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七:尤卜缘×尤卜缘 - 回五十五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20-11-16 9:20:26am

其他·同人


×

“啊……我要救卜缘!快放开我,我要救卜缘!!”

安锁失控地在攀元怀里大叫,使劲挣脱她。自从被杉勒“赶出”后,四人一鸟被气流吹出约几公里远。四人一鸟被跌到地上后,身前便形成一个半透明橘色网状物,包围了整个山。安锁反应过来,马上跑向前往山的路,却被网状物弹击到几米远。她面露痛苦,吃力地要爬起来,又要走向网状物。攀元及时抱住她,不让她自找苦吃。瘦小的安锁无法挣脱攀元,只好大闹:“攀元,你不要阻止我!我要救他,是我把他带来的,他救过我,我不能丢下他!卜缘,你有听到我说话了吗?快点出来,里面很危险!攀元,放开我!”

“卜……卜缘?”攀元疑惑地睁大眼,见安锁还在自己怀里挣扎,便不再想这个问题。

“够了!”攀阮生气地大骂:“你这个丫头,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

“你这个无知凡人,你懂什么?”安锁别过头来,激动地说:“你可知不知,在我们那里,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第四位守护者!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他,如果他出事,那边大乱你可会负责?既然不知事情的严重性,就不准在这里乱骂人!”

“你以为只有你背负着神圣的使命吗?不可一世的非生物!”大鸟突然骂道。

“什……”

“事到如今,我也隐瞒不了大家。”大鸟说:“攀元,对不住了,我骗了你,弱小子骗了你,这丫头也骗了你!他们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类,而我,是那里至高无上的人类的线人!”

“什、什么时候,知道的……”安锁含糊不清地说着,其他人更是不可思议又一头雾水。安锁没想到,除了他们俩,大鸟居然知道他们的身份!

“很久以前,还没见到你们之前!”大鸟微微抬头,一脸不屑,“你以为你可以瞒天过海,不负起使命出外玩乐吗?”

“你……”安锁脸色煞白,再也说不下去。

“芷恒,你认识的吧?”大鸟说:“芷恒,我的上属,也是那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人。我就是她的线人,是派来监督你们的。没想到你们惹上了杀人狂魔魏杉勒……真是不知死活。”

“杀人狂魔……”安锁跌坐在地,表情呆滞。

“等下……你这只乌鸦,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线人,什么一人之上……你在玩我们吗?”攀阮好奇地问道,其他两人更是听得满脸问号。安锁想解释以掩盖,却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呆若木鸡。

“当然没有那个闲情玩你,弱人类。等下我再跟你们解释。”大鸟转过头,一脸威严地说:“碧安锁,我代替初代守护者处罚你这个失职者。你可知罪?”

“在下知罪!”安锁连忙起身跪下,颤抖地在大鸟面前低头。

“现在,我开始说说那边的世界,你们可要洗耳恭听了。”

攀元、攀阮、毓渊点头如掏蒜,伸直身子。大鸟先说两人身份,先如何到这里,然后无法回去,之后是介绍芷恒,说芷恒为了帮助他们而拼命。三人似懂非懂,只是不断点头。

安锁盘腿而坐,全程一声不吭,低头不敢见众人。

“所以,我因保护四号守护者而生,并可以穿越几个世界以保护他。听好了,我的神圣羽毛可以召唤我,你们可别小看我的羽毛了。旁边的丫头,知道吗?”大鸟斜眼看安锁,安锁头更加低了,并没好气地说:“知道了。”

“大鸟伯伯,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在山里?即使你是来监督他们的,不过,就算你神通广大,也无法一直跟踪他们啊?”攀元说出疑惑。

“攀元,问得好。”大鸟说:“记得弱小子,不,四号守护者拔过我的羽毛吧?粗心大意的他可把羽毛留在关卡了,我不放心才过去的。哼,你们这些人,可能斗过魏杉勒那个变态?”

“但是,先生,我还有个问题。”毓渊小心地问:“您怎么对芷恒小姐那么忠诚啊?你和她有什么过往吗?”

“当然……有。”大鸟神情恍惚,“那已经是好几年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幼鸟呢。”

“犹记得,我住在小村落的鸟窝上,与爸妈幸福地活着。没想到……居然发生了火灾,火海吞噬了我的爸妈……”大鸟眼里闪过悲伤,“正当我奄奄一息时,是芷恒救了我……她不断帮助我,还收留我一段时间……我决定成为她的线人,帮助她看住守护者。她的恩德,我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你还真是重情重义。”攀阮道。

“是啊,谁会忘记了最无助时那个帮助自己的天使呢?即使她是出自真心也好,利用我也好,不帮助她,我无法安心。”大鸟叹息:“没想到,她最重视的人,关键时刻还是丢了。唉……真是逃不过的宿命!”

“大鸟伯伯,其实……芷恒为什么要那么重视卜缘啊?”攀元按耐不住好奇心道。

“我也不知道。”大鸟神情暗淡,“也许,她本身也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但现今,不是讨论这问题的时候。”

“那……大鸟伯伯,现在要怎么办?”攀元问道。

“与其问我,问这非生物不是更实在吗?非生物,快说点话!”大鸟不屑地推了推安锁,安锁恼羞成怒地怒瞪它一眼,淡淡地道:“当然是等敬爱的守护者大人来了。”

“是的。只有她来,事情才能解决。但是,由于门已被封闭,我暂时没法联络到她。”大鸟说:“再次贸然进去太过危险,我们只能先在这里等待。”

“如今只能这样了吗……”

×

自从我发现我自己打晕我自己后,吓得老子不敢起来。另一个世界的我?老天,什么剧情都可以施加在我身上,绝了吧!

也许他是我的双胞胎……不会是来找我报仇的吧?

我阖眼,誓死不开眼。咳……虽说我还不想死。

自从我醒来后,我不断感觉到身旁有人一直注视着我。脚上的伤口老早麻痹,只不过我知道的是……他根本没有给我包扎。一直注视着我干嘛啊!我知道我和你一样帅气,只不过别一直看啊!

我继续作死地躺在地板上……没有床就算了,还把斗篷折好放在我双手上,简直把我当死人。

怎么办……要是他一直看我,老子如何脚底抹油开溜?但是,这里明明是魏杉勒那家伙的密室,他居然可以在这里撒野?还救他的敌人跟他作对,杉勒该不会是气到把麦克风捏坏了吧!?

与其说他气爆,更不如说这个人是他的手下吧。他被派来捡我的尸体,顺便看我死了没有,哼!

一想起我被派来自捡尸体的样子,浑身毛都起了。

我瞎想着什么,他赫然问道:“请问你睡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