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45章 李子明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24 8:11:17am

其他·同人


  洗过澡后,白亦站在阳台上,回想了萧文说的那件事,心中暗道:“那个富二代李子明,漠视人命,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公然的漠视法律,我今晚就要去让他受到惩罚,岂能让他逍遥法外。”

  但是,白亦一皱眉:“可惜,李子明的家在哪里?如何才能找到李子明?”

  白亦一声苦笑:“我连人都找不到,还谈何正义啊,真是可笑。”

  白亦内心一阵郁闷,他很想半夜三更去收拾了那个李子明,但可惜,只能想想罢了。

  白亦叹气的转身准备进去时,却发现了书桌上有一台电脑。

  脑袋顿时来了一个灵感。

  “对啊,怎么没想到他啊!说不定他可以帮我找到。”白亦就想起了萧振,白亦就立刻从口袋拿出了,萧振给他的名片,然后打了给他。

   “喂,请问是萧振吗?”白亦说道。

  “嗯,是啊,你是谁?”电话里传来萧振声音。

  “我是白亦。”白亦说道。

  “哎呀!白亦老大,什么风把你吹来啊!”萧振说道。

  “去你的,谁是你老大,不要乱叫,我只是有事情要你帮我。”白亦无语的说道。

  “哎呀,居然是白亦大哥啊!”萧振在电话里听到了白亦的声音,有点兴奋连忙接着问:“你打给我做什么啊?”

  “不要乱叫我大哥,我只是想找你帮我做一个东西。”白亦严肃的说道。

  “嗯?找我做什么呢?”

  “你有听新闻报道关于那个李子明的事件吗?”白亦问道。

  “有啊,李子明撞死一个少女是吗?”

  “嗯,我想要你帮我找到这个人住的地方。”

  “OK,我现在帮你找一下,找到了我发位置给你。”

  “谢啦,有你真好!”白亦说道。

  就这样白亦挂了电话,开始准备自己的战斗服装。二十五分钟过后,白亦的手机信息响起,正是萧振信息来。

  “白亦,我帮你找到了那个你要找的人,我现在把位置发给你,他的家庭地址是XXX,电脑号码是XXXX,此刻他所在的地点是XXX”

  “谢谢你。”白亦便回复道。

  “不用,记得我们的约定就好了。”

  “OK。”

  此刻白亦得知了李子明的地址,心中暗道:“李子明,我邪尘很快就会来找你了,你必须为穷人百姓伸张正义,让你伏法,受到应有的惩罚。”

  白亦穿上了战服,开启了手机上的定位服务....

  定位服务显示....

  “呃,这里就是?”白亦一愣。

  白亦心中暗道:“真没想到,程雪玲家竟然和李子明住在同一个地方。香园别墅区39号,距离很近嘛。”

  白亦本打算半夜去找李子明的,但没想到住在同个小区,白亦按捺不住了,当即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程雪玲家,消失在黑暗的角落,去找李子明了。

    此时此刻,在距离程雪玲家几千米的小山腰上,一座同样豪华的别墅里。

  李子明一家人,还有其他好几个大人物,坐在客厅喝茶聊天。

  白亦立刻拿出手机拍摄视频,这说不定可以拍到一些有利的证据,让李子明伏法。

  “子明,这是白院长,这次你能够无罪释放,多亏了他帮忙。那张急性不定时发作精神病证明,就是在帮助下获得的。”一个中年男子说。

  一个青年忙道:“白叔叔,你喝茶。”这个青年就是李子明。

  “呵呵,子明,不用这么客气,我和你爸是多年的老友了,这点忙何足挂齿。”白院长笑道。

  李子明问:“白叔叔,急性不定时发作精神病,是真的有这样的病吗?”

  那个白院长和李子明的父亲都哈哈笑了一声,李子明的父亲道:“子明,你也跟着傻啦,这只是为你开脱的一个证据,哪有这样的病。”

  白院长道:“人脑是最复杂的,有没有谁又能证明呢。”

  几分钟后,李子明的父亲说道:“白院长,这次多亏你了,这点小意思,你收下。”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区区一百万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儿子下半生难道还不值这张一百万的支票?收着。”

  “哈哈哈,青原,你啊,太客气了,搞的这么客气,都不把我当老朋友了。”白院长发出一声爽快的大笑。

  在别墅客厅外面,白亦正贴在墙壁上,手机摄像头对着屋里,白亦暗道:“真是蛇鼠一窝。”

  大约半个小时后,白院长等人离开了。

  白院长等人走后,客厅里似乎也只剩下李子明和他父亲了。

  只见李子明说:“爸,我听二狼说,那个死鬼的父亲张大力对今天法院的判决不服。已经拉拢了一群亲戚,正准备明天去市政府大门前闹了,想把这件事给闹大。如果这件事闹大了,成为整个东阳郡的大新闻了,那么,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善后了。就算法院已经判决了,估计也有可能被重新判,爸,你要救我啊。”

  李子明的父亲不屑的一哼:“放心,我早就吩咐下去了,张大力恐怕再也没有心思去闹事了。”

  “爸,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李子明忙问。

  李青原笑道:“我已经让人去张大力家了,今晚张大力的老婆就会病倒,去医院抢救,后面的日子,张大力的老婆都在医院度过,你说,那个张大力还有心思去市政府闹吗?”

