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7章 针灸排毒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4 7:25:27am

其他·同人


  李文琳怔了下,她也是一个脑子灵活的人,当即说道:“因为,白亦和其他那些追求我的人不一样,白亦武功高,人也长的比较帅,然后白亦也会医术。最主要的是,白亦是我爸的救命恩人,上个星期六,我爸病危,在医院抢救,急需五万块。要不是白亦出手相救,我爸估计没了。”

  宜宾说问道:“白亦直接给了你五万?”

  李文琳摇头道:“不是,有要求的,他说我的初夜必须给他。”

  宜宾顿时气的一拍桌子:“我就说这恶少做不了什么好事,果然,无耻啊!”

  李文琳内心有点愧疚,把白亦说的这么坏,不过她也是照着白亦的意思说的。

  李文琳说道:“你不要这么骂他,要不是他帮我,我爸已经没了,所以,我不管白亦在学校是怎么恶,我都感激他。”

  宜宾劝道说:“李文琳,白亦刚刚把一个学生从六楼丢下,差点把人摔死,白亦这种恶少,非常恶,我看你还是离他远一点为妙。至于他帮你付的钱,你也无需感动,那不过是一个无耻的交易。这样吧,我给你五万,你还给白亦,以后不要跟他来往了。”

  李文琳微笑道:“队长,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知道怎么做的。”

  宜宾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李文琳,嘱咐道:“如果白亦对你做了什么,你马上打电话给我。”

  “哦。”

  ...........

  “没什么事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宜宾和李文琳一起走出警卫室。

  白亦站在几米之外,看到他们出来,忙笑道:“宜宾警官,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协助的吗?”

  宜宾说道:“白亦,你不要张狂,你最好收敛一点,如果你犯了命案,我立刻来逮捕你。”

  “哈哈哈,宜宾警官,不送。”

  宜宾一哼,带着几个警察走了,她现在没有心情去管一个校园恶少,抓捕邪尘才是最重要的,关于白亦的嫌疑,她排除了,因为白亦这种无耻的恶少,趁人之危,用李文琳的初夜交换五万块,人品太差,绝不可能是邪尘。虽然宜宾要抓捕邪尘,但是,宜宾觉得邪尘绝不是宜宾这种人,邪尘至少是一个有侠义精神的人。

  不过,走了几步,宜宾突然回头对白亦说:“白亦,我奉劝你安分守己一点,你如果不收敛,小心半夜,邪尘到你家杀了你。想想李子明和李青原父子是怎么死的就知道,作恶多端的人,正是邪尘下手的对象。”

  “呃。”白亦一愣,宜宾竟然用邪尘来威胁他,真是意外。

  宜宾见白亦愣在那,以为白亦被吓到了,得意的一哼,看你这小子还敢不敢再嚣张,没想到邪尘还能拿来吓吓那些多行不义的人。

  宜宾走后,学校也差不多放学了。

    白亦对李文琳说道:“谢谢你,文琳,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好啊。”李文琳一点头,但是心里有些疙瘩一样。

  “你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什么要你把我说的越坏越好?”

  “嗯,但你不想说,我也不想知道。”

  白亦笑道:“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的形象已经是恶少了,所以我不想你又说我是好人,人家也未必信,反而让人家多疑了,一旦多疑,麻烦就越多,我最讨厌被这些警察给缠上。”

  “哦,那,刚刚警察调查邪尘,他们是不是怀疑你是邪尘?”李文琳有些紧张的问,毕竟邪尘对她家有天大的恩。

  白亦笑道说:“怎么可能,不过,我倒是挺崇拜他的,所以,我虽然是恶少,但内心里也希望能够成为他那样的人。宜宾调查我,肯定是因为我为什么出现在张大力家,早知道会有麻烦,昨晚我就懒得帮那个张大力的老婆了,反而给自己找麻烦。”

  白亦果然聪明一下转移了注意力,李文琳忙道说:“好啦,人家调查你一下,又不是抓你,你也没必要紧张,昨晚要不是你出手相救,张大婶说不定至今还昏迷着呢。”

  “呵呵,我们先去吃饭吧,管那么多干嘛,吃完去医院看看张大婶,我也顺便再看看张大婶的的病情,给她治疗一下。”

  “好的,我们走吧。”

  白亦和李文琳两人一起在校外的快餐店吃饭。

  李文琳点了一小份白菜,一碗小米饭,然后没了。

  白亦忙道说:“你也太省了吧?”

