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I - 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02 8:19:22pm

其他·同人


“妈妈我回来咯!”我开门进去以后直接大喊。

“妳每天回家都用喊的吗?”哥哥跟在后头抱怨道。

“因为不知道妈妈在哪里嘛。”我把鞋子放到鞋柜上。爸爸的鞋子也在,也对,今天是我迟了呢。

走到客厅,看到爸爸在里面抽烟。

“要说我讨厌什么的话,就是新爸爸在新女儿回家之后还抽烟了。”我特地放大声量说道。

“依,不要无礼。”这个行动随即遭到姐姐的训斥。

爸爸赶紧把烟灭掉以后说:“对不起,实在是忍不住了。”

“别理她,小孩子爱作祟。”哥哥坐下来后说道。

“谁作祟了!”我不服气地回嘴说,“抽烟对身体不好是实话啊!”

“拖得太晚才冲凉对身体不好也是实话。”哥哥说,“快去,臭死了。”

可恶!竟然这样消遣我!算了,我平时也没拖到那么晚才洗澡的,今天是因为有贵客来才会拖到这个时候。

洗完澡以后我走到楼下,见他们正聊得起劲儿,于是就坐到其中一个角落那里静静地听。‘静静地听’根本就不适合我这种人,倒不如说,不适合我这个人吧。一个人再怎么活泼也是有个限制的,而我呢,简直就像过动儿似的,应该说连过动儿都没那么严重啊。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要插嘴吐槽,要不是我那极高的自制力正在抑制着那股冲动的话我早就加入对话了。

不行!得转移注意力!嗯……该做点什么呢?就在脑中描绘他们的样子好了!然后试试看仅靠脑中的印象画出他们的素描肖像。

首先是哥哥,脸不方不正,有点长,眉毛不会很粗,眼睛则普普通通,大众脸啊!头发就乱得像鸟巢似的,听说二十二年前中国盖了个体育场叫‘鸟巢’,不会就像这样吧?

再来就是姐姐,瓜子脸,眉毛和哥哥一样,不会很粗,眼睛有点大,笑的时候还有小酒窝,美人一个啊!头上和刚才一样绑着马尾,仔细一看,是用蓝色的发带绑的,看来姐姐很喜欢蓝色呢。

最后是爸爸,典型中年人,方方正正的脸上有些许皱纹,眼睛有点小,眼睛上是少见的一字眉。头发则与一般中年人不同,异常的茂密,虽然是有点白发但是爸爸有定期染发所以没差别。

奇怪,妈妈怎么还没回来?

“爸爸,妈妈去了哪里?”我忍不住插嘴问道。

“她说想买点东西给妳假期用,谁叫妳不肯跟我们去?”爸爸回答说。

“我没跟去的话说不定明年就多一个弟弟还是妹妹陪我——”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姐姐拉着耳朵走上楼:

“走,收拾行李去。”

“知道,知道了,不要拉了,对不起嘛。”姐姐都这样了我也只能乖乖求饶。

说是收拾行李,其实也没多少东西罢了。一些衣服,我做作业用的笔记本电脑,一些爱看的书还有……还有什么呢?哦对了!怎么可以忘了我的相机呢!

某年某月某日,哥哥和姐姐趁着假期的时候带我出去玩,无意间经过照相馆,进去参观以后就从此爱上摄影,而且,摄影是侦探最重要的技能之一,虽然哥哥和姐姐他们都没有照相机,但是我有就够了。

收拾好后姐姐帮我把行李搬下楼,我在后面跟着,走下楼时妈妈正好回来了。

“妈妈妳出去又没告诉我哦。”我抱怨道。

“抱歉,想说妳今晚就到明治他们那里就想说买些东西给妳带过去。”妈妈笑着回应,“顺便去买答谢礼,不然妳在那里白吃白住一个月半也不太好啊。”

妈妈那一句话就好像一个拳击手使尽全力往我脸上打了一拳,让我倒地不起,重点是,妈妈竟然是笑着说的!

“妈妈妳怎么这样说妳女儿啊!我也是有干活的好吗?”我抗议道。

“开玩笑而已,接下来没得见妳了想在走之前开一开玩笑嘛。”

“不好笑!”我都快哭了!

