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六:我居然出不去了 - 回五十四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20-11-14 9:43:16am

其他·同人


“你真想听吗?好,既然你都要死去,我不防告诉你吧……”杉勒笑道:“你以为守护者们都是不劳而获而在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吗?试想想,里面是不是带着所谓的‘愧疚’与‘责任’呢?”

“不要卖关子。”我淡淡地说。

“好,好!您怎么要求在下都会做到。”杉勒继续说:“其实首长大人有好多事隐瞒着你。若你成功活着出去了,你可以问问她之前的事。此外,守护者是有固定的几人,不过他们轮回了,最后都会成为守护者。更正确来说,是‘宿命’。”

宿命?

突然有了些头绪。

记忆碎片里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出现在我脑海里——

“我的孩子啊……难道是宿命,是永远无法避过的吗?”

妈妈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不然也不会说这样的话!若不是杉勒提醒,到今日我不就一直被蒙在鼓里,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了吗!?芷恒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不帮我,让我尽快找到记忆,还让我去找什么所谓的烂碎片,然后隔岸观火般看我傻傻地找碎片的热闹……

可恶!!

为什么大家都要欺骗我?

我明明不是小孩子了,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难道把我当成傻瓜很爽吗!

我怒气上升,紧握拳头,咬紧牙根,尽量不让自己发泄,以让另一边的人看笑话。

“哟,那里果然叫人厌烦吧?我明明知道唯有几个人有当守护者的机会,却眼睁睁看着他们送死,却在这里干焦急。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这里比那边好受多了。”

“你还有人性啊,还有救人之心。”我讽刺道,些许怒气加重在句子里。

“什么,你当我是机器人吗?我可是有感情的——”杉勒拉长尾音,好像要证明他“有人性”似的,“此外,这里和那里没两样。一个是为守护者不惜牺牲一切,这里则是为了水晶球。也许我是被这一点吸引的哟。”

“我有听攀元说过。”我是指水晶球这事。难道水晶球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导致大家拼死拼活地去抢吗?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呢。再见了,我的守护者大人——在下一世,不,也许再也见不到了。你将会灰飞烟灭,从此四号守护者位置从缺。众多的疑惑,就留在历史的洪流之中吧……”

突然,就没了声音。

啊哈,是上天应验了我的话,让扩音器坏了吗?当然,上天不会让我那么好过的。因为——前方的剑……向我冲来……

杉勒怎么会对我动了恻隐之心呢?他为了让自己的任务完成,绝对不会放过我的……现在我连生气的时间都没有了。就如他说的一样,我也会被留在历史的洪流之中。安锁等人也不会找到我,因为我会灰飞烟灭,再也找不到我的踪迹。

哼,真是够累了。碎片找了那么久就算了,还要被身边的人欺骗,把我当成笨蛋一样玩弄。心中再也生不起气,比一直生气的人还要凄凉。

是不是一个人的心死了,他就再也尝不到生气的滋味了?咳,生气的人还真幸福,因为至少还有生气的对象,还有他在乎的人——

剑直冲向我胸口飞去,我要闪都无法闪。跑去剑堆里,以脚作为生命的赌注?我怎么会做这种事!这杉勒应该以为我的心死了吧,以为我不会闪避?呵呵,这么简单的一个方法,我怎么不会……

我立马蹲下,剑就“咻”一声插在墙壁上。吓……吓人,剑的威力真大!

我直皱眉,望着被挤压而流出血的伤口,痛得我要大叫。不过我还是被我自己本能地自救而感到高兴,因为我还没放弃自己……

一点点小事就去寻死,才不是我的作风!我就这样死掉,是要看芷恒他们高兴吗?我没那么笨咧,我还要找他们算账!

我学着古代人拿下身上的破布自行包扎伤口,不过血终究不好好配合我,不断流出来。

算了吧,血都要跟老子作对,我偏偏不认输。我拔起地上的剑,做了个帅气的姿势,准备接招。我那单蹲的姿势有点丑,只为避开上方的插着的剑……

对于我那要应招的招数就是“扫剑”。我划了划剑,好像动漫里的热血人物一样等待“发招”。不过,老天又真心让我出糗。老天,四面八方都飞来的剑,你叫老子如何“扫剑”!?全部剑同一时刻完整无误地朝我冲来,就算要拔另一个剑都没时间吧!?就让我耍帅一次都不行啊……

“杉勒,你也太会玩了吧!”我大叫,当然无济于事。前方的剑也快要冲到我身上了是吧……可恶,今天真是我的倒霉天啊!术语本能怎么就不启动啊?对了,术语本能只能移开一个剑,即将在我身上的不就少了一个剑嘛?有什么差别?唉!

算了就受死吧,没救了。我闭上眼睛,“懒得理会”……

哟。

四周变得黑暗了。

废话,闭上眼睛,眼前当然一片黑暗!

我不会就这么死掉的。真心希望着。

不过,过了好多秒,我好像还活着。睁开眼睛,啊,不得了!还是黑暗!难道瞎了?怎么可能?

当然不可能。因为……

眼前使黑暗的东西落下,熟悉的它的身影顿时进入我的眼睛里。我经常一直戴着它,绝对不会认错的,我的斗篷!

斗篷闪了一下光后,彻底失去光芒。它身上插着十余多把剑,剑们无情地直立着。

是的,是十余多把剑。

带着许多折痕的斗篷无力地躺在剑堆上,就像之前放在我口袋里般那么安静。我有些傻眼地看着剑堆,还有斗篷。

是斗篷救了我吗?

天啊,斗篷……斗篷居然有人性!我以为它只是普通的斗篷,没想到在关键时刻救了我……

我感激地拿起它,并拔出它身上的剑。轻轻地把剑放在地下,声音轻得只有我和斗篷听得见。斗篷身上的一个个洞儿,真叫人心疼。

斗篷,我不会就这么让你白白牺牲的。我发誓,我一定会用尽全力从这里出去,然后寻找事情的真相……

肩膀突然一阵疼痛。视线变得模糊。斗篷从手中滑落,身体无力地躺下。

是不是又是剑,可恶的剑还不放过我吗?不过,这件事彻底否定了我。就算被剑插中,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晕倒才对啊……

看到一个人影后,我终于知道了。啊啊,我被人暗算了啊!这种事斗篷都保护不了我了,而且可恶的是我能避开一堆剑,却无法避开一个人!

我努力睁大眼,想看是哪个何方神圣,居然敢打晕我。直到我看到那个人的脸,我大吃一惊,彻底晕倒。

老天……那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