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8章 水平低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6 12:15:54am

其他·同人


  “你们干什么的?”一个肥胖的青年医生见白亦一个小年轻想给病人扎针,不由得眉头一皱,赶白亦出去。

  白亦说道:“我来给张大婶针灸治疗。”

  “治什么疗,出去出去,成心捣乱啊你。”医生一挥手。

  白亦说道:“我不是捣乱,我想用针灸给她排毒,一次性排毒完毕,就可以出院了。”

  那个医生不由得耻笑道:“一次性排毒完毕?你当你神医华佗啊。”

  “呃,华佗我认识啊?”

  “蛤,你认识?”年轻医生说道。

  “是啊,要不然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神医华佗徒儿。”白亦厚着脸皮说道。其实他心着自己是华佗。

  医生哼道:“好啊,那我倒想问你,这位病人到底得了什么病?”

  白亦说道:“具体得了什么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肾脏功能严重衰弱,从而引起其他各项器官的病变,破坏了整个身体各器官的运作。人体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各器官只有协调配合,人体才能正常进行各种复杂的生命活动,任何一处异常都会引起其他器官的正常功能。我现在只需要让张大婶身体里的毒素排出,我不必管她中了什么毒,而且,我给她排出的毒素也不仅仅她昨天被注射的毒素,还包括她平时身体日积月累的毒素。可以这么说,我给他排出全身的毒素后,她比没有得病之前身体都更好几倍,也显得更年轻了好几岁。”

  “我呸。”医生见白亦说的天花乱坠,狠狠的呸了一下。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老医生走了进来。

  青年医生见到后忙打招呼道:“副院长,你,你怎么来这了。”

  原来进来的这个老医生是副院长,是一个主攻中医的老医生,是国家十大名老中医,在医学界非常出名,他叫高高文迪。

  高高文迪看着白亦笑道:“这位小兄弟,你的话倒挺有见识的,你能说出这些理论,至少说明你在这方面稍微了解过。你刚刚说的那个人体排毒,确实存在,古时的针灸排毒术,的确能够如此神奇。可当今社会,还有没有人掌握这种失传已久的针术,不得而知,至少以我的见识,好像没有人会这种针术。”

  “是啊,虽然失传已久了,不过我是神医华佗的徒儿,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针术。”白亦心里说出这样的话,感觉自己很不要脸。

  副院长高文迪看到白亦如此笃定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一咯噔,莫非这小子不是说假话?

  白亦说道:“我跟你萍水相逢,没有说笑话的意义,我就神医华佗的徒儿。”

  白亦扭头看向那个青年医生,问道:“我可以开始治疗张大婶了吗?”

  那个青年医生看了眼副院长道:“副院长,这。”有副院长在这,他当然也不敢大吼大叫,让副院长作主。

  副院长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站开,就让他治疗。”

  “可是,副院长,你真相信这小子啊,万一他把病人给扎出什么问题怎么办,现在可是在我们医院啊,出了什么医疗事故。”

  “我来负责。”副院长道。

  “好吧。”青年医生让在一边。

  “谢谢。”白亦当即让张大婶翻身过来,背朝上。

  白亦拿出一枚十二公分长的银针,然后慢慢的往张大婶的后背扎。

  “啊。”李文琳吓的忍不住叫了出来,这么长的针扎进去,不会死人吗连那个青年医生都捏了一把汗,毕竟他只是学西医出身的。

  不过,李文琳显然是担心多余,白亦很快就把这枚十二公分长的银针几乎全部扎入了张大婶的身体里,李文琳身躯竟然有点打颤,太可怕了。但张大婶却没有感觉到什么,李文琳见张大婶没有异样,才稍稍放心,看着白亦一副专注的模样,感觉这一刻白亦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可爱,那样的帅气,把李文琳看的怦然心跳。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此刻,那个副院长高文迪就惊骇了,白亦扎针的手法就看得出白亦绝非一般,恐怕是他,也未必能够做的比白亦好,而且他此刻也完全看不懂白亦在做什么。

  白亦又拿出一根十二公分的针,然后扎入张大婶的后背,几分钟后,张大婶后背扎了六根十二公分的长针,把张大力等人看的毛骨悚然。

  白亦最后拿出一枚银针,说道:“最后一根,也是最关键的一针,更是最难把握的一针了。”

  副院长高文迪忙问:“你这一针要扎在哪”

  白亦毫不犹豫的说道:“心脏。”

  “什么?”高文迪大骇,显然是白亦的治疗手法颠覆了他的想象。

  “十二公分长的针扎入心脏,确定没有问题?”高文迪有些担心得问道。

  白亦神秘的一笑的,指着张大婶背上肩胛骨的那枚银针说:“你知道这枚针扎在哪里吗?”

  “哪里?”

