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6章 千里传音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4 7:18:25am

其他·同人


  不到一分钟后,宜宾来到了白亦所在的第六楼。

  “白亦!”宜宾往白亦走过来。

  白亦心中疑惑,不知道这个美女警察找他做什么。

  “难道我邪尘的身份曝光了?”白亦心里咯噔一下,一旦曝光那以后的日子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白亦,你在干什么?”宜宾板着脸问。

  白亦淡淡的说道:“宜宾警官,你不是看到了,何必明知故问?”

  宜宾一怒:“白亦,你就这样直接把人丢下去,你是想杀人啊,你有没有考虑后果。”

  白亦一笑:“这不没死吗?”其实白亦自然是有把握不会摔死,才把陈志杰丢下楼的。

  “如果下面的树干没有刚好挂住呢?”

  白亦一摊手,无奈道:“那就是他自己运气不好咯,他自己运气不好不能怪在我身上吧。”

  “你!”宜宾争辩不过白亦这无赖理论。

  白亦微笑问道:“警官,你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你说呢?”

  “我哪里知道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

  “你!”宜宾很恼火。

  这时,旁边那个警察忙提醒道:“宜宾队长,正事要紧。”

  宜宾顿时想起今天来的目的了,说道:“白亦,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案件需要你协助调查的。”

  “宜宾警官,我难道还有什么能够协助你的。”白亦小心翼翼的问,其实他挺怕暴露邪尘的,主要是白亦不想惹麻烦,他好不容易开始过上稳定的日子了。

  “白亦,有一件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案子什么案子”白亦心中果然咯噔一跳,莫非真的是邪尘身份曝光那他现在就得赶紧跑路了,就算武功再高,被官府缠上,那日子也没法安生。当然,跑路倒也没什么,无非是去别的城市,重新找过一份保镖的工作,只是白亦不想再折腾一遍。现在在这里有房有车有收入,生活刚稳定。

  “先别管什么案子,跟我去学校的警卫室吧。”

  “哦。”白亦并不打算反抗,跟着宜宾走了。

  班上的人都以为白亦因为打老师被拘捕了,程雪玲看到白亦被带走,犹豫了下,还是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她父亲。

  “喂,玲儿,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啊”电话里程晨鸣笑呵呵的问道。

  “爸,白亦被警察抓走了。”

  “啊,为什么”程晨鸣大惊。

  “白亦上两节课时,把英语老师打了,听说还打断了肋骨。刚刚英语老师的表弟又来找白亦报复,结果被白亦扔下楼去了,幸好被下面的树挂住,才没有摔死。”

  “啊。”程晨鸣冷汗直冒,傻愣在那,白亦也太多太多事了,早上才刚接到曹西浪打电话投诉,表达不满,这才半天,白亦又来事了。

  “爸,现在怎么办白亦被警察抓走,肯定会调查出他是你请的保镖。”

  “玲儿,先别急,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等我回来了处理吧。”

  “好。”程雪玲听到父亲要回来了,心里一阵高兴。

  在白云中学校园网论坛,一篇帖子又引爆了。

  “白亦一招打爆陈志杰,把陈志杰扔下六楼,幸亏楼下的一棵树接住,否则陈志杰就摔死了。”

  这篇帖子短短十几分钟,评论数就上千。

  许多人之前预测白亦会被陈志杰打爆,没想过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这白亦也太狠了,直接把人从六楼扔下,妈呀,我敢发誓,白亦绝对有资格坐上白云中学第一恶少的宝座。”一个叫谁的年少不轻狂的学生说。

  “我提议,把白亦公认为白云中学第一恶少。”又一个叫飞扬的青春梦说。

  就这样,白亦一瞬间被公认为白云中学第一恶少,方宏的第一恶少身份被白亦取代了。

  在学校的某个角落,方宏一砸手机,骂道:“吗的,白亦,算你狠,我的第一恶少宝座就这样被你抢走了。不过我方宏心服口服,吗的,你狠,敢直接把人从六楼丢下。”

  方宏虽然怒火,被抢了第一恶少的荣誉,可他却心服口服,因为他自问不敢把人从六楼丢下,白亦敢把人从六楼丢下,这是敢杀人啊。方宏再叼,也不敢杀人,上次在小树林侵犯了三个女生,也是费了他家里人好大的气力和人脉关系,最后才搞定这件事。

  白亦来到学校的警卫室,协助警察调查所谓的案件。

  “宜宾警官,需要我协助你们调查什么,赶紧说吧,我还要回去学习。”

  宜宾一哼:“就你还学习,你就是渣滓生,别以为我不知道。”

  “呵呵,原来我的大名,连你都知道了。”白亦一声呵呵。

  “白云中学新晋的第六恶少,你以为我不知道,不过,刚刚看你竟然敢直接把一个学生丢下六楼,我看你应该被评为第一恶少才对。幸好你运气大,那个学生没有摔死,否则现在我就不是带你到这里协助调查,而是直接把你锁回警局。”说完,宜宾把一个手铐重重的放在白亦面前。

  白亦拿起那亮闪闪的银色手铐,拿在手上用力一拉,哗啦一声,手铐的链子掉了一地。

  “啊。”宜宾身边的那个男警察大惊。

  白亦说道:“宜宾警官,这质量也太差了吧。”

