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46章 男朋友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24 8:23:18am

其他·同人


  没多久,白亦挤进了人群。

  李文琳看到白亦出现在这里,惊了一下,忙叫了一声:“白亦?”不知为什么,李文琳看到白亦一阵欣喜。

  白亦看了眼李文琳,微笑的点了下头,然后走向张大力。

  大家都不懂白亦是谁,是干什么。不过看白亦一副自信的模样和外表,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白亦叹息一声,他最终还是没来得及。

  白亦在张大力身边蹲了下去,对张大力说道:“先把病人放下去。”

  “你是谁。”张大力抬头看着白亦。

  白亦说道:“先别管我是谁,我看看病人什么情况再说。”

  这个时候,大力也只有试着信任白亦。

   李文琳走向白亦问道:“白亦,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白亦眼睛看着病人,但嘴里说道:“我…”

  突然他发现无法解释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总不能把邪尘的身份给暴露出来,白亦立刻急中生智说:“我是过来找你玩的,可惜找不到你家,看到这里这么热闹,就上来看看。先不跟你说了,我看看病人。”白亦把三根手指搭在病人的脉搏上。

  李文琳见状,惊讶的问道:“白亦,你会医术?”

  白亦一边诊脉,一边说道:“略懂一点。”

  重生来到这个世界的白亦是不会,但前世的邪尘不但武功高强,医术也非常高明!

  李文琳很是吃惊,没想到白亦居然还会医术,虽然只是略懂。

  白亦静静地脉搏。

  围观的许多邻居们都安静了下来,目光切切的看着白亦,似乎都把希望托付在白亦身上去了,希望白亦真的能够帮帮可怜无助的张大力。

  白亦经过一番的诊断后,发现病人的问题出现在肾上,也就是病人肾功能出现急性问题。

  而旁边的张大力不认识白亦,看向李文琳,问道:“李文琳,他是谁啊”

  李文琳忙道:“他是我同学。”

  李文琳忙问:“白亦,你看出什么了吗?”

  白亦听到了李文琳叫他,顿时双眼慢慢的睁开说道:“是肾功能急性衰弱。”

  “你怎么知道?”

  “我切脉诊断出来的,应该八九不离十了,至于急性衰弱的原因,还需要再判断。”白亦低着头说道。

  张大力忙问:“要怎么治啊?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吧~”

  白亦说道:“放心,我会救你老婆,现在先让病人醒过来吧。”

  白亦二话不多说按住病人的腰部,刺激了一下张大力老婆的几个穴位。

  可惜,张大力老婆并没有醒来。

  看来情况远比白亦想象的严重。

  白亦连忙的问道:“能不能给我几枚绣花针。”

  “有。”

  张大力马上找出了几枚绣花针,拿给白亦。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白亦。

  没有专业的工具,白亦这个时候也只能使用绣花针了。

  白亦在张大力老婆的腰部和头部扎了好几针。

  果然不出一会儿,张大力的老婆苏醒了过来。

  “老婆,你怎么样?”张大力看到老婆醒了,激动的哭了。

  围观的邻居们一阵欢呼,看白亦的眼神也变了。

  纷纷对李文琳说:“李文琳,你这个同学还真有点本事啊。”

  “李文琳,你怎么认识这个同学啊,他来找你玩,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不要乱说。”李文琳脸一红,心跳也加速了一下,沾了白亦的光,感觉挺自豪的。

  张大力连忙对白亦说谢谢,对白亦的感激无以言表,只能深深的化为谢谢两个字。

  李文琳目光有些异样的看了眼白亦,没想到白亦有两下子嘛,真是小看他了。突然想到刚刚白亦说,他是特意来找她的,李文琳不觉心跳加快了一下。

  李文琳问:“白亦,现在张婶没事了吗?”

  白亦摇头道:“我只是让她苏醒了,并不是把她治疗好了。不过,也不用担心,我会给她开药,我会想办法让她好起来了。”

  白亦知道,一定是那个李子明父亲的人让她出现这种肾功能急性衰退的,白亦本可以阻止这件事发生,但终究来不及了,白亦发誓会尽力治好她。不过白亦也不敢肯定,他对这个时代的化学药品不了解,所以不知道对方在张大力老婆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这时,120急救车来了。

  邻居们帮忙,把病人给送上了急救车。

  急救车走后,邻居们才纷纷的散去。

  很快就剩下李文琳和白亦两人了。

  李文琳顿时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白亦脑子里正在想关于李子明和他父亲的事,这对父子,真是没人性。白亦发誓,今晚子时必定去找他们。

  李文琳见白亦不说话,便红着脸主动问:“对了,白亦,你说你是来找我的吗?”

