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2章 少不了一战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1 11:26:33pm

其他·同人


  方宏一哼:“白亦,你这么说,是不把其他恶少放在眼里了?”

  “这已经很明显了嘛,我什么时候把你们放在眼里了,你们给我听着啊,程雪玲,谁也不准动她。至于何莉嘛,你们爱咋办就咋办。”白亦警告道,趁着这个机会,警告一下这几个恶少,不要去骚扰他的小姐。但是何莉不关白亦的事,何莉的那个保镖刘悦,也不是吃素的,武功绝对比这几个恶少高多了。

  坐在一边的周树很不爽,很想发火,程雪玲一直是他在追的,连方宏等人都不跟他抢,现在却被白亦抢了,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周树忍着怒气申辩道:“方宏,你是知道的,程雪玲我追了很久了,白亦还没有成为恶少之前就是我的,你要为我做主啊。”

  方宏点了点头,说道:“白亦,程雪玲确实是周树先追的,请你遵循先来后到的顺序。如果周树追求失败,那么,你才可以去追,这是恶少的基本准则问题。如果你现在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想要女人玩,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我表哥开的ktv里,可以给你优先安排几个漂亮的。”

  “哈哈哈。”白亦顿时大笑,给他安排几个小姐,真是天大的笑话。

  白亦淡淡的在警告一次:“总之一句话,谁敢动程雪玲,就不要怪我动手了。”

  这时,钟东怒道:“白亦,你刚刚说何莉随大家怎么样,那你昨天什么意思既然你不打算追何莉,你昨天凭什么破坏我的好事,方宏,你也要给我做主啊,白亦这是故意跟我过不去。”

  方宏道:“白亦,这个你怎么解释?”

  “解释个屁,虽然我对何莉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很美,我不忍心看到这么美的女孩,被猪给玷污了,就这么简单。”白亦说着站了起来。

  钟东一拍桌子,吼道:“你说谁是猪。”

  “我当然说你是猪啊。”

  “你!”钟东被气的要死,可是,打不过人家,白亦明白的说他是猪,又能怎样。

  方宏道:“钟东,你先别激动,委员会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先坐下。”方宏打了个圆场,钟东看白亦一副嚣张的样子,真想捅死他。

  方宏道:“白亦,你这样就不尊重恶少了,如果别人也同样不尊重你,你心里好受吗白亦,你跟钟东之间的这件事先不说。就说你不允许大家动程雪玲,但是你知道吗,你以为追程雪玲的就只有周树错了,周树只是恶少之中追她的,学校除了我们几个恶少,还有天才高手,还有学习尖子,还有校园狂少。追程雪玲的人多的去了,正因为竞争很大,我们恶少才应该联合起来,而不是相互竞争。”

  “校园狂少?”白亦还真不知道,白云中学除了校园恶少外,竟然还有校园狂少。

  方宏道:“废话,校园五大狂少,跟我们校园六大恶少,一样出名。不一样的是,我们校园恶少人人憎恶,因为恶少从不做好事。校园五大狂少不一样,他们主要是狂,然后才会被公认为狂少。”

  “我去。”白亦无语了,这白云中学的学生是有多无聊啊,又是恶少又是狂少的。

  “我们六大恶少,跟五大狂少,一直都是站在对立面的,狂少看不起我们恶少,我们恶少也看不起他们狂少。白亦,我不怕告诉你,你的程雪玲,除了我们恶少的周树在追外,五大狂少的陈志杰也在追,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以为阻止了周树,你就可以得到程雪玲了”

  白亦感到很想笑,狂少也来凑热闹了,这白云中学,也太复杂了。

  方宏扭头对周树说:“周树,算了,既然白亦想要程雪玲,那你就让给他,反正你追程雪玲也很久了,也不见得你能够追到。”

  周树哼道:“我敢发誓,他也追不到,五大狂少的陈志杰,比他优势大多了。”

  钟东忙问:“那我呢?我就这样白白被白亦欺负了吗”

  方宏对白亦说:“白亦,你中午摆个十桌八桌的,请钟东和所有恶少以及大家的小弟们吃顿饭,这件事就这么过了,你觉得怎么样。”

  白亦笑道:“很抱歉,我没钱。”

  方宏见白亦不给面子,哼道:“白亦,你看不出来吗,我已经在尽力协调你和其他恶少之间的关系了,你还一点意思都不想表示一下?你喜欢程雪玲,我已经让周树转让给你了,你摆个几桌向钟东陪个罪,不应该吗?”

  “哈哈,我干嘛要赔罪?钟东侵犯女人还有理?”白亦一笑。

  谢霖宇怒道:“方宏,看到了吧,白亦压根不把恶少委员会放在眼里,还是别跟他罗嗦了。”

  方宏道:“白亦,算是给我个面子,如何?”

  白亦看着方宏,听说这个方宏,曾经一天内在学校的小树林连续侵犯了三个女生,所以才被评为白云中学第一恶少,白亦怎么可能跟他们为伍,白亦哼道:“如果不看在你的面子上,还有点可能,可如果看在你的面子上的话,那就完全不可能了。”

  方宏脸拉了下来,怒吼道:“白亦,这么说,你是一定要跟大家对着干了,要违背我们恶少的基本协议了。”

  “我老子,想违背又管你们什么事情?”白亦说道。

  谢霖宇一吼:“白亦,大家都是恶少,我奉劝你不要这么嚣张。”

  “我嚣张又如何?谢霖宇,你只需要记住,我叫白亦,你若是感觉有实力跟我玩,白亦不介意奉陪到底,呵呵,白亦我最喜欢对那些自认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

  谢霖宇看到白亦无畏的目光,身躯一颤。

  方宏道:“白亦,你莫要这么叼,你真以为自己一个人干的过谁?你知道我有多少个小弟吗?学校那些天才高手都不敢惹我,你算什么东西,真要逼我叫人?”

