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章 - 总裁的对象(3)

草阁≪人生体验官≫  - 发布于2020-11-21 7:37:41pm

耽美·百合


回到家后,夏曦躺在床上,开始反思今天发生的一切。

‘宿主,你这样是不行的,好感度一点都没涨,你这样消极怠工是无法完成任务的!’319 暗暗抱怨着,宿主好像还没意识自己的境况,自己好像有必要提醒宿主,现在可不是在过家家。

无视了319的话,夏曦看着天花板,淡淡地开口,‘我觉得完不成任务也没什么不好的,现在的我不也是好好地活着,我好像也没必要特地回到我自己本来的世界,更何况,我自己也不懂自己回去能改变什么!’

糟了,自己是不是刺激到宿主,也是之前宿主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一时要宿主攻略也是有点难,自己是不是对宿主的要求太高,好像宿主的前世生活也是没有感情生活的经历,额,有了,‘咳咳,考虑宿主是第一次,就给宿主一个恋爱攻略好了,宿主可以看看,说不定对你帮助很大。

语毕,一本白色书籍就快速在夏曦的脑袋出现,319暗暗地鼓励,‘宿主一定要加油,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务,回到原来的世界,见想见的人,加油,我永远是你最强的后盾!‘

看着那本书,夏曦眼眸暗涌,自己好像真的要加油了,为了那个人稍稍地努力一下吧。

隔天,夏曦走着路上着班,看到牧煜珩开着车,只见牧煜珩缓缓把车停下,拉下车窗,看了夏曦一眼,“上车!”

还是这么冷漠呢,夏曦看到昨天的恋爱秘籍写着要主动些,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于是便上了车,两人在车上都没说话,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尴尬,这样下去可不行,想到恋爱秘籍讲要建立共同话题,可是自己跟这家伙有什么共同话题,对了,他是工作狂,聊下工作好了。

“那个。。。你觉得我昨天的报表有什么问题吗?”夏曦的声音有些颤抖,自己的问题应该很好回答。

“额,一看就是新手做的,内容匮乏,没有什么实际的建议,还有标点符号也放错,这种低级错误也出现了,你觉得呢?”牧煜珩转头看向夏曦,这家伙怎么会突然问这些,不经意间,牧煜珩看到夏曦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手指也跟着收紧,这家伙,不会怕车上的气氛有些尴尬才说这些话的吧,虽然很怕自己,还是很勇敢地问了自己,自己在他眼中真的这么可怕,回想办公室的经理每每见他好像也是这副惊恐的表情,自己好像真的很可怕。

夏曦微微低着头,心想你要求也太高了吧,那些内容明明就是最实际的解决方案,虽然执行起来可能有些困难,那个标点符号,我只错了一个,完美主义真的很吓人欸,自己就不该问他,让自己不开心,自己真的笨。

看着夏曦微微低着头,自己好像讲的太过分,算了,还是不要对新人太苛刻,毕竟是夏旻的弟弟,“其实也还好,方案错了可以再改,那些错误都是小事,好好提升自己,对新人来说,内容的挑选还是很精准的!”

哇哦,牧煜珩今天是吃错药,还是怎么了,竟然夸他,好了,其实夏曦也注意到自己的问题,只是打击太大,一时间无法接受,不过被人夸还是很开心的,夏曦甜甜地笑了,“好的,我会注意的!”那笑容好像温润冬天的暖光,牧煜珩也跟着笑了,这家伙前一秒还是哭丧着一张脸,后面就开心像个太阳似。

攻略目标好感度+10,目前好感度为10。

自己做了什么,好感度涨了,等下好好研究下。

夏曦进入办公室就进入认真模式,虽然不是自己原本的世界可是夏曦本身的使命感还是驱使他去完成牧煜珩给的任务。看着夏曦认真工作的模样,牧煜珩心想这家伙还不错,至少工作的时候还算认真。

突然,门被粗暴地打开了,伴随秘书的叫唤,“先生,不是说了,没有预定,不能会客吗?”

秘书现在小脸一白,完了,自己没拦得住这家伙,自己又要被总裁骂了。

“我见他是不需要他的允许的,是吧?”男人微微一笑,办公室的灯光打在男人瘦削的脸庞,煞是好看。

牧煜珩看到眼前人,嘴角微微下撇,“张秘书,你先下去吧!”,用冷厉的眼光看向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你来这里干嘛?牧歌!”

牧歌不就是男主的弟弟,在小说里是男主的仇人,导致男主的生活一团糟,这么早就出现了,可是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会是那种对男主造成伤害的人吗,真是令人疑惑。

“别这么凶吗?我亲爱的哥哥,我不是说过吗,我回来一定会把你的生活弄得一团糟的,让你生不如死!“牧歌的颜色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整个人也变得躁动不安,仿佛要把眼前人给撕碎。

面对牧歌的威胁,牧煜珩只是淡淡回应道:“等你有那个实力再说,你现在来干嘛?”

牧歌突然笑了起来,眼神看向一旁的夏曦,“哈哈哈哈,这就是新招的秘书,看起来还是个毕业不久的小菜鸟,哥哥,你的眼神未免太差,招什么人不好,偏偏招了这么一个人,看来当年的投资大师也有看走眼的样子,哈哈哈!”

在一旁看戏的夏曦表示有被气到,你们兄弟之间吵架干嘛引火到自己的身上,虽然牧歌说的是没错,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可是自己还是有被气到,菜鸟怎么了,谁不是从菜鸟坐起,难道你一来就是大神吗?这人目前看来是无法对牧煜珩造成什么影响,可是气人的本事却很厉害!

“这是我的助理,他什么实力,我自己清楚,你来这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应该不会只是简单地叙旧吧,赶紧说,说了就可以走人了!”牧煜珩脸色越发冰冷,看来他还是很不喜欢这个弟弟。

“哈哈哈,你猜对,我来这里就是跟你叙旧,顺便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牧歌无视牧煜珩的冷眼,说完就走。

牧歌走后,牧煜珩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就应声倒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