  “你。”宜宾有些惊讶的看着白亦,不得不承认,这白亦还真有点本事。

  “白亦,你竟然有两下子,如此轻而易举的拉断手铐。”

  白亦说道:“好啦好啦,找我来想协助什么,没事我要回去上课了。”

  宜宾看了眼被拉坏的手铐,很是郁闷道:“让你协助办理一件关于邪尘的案子。”

  白亦当真吃惊,他都做的这么隐秘了,还能找到他头上来。虽然是协助,但能够找他协助,至少说明他已经和邪尘扯上点关系了。

  宜宾问:“白亦,昨天傍晚到今天凌晨,你在干什么希望你老实回答我,如果你的回答,让我觉得有嫌疑,我会马上带你回公安局深度调查。”

  白亦说道:“昨天傍晚放学后,我回了一趟松涛小区,把我的车开走了。然后去了我老板的家里,就是程晨鸣,既然你们找到了我,还知道我是校园恶少,那也应该知道我是程晨鸣找的校园保镖。回了程晨鸣家里后,差不多就一直呆在家里了。”

  宜宾一本正经的说道:“今天凌晨,李子明和李青原父子双双被杀,这事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看到新闻了。”白亦一点头,脸上不露丝毫破绽。

  “根据我们警方调查,李青原在死之前,派人去张大力家,给张大力的老婆注射了xxx药水,因为药力太猛,张大力的老婆将不会再苏醒,勉强撑几个月后很可能死去。可是,你却及时出现在张大力家,不知道做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张大力的老婆苏醒了。时间大概十点四十五分。白亦,你刚刚说,你一个晚上都在程晨鸣家里,你明显在撒谎。”

  白亦一笑:“忘了说了,我本来想出来溜达一下的,刚好经过那个地方,想起了李文琳,所以本来想去找李文琳玩的,没想到刚好碰到张大力家发生事,就顺便出手相救,毕竟我也算是一个江湖郎中,医者仁心嘛。”

  宜宾说道:“我们调查了路口监控,你从程晨鸣家里出发后,就开着车牌号码为xxxx的车,直奔浮塘区,而且路上连续超车,速度不慢,明显是很着急的赶往目的地。所以,你刚刚说的只是出来溜达,这是撒谎。”

  白亦差点冒出冷汗了,他们也太专业了吧,难道真的要曝光邪尘的身份

  “警官,真的要我说实话吗?”

  “如果你没有确切的理由解释你的行为,我们将把你当作嫌疑犯抓起来,你最好不要拿自己开玩笑。”

  白亦道:“好吧,我刚刚确实撒谎了,不过,我的确是去找李文琳,李文琳是校花,你是知道的,没有哪个男生不喜欢。我着急去,是因为已经十点多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李文琳。”

  宜宾说道:“你放心,李文琳马上就会过来。另外,我们调查到,在李子明死之前,让人把一个女子绑到了酒店,准备进行强奸行为,可在李子明死后半小时左右时,一个神秘的男子出现酒店,救了那个女子,我们高度怀疑,那个神秘男子就是邪尘,应该是在杀李子明时,碰巧得知这件事,所以杀死李子明后就前往了酒店救了那名被绑架的女子。”

  白亦说道:“这个跟我没关系了吧”

  “本来是跟你扯不上关系,可正因为你出现在张大力家,才会跟你扯上关系。”

  这时,一个警察走进来,说道:“队长,李文琳来了。”

  李文琳走进警卫室,看了眼白亦,面对警察,有些拘束的样子。

  宜宾对白亦说道:“白亦,你先出去,我单独问李文琳。”

  “好。”白亦走出警卫室后,立刻施展他的千里耳,宜宾以为把白亦赶出去,白亦就听不到他们对话一样,她哪知道白亦的本领之高。

  宜宾问道:“李文琳,你跟白亦什么关系”

  “啊。”李文琳一愣。

  “你跟白亦是情侣关系吗?”

  “不是。”李文琳忙摇了摇头。

  “白亦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张大力家你知道吗?”

  李文琳想了下,回答道:“他是来找我玩的。”

  “他喜欢你吗?”

  “这个我不知道。”

  宜宾想了一下,问道:“在你和白亦交往之中,他有没有什么诡异的行为,或者不同寻常的举动”

  李文琳想了想,摇头道:“好像没有或者是还没发现吧。”

  “好,你和白亦是怎么认识的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学校里的人把他公认为恶少,你觉得呢”

  李文琳正想说,才不是呢,白亦是一个好人。可是,李文琳脑海中突然响起白亦的声音:“文琳,不要惊慌,是我白亦,我在外面使用千里传音功跟你说话。你把我说的越坏越好,记住,越坏越好。”

  李文琳心中大骇,白亦竟然会什么千里传音功,想必她和警察的对话白亦也都听到了。

  宜宾注意到李文琳变了一下,忙问:“你刚刚脸色突然一变,能告诉我怎么啦?”

  李文琳镇定下来,白亦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李文琳说道:“白亦不是什么好人,他给孙桂芬写充满色的情书,还听说在女厕所睡觉,是学校的恶少。”

  宜宾看着李文琳的脸色,笑道:“你确定有说实话吗?据我调查,昨晚在浮塘区路口,你和白亦边走边聊,如果白亦这么坏的人,为什么你似乎并不厌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