  白亦说道:“肺泡。”

  “什么。”高文迪脸色大变,都怀疑白亦是不是拿病人的身体开玩笑。

  白亦说道:“好啦,保持安静,最后一针很重要,我要利用心脏的输血功能,把毒素通过银针排出体内。”

  “可是,这....”高文迪一阵颤抖。

  “外行人看不懂就别乱说话。”白亦瞪了副院长一眼。

  高文迪被说是外行人,很是无语,但是此刻他真的竟然紧张了。

  白亦俯下身,在后背上,左手按住心脏对应的肌肤,然后慢慢的扎了下去这一针非常精细。

  慢慢的,在大家的眼皮底下,那根12公分长的银针几乎全部没入了张大婶的体内。

  如果有X光大家就会看到,白亦扎入张大婶体内的银针,并不是直直的插下去的,而是蜿蜒曲直的,顺着人体的脉络而行,这份功力,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副院长高文迪,恐怕也就只能在个别部位能够做到,而不可能任何部位都做到。

  最重要的是,白亦在张大婶后背扎针的部位,在高文迪看来,并没有穴位在那,白亦是何用意。

  白亦轻轻触动最后一枚银针,接着,先前扎的银针突然微微抖动了一下,好像体内的经络在急剧的运动,大约三分钟后,先前的那几枚银针的针头上,向上射出黑色的血液。

  “哇!”包括副院长在内的所有人都哇了一声。

  白亦这才放松下来,笑道:“现在喷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这是因为张大婶体内的毒素所致,等血液颜色恢复正常后,就表示毒素已经排干。”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左右,银针射出的血变成了正常颜色。

  白亦立刻轻轻触动最后一枚扎入心脏的银针,张大婶体内的经络马上停止运动,血液不再流出。

  接着就是白亦一根根的拔除银针,最后大功告成。

  所有人吊着的一颗心顿时松了下来。

  “好啦,完了。”

  张大力忙道:“谢谢你,恩公,那我老婆现在好了吗?”

  白亦说道:“现在你老婆体内的毒素已经排干,甚至连以往长年累月积累的毒素都排干了。当然,至于她现在为什么还昏迷着,这是因为刚刚我施针时,她体内也在剧烈的运动,消耗了他极大的能量。接下来一两天,她会感到酸软无力,但不用担心,都是正常的,只是因为过度消耗造成。”别看刚刚那过程不长,但对病人来说内消耗很大很大。

  “谢谢恩公。”张大力感激无比。

  那个青年医生见识到了白亦的本事后,已经不敢再轻视白亦了,忙歉意的笑道:“这位兄弟,刚刚真是不好意思啊。”

  “呵呵,无妨。”白亦不跟他一般见识。

  副院长高文迪忙笑道:“小兄弟,你今日真让我大开眼界啊,没想到你如此年轻,针灸术竟然如此神奇,实在是佩服。不过,我有一个疑惑,刚刚你在病人背上扎针的部位,并没有穴位啊。”

  白亦哈哈笑道:“这位副院长,人体总共拥有五千多个穴位,你怎么就看出那个部位没有穴位?”

  高文迪脸色一变:“五千多个穴位?你开玩笑吧,人体总共拥有三百六十一处穴位,这是医学常识啊。”

  白亦哈哈一笑:“所以说,你水平有点低。”

  “呃。”高文迪一愣,竟然说他水平有点低,他可是全国知名的老中医啊,如果他的水平都有点低,那整过国家都没几个算高的了。

  高文迪哈哈笑了一声,被白亦说水平有点低,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心里挺痛快的,或许是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也是因为白亦刚刚震撼到他了。

  “那么,小兄弟,你可以跟我说说,为什么你说人体总共有五千多个穴位呢?”

  白亦说道:“你说的什么三百六十一处穴位,不过是浮于表面的粗浅学识,真正高深莫测的穴位,是人体深处,比如,一颗心脏上,就拥有两百多处穴位,人的大脑里面,更是多达八百多处穴位。”

  “啊。”高文迪浑身一颤,这些理论他闻所未闻。

  “算了,我跟你这个水平低的人讲个球啊,说了你也不懂,你还是好好当你的副院长吧。”

  白亦并不想跟高文迪说那么多,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说了也是白费口舌。

  高文迪半信半疑的看着白亦,他说的都是真的?这也太惊世骇俗了,这要是传出去,可是会引起医学界的轩然大波的。

  “小兄弟,能否去我办公室坐坐呢?”副院长高文迪邀请说道。

  “去你办公室干嘛?我跟你又不熟。”

  “小兄弟,我对你实在很好奇啊,我们可以聊聊吗?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高文迪,是本院的副院长,也是全国名老中医之一,我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全国也是鼎鼎大名的。”副院长有点骄傲的说。

  “哦,然后你想表达什么呢?”

  “呵呵,小兄弟,我也不是要表达什么,我承认你在针灸方面的成就很高,我不及你,可中医的知识是博大精深的,包括方方面面,我最擅长的并不是针灸,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白亦见这老头都这么说了,也不能不给人家面子,好歹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还是副院长,说不定还能让他给免点医药费啥的。

  “好,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位张大力家庭困难,能否帮他免除一些医药费?”

  副院长看了眼张大力,笑了笑,说道:“当然可以。”

  副院长马上对那个青年医生说道:“去给患者申请一下医院的‘特困’救助资金,给他免除些医药费。”

   “好。”青年医生忙点头,因为他看到白亦这么厉害,说不定以后还有求于白亦,当即乐呵乐呵的去办。