一鸟的尖叫,四周恢复了平静。我有些发愣,随即想要帮助他们,不过却无济于事。

谁叫我是“内行人”呢?

那股刺痛还在讽刺我,我皱眉头,小心翼翼地移一边,总算看清楚了伤口。那直线不知是不是刺激神经,痛得我差点飘泪。

不过,这时候哭也没用了。他们的尖叫,还有杉勒阴险笑容,四人一鸟生死未卜。也许杉勒把他们当成玩物……别往坏的方面想啊!现在的我,才是他们口中的生死未卜。加上我还在杉勒的地盘,他会做出什么变态事件才是该担心的。

……还有个问题,杉勒为什么要捉我呢?就算我之前得罪他什么,也该有个逻辑吧。他成天待在这本书里,我怎么得罪他?还有他口中说的“任务”,也许是受别人促使而来的。再可能,我和安锁无法逃出这个世界的事和来这里寻找答案的事,根本牵上关联。我能猜测,对方的目的就是困住我们,然后设法把我们送到这个地方,达成任务……

赫然发现,剑不再落下。我还作死地数算地上的剑……反正也要死在这个变态之下了,数一数也无伤大雅。

“这件事,你大概明白了吧?”

杉勒的声音又传进我耳里。哼,我还以为他的扩音器坏掉了,我耳根可清净很多。

“什么明白了?”我问。

“你别装傻了,守护者大人。既然你当初要与ta斗,那么今日你会在这里,就是你的宿命。胆敢与大人斗者,早就有做好必死的决心。”

我问号?杉勒是敲到头,在这胡言乱语吗?

“没想到ta还保护着你呀……还派了大鸟这自由穿越的大人物呢。可是呢,既然你与另外一个女孩来到这里,那么证明了一点——你是罪人。本来就是无可饶恕的罪人,才会在冥冥之中来到我的地盘。”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说道。

“死到临头还在装傻呢。首长大人,你该认识的吧?”

我倒吸一口凉气。

难道她与这件事有关系?

难道她知道我是所谓的罪人,才……才……

“看来她没告诉你呢。也罢了,过了几百年,这家伙的记忆也逐渐退啦~”

我听得一头雾水的,根本没法回答这问题。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啦?都要死了,还听着他莫名其妙的话,唉——!

“所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我的耐性逐渐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