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47章 手中的剑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26 11:50:06pm

其他·同人


  在李子明家里。

  “李总,事情已经搞定了,张大力的老婆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为了让药水发挥更大的作用,已经让救护车晚到了半个小时。张大力的老婆恐怕再也好不了了,最后熬个几年,身体垮了,然后死去。”一个手下禀告道。

  李青原一笑:“做得好,跟我斗,不自量力。这回我看张大力还有没有心情去市政府闹事了。”

  “李总,现在他老婆都这样了,哪还有心情去闹事啊,以后医院才是他的家。”

  白亦火速回到了家。

  “吴业,家里没出什么事吧?”白亦问道。

  “回少爷,没有,小姐一直都在房间做作业,小姐读书可勤奋了。”

  “呵呵,那好,你去休息吧。”

  白亦来到阳台,看了眼小姐的房间,还有灯。

  白亦便喊道:“小姐,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不要你管。”房间里传出程雪玲的声音。

  听到程雪玲的声音,气息平稳,看来她心情平静下来了,白亦也稍稍放了心。

  很快,程雪玲房间的灯灭了。

  但是白亦却没有睡下,因为白亦还有事要做,虽然他拍下了李子明父子的证据,可是不代表白亦就这样放过了他们。

  “李子明,李青原。”双拳一握,这对父子,实在是丧心病狂,不找他们发泄一下,实在对不起被他们害的老百姓。

  看来,今晚邪尘又要出动了,现在警方都还正在通缉他呢,这么快又要出来露面,宜宾又要头疼了。

  宜宾得到上司的命令,必须抓到邪尘。

  午夜一过,白亦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别墅。

  李子明家在同个地方,正方便了白亦办事。

  白亦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李子明家里。

  白亦趴在外墙上,探测着每个房间里的呼吸声,从呼吸声判断哪一个房间是李子明的房间。

  很快,白亦就找到了李子明的房间。

  李子明正在他房间的浴室里洗澡,在洗澡时,李子明接了一个电话。

  “喂,我马上就来了,那个妞给我搞定了没有啊”

  “明哥,放心,我们已经把她给绑来了,那个妞今晚就是你的了,听说还是处哦。”

  “吗的,蹲了半个月看守所,老子这么久没碰女人了,今晚一定要爽个通宵,哈哈哈。”李子明在浴室大笑。

  而此刻白亦就站在李子明房间,等待着李子明洗澡完毕。

  李子明还想爽个通宵,看来只能等下辈子了。

  很快,李子明洗完澡了,哼着歌曲,身上围着浴巾,走出浴室。

  在李子明还没有判决前的半个月,李子明都在看守所呆的,所以半个月没女人了,李子明今天刚放出来,他早就憋了一身火气了,加上心情愉悦,准备今晚爽个够。所以,他暗中让人去把那个让他垂涎已久的美妞给抓了来。

  李子明走到衣帽间,准备穿衣服,可是,他突然感觉房间的角落站了一个人,猛的扭头一看,果然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黑衣人站在墙角。

  “啊。”李子明吓了一跳。

  “你,你是什么人?”李子明忙问。

  “啪。”下一秒,白亦手指点在李子明的肩膀上,李子明感觉身体一麻,想大声喊出来,可是,声音经过喉咙后,却变的嘶哑,无论如何都无法大声喊出来,只能小声却嘶哑的说:“爸,救命!”

  可惜,如此小的嘶哑声,在同个房间都未必听得到,何况是别的房间的人。

  “你是谁?”李子明痛苦的看着白亦。

  白亦说道:“李子明,老实回答我问题,否则你会痛不欲生。”

  李子明现在就已经痛不欲生了,身体发麻到无法动弹,喉咙干涩到要撕裂般。

  李子明痛苦的点头。

  白亦问道:“你刚刚电话里说的那个绑来的女人是谁?”

  李子明嘶哑的说道:“是...是...高文心。”

  “此刻她被你的人绑到哪里?”

  “在,在西亚酒店。”

  “酒店哪个房间”白亦问道。

  “908。”

  “很好,因为你的识时务,让你在死之前免受了一顿痛苦。”

  “什么,死之前?”李子明难以置信的看着白亦。

  白亦一点头:“对,死之前,刚刚问你话,只是无意间听说你又绑架了一个女人,看样子还准备侵犯她,呵呵,你这人,真是坏事做尽,天理难容,我邪尘,顺应天意,替天行道,专门收拾你这种人的。”

  “什么?你..你...是邪尘。”李子明睁大着眼睛,邪尘他是知道的,是一个盗窃银行的汪洋大盗,听说武功很高。

  “对,我就是邪尘,李子明,你漠视生命,任他人死亡,现在还想绑架妇女,欲行玷污,你可认罪。”白亦问。

  李子明蒙了,传说中的汪洋大盗竟然会找上他来。

  “你...你...不是专门打劫银行的吗,你找我干嘛。”李子明害怕的问。

  “李子明,我盗窃银行是为了劫富济贫,而我找你,自然是替天行道。李子明,你自己做过的恶行你自己清楚,今天我邪尘,判你死刑,还望你下辈子多做善事,你就安心上路吧。”

