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0章 恶少委员会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29 11:17:36pm

其他·同人


  临江市,钟家。

  钟东洗了个澡。

  钟东昨天被白亦绑在工地上,直到凌晨四点时才被他的家人找到,然后被救回了家里。

  钟东走下楼,发现客厅里坐着十几个人,他的父母,叔叔伯伯等人都面带寒霜,客厅里一种极其诡异的气氛。

  “东东,不多睡会吗?毕竟你凌晨被救回家时已经五点了,才睡几个小时。”钟东的母亲心疼的说。

  钟东咬牙说道:“睡不着,白亦让我吃了如此大的苦头,我怎么能睡得着,我现在要是去学校。”

  在钟东还没有起床之前,钟东的父亲等等人就在客厅聊着关于这件事,估计后果很严重。

  果然,钟东的父亲怒道:“那个白亦,把我儿子绑在工地,这件事绝不能罢休。”

  钟东说:“爸,这事我自己会解决。”钟东并不想让家里派高手去学校帮他收拾白亦,毕竟这样做,被其他恶少们知道了,肯定被嘲笑,堂堂校园恶少,居然这么没用。

  “东东,你不是说那个叫白亦的武功比你高你怎么解决?”

  钟东一哼:“在学校武功比我高的人多的去了,我以前有被人欺负过吗?我去学校了。”

  钟东开车离开了家。

  钟东离开之后,钟东的叔叔说:“东东不让家里人参与到他在学校的事,可是,我们也不能任由那个白亦欺负东东啊。”

  “我调查过,那个白亦是程晨鸣给他女儿请的校园保镖,要不,给程晨鸣打个电话,敲打敲打程晨鸣,如果程晨鸣依然不知悔改,那就别怪我们在商场上对他不客气了。”

  钟东的父亲点了点头,马上找出了程晨鸣的电话,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找到程晨鸣的电话很容易。

  ................

  “喂,你好,哪位。”程晨鸣很快就接了起来。

  “程总,是我,钟西浪。”

  程晨鸣听到对方是钟西浪,有些吃惊,他们平时并没有什么交情的,在商场上也没有合作过什么。

  “你好,你好,钟总怎么突然会找我呢?”程晨鸣忙客气道。

  钟西浪却不苟言笑的说:“程总,那个白亦是不是你请来的保镖?”

  “呃,是啊。”程晨鸣心中咯噔一下,竟然是问白亦,然而连忙的接着问道:“钟总,你打听我女儿的保镖是想做什么呢?”

  “哼,程总,你真是请了个好保镖啊,昨天下午,你家的保镖把我儿子绑在学校附近的工地上,整整十二个小时,我全家人翻遍了全城,才在凌晨四点找到。如果换成你女儿被人如此虐待,你会作何感想。”

  “啊?!”程晨鸣一惊,他完全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钟总,这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程晨鸣歉意的说。

  “程总,是误会我就不会亲自打电话给你了,程总,我奉劝你好好教教你的保镖怎么做人,不要再在学校欺负我儿子了,不然我也不客气了。”

  “好,我会跟他说,你放心,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挂了电话,程晨鸣一阵无奈,被人找到他头上来了,的确是不好。这个程西浪,是当地人,不管是黑白两道的势力,自然不是程晨鸣这个外来人可以相比的,得罪了程西浪肯定没有好处。

  程晨鸣马上打电话给白亦,让白亦不要再欺负那个钟东了,都投诉到他这边来了。

  程晨鸣也当真是无奈,请了个保镖这么会欺负人。

  可是,白亦的电话关机之中。

  于是,程晨鸣只好打给女儿。

  程雪玲接到她爸的电话,有些意外,平时她爸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的。

  程雪玲当即走到教室外面去接电话,虽然现在在上课,但她是尖子生,老师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爸,你怎么在上课打电话给我?”程雪玲疑惑的问,担心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玲儿,白亦怎么关机啊。”程晨鸣问。

  程雪玲道:“我不知道勒,我刚刚走出来的时候,他好像在睡觉呢,有什么事情吗?”

  “唉,昨天白亦是不是把那个叫钟东的绑到学校附近工地上去了啊?把人家绑到凌晨四点才被发现,刚刚钟东的父亲钟西浪都控诉到我这里来了,警告我不要再让白亦欺负他儿子,不然他也不客气了。”

  “啊,有这回事我不知道啊,不过昨天下午,白亦确实在第二节课时离开了班级,不知所踪,直到傍晚放学都没有回来,所以我开车不等他就走了。”

  “看来还真的是他,你帮我跟他说一声,不要再欺负那个钟东了啊。”

  “好。”

  挂了电话,程雪玲回到班级,看了眼白亦,但白亦在睡觉,程雪玲觉得,她一定要跟白亦谈谈。

  下课后,程雪玲看到白亦醒来了故意走到教室的后面,在经过白亦身边时,程雪玲轻声说道:“到学校楼顶,找你有事。”

  白亦愣了下,“哦”了一声,心里暗道小姐在学校还是头一次主动找他的。

  程雪玲说完后,快步走出教室,上楼梯,比白亦先到楼梯等他。

  白亦来到楼梯,程雪玲正站在楼顶等着他。

  “小姐,今天这是刮了什么风啊,你主动找我。”白亦一笑。

  程雪玲毫不开玩笑的说道:“白亦,刚刚我爸打电话给我了。”

  “呃。”

  “你知道我爸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吗”

  “不懂啊。”

  “白亦,你昨天下午才上一节课就跑了,你是不是把钟东给绑在学校附近的工地上了?”