  “啊。”白亦忙回神过来,点头道:“是啊。”

  “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啊?”李文琳问道,心里竟然有点紧张。

  白亦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路过这里,听说你住在这里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看见刚刚那家人围了很多人。

  “哦。”李文琳听白亦说是路过这里的,有些失落。

  “对了,去你家看看啊,还没去过你家呢。”白亦说道。

  李文琳心中暗想,我家又破又烂,实在没有一样起眼的东西,加上还有一个病人,到处都是药盒,棉签,更加凌乱不堪,还是不要让白亦看到我这么底层的一面。

  李文琳委婉的笑道:“下次吧,下次我准备好了再请你去我家坐坐,好吗。”

  白亦微微一笑:“好啊。”白亦有些尴尬,大半夜上人家里也确实让人误会。

  李文琳心中一阵叹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白亦看到她最差的一面,难道是怕白亦对她的形象下降?李文琳甩了甩头,发现一向不虚荣的自己,竟然在白亦面前很在乎自己的形象,很在乎白亦对她的看法。不然又何必怕白亦去她家,看到她家这么破烂凌乱。

  “你爸怎么样?”白亦问道。

  “准备过几天就去省里面做手术。”李文琳说道。

  “嗯,希望你爸爸会早日康复。”白亦说道。

  “好,谢谢。”李文琳有点害羞的低头说道。

  “好啦,天色也不早了,我也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啦。”白亦不敢在这里多待,万一家里出事就完了,而且,现在也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李文琳说道:“我送你到外面的大路上,这里的小巷子岔路很多,不熟悉的人容易走岔。”

  “好。”白亦点了头,也没有拒绝,因为白亦感觉,跟李文琳两个人这样走走,内心很安宁,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觉得这样安宁。

  李文琳说道:“刚刚那户人家,就是中午我们说的那个在学校被撞身亡的家人。”

  “嗯。”白亦点了点头。

  “张大力真的好可怜,女儿刚死,现在老婆又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辛亏今晚你出手相救,我替他们感谢你。”

  “不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应该做的。”

  很快就走出了小巷子,来到外面大路上。

  白亦的车就停在大路边上。

  白亦走到自己的车前说道:“就送到这里吧,你赶紧回去吧,天色已经很晚了。”

  “哇…这是你的车啊?!”李文琳看到白亦的车有些惊讶的样子问道。

  “恩,对得,要不上去坐坐?”白亦很喜欢自己的车,所以邀请文琳上去坐坐,绝对没有其他任何意思。

  李文琳微笑的摇了摇头:“不了,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白亦虽然挺喜欢跟李文琳说话,但怕家里发生意外,也不得不赶紧回去。

  “嗯,拜拜。”李文琳挥了挥手,白亦开起了自己的车,消失在大路的尽头。

  李文琳内心一股怅然若失…

  李文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道:“我这是怎么啦?我本来可以不用送他出来的,小巷子虽然岔路多,可刚刚他沿着走就是,我为什么要主动送他?为什么感觉跟他一起走走,一起说说话很安心?现在他一走,内心又觉得一股失落。”

  “难道…我真的对白亦有意思?”李文琳立刻否认了自己说道:“这…这不可能啊!我根本配不上他被邻居看到,还以为我家里穷,去榜大款了,我才不要!李文琳啊李文琳,你清醒一点吧,白亦这么出色的男生,怎么可能看上你这个穷丫头,连一丁点想法也不能有。人家只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对每个有困难的人都如此,我只不过是人家帮助的其中一个罢了。人家要找,也是那种千金大小姐,而不是我这种穷丫头。”

  李文琳一边走一边自嘲,很快回了自己家,一进门就闻到浓烈的药水味道,还有破败脏乱的房子,心中一阵苦笑和叹息,就这样,哪里配得上白亦,亏她内心还敢对白亦有点意思,李文琳发誓,她会压制自己的内心,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但是,李文琳也不得不承认,跟白亦站在一起,内心就有一种安全感,好像什么都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