“明明就很好笑。”哥哥边喝着茶边说。

“好啦明治,别这样。”姐姐训斥哥哥后转向妈妈说:“不好意思,又让你们破费了。”

“别这样,这些年来都麻烦你们了。”妈妈说,“我才不好意思。”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很麻烦,不过答谢的话可以改天再说吗?”虽然有些没礼貌,但是我有点累了,超想要睡觉。

当我说我想睡了的话我是没有在开玩笑的,我可以直接就这么睡着。因为这样,我常常给人家添麻烦,一开始还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时候妈妈还因此被我吓哭。看了医生以后才知道这是一种睡眠障碍,不在白天发作的话……是没什么……影响……

******************************************************************************************************************************

嗯……还是……有点累……头有点痛……我记得昨天……对了!我连忙爬起来,发现我睡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头。这应该是哥哥的家吧。我把房门推开,看到姐姐正在整理桌子。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后往我这里看过来。

“妳醒了啊。”姐姐担心地看着我说,“怎么样?头还会痛吗?真是的昨晚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倒下,我们来不及反应所以妳才会撞到头。”

“没事,头还有点痛。”我摸一摸后脑勺,真的很痛,我还活着算是大幸了啊。

“妳又没吃药了对不对?”她听我这么说后训斥道。

“药我实在吃不下所以就没吃了。”

“多久没吃了?”

“一个星期左右吧。”我揉着眼睛说。

“真是的。”姐姐轻声叹气后说:“妳把妳妈妈吓坏了知道吗?”

哦对了,必须打电话给她报平安!

“电话……”

“现在打的话也打不通了。”

“诶?”

“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吧。”姐姐说,“我知道妳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而耽误妳爸妈的行程,所以我花了一个晚上才说服他们,让他们跟着原本的计划走。”

“不是下午才登机吗?”

姐姐听我说完以后指着时钟,我望向时钟一看……就算昨晚没摔死我也会被吓死……

“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啊,我竟然睡了那么久。”我打哈欠说道。

“妳今天就好好休息吧。对了,刚刚娜资和她父母来过,说星期一开始可以在这里工作。”姐姐说。

“怎么没叫我起来?”

“妳都这样了还要逞强?”姐姐有点生气地说,“好了,听话,去刷牙洗脸然后到后面吃午餐,吃完了记得吃药啊。”

“好。”我实在是没力气反抗了,只能答应姐姐。

她听我答应以后说事务所有委托,她要下去帮忙就走了。我把姐姐吩咐的事情都做完以后就无聊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真是的,我的病怎么会选在这种时候发作呢?还好爸妈最后还是出国了,不然的话我估计会内疚一辈子吧。看来我是真的不应该停止吃药的。

“对不起妈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闭上眼睛道歉,虽然妈妈不在这里,也不可能听得到,但是人家说‘母女连心’,心意应该有办法传达到她那里吧。之后,我就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一个小时。

“忍不住了。”我忍不住这寂寞难耐的感觉,决定要到楼下去看看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走到门口,我做好被姐姐骂的准备后才推门进去。一推开门就看到哥哥和姐姐两个人忙得不可开交。

“哥哥,姐姐。”我把门关好后往厨房走去,“我倒饮料给你们。”

“不是叫妳在楼上休息了吗?怎么又下来了?”姐姐生气地说。

“好了别骂了,有精力骂人不如把这些精力花在分析文件上。”哥哥目不转睛地看着文件说,“况且妳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她闲不下来的。”

“你倒是帮我说说她啊。”姐姐朝着哥哥抱怨道。

“她听得进的话我倒是没问题。”哥哥打哈欠说,“问题就在她听不进啊。”

我帮他们倒了杯橙汁后递到他们那里放在桌上。

“依,实在没办法的话就上楼休息,我可没办法像之前一样背妳了。”哥哥说。

“好。”我打着哈欠回应。哥哥平时虽然一直嫌弃我,爱找我麻烦,但是还是很关心我的嘛。和姐姐不一样的是他不把他的关心说出来,对谁都一样。

我拿起桌上的平板……多了一台,应该是为了娜资准备的吧。我拿起平板想帮忙看资料,哥哥看到以后说:“喂,我看妳今天没什么精神,妳就不要做这么耗神的东西了。”

