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5章 丢下楼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2 12:59:56pm

其他·同人


  “砰!”愤怒中的陈志杰,一脚飞踹,把班级的前门给踢飞,门板一下就飞到讲台桌去了,正在上课的老师差点没被砸死,气的正想破口大骂,一看是狂少之一陈志杰,当即不敢张嘴了。

  班上的同学都被突然飞来的门板吓了一声尖叫。

  特别是程雪玲,她坐在讲台底下的第一排,被门板上飞射出来的锁头给打到了手上,顿时手背上一片淤青,还肿了起来。

  陈志杰满脸愤怒,犹如一尊凶神立在那,他并没有为门板差点伤人而感到什么,也没有看到程雪玲手受伤了。

  陈志杰黑着脸走了进来,每个人看到他目光中的怒火,都觉得他这是要杀人啊。

  “不愧是狂少之一,这气势就不是一般人学的来的。”一个学生内心暗道,有点崇拜。

  班级鸦雀无声,目光盯着狂少陈志杰。

  只见陈志杰大吼:“白亦,如果你是男人的话,给我站起来。”

  大家顿时把目光扫向白亦,事实上这一幕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从白亦打了陈学老师的那一刻起,这一幕就注定会发生。

  白亦并不认识此人,但此人直吼其名,白亦毫不犹豫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班上的同学见白亦站起来了,顿时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一个是狂少,一个是恶少,以往狂少跟恶少相互忌惮,很少发生正面碰撞的情况。

  今天,一狂一恶,似乎真的要动手了。

  陈志杰目光盯向白亦,吼道:“你他吗的就是那个贱人白亦?”

  白亦站起来后,看见程雪玲手上的伤。

  白亦目光一寒,白亦呆在学校的唯一意义,对他来说就是保护程雪玲,现在程雪玲被人伤了,这是白亦无法容忍的事。

  白亦根本不理会陈志杰咄咄逼人的目光,走到程雪玲旁边,果然看到程雪玲手背上一片淤青浮肿,白亦火冒三丈。

  “你手怎么了?”白亦淡淡的问雪玲。

  程雪玲把手放到桌底下,说道:“没什么。”

  白亦霸道的把程雪玲的手一抽,给拿了出来。

  “你干嘛?!”程雪玲大急,白亦竟当面拿着她的手。

  “你看...都黑青了,还说没事。”白亦看到程雪玲的手发肿,立刻吐了一口唾沫在程雪玲的手背上,用口水给她淤青的地方涂抹和轻轻按摩。

  “哇!!”班上同学看到这一幕哇叫一声。

  程雪玲又气又怒,白亦口水吐在她手背上涂抹,太恶心了。程雪玲脸红耳赤,极力的想把手抽回来,可是,白亦力气太大了,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抽回手,只得无奈的在众人眼皮底下,被白亦拿着手用他的口水涂抹淤青处。

  可是,更郁闷的是陈志杰,他发现他好像被无视了,大家目光都集中在白亦和程雪玲身上,他像个傻比一样,站在那边无人理会的黑着脸。

  陈志杰肺都要气炸了,班上的人无视他倒无所谓,可白亦无视他的存在,见他来了,竟然还有心思在那边轻薄他喜欢的女人程雪玲。

  “砰!”陈志杰猛的一拍桌子。

  “白亦,你他吗的没看到老子在这里吗?”陈志杰吼道。

  白亦眼睛都不看向陈志杰一下,问程雪玲:“好点了吗?”

  程雪玲感觉很郁闷,见白亦不涂口水了,这才立刻抽回了手,不过她手背上的淤青和浮肿倒真是舒缓了许多。

  程雪玲脸红耳赤的一哼:“要你管。”

  陈志杰见白亦竟然真的无视他的存在,已经无法形容他内心的怒火。

  “白亦,你找死。”

  白亦这才扭头看向陈志杰,目光寒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你伤了我家程雪玲,我今天绝不会轻饶你。”

  程雪玲见白亦说我家的程雪玲,这么暧昧,真是无比的郁闷。

  陈志杰顿时觉得又气又好笑,咬牙道:“白亦,不要搞错了,今天是我不会轻饶了你。”

  “报上名来。”白亦冷漠说道。

  “我草你吗的。”陈志杰一阵恼火,白亦让他报上名来,似乎侮辱了他,因为他是校园狂少,没有人不懂吧,白亦还假装不认识,他什么意思。

  白亦也忍不住大吼一声:“我让你报上名来!”

