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1章 有点道理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1-30 1:01:06am

其他·同人


  方宏道:“看来,今天这个恶少委员会全体会议是非常有必要召开了。白亦怎么还没来?”

  “周树你不是和白亦在同一个班级了吗,怎么没叫上他?”

  周树郁闷说道:“别提了,我已经不想进那个班了。以前我在班级,可以横着走,现在白亦就坐在我隔壁排,吗的,浑身不自在。我准备换班级了,不然被白亦压制,长期不能装比,会憋出病来。”

  吴明发说道:“换班级?程雪玲你不追啦你不追,我可接手了,到时别怪我不顾恶少协议。”

  周树一哼:“白亦也在打程雪玲的主意,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跟白亦发生超大规模的战斗。”周树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三拳两脚被白亦收拾了,还好意思说是超大规模的战斗。

  钟东一怒:“白亦昨天救何莉,故意想获取何莉的好感,没想到他竟然又想打程雪玲的主意,这太过分了。”

  谢霖宇哼道:“幸亏白亦没有打我的李文琳主意,否则我会让他后悔来到世上。”

  钟东看了眼谢霖宇,真想告诉他,白亦已经在打李文琳的主意了,昨天在工地还警告他不准动李文琳。

  不过,钟东不敢说,因为他本来想暗中偷偷追李文琳,已经违反了恶少协议。

  ...................................

  此刻,全校学生都正在上课。

  突然,学校广播响了起来。

  “喂喂,请白亦前往职工楼5楼参加恶少委员会全体会议,通知再播放一遍,请高三32班白亦,听到广播后,前往职工楼五楼参加恶少委员会全体会议。”

  白亦听到广播愣了下,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安静的上课啊。

  在32班,刚好是班主任陈天明的课,陈天明本来正在讲课,突然一声广播把他给打断了。

  陈天明心中那个烦躁和郁闷啊,他本来就对白亦在他班级非常不爽了,现在又在上课时间,听到其他恶少召唤他去开会的广播,更加的郁闷,

  陈天明停下讲课,把手中的粉笔往讲台桌一砸,痛苦憋在内心。

   32班全体同学都目光看向白亦,包括程雪玲。

  “看我干嘛。”白亦真他吗无语啊,那几个恶少,就算要召开全体会议,就不会等下课了再广播啊,非得现在全校都在上课的时候突然广播,这是让全校师生都恨白亦啊。

  白亦并没有打算去开什么全体会议。

  陈天明见白亦不准备离开班级,黑着脸道:“继续上课。”

  就在这时,陈天明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周树打给他的。

  陈天明又是一阵心烦意乱,他最后还是接了起来,就是想看看,周树到底想说什么。

  “干嘛?”陈天明没好气道。

  “陈老师,白亦在班级吗?”周树问道。

  “有什么事吗”

  “那个,你通知白亦一声,叫他赶紧过来开会。”

  陈天明真想把手机砸了,开什么会,搞的这么隆重,好像比上课还紧要一样。

  陈天明说道:“不要再打扰我上课,我没空,要通知你自己通知。”

  周树眉头一皱,怒道:“陈老师,让你通知一下会死啊,把手机拿给白亦,别逼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陈天明瞪着白亦,怒道:“找你的。”

  白亦接过电话。

  “喂,谁啊。”

  “是我,周树。”周树好像有委员会撑腰,说话都大声了。

  “干嘛?”

  “白亦,赶紧过来开会。”

  “如果我不去呢。”白亦问道。

  “那后果你自己看着办。”

  “滚!”白亦直接对着手机喊道。

  白亦放下手机后,陈天明对着白亦说道:“白亦,请你不要在这里影响其他同学上课。”

  “哦。”白亦就这样离开了班级,来到职工楼的五楼,一个小房间,这里是职工会议室,只是平时很少职工在这里开会。

  白亦走了进去,五个人正坐在里面。

  其中三个认识,分别是吴明发,周树,钟东,另外两个不认识,五个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白亦。

  “白亦,你终于来了。”谢霖宇说。

  白亦不认识这个谢霖宇,看着谢霖宇笑道:“想必白云中学第一恶少就是你了吧。”

  谢霖宇一愣,白亦竟然把他误会白云中学第一恶少,方宏才是第一恶少,这点谢霖宇是不敢跟方宏争辩的,毕竟方宏的实力比他强,也比他更恶,曾经方宏在小树林连强三个女生,这个记录其他恶少还不曾打破过。

  可是,坐在谢霖宇旁边的方宏却不爽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就是第一恶少难道就不可能是我?”