  白亦疑惑的看着程雪玲,毫不否认的点了点头:“是啊。”

  “刚刚钟东的父亲打电话找我爸了,钟东的家人翻遍全城,直到凌晨四点才找到钟东,他被你绑在工地整整十二个小时。”

  白亦笑说道:“这么快就找到啦,还以为要好几天呢,这混蛋,算他走运。”

  程雪玲看白亦的语气,似乎还觉得事情不够大。

  “白亦,你还笑的出来,你整钟东,别人都是把账算在我爸头上的,你真想让我爸在这里全城都是仇家吗?”

  白亦还真的很无语,这种小事,居然会找到程晨鸣头上去,这些人真是有够无聊了。

  程雪玲道:“我不想多说了,总之,我爸让你不要再欺负那个钟东了,不然钟东的父亲真的会不客气了。”

  白亦说道:“呵呵,不客气就不客气呗,我又不怕。”

  “你不怕,我爸怕,早跟你说了,真正合格的保镖,是保证雇主一家安全无事,不在于他武功高不高,你武功虽然高,可你却每天都给我爸找麻烦。你不怕别人,但别人对付不了你,就会拿我爸,还有我来下手。商场上,多得罪一个对手,也许就损失几千万。”

  “好啦好啦,我记住了,我不会再欺负钟东就是了。”白亦无语道。

  程雪玲点了点头,见白亦没有跟她狡辩和对着干,心里还算满意。虽然她觉得白亦人品方面不行,但在武功这方面,也不得不佩服,毕竟那个钟东并不是善类,可却被白亦收拾成到家长出面的地步。

  钟东到了学校,第一个时间就是打电话给方宏。

  “喂,钟东,干嘛”

  “方宏,我要求召开恶少委员会全体会议。”

  “为什么要召开恶少委员会全体会议?”方宏问。

  方宏就是白云中学第一恶少,是恶少委员会的会长。

  钟东怒道:“白亦你知道吧?”

  方宏说:“知道,第六个被公认的校园恶少,我也正准备找他谈谈,恭喜他成为恶少委员会光荣的一员了,让他摆个十桌八桌庆祝一下。”

  钟东道:“不必了,我要求召开恶少委员会全体会议,就是要投诉他,这王八蛋,大家都是校园恶少,他却对我丝毫不给面子。你也知道,我一直在追何莉,昨天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把何莉给抓到工地上去侵犯。谁知道白亦这王八蛋,他想获得何莉的好感,竟然对我下手,把我给绑在工地上,把何莉救了。直到凌晨四点我家人翻遍全城才找到我,我被绑在工地上超过了十二个小时,草他吗,都是恶少,他今天敢如此无视我这个恶少,他日也敢无视其他恶少。我要求召开全体会议,你到底同不同意?”

  方宏大骂:“我草,刚成为恶少就敢这么吊,我们恶少之间,是有协议的,彼此不抢彼此的女人,不侵犯彼此的利益,他竟然公然的抢你的女人,这也太无法无天了,这个会议,必须召开。”

  “好,我马上通知其他人。”

  钟东心中一喜,这次看大家怎么收拾白亦,他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但是恶少委员会全体的力量却足以把白亦给收拾了。

  很快,在职工楼的五楼,一个小房间里,五大恶少齐了。

  分别是第一恶少的方宏,第二恶少谢霖宇,然后就是委员周树,吴明发,钟东。

  第二恶少谢霖宇问:“今天召开全体会议干嘛啊?主题是什么?”

  “关于白亦的,昨天白亦抢钟东的女人,还把钟东给绑在工地上超过十二个小时。”第一恶少方宏说。

  “我草,这位新晋的恶少,也太不懂规矩了吧。”谢霖宇一骂。

  在一边的钟东脸色阴寒,在其他几个恶少面前谈起此事,感觉非常没面子,要是被学校的其他学生知道,五大恶少之一的他,被人绑在工地,肯定什么脸都丢光了,不用混了。

  这时,大家看到恶少之一的周树脸色不太好。

  “周树,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对了,你脸上肿肿的,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样的形象走出去,很容易把我们恶少的威名给搞坏的。”

  周树有些不敢说出来,但还是决定说出来。

  周树咬牙道:“不瞒你们说,我也要投诉白亦,我身上的伤也是白亦给打的。”

  “什么鬼啊。”几个恶少都一惊,还以为只有钟东被白亦整了,没想到周树也被白亦整过,特别是钟东,更是吃惊,看到周树现在还鼻青脸肿的样子,不仅感到一阵可怜。

  这时,大家又看向一边沉默寡言的吴明发。

  方宏道:“吴明发,你手上打着石膏,你他吗的又是怎么回事?”方宏那个郁闷,来参加恶少会议的五个人,三个都是带着伤来。

  吴明发道:“如果我告诉你们,我也是被白亦打的,你们信吗?”

  “什么?”几人一抹冷汗,还以为周树已经被白亦打的很惨了,没想到吴明发更惨,被打到骨折了。

  吴明发道:“我是最早一个被白亦打的,在上周五,不过那时我并不知道是他是白亦,直到昨天我看了校内网的贴子,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打我的人。”

  “为什么他打你?”方宏问道。

  “那个时候我和几个小弟看到,我们学校的校花赵清妍,结果就遇到白亦,他的武功很诡异完全看不清那个动作,我就是这样被他打伤的。”

  方宏和谢霖宇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震怒,白亦居然可以悄无声息的,把五大恶少其中三个都给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