  白亦这一声吼,运用了内力,顿时让全班同学耳朵都震的嗡鸣着,包括陈志杰。

  陈志杰刚刚那‘狂’的气势,一瞬间似乎被白亦抢了,白亦的气势反压过了他。

  “啊啊啊!!!”陈志杰气的鼻孔冒烟,他成为狂少以来,第一次如此冒火。

  “我是你爷爷。”陈志杰瞬间一拳往白亦攻击上去,他发誓,他今天如果不打到白亦满地找牙,就绝不可能熄灭他满腔的怒火。

  但白亦轻易的就抓着陈志杰的拳头,白亦也绝不留情了。

  一瞬间“咔嚓!!”白亦一扭,咔嚓一声,陈志杰的手臂瞬间骨折。

  “啊???”陈志杰吃痛的惨叫出来,他万万没想到,白亦如此强的实力,完全无惧他的祖传拳法。

  白亦今天一直很冒火,所以他下手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温柔了。

  白亦把陈志杰的头颅按在黑板上,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以后如果再来我跟前装什么比,我让你这辈子都别想练武。听到没有?”

  “放开我。”陈志杰大吼,被按在黑板上,鼻孔贴在黑板,吸着粉笔灰,很是痛苦。

  “我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草你吗的,老子是狂少陈志杰。”

  白亦微微一怔,原来是校园五大狂少陈志杰,难怪敢跑来找你。

  “原来你就是所谓的狂少陈志杰?就你现在这一脸怂样,真不知道你狂在哪了。听说你也在追程雪玲,我现在奉劝你,以后离程雪玲远一点,否则你会后悔一生,我轻而易举就可以让你当太监,信不信就由你了。”

  陈志杰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无法接受,他堂堂狂少被人这样虐,如果他是普通人倒还好,可他是狂少啊,这以后还怎么有脸皮称为狂少。所以陈志杰站的越高,才摔的越痛,此刻眼睛布满血丝,虽然他已然明白跟白亦不是一个级别的,可内心就是无法臣服。

  “我信你妈,还不放开我。”陈志杰气的大吼,他自己都不知道吸了多少粉笔灰。

  白亦一哼:“如此冥顽不灵,不可救药,不需要同情了。”白亦看到教学楼下面是一棵棵树,要是把他从六楼扔下去的话,肯定会挂在树上,不会摔死。

  白亦当即就举起陈志杰...

  “你想干嘛?不要乱来啊!”陈志杰恐惧的对着白亦说道。

  “抱歉,来不及了。”白亦无表情的说道,之完后直接把陈志杰往教室外面一丢。“咻。”陈志杰的身体瞬间飞出走廊,往楼下落去。

  “啊。”陈志杰吓的尖叫起来。果然,陈志杰的身体被树给挂住了,一切都在白亦的掌控之中,受伤是免不了的,死亡却是不用担心。

  “啊啊啊。”挂在树上的陈志杰还惊魂未定的大吼,白亦竟然直接把他往楼下丢,吗的,想摔死他啊,陈志杰吓的尿出来了,脚底一片冰凉。

  就在这时,楼下刚好一个穿着警服的美女一抬头,看到陈志杰被丢下来的一幕,这个穿警服的美女正是宜宾。

  宜宾看到白亦站在六楼的走廊上,一下看出是白亦把一个学生丢下来的。宜宾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白亦,也太大胆了,把人从六楼丢下,要是树干没有挂住,岂不是摔死了。

  宜宾立刻纵身一跃,身体轻飘飘的离开地面,施展轻功,飞到树枝上,把陈志杰一拉,带回了地面。宜宾在陈志杰身上闻到一股尿臊味,落地后立刻把陈志杰往地上一扔。

  此刻白亦看到了宜宾突然出现在校园心里暗道:“我去,这个麻烦家伙又来了。”

  “对啊,这个麻烦家伙又来了,也是你第一个对手了,我看的出她的轻功比你好啊。”这时邰老声音出旁响起。

  “你可以不要泼我冷水吗?我轻功也是不错的咯,虽然她很强,但是我也不赖。”白亦说着说着,手开始扭了几下。

  “不错!不错!有骨气,但是你现在好像遇到麻烦了。”

  宜宾把陈志杰救下后,让一个警员送陈志杰去医务室,然后她自己带着另外一个警员进入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