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49章 不合的想法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29 11:14:57pm

其他·同人


  一个小时后,在酒店,几个警察把三个死掉的男生送到了警车。

  文心和他的父母就站在一边。

  文心的父亲显得非常愤怒道:“是谁敢动我的女儿!”

  文心道:“爸,我刚刚已经从那三个绑匪口中套出话来了,是李青原的儿子李子明。”

  “什么李青原的儿子?”文心的父亲满脸愤怒之色,不过,李青原并不好惹,李青原跟临江市三大不规则势力的化龙堂关系不浅,还有李青原的大儿子李子旦更是一个人物。

  文心的母亲心有余悸的问:“文心,救你的那个黑衣人是谁?”

  “我不知道。”文心内心一阵感激,她还没有得救时,内心对自己说,如果谁能够救她,一定嫁给他,虽然当时她只是太过绝望而如此幻想,但是,没想到幻想的事真的发生了。

  文心心中暗道:“黑衣人,我不管你是谁,只要让我找到你,我一定要嫁给你,希望我还能够再次遇到你。”

  文心当时抱了一下白亦,所以文心能够感觉出来,那个黑衣人肌肉紧致,骨骼分明,身上一股很强的年轻人气息,肯定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最多不超过三十岁。所以,文心内心很希望能够再次遇到那个黑衣人,她发誓,不管那个黑衣人相貌如何,她都愿意嫁给他。可她担心的是,未必还有机会再遇到他了。那个黑衣人,也看到了她的美貌和身材,但是却没有做任何亵渎之举,更没有见色起意,文心相信,那个黑衣人品行绝对高端。

   回到了在距离白云中学不远的工地上。

  黑暗的工地大楼内,一个水泥柱上,拴着三个被捆绑起来的男生。

  “呜呜呜~”钟东忍不住哭出来了,自从下午被白亦绑在这里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解救他们。

  “东哥,现在几点了啊我好饿啊,四周黑不溜秋的,什么也看不见,我好害怕。”钟东的一个小弟也哭道。

  “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等到你家的工地开工了,我们才会被找到吗?”

  “白亦,我跟你没完!”钟东大吼,身上又冷又饿,从没有受过这种罪。

  “东哥,听说你家的这个工地前几天出过人命,所以才停工,是不是啊,会不会有鬼啊。”

  钟东身躯一颤,害怕的说道:“不要说了,这世上没有鬼的。”

  “东哥,这可是你家的工地啊,万一那几个冤死的农民工找你怎么办,我好害怕啊,说不定那几个冤死的农民工就在我们背后站着呢。”

  另一个小弟忙说道:“各位鬼大哥,你不要找我啊,这不是我家的工地啊。”

  钟东全身发抖的看着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又想起前些天这个工地发生的意外,顿时毛骨悚然。万一那几个冤死的农民工真的出来找他怎么办。

  “啊啊啊....白亦,我恨你!”钟东恐惧的大吼起来,把白亦恨到骨髓去了。

  第二天,白亦起床,洗脸刷牙,然后吃早饭,准备去上学,似乎把昨晚的事忘记了。

  在白亦吃早饭时,餐厅墙上的电视正在播放早间新闻,程雪玲一眼不眨的看着新闻。

  “今日凌晨一点,上次盗窃银行,声称为了劫富济贫的邪尘,终于再次露面,杀了临江市著名企业家李青原以及他儿子李子明,并且在墙上留言声称,替天行道,匡扶正义,让我们看现场报道。”

  电视画面切换到现场,一个记者指着一个房间说道:“这里就是案发现场,昨晚大约凌晨一点,李子明人头落地,死状很惨。而这墙上的字,就是邪尘留下来的,跟前两天在银行留下的字迹,几乎无差。让我们采访一下刑警队长宜宾如何说。”

  画面出现一个穿着一身警服,但是掩盖不住身材火爆,拥有天使般面孔的女警,正是宜宾。

  白亦再次在电视上看到宜宾。

  “好美的警察啊。”白瑆说道。

  宜宾脸色很不好,上次邪尘盗窃银行的事还没了,现在又来了杀人。

  “宜宾警官,听说你一晚上都在这里调查,现在有什么进展没有。”记者问。

  宜宾咬牙道:“这混蛋,是我小看了他,看来他的武功比我预想的高多了,不留一丝一毫的破绽。”

  “上次邪尘盗窃银行,扬言是劫富济贫,而这次扬言是替天行道,你是怎么认为的大家都知道,李子明昨天刚被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你觉得这两件事有没有什么联系?”

