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38章 狼狈的周树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17 7:36:53pm

其他·同人


  站在一旁的孙桂芬,看到李文琳拿石头,很无语的一撇嘴。

  “我说!把你的手放开!”周树有点不爽的语气说道

  “嗯?要我放开?刚才不是口气挺大的嘛,有本事自己!”白亦淡淡的问道。

  “你以为我不能吗?”周树一震白亦自然就放开了他的手,而周树也往后退几步。

  “不错嘛,既然可以。”白亦有些惊讶的样子。

  “别和我废话,今天就让你看我在白云中学所谓武功排名第八的,到底是什么实力!”

  “好啊,我倒要看看,我们白云中学排名第八的周树叔叔的实力。”

  孙桂芬紧张的在一边看着,她很想看看白亦实力到底如何,正好借周树之手了解一下。

  “白亦!加油!”文琳她们在一旁为白亦加油。

  “居然叫我叔叔!”周树大吼一声:“白亦,你要为这个话付出代价!”

  “赶紧把,少废话了。”白亦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第一式-泰山破】周树大吼一声,把他招式都说出来了,也不知道什么目的,也许是为了装比。

  孙桂芬一阵激动,周树的泰山破掌法还是挺出名的,是三等武学,听说他已经练到第六等了。孙桂芬心中暗道:“不知道白亦在周树手上能挡得了几式,也不知道白亦练的武功,是几等的。”

  【球状闪电】

  “嗡。”白亦闪电般的一拳,擦破空气的速度,朝着周树猛击上去。

  周树感觉眼睛里一道影子一闪。

  “太快了。”周树想做出躲避的动作,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腹部传来一股巨力,整个人往后倒飞,不知道倒飞了几米,后背撞在路边一棵大树上,再反弹摔落地面。

  “嗯?”孙桂芬没有反应过来,这太迅速了。

  李文琳手里也还拿着石头,准备等白亦不敌时,就冲上去帮白亦打周树。

  可是,眼睛一眨,周树却飞走了。

  “啊?!”孙桂芬反应过来了,难以置信的张着嘴巴。

  战斗都还没开始,就眨眼结束了?

  “哇!”李文琳他们三个也反应过来了,忍不住哇叫一声。

  此刻,周树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一般,倒在树底下无法动弹。但是,他却没有心情感受身体的痛,因为他满脑子都是刚才白亦那一拳,让他无法置信。

  这时,白亦走了上来,拍了拍周树的脸,说道:“你所谓的武功排名第八名,实力就是这样而已?”

  周树强忍着痛,艰难的说道:“我不信,我会输给你。”

  “是到如今,你已经输了。”

  “白亦,你竟然打败了周树,这肯定不是真的。”此时,身后响起孙桂芬难以置信的声音。

  白亦一回头,孙桂芬正呆呆的看着他。

  白亦说道:“孙桂芬,忘了恭喜你,你终于追到周树了,刚刚周树大吼一声,从今以后你就是他的女人了,不错,非常的有血性的男人。”

  可是,孙桂芬却感觉白亦这话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非常有血性的男人?一拳被他打飞了,还有血性吗。

  白亦道:“孙桂芬,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寻我麻烦,不然亦哥哥我真的不会手下留情了。”

  孙桂芬一哼:“我现在身上都是泥,你有对我留情过吗?”

  “哈哈哈。”白亦大笑一声走了。

  孙桂芬忙道:“你站住。”

  “还有什么事?”

  孙桂芬问:“你为什么突然武功这么厉害?如果你武功这么厉害,你早就全校有名了,为什么。”

  “我低调,比较好。”白亦抿嘴一笑。

  说完,白亦他们就走了。

  此刻孙桂芬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孙桂芬看了眼周树,他还躺在地上动不了,像死蛇一样。

  孙桂芬没好气的说道:“喂,你怎么样?”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孙桂芬看到周树一阵厌恶,真没用的男人,还以为可以帮她教训白亦,没想到反被一拳打到起不来。可一想到父亲的任务,她只好忍耐一下,一旦骗周树签了卖身契,就一脚把他踢了。

  周树没有回答,刺客心中充满了沮丧,声音很讽刺的大笑:“我竟然不是他对手,我堂堂白云中学排名第八的天才高手,竟然不是对手,哈哈哈。”

  “周树,你傻笑什么。”孙桂芬一皱眉。

  周树看着孙桂芬说道:“我不是他的对手,孙桂芬,现在你还有再喜欢我的理由吗”

  孙桂芬一皱眉:“怎么,你刚刚说,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不算话吗”