“可是你们那么忙……”

“听话,妳要帮忙的话就把那边的桌子整理干净。”哥哥打断我的话。

“可是……”

“听话。”哥哥再次打断我的话。

“好。”没办法,哥哥决定好的事就算是姐姐也改变不了。

我才刚把桌子整理到一半后又觉得睡意来袭,不行,不能给哥哥姐姐添麻烦了。我告诉他们以后哥哥还特地吩咐姐姐陪我上去,怕我走楼梯的时候睡着,我也没什么力气拒绝所以只能照做了。

******************************************************************************************************************************

“真是的,那天可把我吓得半死了妳还笑。”娜资一大早就对着我抱怨。事情的源头是前天的事,那天她过来以后没见到我,从姐姐那里得知我的病发作了后她可是担心得要命。碰巧我们都没手机,只能用电脑打开社交网站沟通而我这两天都没什么精神,所以没办法回信,她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呢。

“好啦娜资,别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笑着说,尝试着解除她心里的不安。

“下次再这样就不理妳了。”娜资赌气地说。

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啊,之后得好好补偿她才行。不过她胆子也有够小的,特别容易受惊吓。如果是头几次的话会被吓到是正常的,不过都这么久了还会被吓到是怎样啊。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有好几次我在草场上走着走着睡着了是她把我扶回课室的,或许是姐姐把几天前的事严重化吧。

这一整个星期的课我都没有专心在听。大多的课堂都是讨论试卷之类的,超无聊的。比较有趣的就是美术和化学了吧,美术是因为我们还可以画画,而化学呢,我们可以制造新鲜的土制炸弹!开玩笑的,化学课前半段拿来讨论试卷以后就放我们自由活动了,老师其实还想预先教一些中五的基础不过鉴于我们都没课本的关系所以就打消了那个主意。

而这一个星期娜资可以说是我的影子了,在学校的时候连上个厕所也要跟去,说我如果在厕所倒下的话她还可以扶我出来,不然就得在厕所里睡到有人发现为止。她都说得那么夸张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毕竟这种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

好不容易挨到了星期五,今天的课大多都上过了的,所以特别空闲。班上的同学都在讨论着假期去哪里玩之类的。而我和娜资则坐在自己位子无所事事……无所事事的只有我一个,娜资正在看书,见她看得那么入神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

异常无聊的我看着窗外发呆,这大概是今年最幸运的事了吧。年头开学的时候被分配到了靠窗的位置,时不时会有冷风吹过,很凉很爽。

“柯依。”

我听见有人叫我后望向声音的方向,也就是我的正前方。站在那里的是班长——方嘉盛。

“什么事?”

“那个……”

“嗯?”

“这个假期得空吗?”

“不得空。”

他轻叹一口气后苦笑着说:“也是,妳好像每个假期都很忙似的。”

“站着说话脚不会累吗?”我尝试着避开话题,“坐我前面的今天没来,拿张椅子坐下来吧。”

“谢谢。”他那前面的椅子转过来坐下以后继续问:“妳假期都在干嘛啊?”

避不开吗……算了,我也不喜欢说谎,避不开就说实话吧。

“打工。”

“诶?”

“你不知道也很正常,知道我在打工的也只有娜资一个人而已。”

“在哪里打工?”

“学校没禁止学生打工吧?”

“是没有,只是好奇罢了。”

“嗯……该怎么说呢?说了你也不会信吧……”

“不说怎么知道?”他笑着说。

哦,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做侦探的,信不?”我这么说着,把从事务所那里偷偷拿来的名片拿出来放在桌上:“有什么事需要调查的话就打电话给这两个号码,不过收费可不便宜哦,私家侦探的关系嘛。”

他就这样盯着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看吧,就算我把名片拿出来你也不信。”我继续说道。

“班上的人都知道妳和娜资没手机,上面的电话号码自然不是妳的,凭什么让我相信?”他说。

“我没说要打电话给我,有事情委托当然是打给我哥,咳咳,雇主的啊。”差点穿帮了。

还是不相信的样子。

“不相信就算了,不过我真的要打工。”

他叹了口气后说:“没说不相信,我相信妳要打工,不过真的连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吗?”

