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与君逢 - 第一章-病秧子

白无钺≪与君逢≫  - 发布于2020-11-19 11:02:20am

耽美·百合


  “来看一看,瞧一瞧咯,新鲜出炉的包子哟。”

  “客官,您瞧瞧我这簪子多好看啊,很适合您。”

  “这位公子,您长得真俊,要看看我家的扇子吗?只要二十钱。”

  “不用了谢谢。”白无钺略有些无奈地推托着。

  “啊,这扇子上的字写得可真好看。给我吧,我买,”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穿白色长衫的公子,一边挤到白无钺身旁,一边从口袋里掏钱,“给。”

  “好嘞”店家开心地收过钱,将扇子递给那人。

  那人接过扇子后,朝白无钺笑了笑,然后便打开扇子,边摇边离开了。

  白无钺这才留意到那人的上半张脸上覆着个面具。看他行为举止优雅得体,应是哪家的少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让白无钺觉得有些熟悉。

  “那人……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个女声从白无钺身后传来。

  他回过头去看身后的女子,“师妹,你回来了。”

  然后他又朝那位白衣男子离去的方向看了看,那里已经没有白衣男子的身影了,他微微蹙了蹙眉道,“确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白无钺问身旁的女子。

  “嗯。”女子回道“魂萦宫确实在这附近出现过,我们边走边说吧。”

  自林慕从天渊门消失后,已经过去了四年,现在天渊门的首席大弟子是白无钺,而他身边的这位女子是她的同门师妹许柳叶。他们两是天渊门在这年轻一代中修为最高的弟子,均是大乘期剑修。

  近期,天渊门收到了双木镇寄来的求助信,说是魔宫魂萦宫在双木镇上四处抓捕美男子,弄得现在镇里的公子们都不敢出门,他们希望天渊门能出面处理一下这个事。于是白无钺和许柳叶便领了师命下山调查此事。

  这魂萦宫也是一个修仙的门派,不过在各大修仙世家眼里,这是个魔修门派,他们以双修做为门派的立根之本。

  倒不是说别的修仙世家看不起双修,双修法门在每个门派的内部功法里都有记载。

  只不过一般的门派以打坐静心为主,双修为辅,阴阳调和,相辅相成。

  而这魂萦宫呢,却以双修为主,打坐为辅。自是令各大世家所不齿。

  据传这魂萦宫只收男子,而且只收美男子。长得丑的,就算境界再高也不收。且听闻这魂萦宫的宫主也是一个绝世美人并已达到大乘期修为,所以即使这是个为世人所不齿的魔宫,还是有很多人挤破了脑袋想进去和这位宫主双修。

  本来么,这魂萦宫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烧杀抢掠,顶多就是有些荒淫无度。而且他们和各大世家之间也没有利益冲突,所以几个大门派也懒得管这魔宫。

  只是从半年前开始,不知这宫主受了什么刺激,竟开始主动抓捕美男子。也不管对方修不修仙,境界高不高,只要是个男的,且长得好看,就可能会被捉去。

  据说……会被带回去做男宠。

  “哎,你说这魔宫宫主究竟是男是女,听说是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之人。”许柳叶问道。

  “不知……”

  “若是男子,这宫主怕不是个断袖,竟有龙阳之好?”

  “……”

  “听说他半年前已经饥渴到连凡人都抓了。”

  “……”

  白无钺听自家师妹这般无所顾忌地侃侃而谈,耳根竟有些微微泛红。他抬起手,用袖子挡在脸前,轻咳了两声。

  “不过半年前……不就是护山大阵被破的时候么,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许柳叶自然自语道。

  两人正在路上走着,突然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回荡在集市里:“段绫!你都在我这里赊了四坛酒了,还敢来喝!”

  他们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站在酒楼门口,对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吼着,“你不是有一堆姘头吗?叫一个过来先给我把酒钱结了!”

  那位叫段绫的姑娘,个头小小的,又长得水灵灵的,很是可爱。但是那姑娘的行为举止却和她的长相非常不匹配。

  她此时正毫无惧色地站在这大汉面前,右手提着一坛酒往嘴里倒。

  等喝空了酒,就把坛子往地上一摔,然后狂野地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嘴。

  她抬头斜视着大汉,不屑地说,“我不就喝了你四坛酒嘛,真小气”

  然后她往围观人群看了看,余光瞥到一个带着面具,穿着白衣的男子施施然地从旁边走过。这男子一手提着剑,一手持着扇,正轻轻摇着。脸上还噙着浅浅的笑容——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嘿,就他吧。