  白亦看着方宏一笑:“这位同学,你的面相看上去有点弱,眉宇之间除了一股色痞之相,并没有任何霸气之颜。而你身边这位,人高马大,四肢发达,目光不善,眉宇间流露出一股凶神恶煞,好像抢了他媳妇一样的幽怨眼神,想必武功不弱,试问这样的人不是首恶,谁才是呢,所以我断定他就是白云中学第一恶少。”

  方宏一怒,竟然说他眉宇之间只有色痞之像,没有任何霸气,大骂:“我草你吗,你竟然说我长的没有他霸气了。”

  白亦说道:“你确实没有人家长的凶悍。”

  方宏吼道:“白亦,你给我听着,老子才是白云中学第一恶少方宏,你有没有长眼睛!”

  “呃,你才是啊,呵呵,原来搞错了,难怪阁下口气如此不爽。”白亦微笑道,面对几个恶少的目光,一副自信泯然的神色,

  谢霖宇怕白亦的话让方宏对他不爽,忙道:“白亦,你少废话那么多,要开会了,还不坐下去,准备开会。”

  “好啊。”白亦坐了下来,倒想看看到底开什么会。

  谢霖宇道:“方宏,人家没有眼力,没认出你就是第一恶少,这是他眼睛有问题,你跟他生什么气,赶紧开会吧。”

  方宏瞪了白亦一眼,一本正经道:“好啦,人都来齐了,会议正式开始吧。”

  几个恶少都瞪了眼白亦,然后看向方宏。

  方宏道:“白亦,今天的会议主要是针对你的,他们几个都要投诉你。”

  “投诉我什么?”白亦笑道。

  “第一,昨天钟东正要侵犯何莉时,是不是你破坏了他的好事?”

  “是啊。”白亦一点头。

  “白亦,你为什么破坏钟东的好事,当时钟东已经表示过,大家都是校园恶少,你还执意如此,是不是?”

  白亦说道:“钟东要侵犯妇女,难道我要见强不救吗?”

  方宏一敲桌子:“白亦,你这话就错了,你犯了我们恶少的基本准则。为什么你会被学生评为恶少不是因为你是好人,而是因为你是坏人。恶少的最基本准则是什么钟东,你来告诉白亦。”

  钟东一哼,说道:“恶少的基本准则是:只做坏事,不干好事。”

  方宏道:“白亦,你听到没有你只不过在为你昨天的行为狡辩而已,你是什么样的人,全校师生都知道。不过,你面对我的质问,你会找理由狡辩,这也间接表明了,你内心对我是充满忌惮的,这点不错。”

  白亦哈哈一笑:“我内心对你充满忌惮你确定没有说笑话。”

  方宏道:“如果不是对我有忌惮,我质问你为什么破坏钟东的好事时,你何必找借口说是为了救人。你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说,你也想要何莉,所以,你找借口足以说明你内心对我是充满忌惮的。”

  “好笑,算了,那就让你继续自以为是吧。”白亦一翻白眼,这帮人,看他们想搞什么。

  谢霖宇一哼:“白亦,大家都知道,何莉是钟东一直在追的,你不帮钟东侵犯何莉就算了,你还破坏他的好事,破坏也就算了,你还把他绑在工地上,你的行为让人鄙视。今天钟东投诉到委员会来了,委员会一定会给钟东一个公道。”

  “哈哈,好个公道,我倒想看看你们想要什么公道。”白亦哈哈一笑。

  方宏敲了敲桌子,说道:“白亦,请你严肃一点。除了钟东投诉你,还有周树,周树说,他身上的伤都是你打的,是吗”

  白亦一点头:“是啊。”

  “白亦,你难道就不狡辩一下既然你也是委员会的一员,你自然也拥有狡辩的权利,如果你觉得哪一条投诉让你感到委屈,你可以申辩。”

  “不用,真不用,没有任何一条投诉让我感到委屈的,所有投诉都是不委屈的。”

  “白亦,你的语气让我很不爽,你做错了事,还如此一副啼笑的口气。”方宏说。

  “哈哈,是吗?”

  “白亦,周树追程雪玲也很久了,连我想追都要考虑到周树在追了,不能破坏恶少之间的基本协议,而你却又想打程雪玲的主意,你自己说,你还是不是人?”

  白亦说道:“你忘记啦,我是恶少,恶少是不讲任何规矩的,恶少如果还讲什么基本协议,那就不是恶少啦。”

  “呃。”几个恶少都一愣,白亦说的似乎有点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