“挤得出来哦。”

“诶?”他被我的答案吓到了。

“我的雇主人超好的,要请假的话他都会批准的。”毕竟是哥哥嘛,虽然首要原因是他嫌我麻烦。

“那为什么——”

“不过你也知道我的身体不适合到处旅游吧。”我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说真的,你们到处玩还得照顾一个随时随地会倒下来的人,挺扫兴的不是吗?”

“不过妳工作不是更——”

“我说过我是干侦探这一行的,只是坐在那里帮忙解读文件或资料,很少会出差。”我继续打断他的话。

“妳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你没什么可以说的。”我笑着回答。

“谁说的?”

“我,五秒前刚说过。”我刚说完,放学的钟声就响了起。

“算了,不和妳斗了。妳有我的电话吧?在下个星期六以前改变心意的话再通知我吧。”他听到钟声以后起身准备回家。

“哦,虽然我不会改变心意了。”我收拾好东西后也准备离开了。

他的好意我能明白,是想让同学们在毕业以前有更多美好的回忆,状况允许的话我也想要去,不过我的身体确实不适合到处旅游。不过刚刚拒绝他以后感觉到他心情有些低落……

“嘉盛!”我趁他还没走之前叫住他。

“什么事?”他转过头问。

“这次的旅行我是没法去了,不过明年的大概可以。”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他笑着说完后就走了。

感觉他心情好多了。

“小依,走咯。”娜资站在门外催促着我。

“好。”我把背包的拉链拉好后背着其中一边赶过去。

她看到我只背这其中一边后一直抱怨说教,说什么背包只背一边对脊椎不好之类的话,简直就像妈妈似的。娜资啊娜资,我还不是为了追过来才会这么背的不是吗?

******************************************************************************************************************************

回到事务所第一件事,当然是开门大喊,不过通常都只能完成一半。我一打开门哥哥就先发制人。

“别喊,妳们倆给我上楼换衣服,要洗澡的话就轮流用浴室。”他躺在椅子上说道。

果然如此。顺带一提,娜资在星期一的时候就带了些衣服过来方便她放学后在这里换上。我们各花了三十分钟梳洗完毕,明明可以一起用浴室的她却不同意,算了。

之后我们两人结伴一起下去,今天看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做。哥哥一如既往地躺在椅子上睡觉,姐姐则在整理书桌,无所事事的我们则坐在沙发上对望。

“很闷对吧?”我笑着问。

“有一点。”娜资回答。

“很闷的话就到书架上拿点书来读。”哥哥原本睡意浓厚的声音隔着一本书后更显深沉。

“真的没有委托吗?”我问道。

“没有。”

“太无聊了。”我抱怨说,“竟然什么都没有!”

“侦探社没工作不就代表社会很安稳吗?”娜资说。

“说得也是。”

“那就代表我们没饭吃了。”哥哥听到这句话后弹了起来。

“你的硕士文凭不是拿来放着摆美的。”姐姐整理好书桌以后便走了过来加入对话。

“妳不说我都忘了还有这种东西。”

哥哥也真是的,丢三落四的,连自己是大学毕业生也能忘记。

“真的没工作了就到处找找吧。”姐姐劝道。

“对……不对!”我抗议道。

“有什么不对?”姐姐对我的抗议产生疑问。

“哥哥转行了的话不就代表我们失业了吗?”

“我们只是在这里打工的,不算失业吧?”娜资说。

“开玩笑而已嘛。”我笑着回应。

聊到这里,突然有人连门都没敲就开门走了进来。

“听说有人失业了所以就过来给你们工作做。”

“来了。”哥哥低声说道。

我们四人往门口望去,看见三个人站在那里。一个中年男子,一个中年女子还有一个小男孩。我第一眼没看清楚所以认不出,但在那小男孩大喊了一声‘叔叔婶婶’后跑过来以后就认出他们是谁。

“他们是……”娜资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那男的是哥哥的姐夫,女的是哥哥的姐姐,这小孩就是哥哥的外甥。”我解释说。

“有工作给我不需要一家大小全部来齐的。”哥哥抱怨说。

“不要这样嘛,很久没来了,顺便过来看一看呗。”哥哥的姐姐说完以后看着我说,“哦小依好久不见,当年到处乱跑的可爱小女孩都已经长成这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呢。”