  白亦说道:“无妨,你们可以把所有认识的人全部叫出来,白亦我不介意陪你们玩玩。呵呵,我会让你们明白,白亦我从不说空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待不下去,可你们,却无可奈何,信不信来试试。”

  “你。”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种人,没有话好说了。”钟东愤怒道,本来白亦请个十桌八桌的,给他赔礼道歉,这件事他也可以算了,可谁知道,白亦居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不,连方宏的面子都不给,还说出这么嚣张的话。

  谢霖宇站了起来,阴着脸道:“白亦,听说你武功很高,他们三个都不是你的对手,既然你这么拽,肯定是自信过人了,那就让我领教领教吧。”

  白亦哈哈一笑,叹息道:“什么三脚猫都想领教我的武功了。”

  “你说什么?莫非你是看不起我?”谢霖宇竖起眉头问。

  白亦点头道:“你还有自知之明,就是我看不起你。”

  “你?”谢霖宇又气又怒,没想到还真是看不起他。“草你吗的,白亦,我忍你很久了。刚刚我就一直忍着你,要不是看方宏想给你赔礼道歉的机会,我早出手教训你了。”谢霖宇一拍桌子。

  白亦说道:“看来,今天少不了要跟你们一战了。”

  “白亦,算你有自知之明,知道少不了跟我一战。”谢霖宇也用同样的话回白亦。

  “哈哈哈,你会后悔跟我一战。”

  “我后悔你吗。”谢霖宇往白亦冲去。

  “白亦,算你有自知之明,知道少不了跟我一战。”谢霖宇也用同样的话回白亦。

  “哈哈哈,你会后悔跟我一战。”

  “我后悔你吗。”谢霖宇往白亦冲去。

  方宏此刻并没有说话,其实他也忍白亦很久了,可感觉白亦并不好惹,所以才没有一开始就发作,先给白亦机会,能够不发生恶战就尽量不发生。可没想到白亦如此之拽,请个几桌赔礼道歉都不肯,还放出如此狂言。此刻既然谢霖宇忍不了白亦了,正好可以借机看看白亦是不是真的实力很强。

  大家都把目光放在谢霖宇身上,特别是周树,钟东,吴明发三人,特别希望白亦被教训一顿,杀杀他的威风,太不把别的恶少放在眼里了。

  谢霖宇冲到白亦面前,便使用了他最强的武学铁头功,他的头颅像石头一样坚硬,撞向白亦,但是白亦完全不把他当回事,左手直接使出了一个盾牌。

  【神之力量-第二式-黑皇杖】

  “砰!”

  一个巨大的撞击震动了,整个学校。

  “我去!什么情况啊,既然有这样的防御,我第一次看到啊!”方宏看到白亦出了这个的招式,有点惊讶。

  “我就说过了啊,他的招式很诡异!”吴明发连忙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的铁头功,既然打不伤你?”谢霖宇有点惊讶的看着白亦。

  “呵呵,很强吗?你的铁头功也不过如此。”白亦微笑的说道。

  “你!”谢霖宇听到白亦那么说,在一次拿出了全部的力量,再一次冲了上去。

  白亦也不想浪费时间,用了一只手一瞬间就抓住谢霖宇头顶,谢霖宇头颅难以前进半分。

  “怎么可能...”

  白亦一抓着谢霖宇的头颅往窗外一扔。

  “哐当。”打破玻璃,把他给扔出窗外去了。

  “啊!”几个恶少都惊了,谢霖宇的铁头功,在白亦面前压根没有半点作用,一下就把他扔出去了。

  白亦看了眼方宏,又分别扫视了眼钟东,周树,吴明发,说道:“还有谁?”

  周树,钟东,吴明发都身躯颤抖了一下,而方宏却眉头直皱。

  谢霖宇从外面走廊爬了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白亦。

  现场一片安静,竟然没有人说话,直到好几分钟后,方宏才打破宁静,哼道:“白亦,你还真有两下子,难怪你敢对我们大放豪言。”

  白亦看着方宏道:“还是那句话,你只需要记住,我叫白亦,你若感觉有实力跟我玩,我不介意奉陪到底。你若感觉没有实力跟我玩,在我面前就给我安分一点。”

  钟东,周树,吴明发,以及谢霖宇都目光期盼的看着方宏,白亦都这么说了,若是有实力跟他玩,就奉陪到底,方宏有没有实力跟白亦玩,倒是说啊。

  方宏脸色一抽,这话把他顶到墙角去了,他确实很忌惮白亦的实力。

  吴明发忙道:“方宏,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刚不是说有很多小弟吗?那你应该有实力跟白亦玩啊,赶紧说啊。”

  白亦看方宏犹犹豫豫,很是忌惮的样子,笑道:“呵呵,我白亦最喜欢跟那些自认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顺便看一下我的实力,现在的实力太差了。”

  方宏咬牙道:“什么!白亦,不要嚣张过头了,我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需要先去医院拿点药。暂时不跟你玩,但是你记住,我是方宏,白云中学第一恶少,我要跟你玩,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混不下去。”

  “哈哈哈,我记住了,既然你今天肚子不舒服,那就算了。记住我说过的话,在我面前给我安分一点。”

  白亦嘴角一杨,走了。

  周树,钟东,吴明发,谢霖宇,四人看着方宏都一阵失望,还指望他跟白亦玩呢,尼玛,什么烂借口,肚子痛。

  但是,他们四人并不敢说什么,毕竟方宏的势力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