  宜宾眉头一皱,宜宾也知道,李子明不是什么好货,对于李子明撞死人还无罪释放的事,宜宾也感觉不服气。

  宜宾说道:“关于李子明一案的判决公正不公正,我不作评价,与我的工作内容无关。我只知道,我的职责是保护临江市市民的安全。邪尘这个大盗,幻想自己是正义的化身,私自杀人,视公安如无物,他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绳之以法。”

  程雪玲看着电视道:“李子明,竟然被杀了,不过,这次应该很多人都会支持邪尘吧。”

  白亦笑道:“小姐,你也觉得李子明该杀吗?”

  程雪玲道:“不关我事,李子明不是什么好东西,邪尘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姐何以见得,我就很佩服邪尘的侠义精神。”白亦厚颜无耻的说,自己佩服自己。

  “不管李子明犯了什么罪,私人都没有取他性命的权利,如果这个世界每个人都这样,世界早就乱了,无规矩不成方圆。”

  “我不赞同小姐的看法,我还是支持邪尘,我为他感到自豪,”白亦嘴角一扬。

  程雪玲和白亦意见不合,嘴角一撇,不跟白亦说话了。

  “哥哥,支持谁,我也支持谁。”白瑆兴奋的说道。

  “谢谢你啦,妹妹,有你真好啊。”白亦莫着白瑆头说道。

  此刻,整个临江市都沸腾了,关于邪尘杀了李子明父子的新闻。

  吃完饭后,白亦和程雪玲各自开车去学校。

  白亦开着自己的车送白瑆去上学,而程雪玲开那辆甲壳虫去上课。

  李文琳和向静红正从小巷子走出来,准备坐公交车去学校,两人一边走一边谈论。

  “琳儿,早上起床看到昨夜凌晨的新闻,实在是太振奋了。”

  “嗯,邪尘真的是一个大侠,劫富济贫,匡扶正义,昨天中午我们请白亦吃饭时,还在想,如果有人能够出来主持正义就好,没想到,真的有人出来。”

  向静红说道:“是啊,好多人都跟我们的想法一致,看到这个消息很振奋。不过,很多人也感觉,邪尘有点狠了,把李子明杀了就是,为什么连李子明的父亲也杀了。琳儿,你觉得呢?”

  李文琳摇头道:“我不懂,但是我不信邪尘会滥杀无辜,同时杀了他们父子,肯定是有道理的。李子明这么坏,他父亲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嗯,尽管网上许多人说邪尘滥杀无辜,但是,我也相信邪尘不是滥杀无辜的人。”

  .............

  白亦送完妹妹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学校。

  学校里几乎都在讨论李子明和他父亲被杀一事,而白亦压根不参与讨论,以免露出什么蛛丝马迹。毕竟邪尘只是他的副业,一旦被查出他就是邪尘,肯定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松的坐在教室里,工作要丢,还得跑路,说不定还会连累程晨鸣。

  上午第一节很快就下课了,白亦闭着眼睛修炼。

  白亦的段位依然还是停留在武者10级。

  “白亦。”邰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咋呢?”白亦很好奇,邰老怎么样突然叫起他。

  “该说说看,昨天那个气息和那把剑了吧。”

  “我也很渺茫.....”白亦想了想继续道:“我总觉得我无法成为真正的邪尘了。”

  “怎么说呢?”邰老有点不明白的问道。

  “我最近这几天用的招数都来自我曾经那个电竞学院的。”说着说着,白亦手中再一次凭空的出现了红黑色的剑,淡淡说道:“这把剑是我在电竞学院自己研究出来,你别看它普通,其实它剑中间是黑色玄铁打造,外圈被紫色包裹,最中心有红光闪耀。当然这把剑可不止这一点独特,剑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蝙蝠翅膀造型,其上是骷髅头图案,下面红金色眼球中间的黑色眼眸仿佛活的一般,在不停地转动。简直诡异极了。”

  “这名叫什么呢?”

  “黑红闪耀之剑!”

  “嗯,不错呢。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你虽然有了邪尘的力量,但完全无法变回以前的那个邪尘了是吗?”

  “嗯,我现在打算做回全新的我!琉璃她,我一定会找到的。”

  “好,我真想看看你这个人,到底怎样称霸这个世界。”

  “呵呵,我一定可以。”白亦几乎很有自信满满的样子。

  “真奇怪你那来的自信?”邰老突然发现白亦有些变化,也不懂哪里来了那么大的自信。

  “男人想要成事,必须有点不切实际的自信。”白亦看着外面得空,淡淡的说道。

  “我欣赏你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