“是啊阿姨,我们大概有十年没见了呢。”我回应她的问好。

“我明明只大妳哥四岁而已。”她似乎不是很满意不过也没多追究。她说完以后便望向娜资:“明治,你真不够意思,生了个可爱的女儿也不和我说。”

阿姨这句话把娜资吓坏了。

“不,不是这样的,是,这个,那个……”娜资慌张地想要解释但是什么都说不出。

“姐别这样,她是新来打工的,我的学生。”姐姐帮娜资解释说,“她特别容易受惊吓所以不要一下子开这么大的玩笑。”

“原来如此。”阿姨笑着向娜资道歉:“抱歉啦,我是不应该这么开玩笑的。”

“没,没关系。”娜资松了口气后笑着回应,“是我太过容易被吓到了。”

哥哥叹了口气后吩咐我到后面倒饮料出来,我把饮料递给他们后他们才开始谈正事。

“说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哥哥依旧躺在他的安乐椅上问道。

“明治,我明白你想要转行做安乐椅侦探但是这次的工作需要你到现场侦查。”叔叔说。

“没说要接。”

“明治。”姐姐劝说,“不接的话她们两人的薪水谁来付?不要忘了是你邀请娜资加入的。”

“而且,这次的事件有些麻烦。”阿姨接着说,“有你们的帮忙的话……”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声……啊……又要睡了……

******************************************************************************************************************************

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不好意思,吵到妳了。”正在关门的姐姐发现我起来以后道歉说。

“没有啦,我睡觉什么时候会被吵醒的。”我笑着回应。

她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说:“妳啊,还拿自己的状况开玩笑。饿不饿?”

“几点了?”

“晚上九点了,会饿的话姐姐煮给妳吃。”

“那么麻烦了。”

姐姐出去以后我先把被单折好,之后再慢慢地推开门看一眼。

哥哥不在,很好!

我拿了替换的衣服想要去浴室的时候哥哥却不巧地回来了。

“醒了啊?”他问道。

“废话,我还在睡的话会在这里吗?”

“唉,我这副老骨头迟早给妳玩死。”哥哥扶着腰坐到客厅的沙发后催促我赶快去冲凉吃饭,之后有事情要说。哥哥这样子是闪到腰了吧……虽然每次都在说自己已经老了但这也太夸张了吧?明明才三十三岁而已。

总之,我把哥哥吩咐的事情都做完以后就和姐姐两人一起到客厅坐着。

“明天我们出差。”哥哥说。

“你知道我不可能不跟去的吧?”我直接就这么问。因为我明白,之前有什么事情需要出差的话哥哥都不想要带我去。

“不,这次不带妳去不行。”哥哥意外的同意了。

“欸?”

“妳爸妈都出门了,我们也出门的话不就没人照顾妳了吗?”姐姐补充说,“所以我们决定带妳去。”

“原来如此,那么娜——”

“娜资那里的话是没问题的,星期六那天来的时候已经说清楚了,需要出差的话尽量吩咐,没问题。”哥哥打断我的话,“这样虽然对于我们的工作有些显眼不过也没其他选择。”

“这次的委托是什么?”我问。

“这次的委托……”哥哥坐正身子,神色凝重地看着我说:“……就是去收拾行李,早点睡。明天很早就要起身了。”

什么嘛!

“我刚睡了那么久,睡不着了,快说!”我大声抗议道。

“那么去收拾行李然后到床上躺着。”哥哥不理会我得抗议,“案子的详情车上说,而且明天早上需要妳的帮忙,只有妳知道娜资家在哪里。”

“不要,除非你告诉我这次的委托内容!”

“依,听话,快去收拾行李然后好好休息。”姐姐边拉着我边劝说,“我帮妳收拾。”

“怎么不先跟我说?”

“明天一起和妳们说比较适合。”

这么说娜资也不知道咯?

“我姐说既然妳睡了,而娜资容易受惊的话就要娜资先在楼上照顾妳。她也非常乐意。”姐姐接着说。

原来如此,看来唯一的信息来源也断了啊。

“别想熬夜问了,妳什么都问不出的。”

怪物,姐姐肯定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