  “爸,这个主意实在太好了啊,爸,你太聪明了,我太佩服你了。”

  李青原得意道:“想必,现在那帮人已经在去张大力家的路上了,甚至,可能已经到了。”

  在外面墙壁上偷听的白亦心中大惊,这个社会的阴险和复杂程度,真是远远超出了白亦的意料。

  李青原派去张大力家的人,恐怕已经到张大力家了,张大力的老婆将从此病倒。

  白亦这一瞬间,胸口闷闷的,这世上怎么有如何歹毒狠心的人,张大力刚失去女儿,老婆马上又要病倒了,全拜这个别墅里面的父子所赐。

  白亦真想冲进去灭了他们父子,为张大力声张正义,不过,这是法治社会,白亦并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他只是匡扶正义,并不想当刽子手,既然已经拍下了证据,交给警方处理就是。

  白亦把拍摄的视频收好,然后立刻赶去张大力家,看看来不来得及挽救点什么。

  “李子明,现在还早,我让你们多逍遥几个小时,今晚,我邪尘必前来暴打你们一顿,然后把视频交给警方。”白亦离开了李青原的家。

  中午李文琳请客吃饭时,李小了说,那个被撞死的高一女生,就住在她家不远处。所以白亦只需要去李文琳家就可以找到张大力家。

  白亦回到程晨鸣家里后,立刻开着他自己的车,火速离开了。

  虽然白亦知道,可能来不及阻止了,但也必须前去看看。

  当然,白亦离开之前,也没有忘记嘱咐吴业,时刻注意家里的动静,一有任何情况立刻打电话给他。毕竟保护程雪玲才是他的主业,邪尘只是他的副业。

  白亦开着车,向着李文琳家的方向开去。

  此刻,在距离李文琳家不远的一户人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用油漆在纸上写着大字。

  “还我女儿命来!!”

  “严惩杀人凶手。”

  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是张大力,那个被撞死的高一女生是他女儿,此刻他写了很多横幅,准备明天去市政府大门前闹,引起关注。

  而在客厅里,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手里抱着一张黑白照片哭泣。

  “呜呜呜,小梅,你死的好冤枉啊。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为什么,现在杀人凶手还逍遥法外,呜呜呜。”这妇女抱着女儿的遗像哭的伤心欲绝,令人听的心碎。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还有更残酷的即将到来。

  不,已经来了。

  “哐当。”就在这时,家门口突然哐当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摔倒了一样。

  张大力放下手中的油漆,走出家门口,原来是家门口的一个花盆无缘无故的被砸碎了。

  张大力看了一下四周,不知道谁这么手痒,砸他家的花盆,他家已经这么可怜了,还如此对他,张大力一阵痛苦,也没有说什么,弯下腰把花盆碎片给捡起来。

  可他不知道,这只是声东击西。

  此刻他家的客厅里,他的老婆已经晕倒在地了,两个神秘男子正站在他家客厅里。

  其中一个男子拿出一支针筒,往张大力老婆的腰上注入了一针。

  然后,瞬间就从窗户跳走了。

  当张大力收拾完花盆碎片,返回院子时,发现他老婆倒在客厅地上,慌忙跑上前去,呼唤着老婆,可是,她老婆却昏迷不醒,但是手里还死死的抓着那个相框。

  白亦终于到了李文琳的家附近,把车停在路口,准备使用轻功进入贫困区,找到张大力的家,看看什么情况,希望一切还来得及,李青原派来的人还没有得手。

  可惜,白亦到时,张大力的老婆早已昏倒半个多小时了,正在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在张大力的家里,许多邻居们都来了,包括李文琳。

  “老婆,你醒醒啊。”

  “老婆,你怎么啦,救护车为什么还没有来,呜呜呜。”

  张大力无助的哭泣着,他只有一个女儿,女儿的事还没处理完,老婆又突然晕倒了。

  李文琳看到无助的张大力,让她想起了前几天,她在医院,没钱抢救父亲时一样无助,当时辛亏她有贵人相助,才度过难关。可是,张大力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没有贵人相助。想到这里,李文琳内心对贵人白亦一阵一阵的感激。

  李文琳看着大哭的张大力,内心悲叹一声。

  左邻右舍们议论纷纷。

  “可怜啊,唯一的女儿刚冤死,老婆又突然出了什么毛病,晕倒不省人事。”

  “可能是太过伤心了,才导致昏迷。”

  “现在只能等救护车了,救护车都半个小时了还没来,怎么这么久不来。”

  “救护车见我们这里是贫民区的,哪里会抓紧时间,如果是富人打了120,恐怕早就最快的速度赶去了。”

  “唉。”

  邻居们七嘴八舌,可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张大力,最多等救护车来了,帮忙抬一下病人。

  李文琳偷偷摸了下眼泪,她很想帮助张大力,可却没有能力。

  就在这时,围观人群的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大家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