  周树沮丧道:“之前你追我,说喜欢我,是因为你看上我实力强。可现在,我一拳被白亦打倒,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是真心喜欢我吗论外貌我不如白亦,论武功,我更不如,现在你还能够看上我哪点孙桂芬,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追我了,我配不上你,白亦更配。”

  周树声音充满了沮丧,但是,这肯定不是他真心话。

  孙桂芬眉头一皱,看来没法完成父亲交代的任务了,周树被白亦这一打,什么自信都没了。这种没出息的男人,孙桂芬内心也是最讨厌。

  周树见孙桂芬还不走,大吼:“走啊,你还不走,想看我笑话是不是。”

  此刻,周树内心多么想听到孙桂芬说一句:“我不走,就算你不是白亦的对手,我也爱你,我也要跟你在一起,永远不嫌弃你。”周树多么希望孙桂芬能够如此的安抚他,解除他的自卑和沮丧,给他在一起的信心。

  可是,孙桂芬却哼道:“周树,你个癞蛤蟆,你还真想吃天鹅肉啊。”

  周树猛的一抬头,不可思议道:“孙桂芬,你你,你什么意思”

  孙桂芬冷笑道:“你以为本小姐真喜欢你这又矮又骡的癞蛤蟆别搞笑了。”

  “你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周树惊了,孙桂芬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哈哈哈,周树,你这癞蛤蟆,废物,真是浪费了本小姐那么多表情。本小姐追你,不过是想用美色诱惑你,最后骗你签下我家族的卖身契,为我家族效力而已,你真以为你这癞蛤蟆配得上我?”

  “噗。”周树听完,一大口血喷出来,刚刚被白亦一拳打败,现在感情上又重重的一挫,伤上加伤,吐了一地的血。

  孙桂芬看到周树吐血,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冷笑道:“周树,你看看你废物成什么样,未来必定也没什么潜力,算了,你这种没潜力的废物,本小姐不感兴趣了。”

  周树感觉犹如晴天霹雳,他还想孙桂芬能不能说出不嫌弃他的安慰话,没想到竟然说出如此残酷的话来,周树哭着大吼:“孙桂芬,我跟你没完。”

  孙桂芬不屑道:“你这废物,最好对我语气放尊重一点,不然我让你很惨。虽然本小姐武功不如你,但本小姐有的是高手可以收拾你。”

  “你噗。”周树又气的一口血吐出来。

  “哼。”孙桂芬冷漠的一哼,转身走了。

  孙桂芬拿出电话,打电话给她父亲。

  “喂,爸,引诱周树签卖身契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为什么会失败以你的美色,假以时日不难啊”孙桂芬的父亲问。

  孙桂芬说:“爸,都怪那白亦,刚刚我和周树遇到白亦和他三个朋友。我本想教训白亦,可谁知道他竟然会武功,而且连我都不是对手,连周树都挡不住白亦一招。周树被白亦一招打败,已经崩溃了,我看到他这么没出息的样子,感觉很反感,也没有一点心思浪费在他身上了。

  电话里,孙桂芬的父亲忙问:“那个白亦武功真的这么高?”

  “嗯,千真万确。”

  孙桂芬的父亲高兴的笑道:“柔柔,别管那周树了,现在又有新的任务了。”

  “新的任务?”

  “既然那个白亦武功这么高,那他的价值就远比周树大。嘿嘿嘿,你现在新的任务是,用你的美色,引诱白亦,让白亦爱上你,最后让白亦臣签订我们家族的卖身契,一旦成功,你又为家族立了一个大功。”

  “啊,让我诱惑白亦?”孙桂芬也微微吃了一惊。

  “白亦武功这么高,潜力肯定比周树大,这回你一定要完成任务,我相信以你的魅力,假以时日肯定可以把白亦弄的团团转,能不能为家族做这个贡献,就看你了。”

  “哦,好吧,我尽量,不过白亦我感觉没有那么容易搞定。”

  “嘿嘿,柔柔,我相信你,别忘记你曾经搞定过好几个男人,那些男人都对你爱的死去活来,最后都被骗签订了卖身契。只要爱上你,就可以签订卖身契了。你要知道,我们家族的卖身契,可不是拿笔来签的,而是灵魂,哈哈哈。”

  “嗯。”孙桂芬一点头,是的,她们家族的卖身契,那是签在灵魂上的,只需要对方不反抗,心甘情愿,就可以骗取对方签下。一旦签了,反抗也没用,这是他们上官家族特有的一种手段。别的家族还需要用金钱和权利去笼络高手时,他们上官家族已经用特有的卖身契捆绑了一大批的高手了。

  孙桂芬挂了电话,嘴角显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哼道:“白亦,我来了,我要让你爱我爱的死去活来,让你对我没有丝毫提防,心甘情愿的签订我家族的卖身契,以后为我和我家族所用,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