  “啊?”李子明慌了,似乎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今天刚无罪释放啊,憋了半个月还准备今晚去释放啊,怎么能死。

  白亦看到李子明不甘的眼神,笑道:“这辈子你是没有机会去爽了,只能等下辈子了。”

  李子明身躯颤抖,艰难的抬起手,指着白亦说道:“你...你...没有任何权利审判我,就算要死刑,国家法律自会判我,你没有权利夺取我的生命。”

  “我替天行道,是按天意,天意要审判你,不是我要审批你,天意大于一切,上路吧。”

  一股强烈的气息出现在了白亦的身上。

  “等等!你不能杀我,这根本不是你汪洋大盗会做的做法不是吗?”李子明这时也被白亦的气息吓到了道:“而且你知道我们背后还有谁吗?他一定不会饶恕你这种行为的。”

  “呵呵...”白亦淡淡的说着,说完,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凭空出现在白亦的手中,长剑的剑身上这时正散发着诡异的红光:“而且你也根本不知道你招惹了谁,安心上路吧。”

  “那把剑!”李子明震惊的看着白亦手中的剑,又看了看白亦眼中的红光:“那把剑到底是?!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白亦淡淡的说道,慢慢的举起手上的剑,一刀砍了下去,李子明的头就落在了地上,两颗眼睛还睁得大大的看着白亦.....

  然而白亦迅速的在墙上刻下一行字:替天行道,匡扶正义,李子明漠视他人生命,死,邪尘留。

  刻下这行字后,白亦并没有马上就离开,因为李子明的父亲李青原,白亦认为也不是好货。派人对张大力的老婆下手,看样子是准备让张大力的老婆在医院挣扎一段时间,然后死掉,把张大力拖垮,让张大力没有精力去市政府闹事。

  如此行径,用心恶毒,估计李青原也没少做过坏事。所以,白亦认为自己既然来了,也不能放过他。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所以也不要怪白亦滥杀,不做恶事,没人找你。

  ......…...............

  很快白亦又开始行动,寻找李青原的房间。

  白亦贴在外面的墙上,寻找李青原的房间时,神识扫到了别墅下面的草地上,躺着两只藏獒。这时,藏獒似乎感觉到了白亦的存在,正准备吼叫。

  白亦立刻使出自己的招数【暗影系】-【第一式-异化】白亦可以暂时遁入太虚,创造数个灵扉,通过灵扉可以随意的攻击敌人。

  “咻咻。”两只藏獒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了。

  白亦叹息一声:“唉...没想到我变得那么残忍了。”

  白亦看了那两只藏獒,摇了摇头再也没想什么,立刻去到了李青原的房间。

  可是,白亦到了李青原的房间,才发现他已经睡了。

  李青原的身边还躺着一个女人,正是他的老婆。

  白亦那股气息又来了,顿时房间里刮起一股小小的阴风。

  李青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而他的老婆却依然死睡着,因为白亦早已把他老婆给拍晕了。

  李青原模模糊糊的看到他房间里有一个黑色影子,而眼中之一只亮着红色光线,李青原大吃一惊。

  “你是谁?”李青原慌忙问。

  白亦说道:“可以叫我邪尘。”

  “邪尘?你...你...不是那个打家劫舍的吗?”

  “正是。”白亦很郁闷,他很不喜欢‘打家劫舍’这个词,看来没人相信他是劫富济贫了,都把他当打家劫舍的汪洋大盗了,难怪警方在全力通缉他。

  “你不去打家劫舍,跑到我家干嘛?”

  白亦说道:“哪里有不平之事,哪里就有我的身影。李青原,你漠视生命,令人置张大力老婆死地,如此恶行,你认不认罪。”

  李青原一怒:“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觉得我想干嘛呢?”白亦淡淡的看着李青原继续说道:“我是来为张大力伸张正义!”

  “伸张正义?”李青原脸色一变,刚刚他以为白亦是来打劫的。

  李青原正想大声呼喊,他的保镖就睡在隔壁,是一个武林高手。可是,突然一股力气点在他的肩膀上,李青原怎么也喊不出来,声音变的嘶哑之极。

  “你不用再挣扎了,我既然已经来了,你今天就没有继续逍遥快活的可能。再说,你儿子已经人头落地了,他在黄泉之路等你,你不应该跟他作伴吗?”

  “什么?我儿子?”李青原有点慌忙的样子,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把他杀了?”

  “是的,我来你房间之前,李子明已经死在我手里了,现在该你了。”白亦说完后,一股强烈的气息再次出现在了白亦的身上。

  “不!”李青原声音嘶哑,充满愤怒的喊出来。

  李青原哭道:“我跟你无缘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对,虽然我和你们无缘无仇,但你去伤害了张大力一家?难道没罪吗?”

  白亦淡淡的说完后,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凭空再次出现白亦的手中,长剑的剑身上这时正散发着诡异的红光:“时候该上路了。”

  “不!”李青原想挣扎。

  一刀下去.....

  李青原的人头和他儿子一样,人头落地,眼睛睁大大的看着白亦。

  白亦叹息一声:“又杀人了。”

  白亦看了眼还睡在床上的妇女,摇了摇头,然后然后悄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