  那一小份白菜,随便夹几口就没了,一块钱一小份。而别人,至少也是两素一荤啊,然后再来一个炖汤啥的。

  李文琳道:“没事,我平时也都是这样吃的,中午随便对付一下就好啦。”说完,李文琳递给老板两块钱,一菜一饭,老板都没见过这么省的。

  白亦知道,李文琳是家里实在太穷,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吃饭的。

  白亦看着李文琳感觉心里酸酸的,对比一下何莉那些人,同样的花季少女,她们活的,跟李文琳活的,有天壤之别。

  白亦当即对老板说:“给我来两份猪肉,两份猪腿,两份豆腐,两份炖鸡汤。”

  “好勒。”老板有钱赚,当然是非常乐呵,要是人人都像李文琳那样一餐两块钱,还开毛店啊。

  白亦点的菜上来后,分了一份给李文琳。

  可是,李文琳却不要,因为李文琳感觉白亦在可怜她,施舍她的嫌疑,李文琳穷也有骨气,不需要人同情。

  白亦淡淡的说道:“你觉得我有必要同情你吗?我跟你一起出来吃饭,你吃的这么清贫,一份白菜一碗米饭。而我跟你坐在一起,我又是猪肉又是猪腿又是炖鸡又是豆腐,你让我还怎么吃的下饭?别的人看到会怎么想?我自己大鱼大肉,你却一份白菜,我白亦命可以不要,可面子绝对不能不要。”

  李文琳撇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哪里会没有这么夸张,你就点一份白菜,除非我也点一份白菜,不然我不好意思跟你坐在一起吃饭了。”

  “好啦。”李文琳无奈说道:“谢谢你,我吃就是了。”

  “嘿嘿,这就对了嘛,如果真当我是朋友,就不要这么客气。”

  李文琳这才接受白亦点的那几份菜,但是李文琳觉得,以后不跟白亦一起出来吃饭了,如果每次都吃白亦的,她自己也不好意思。

  吃完饭后,白亦来到停车场,开上了自己的车,载着李文琳一起去医院看望张大力的老婆。

  当李文琳坐在舒适柔软的车上后,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李文琳对白亦浅浅的笑了下。

  很快,两人就到了张大婶所在的医院,不过,白亦在进入医院之前,在医院门口的药店买一套针灸工具。

  李文琳有些好奇的看着白亦问道:“白亦,你的医术哪里学的?”

  “医术,高人指点吧。”白亦敷衍的说道。

  李文琳心里有些佩服的说道:“哇,还能有高人指点啊,你真厉害,大家都还在读高中,你却会医术了。只是可惜,你在学校的名声不好,不然追你的女孩子肯定一大堆了。”

  白亦哈哈笑道:“其实我也想过试着改变我在学校恶少的身份,可惜的是,我越是想改变,越是想低调行事,别人却以为我越是好欺负。现在我也懒得去改变了,顺其自然,既然大家说我是恶少,那我就做一个恶少吧。”

  李文琳叹息道:“可你这样,学校是没有女孩子敢追你的。”

  “呵呵,无所谓,反正这里的女生,我一个也看不上,也没有赶到兴趣。”白亦笑着笑着说道。

  “哦。”李文琳心里咯噔跳了一下,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没有一个有兴趣的,那岂不是也包括她?李文琳内心有一丝失落,果然,人家压根看不上她这种穷丫头。

  李文琳苦涩的问道:“你有喜欢的女孩吧?”

  白亦突然停下脚步,似乎身躯颤了一下,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个女子的脸庞,正是他的女朋友,白亦内心涌起一股痛楚。对白亦来说,他只是前几天才来到这个世界,完全不知道紫琉璃的下落。

  此刻李文琳突然说到他喜欢的人,脑海里瞬间闪过紫琉璃的脸庞,这一刻,似乎刺痛了白亦。

  “你怎么啦?”李文琳忙问,见白亦有点不对劲。

  白亦已经陷入了在担心紫琉璃的安危....

  “琉璃,你到底在哪里,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李文琳看到白亦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丝水雾,心头惊了下。

  “你到底怎么啦?是不是我的话让你想到什么伤心事了?”李文琳忙慌乱的问。

  此刻白亦听到了李文琳的呼唤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暂时不要去想先,脸上充满苦涩的一笑:“没事,进去看看张大婶吧。”说着,白亦走入医院。李文琳稍微停留了几秒,看着白亦的背影,心中一股莫名的忧伤。

  “他心里那个女孩,想必一定很出色吧,呵呵。”李文琳苦笑一声,跟着进了医院。

  白亦和李文琳找到了张大力老婆所在的病房。

  张大力看到白亦和李文琳来了,很是高兴,因为医生说,昨晚幸好病人是清醒状态,利于排毒抢救,不然肯定不行了。

  “李家琳儿,恩公,你们来啦,恩公,谢谢你,我都还没来得及去感谢你呢。”张大力忙握着白亦的手,满脸的感激。

  “呵呵,不客气,病人现在怎么样?”

  “医生说,没什么危险了,度过危险期了,现在只需要再修养,把肾脏剩余的一些毒素排干净就好。”

  “那就好。”但白亦还是不相信,毒素未必干净,所以他再一次的给病人把了把脉。

  “嗯,果然不错,但阿姨,我现在给你针灸排毒,做完后,你身体里的毒素就彻底的排干净了,你想出院都没问题了。”

  “谢谢你,恩公。”张大婶感激道,她的脸色也好了很多,没有像昨天那么的悲伤了,因为一大早听说邪尘把漠视人命的李子明以及李青原双双杀了。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张大力夫妇,女儿的冤仇得报,不再像昨日那般伤心。

  白亦正要拿出针灸工具,这时,医生和护士来查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