  于是她快速地闪身到这男子身边,双手挽住他的手臂,把他扯了过来,然后对大汉说,“我新姘头,酒钱他给。”

  “啊?”那男子显然还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楞神地望着正气势汹汹朝他走来的大汉。

  大汉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就一小白脸,还带面具,遮遮掩掩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把那个……你姘头的酒钱交出来。”

  “啊?什么?那个……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那白衣男子很有礼貌的向大汉做了个揖,“在下……”

  “在在在,在什么下……”大汉没等他说完,就伸出左手推了他一把。

  结果这白衣男子似是比女子还要柔弱,这一推之下,整个人竟飞了出去,砸在了背后的摊子上。

  “哇啊。”他跌坐在地上,猛地咳出一口血。他想支撑着站起身,却站不起来,只能坐在地上不停的咳着。

  这下,段绫和那大汉都懵了。

  “不是……我就轻轻地推了他……”大汉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左手,“男人怎么能这么轻…………”

  “你……你你你你把我姘头搞成这样,你自己负责吧。另、另外,酒钱可别再问我要了。”说完,段绫挤开人群溜了。

  只留下大汉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个……请让一下。”白无钺推开了人群,走到了那白衣男子身前,然后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倒了一颗给那男子喂下。

  “唔……咳,咳咳咳咳……”

  “慢……慢点吞。”白无钺说着,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背,“师妹,你去帮他弄点水”

  “嗯。”

  “我去拿,我去拿。”那大汉拦住了许柳叶,自己走进了酒楼。

  很快,他从里面取了一个茶壶和一个大碗出来。

  白无钺给那白衣男子倒了一碗水,然后慢慢地喂他喝了下去。

  “咳……咳咳……”可是那男子还是止不住得咳。

  白无钺发现那人的脸上似乎滑落了什么液体。

  “这人怕不是连眼泪都咳出来了”白无钺想。

  “抱歉……咳……咳咳……在下……有肺痨”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又咳了两下,然后抬起头看着白无钺和许柳叶,“在下……林清,谢谢…………咳……谢谢两位相助。”

  然后他又看向了大汉,道“那个……我不是……姘……”

  “我知道我知道。”大汉着急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局促的抓了抓自己的衣服。

  他虽然生得魁梧,却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刚刚被那段绫气昏了头,现在也冷静下来了。

  想必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段绫诈了他,还顺带害了这位小公子。

  他现在看着这满身是血的小公子非常不安,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他抓了抓头发,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林清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有趣,他用他那惨白的双唇扯出一丝笑容,说道“我没事,你别放在心上。我本来身子骨就弱,不管你的事。”

  大汉看林清伤成那样还帮他开脱,更加羞愧了。

  “那、那个,我去给你叫个大夫来,诊费我出”

  “不必麻烦……”

  “不行,你的伤是我造成的,我要负责到底。”说完,大汉就让店里的小二去请大夫了,然后又对林清说,“你……你们去我店里歇会儿吧,大夫很快就来!”

  林清坳不过,只得让白无钺和许柳叶将他搀扶着进了酒楼。

  这大汉是酒楼的掌柜,他给三人开了个雅间。虽说酒楼主要是卖酒的,但茶肯定也是有的,他让小二给三人上了几壶好茶,然后把请来的大夫领进了雅间。

  大夫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林清的伤,说,“伤得不重,躺个两三天应该就能好了,我这边会给你配些调养用的药。不过这肺痨么………”

  “啊,肺痨就不劳您费心了……这是我从小就有的病,治不好的。”林清笑了笑。

  “嗯,这病确实已经到骨子里了,在下医术浅薄,怕是帮不到公子了。”大夫说“不过缓解用的药物,我还是能给公子配些的。”

  “那我就先谢过大夫了。”

  医生向三人做了个揖便出门抓药去了。

  林清目送大夫出门后,转过头看向对面的两人道:“刚才真的很感谢两位,不知两位是?”

  “我是天渊门第三十七代弟子白无钺,这位是我师妹许柳叶。”白无钺介绍道。

  “啊,原来是两位仙君。”

  “仙君不敢当。”白无钺顿了顿,又说,“你……姓林,不知你可认识林慕?”

  “自是认识的,林慕是我的表哥,我记得……他六岁时就已经进入了天渊门修炼。”林清回答道。

  “原来你们是表兄弟,怪不得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总让我觉得以前见过你。”

  “嗯……或许我们真的见过,我十六岁时和家父一道上过天渊山见林慕表哥,或许在那时与两位仙君有过一面之缘。”林清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啊,你是那个少年。”被林清这么一提,许柳叶倒是记起这个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